第四十八章

作者:凭栏把酒独听雨 更新时间:2017/1/11 14:56:02 字数:3008

“您不怕我拿走它吗?”贺才仁却说:“或者拿这个做交换”

“如果你觉得我会因为这样就屈服的话你可以试试。”夫凯头都没抬,但是意思却表达的非常清楚,贺才仁是不会用任何东西去交换陆嫕偲的安全的。

“才仁!别管我!”陆嫕偲却在这个时候开口:“书院的宝物要紧!”

贺才仁啊,此时真的是有想要把背包扔下去让巨人踩扁的冲动,再怎么重要的宝物在他的心目中也不如陆嫕偲的一根头发丝,但是他显然不能这么说,只好:“这事交给我,嫕偲,你要相信我。”

“嗯。”要说真是因为贺才仁一直以来表现良好的关系,陆嫕偲想都没想就相信了他,这点对他来说不得不是一件幸事。

不过夫凯可能是因为拥有雄厚的人生经验而看出了贺才仁真正的意思,也或许是对自己的实力非常有把握,所以根本就不把这事当回事,她很快就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对着贺才仁发号施令:“把背包里面的东西给我。”

贺才仁知道现在不是反抗的时候,只好将手伸进背包,而背包里却有一本非常厚重的书,费了点力气才拿了出来。

可是在他将书拿在手里的时候,他发现书皮上居然有个和自己手上的刻印一模一样的图案,而且几乎同时,他的刻印和书皮上的图案都突然开始发光。

“居然!”虽然贺才仁和陆嫕偲都在吃惊,但是最为吃惊的却是夫凯:“真没想到!”

“发生了什么吗?”贺才仁发现她好像是知道什么,于是这样发问。

“过来!”夫凯却一把将贺才仁拉到陆嫕偲的身边,抓过陆嫕偲的右手也放在了书上。

结果和贺才仁一样,陆嫕偲的刻印也在发光。

“看来你们两个是和这本书有缘的人。”夫凯可能是因为过度震惊,都流下了汗水:“抱歉,我不能实现刚刚的许诺了。”

“为什么?”

“因为。”夫凯目露凶光:“你们两个也是宝物,我得一并收下。”

“您不能食言!”

“少罗嗦!”夫凯完全不给他们商讨的余地:“信不信我杀了这个黄毛丫头。”

“你色盲吗?她是粉毛!”可能是因为生气,贺才仁重点都说错了。

于是夫凯的回答变成:“那好!如果你再不老实的话,我就杀了这个粉毛丫头!”

虽然非常生气,但是贺才仁不得不忍气吞声,毕竟他以陆嫕偲的安全为最优先。

“才仁。”陆嫕偲发现贺才仁也露出了为难的神色,不由得担心了起来。

“没事的。”贺才仁发现自己有个当务之急要办,就是让陆嫕偲放宽心:“放心,我像你保证,我一定会让你安全回去的。”

“可是这次。”因为眼前的情况,陆嫕偲无法像是之前那样安心。

“不管怎么样都请你放心。”贺才仁紧紧的保住了陆嫕偲:“相信我,我会拼尽全力来保护你的。”

“可是。”即使贺才仁那么说了却还是没能让陆嫕偲完全放心:“你呢?”

“放心,我们都会回去的。”贺才仁摸了摸她的脑袋,在她的耳边说:“不过我有个要求,要是我能把你救出去的话,你要实现我的一个愿望。”

“愿望?可是……”

“我可是很期待的。”贺才仁搂着陆嫕偲那只手稍稍施加了一点力道,贴近她耳垂的嘴唇都带上了一些热度:“你可不许拒绝,之后也不许反悔哦。”

“嗯。”贺才仁的话终于起到了作用,陆嫕偲不禁红了脸,点了点头。

夫凯一直在旁边围观,可能是因为对自己的实力非常自信,她根本就不担心这两位会搞出什么花样来。

时间就这样过去,贺才仁不得不思考着该怎么应付着突**况,但是他却想不出好法子来,因为眼前的这个再怎么说也是高手。

可能是为了寻找方法,他翻开了那本书,但是里面要么是一些讲该如何修行的,要么是一看就知道非常高深的法术知识,再来就是一些虽然看不懂但是好像很厉害的内容,只不过到了最后贺才仁却发现没有什么是现在可以用得上的。

那么到了现在唯一可以寄托的就是……

“别想了!”夫凯却突然打断他:“今天是盛会,那帮厉害夫子的反应不会那么快的,到他们追上来的时候,我铁定已经到安全地带了。”

贺才仁不禁冒出了冷汗,要是真像她说的那样,自己和陆嫕偲岂不是插翅难逃。

正在这个时候前面出现了一条河,泥土巨人的脚踩在河水里,被湍急的水流冲刷掉大量的土来,把河水都染黄了。

“贺才仁!陆嫕偲!快躲好!”突然间邱珥洁的大喝响起。

贺才仁反应很快,急忙抓过陆嫕偲护在身下,接着就有一股烈焰袭来,将试图抵挡的夫凯吞没。

“这边!”另一边张帕莎骑着飞蜥突然到了他们身边,贺才仁抓住机会立即砍断了缚束陆嫕偲的泥土触手,抱着陆嫕偲跳上飞蜥的背。

“成功了!”看着他们获救,原本躲在暗处的暗处的邱珥洁不禁雀跃了起来。

“你说谁成功了?”但是夫凯的声音却从火焰里传了出来,火焰散去之后,众人发现她用土做成墙壁抵挡了火焰,除了衣服和发梢有些被烧焦。

“看来我需要好好的让你们这些小鬼知道天高地厚。”看来这个事情彻底的将夫凯给激怒了,她的脸以难以置信的方式扭曲了起来。

“抱歉啊。”邱珥洁却是一副非常轻松的样子:“有些事情忘了对你说。”

“风!”与此同时,在另一边的张帕莎突然大施法力,激烈的龙卷风在河上席卷起巨量的河水,向巨人撞去。

轰隆一声巨响,巨人和龙卷风发生了剧烈的冲撞,巨人身上的泥土大块的剥落,整个巨人都崩解的不成样子。

“难道!”同样被淋成落汤鸡的夫凯睁大了眼睛。

“没错哦!”邱珥洁趁机说:“我们知道该怎么去克制您的土系的法术,就特意在这里做了埋伏,被小鬼狠狠的打一顿的感觉如何?大妈?”

“大妈!”落汤鸡夫凯咬紧了牙关:“乳臭未干的小鬼别太猖狂!”

她的愤怒并不是摆设,只见她离开了已经毁坏的巨人,落在地面上:“山形变换!”

“不好!”邱珥洁一眼就看出她要做什么:“快躲开!”

但是已经晚了,地面突然剧烈的震动起来,随即被巨大的力量撕裂变形,像是被蹂躏的一张纸。

“土系的高等法术吗!”得益于张帕莎的飞蜥,贺才仁他们没有被卷入其中,但是好运到此为止。

“飞石散!”位于波动最中心的夫凯有使出了其他的招数,顿时有大量的石块对他们飞来。

张帕莎的飞蜥虽然非常努力了,但是如此密集的石块不是那么好躲的,很快就中石受伤落地。

“你们!”夫凯的攻击重心还是针对贺才仁和陆嫕偲:“真是让我好好的生了一次气,虽然不能杀了你们,但是作为惩罚就打断你们的手脚吧。”

贺才仁知道一场恶战在所难免,他首先做的是拿刀试图砍断陆嫕偲身上的绳索,但是怎么样都没有成功。

“没用的!”夫凯那犹如恶魔的声音传来:“这个绳子是我最得意的术,你们是打不开的。”

“帕莎,你带着你的使灵和陆嫕偲先走,这里我来挡住。”贺才仁知道现在自己该做什么,提刀站在她们身前。

“好!”张帕莎也是反应迅速,答应着就是法术托起飞蜥和陆嫕偲跑了。

“就凭你?”夫凯露出了鄙夷的神色:“我可是知道你有几斤几两的。”

“差距不是我放弃的理由。”贺才仁发动了刻印的力量,他准备迎战:“真是的,怎么和阿顾那次有点像啊。”

夫凯却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幼稚。”

贺才仁很快就发现,情况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想象中的飞石没来,而是他脚下的土剧烈的震动了起来,居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嘴巴,眼看就要将他吞下。

“真是的,实力不一样攻击方式也完全不一样吗!”贺才仁勉强才逃过了这次攻击,但是他立马就发现,自己实际上是跳进了另外一个大嘴里,而且和上次不一样的是,他没法躲过了。

“才仁!”说时迟,那时快,千钧一发之时,突然有一个人将他撞开,粉红色的影子在他眼前一晃而过。

“嫕偲!”在地上翻滚了几下之后,贺才仁看清在自己怀里的人正是陆嫕偲无误:“你疯了吗!绳子都没解开就乱跑!”

“我是担心你!”虽然被弄得灰头土脸的,但是陆嫕偲却振振有词。

“现在是你们卿卿我我的时候吗!”夫凯的下一波攻击以极快的速度来临,巨大的岩石从天而降。

贺才仁虽然赶紧带着陆嫕偲躲了,可是夫凯的攻击不是一般的快,两人都被攻击引发的爆炸卷入。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