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搜寻与对策

作者:凭栏把酒独听雨 更新时间:2017/2/11 23:38:53 字数:3035

“咚咚咚!”这个时候门突然响了起来,接着就是席夫子的声音:“在吗?我是席夫子,要检查宿舍。”

“来了。”张帕莎轻轻的推开贺才仁,前往门口开门。

席夫子不是一个人来的,她带了两个勤务来,进门就要求张帕莎打开所有的抽屉橱柜,总之所有能藏人的地方都被她们仔细的翻找了一遍。

但是找着找着她们的目光落在了张帕莎的漫画上:“有点意思的样子……”

貌似有些人的新世界大门被打开了。

“先检查吧,回来再说。”耽误了一会之后,席夫子她们才想起继续寻找。

接下来她们把书房睡房更衣室都查了一遍,一个人都没有,最后他们走进了浴室,这里也是一样空无一人,只有满满以浴缸热水正在蒸腾白色的烟气。

“你准备洗澡吗?”席夫子问。

“是的。”张帕莎说着就解开自己的衣服:“我现在正打算洗。”

“那我们走了。”席夫子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转身离开。

“那个,我下回能再来拜访吗?”其中一个勤务问,刚刚她在极短的时间里翻看了惊人数量的漫画,显然和进门之前相比这位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

“可以。”

得到张帕莎的肯定之后,这位就欢天喜地的离开了。

她走之后,张帕莎来到浴缸前,伸手敲了敲浴缸。

“噗!”从浴缸里跳起一个人来,正是贺才仁无误。

“你为什么要躲着她们?”张帕莎表现的异常冷静,尽管她的身体都被飞溅的水花弄湿。

“有点原因了。”贺才仁并不打算解释,这种事情毕竟不是像笑话那样可以到处说的。

“夫子都惊动了,绝对不是小事,是不是你出走了?”张帕莎的脑子异常的好用,仅仅只是一丁点的线索就让他做出如此判断。

“都说了不是……”贺才仁本来想从浴缸里出来呢,但是湿漉漉的衣服无意之间给他造成了障碍,他就这样往前倒去,而正面恰好是张帕莎。

于是发生了让人喜闻乐见的事情,他把张帕莎给压倒了。

浑身湿透的男人将同样湿身的女生压倒在地,女生身上本来就解开的衣服变得更加凌乱,大片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之中,还染上的醉人的红晕。

“对不起!”贺才仁第一时间就爬起来,动作堪称老练,因为多次类似的经历已经无法让他慌张起来了。

“没事。”张帕莎还是像之前那样平静,这位的个性可谓是相当的独特。

“那我先走了。”贺才仁也没有耽搁,很快就离开了她那里。

当然今天的事情还没有结束,过了在第二天,一些掺加了某种同好会的女生就收到了一本独特的漫画,内容是:“帅气的怪盗被邪恶组织追杀,不得已躲进浴缸,却刚好被英俊的男主人撞见,怪盗为了防止男主人惊呼不得不将他压在身下,两人近乎**的身体毫无距离的接触……由此展开的一段男男之间超越伦理的爱情冒险故事……”

当然这本书也被贺才仁看到了,他在悄悄出门的时候无意之间撞上的,但是他没空管这个。

从昨晚开始的检查行动确实是针对贺才仁展开,是林前辈那群人在回去之后想起来还有这事,所以进行的。

而行动到今天还在继续,贺才仁从藏身地出来之后就发现,各处都设置了法术检查设备,只要他一出现就会被发现。

所以他就不得不行动一下了,漫画就是他在小心移动的时候发现的,而他移动的目的地是,赵老的所在。

“是你。”赵老在看到贺才仁的时候并没有多余的惊讶,那并不是因为知道他要来,而是这位老者什么大世面没见过,不至于为这种事吃惊:“这两天干啥去了?”

“您好,夫子。”贺才仁行礼之后就说:“在一个没人的地方修行呢,看着今天外面那么热闹,所以出来看看。”

“哦。”赵老也没客气的请他坐下,而是不客气的说:“你为什么不回去找你的契约者?”

“夫子您说笑了。”贺才仁笑了:“我和我的契约者不过闹了一点小矛盾,至于您这样的大人物过问吗?”

“这…”赵老突然发觉他们犯了个错误,一点事情也闹的那么大,很容易让人发觉这件事情不简单,好在面前的青年不是外面的细作,所以没有别的什么问题。

想到这里,他就缓和了一下语气:“也不是我们特别想管这事,主要是因为陆嫕偲的父亲现在是当权人物,所以我们不得不注意一点。”

“夫子说笑了。”贺才仁说:“您乃是这个国家的元老,资格比现任国公要老很多,怎么还需要这么做呢。”

“这是有原因的。”赵老知道怎么回答:“你年纪轻不知道,政界其实也是一种团体,但凡与此有关的人都会主动的在圈内互相帮助,以搞好关系,除非是政敌,不然都会这样做。”

“圈子,明白了。”贺才仁很聪明。

“那你为什么不去见你的契约者呢?”赵老不打算耽误时间,简单的进入正题。

“其实是这样的。”贺才仁慢慢的说:“因为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的事情嘛,我也思考了很多,发现我之前有很多想法都太幼稚了,我和我的契约者之间的关系应该不太可能好到某种程度,所以我不应该对她太过靠近,保持距离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这个想法嘛……”赵老实际上是非常肯定他这个想法的,实际上这位老头一直都觉得贺才仁太幼稚,但是他毕竟得给自己的老伙伴林前辈帮帮忙,所以就违背自己的初衷说:“是有些道理,不过你不必如此悲观吗,年轻人机会多,总不至于觉得前路无望。”

“夫子说的是呢,但是我暂时不打算尝试了。”贺才仁却如此回答。

“那你打算干什么?”赵老意识到这是到重点了。

“我觉得我应该好好的安静一下,先和我的契约者保持距离。”

“你觉得这样对吗?”赵老平静的问。

“我觉得很对。”贺才仁回答:“毕竟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有点多,我们的思维应该都乱起来了,在这个时候再急于解决问题的话,我觉得有害无益,所以暂时保持距离一下,有助于我们都冷静一下吗。”

“好吧。”由于本来就对他们不看好,所以赵老爽快的答应了:“那你来找我干什么?”

“我想请赵老帮个忙。”贺才仁恭敬的说:“您也知道,我没有资格去提出要求,要是您能帮我说一声的话,那我就可以安静的反思了。”

“为什么我要帮你?”赵老提出一个很尖锐的问题。

“请恕我提出无理的请求。”贺才仁行礼后就说:“但是我已经想不出其他的办法了。”

“好吧。”赵老听到这里松口了:“年轻人嘛,也难免有些麻烦,那我这种老货就发挥一下余热吧,这回我就帮帮你。”

“谢夫子!”贺才仁喜出望外,连忙行礼。

“话说你现在藏在哪里呢?”赵老这样问到。

“藏在一个小地方了。”贺才仁一开始还不打算说出自己所在的位置。

“是在男生宿舍外面吧。”赵老却突然说出了这个地方。

“夫子何出此言。”在确信自己的藏身处被精确掌握之前,贺才仁还不打算认怂。

“这两天别人把书院里所有能规避探测法术的地方都找过了,但是却唯独忽视了一个地方,那就是在男生宿舍外面的那个机关。”

“夫子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既然位置被挑明了,贺才仁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因为那个机关是我设立的,本来想锻炼后人的,但是后人和我们不一样,没那么强烈的锻炼欲望了。”

“我倒是练了好几遍了。”

“那不错。”赵老少有的对贺才仁投以了赞许的目光:“多锻炼一下,有助于自身。”

“是的。”贺才仁笑着回答:“我第一次过的时候·很困难,但是接下来的几次就顺利多了,我争取在之后能更快。”

“不错不错。”赵老到了现在对贺才仁倒是有了一种满意,或许只是因为他在这种时候做出了符合自己观点的判断:“你回去吧,这件事情我会跟别人说的。”

“谢夫子。”贺才仁谢过就退下了。

他走了之后赵老立即和林前辈进行了联络,在一番商讨之后,林前辈终于让步,贺才仁才刚刚下山,就发现书院里的监视机关被撤掉,看来最近是可以平安无事。

“才仁!”但是他在山下却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是谢斯塔:“你去哪里了?”

“没去那里。”贺才仁不禁庆幸还好见到的不是陆嫕偲。

“总之不要再乱跑了。”这两天谢斯塔都着实为了这事着急了一番,所以也就不禁对他有点不满:“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担心我干啥?”贺才仁一开始还不想搭理她,但是话出口之后有觉得不妥,所以就补救道:“我丢不了的。”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