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自由

作者:凭栏把酒独听雨 更新时间:2017/2/22 23:20:03 字数:3045

也就是像是贺才仁这样完全不会法术的人,只要了解这个九柱峰法阵的用法之后也能借助其来完成这样一个非常麻烦的法术。

不过这个法术的波动还是让他大大的意外了一番,因为这也太显眼了,想让人不知道都没办法。

因为这突然出现的光柱已经把漆黑的夜空照耀的如同白昼,不仅仅是书院里的人都被吓了一跳,连外面林间的野兽也哀嚎着四散奔逃。

首当其冲的当然是陆嫕偲,她本来就在急切的等待贺才仁,突然出现的光柱立即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力,特别是当她看到杜康正在从那里飞下来的时候:“难道是才仁?”

梁少爷也第一时间在山长的书房里看到了这剧烈的光芒,但是他无法做出什么举动,因为山长一直一言不发。

但对于贺才仁来说,发生什么都已经不能挽回了,他只好硬着头皮下去。

“发生什么了!”突然有多个夫子用转移术出现在他身边,在最初的惊愕之后,发现异动的他们立即往这边聚集。

“是才仁!”葛夫子也在其中,他认出了贺才仁:“你在做什么!别胡闹快住手!”

“住手!听到了没有!”有个夫子想要上前阻止,但是被一道结实的结界给挡住了。

这其实是这个九柱峰法阵的系统之一,为了防止启动法术的时候**扰,毕竟这个法阵力量太大,出现事故的话就是灾难,所以在启动法阵的时候核心区域会自动被强力结界给保护起来。

“快住手!听到没有。”众人发现没法上前阻止,只能以大声呵斥来让贺才仁自己阻止了。

但是贺才仁没有回应,他低着头,不听任何人的话。

看来他打算硬抗到底了,但是他没能坚持到最后,因为有个人的出现让他不经意间抬起了头。

那就是陆嫕偲,她在别人的帮助下也到了这里,看到贺才仁被一群夫子围着,她发出了惊恐的喊叫:“不要!”

不过什么都来不及了,在贺才仁抬头的当儿,法阵的光芒突然间增大,遮蔽了所有人的视线,贺才仁最后看到的,是陆嫕偲那张惊恐的脸。

但是在光芒之中什么都消失了,他赶紧自己像是在快速移动,直到好像是到了什么地方,他才睁开眼睛。

光芒已经消失了,但是其他的东西也消失了,自己身边什么人都没有,连书院的场景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夜幕下的半山腰,还有不远处的城市,以及耳边的喧嚣。

稍稍迟钝之后,贺才仁冲熟悉的记忆中发现了自己的所在,这里正是他在到灵人世界之前跑步锻炼的地方,也就是这里是他上的大学的后山上,也就是,他回来了。

他在经历了一个多月的异世界之旅之后,回到了自己的所在地,结束了异世界之旅。

眼前的夜景还有耳边的声音都证明他回来了,不远处能看到的人们都是他的大学同学,正在进行正常的校园生活,他呼吸到的也是那股一开始还让他新奇的包含海水气味的空气。

短暂的迟疑了之后,他立即兴奋了起来,快步朝自己的公寓那里跑去,身边偶尔会经过一个同学,惊异的看着异常兴奋的他远去,不知道他是被哪位美女答应了要交往还是中了彩票大奖。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什么东西都在,陈设还是像他之前做的那样,如果不是一层薄薄的灰尘,他还以为自己只是刚刚出门。

他立即打扫,开窗通风,扫除灰尘,以至于让下面的人忍不住说:“大晚上的打扫什么啊!今晚有妹子要去住吗!”

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到底积攒不了多少灰尘,很快他就打扫完毕,用自己的浴室洗了个澡,然后换上标志着自己大学生活的那些衣服,到镜子面前一看,完美!

手机充满电之后又活跃了起来,当然也通上了通讯,一些堆积的短信和其他的东西差点把手机撑爆。

但是打开一看却都是手机公司的通知,活动,还有媒体的什么新闻,而别人的未接电话什么的一个都没有,这也说明他失踪者一个月里没有人给他打过电话。

贺才仁那叫一个气呀,刚开学同学们之间都不认识也就算了,自己的老师总得关心自己吧,至少这么长时间没来上课得联系一下吧,就这样什么都不做,这可终于让自己知道什么叫做徒有其表的教师了!

最重要的是,连自己的家人都不带打一次电话的,真没想到小时候晚回家一会就会急的找的老爹老妈会怎么放心自己儿子的大学生活,这都放心的有些绝情了。

不过他是不会太计较这点的,毕竟从现在开始自己的新生活就要开始燃烧了!

晚饭解决的很简单,他出门买了一些食品,又买了两瓶啤酒。

但是售货员一直顶着他看,那眼神明显有问题。

“请问怎么了吗?”警觉的贺才仁立即问到。

“没什么……”这个售货员姑娘不好意思的说:“只是觉得你像一个人。”

“像什么人呢?”贺才仁笑了:“是不是像舞台上的偶像,然后把你迷晕。”

“才不是!”这个姑娘噗呲一声笑出来:“就是觉得你跟之前在这里的哪个人很像。”

“我一直都在这里。”贺才仁继续笑着:“是不是之前不小心给你留下了什么深刻的印象?”

“那应该是我认错人了。”姑娘顿时没了兴趣:“那人已经不在这里了。”

“看来我不是很有魅力。”贺才仁回去之后看着倒映在玻璃里的自己的影子,无奈的说道。

“我可以说话了吗?”被放置在角落里的德战这样说着。

“可以了。”贺才仁说:“抱歉,忘了你了。”

“没事。”德战却很想和他进行之前的话题:“你难道还觉得你很有魅力吗?”

“好像是的。”贺才仁这样回答。

“在外貌上?你的声音?你的身段?尤其是你的那张脸?”德战罗列着。

“虽然我也不知道不太很好。”贺才仁谦虚的说:“但是我觉得我至少不坏,能让姑娘笑出来。”

“事实上不是。”德战却说:“虽然你在书院里很受欢迎,但那可不是因为你的脸,大家看你好是觉得你很努力,很正直,谢斯塔喜欢你是因为你帮了她,邱珥洁勾引你是觉得你有趣,但是大家注意你的真正原因是你和那个小丫头的事情,而那个小丫头会接触你也是因为你出现在她面前……。”

“够了够了!”贺才仁打断它:“别说那些事情了。”

“搭档!”德战却严肃了起来:“你对我说过,这件事情你总有一天会给我解释清楚的。”

“是的。”贺才仁不否定这点:“但是能之后再说吗,现在我不想提这事。”

“好吧。”德战没有强迫他:“可是你想完全回避并不是一件可能的事情,毕竟你的刻印还在手上。”

贺才仁看看自己的右手背,纹身一样的八卦图案分外清晰,像是被最好的显示屏显示的原画级画质。

“我宁愿让它消失。”贺才仁却这样说。

“这样好了。”德战说:“你给我说说这件事情,我就告诉你怎么消掉这刻印,可以吗?”

“你知道怎么做?”贺才仁不解的问:“我在书上看到的,只有法力很强而且精通法阵的人才能做到,所以我都放弃了。”

“别小看我的知识。”德战说:“我存在超过千年,就是听闲聊得到的知识都得比你学到的多了。”

“好吧。”贺才仁相信了它:“你想听我解释什么?”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具体点。”

“为什么离开书院?”

“我觉得那里不适合我。”贺才仁简单的回答:“这样可以吗?”

“不可以。”德战说:“你这么说的话就很让人费解了,据我所知你只有前一段时间和那个小丫头吵架了,之前都是如胶似漆的,而且你离开之前她明明已经想和你和好了。”

“我和她的关系才没有那么好。”贺才仁冷淡了起来,这个话题让他很不满。

德战也冷漠的说:“所有人都看着呢,你还敢说不好?难道把大家都当成傻子?”

“好吧,我得给你好好的解释一番,不然你是不会理解的。”贺才仁严肃的坐在德战旁边。

“说吧。”德战很轻松,像是这个话题很有趣:“就等这个了。”

“一开始是那样的。”贺才仁就开始说:“我在学校的后山,也就是我刚刚到这里的地方,那是一个多月前的上午,我在那里跑步,却稀里糊涂的穿越到了那个世界,成了别人的使灵,也就是奴隶。”

“然后呢?”德战没有对这个说法发表意见,而是让他继续说下去。

“你知道的,在那里使灵就是一个人的附属品,没有什么权利,甚至生死都不能掌握在自己手上。”贺才仁看它反应冷淡,就刻意强调了一下,或许他想让德战认识到这个事情多严重,但或许他只是让德战知道他是怎么看这件事情的。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