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问题严重了

作者:凭栏把酒独听雨 更新时间:2017/3/5 23:56:03 字数:3030

只可惜贺才仁本人早就跑的无影无踪,所以这个蒙混过关的笔记到了陆嫕偲手里。

不过陆嫕偲是怎么看懂的呢?

其实这件事情还不能怪别人,就得怪贺才仁本人,因为这还是贺才仁自己惹出的问题。

之前她和陆嫕偲关系非常好的时候,两人是无话不谈的,他也非常想和陆嫕偲搞好关系。

大概男生想和女生搞好关系就必须付出很大的努力吧,贺才仁也不例外,所以尽说些她会感兴趣的事情,好巧不巧,他把网络用语也给陆嫕偲说了,而且由于陆嫕偲很感兴趣的关系,所以三来两去之后,已经把她教的滚瓜烂熟……

好了,总之拿到这些东西之后,陆嫕偲没有任何的迟疑,立即就打算去追贺才仁。

就像是她现在做的一样,照着笔记把贺才仁做过的事情重复了一边,在将法阵和法力石一起放在中峰的阴阳鱼上的时候,九柱峰被启动了。

一切都像是贺才仁那次的翻版,巨大的光柱喷涌上天空,将这个书院照的如同白昼。

全书院的师生立即被惊动了起来,教员们纷纷瞬移到中峰顶上,但是法阵发动的时候为了避免巨大的力量**扰,所以会有强大的结界来保护,上次就是因为有这个贺才仁才成功逃脱,这次陆嫕偲也被结界保护着,周围的人都无可奈何,包括林前辈和赵老,只能大声呼喊让陆嫕偲停下。

和上次不一样的是,山长也没有坐住,茶杯都没放下就冲上山顶。

一起上去的还有陆嫕偲的家人,当他们看到使用法阵的是陆嫕偲的时候,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你在做什么!赶紧停止!”周围的人都这样吼着陆嫕偲。

“不用担心,我要去凡间去找才仁!”陆嫕偲却完全不认为她惹了什么祸端。

“不能胡闹!”山长完全没有了上次那样的冷静,着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他居然使出法术来想要破坏结界。

“不行!”林前辈连忙制止他:“别乱来……”

可是他们都来不及了,法阵的程序很快,陆嫕偲在一道强光之后消失,只留下了一脸茫然的人们。

“出问题了。”山长的脸上流下了冷汗。

“你这是……”一向稳重的林前辈察觉到了不一般的因素,山长会有这种反应,据她所知只在几十年前他们还很年轻的时候出现的。

“是出大问题了呢。”同样出现在这里的赵老无奈的说道。

虽然山长那边还没有说出原因来,但赵老指的并不是这件事情,而是另外一件很有问题的……

梁国公也在现场,毫无疑问,他刚刚清楚的看到了陆嫕偲使用法阵,而且和梁少爷不同,他是个能认出刚刚是什么法阵的高手。

更何况他刚刚已经亲耳听到陆嫕偲说要去凡间找才仁,要是这么明显的事情他都没想到什么的话,那么他这个政治家就白当了。

这就是山长他们担心已久的问题,小心翼翼的隐藏了那么长时间,本来以为会随着贺才仁的离去而终结的重大问题。

“你为什么不看好他们。”林前辈小声的问赵老。

“对不起,我的失误。”赵老小声的道歉,但这却是非常的反常行为,不管怎么说之前这人都不会这样的。

其实这也透露了一个真实问题。

为什么三元老看上去威望差不多,但却是山长在担任山长一职呢?其实就是,虽然三人的能力相去不远,但是其中最能顾全大局的还是山长,比方说上次山长就故意压着梁少爷他们,没让他们看到山顶发生了什么,成功的隐瞒了事实。

而赵老这回却只顾着山顶发生了什么了,这在正常看来没错,但问题是,他忘了稳住梁国公,结果没人看管的梁国公就自己上去看了,其实如果赵老还在原位的话,打死他也不敢随便走动的。

好了,总之事情已经发生了,这个世界一向视和凡间的接触为最大忌,严重程度比叛逆有过之而无不及,了解到这些重要问题之后,梁国公敏锐的察觉到此时可以在政治斗争中起到了作用。

于是乎他对陆国公微微一笑,那是恶魔般的笑容。

“怎么办?”林前辈小声的在山长耳边问:“要不要让他忘掉这些事情?”

“不可以,他再怎么说也是国公。”山长立即制止了她,然后有意无意的离开了陆国公的身边。

梁国公不小心做成了一件事情,就是他之前说的,即要找到陆国公的把柄,也要避开三元老的干扰。

而现在的情况是,撞见这一切的是他本人,不是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

对于山长来说,他手下的任何人,哪怕是他儿子梁少爷,自己都能轻松的收拾一顿,只要之后说一声他不敬长辈就可以。

因为他再怎么是梁国公的儿子,在政界的未来有多大的希望,现在所在的位置也不值得一提,但梁国公本人却不一样,现任的国公,国家的支柱之一,显赫的地位,让山长无论如何也不能对他动手脚,哪怕只是施加一点遗忘术都不可以,因为那样恐怕会引起难以预见的后果,无疑会引起更大的问他,搞不好就是动摇国本,危害性不可估量。

所以在梁国公亲眼看到这件事情的那一刹那,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注定,山长他们这段时间以来为了贺才仁所做的保密努力全部付诸东流,事情进入了他们不愿意看到的方向。

不过他们已经无能为力,接下来只得标明自己与陆国公的界限,避免牵扯进去。

有个问题,既然这整个国家都如此忌惮与凡间的牵扯,那么山长他们为什么一开始还要隐瞒这件事情呢?

其实原因很简单,贺才仁到这里的方式到现在还是个谜,但是就因为其未知,散播出去才有可能造成不良影响,甚至引起骚动也说不定。

再来当今朝政其实是出于一种很不安定的状态,以三公为中心形成了三股政治集团,三方相互角力,斗得是难解难分,不过由于政治框架的严密性,三方谁都无力对另外两方造成重大伤害,所以倒是维持了一种平衡。

而如果把这件事情捅出去的话,由于当事人是陆国公的女儿,所以极有可能受到其他两派的合力夹攻,到时候会发生什么可不好说。

这也是山长决定不外露的原因。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不管外露之前他们如何努力的去隐瞒,但是外露之后他们就必须撇清关系,因为他们早在几十年前就宣布引退,永不问政事,现在不撇清关系,让世人看到的话,他们三个恐怕会失信于世人,落个晚节不保的下场。

不过说来也令人感慨,当年三公制度就是他们三个建立的,他们三个本身就是初代的三公,现任三公分别是他们的直系徒弟,只是在他们引退之后,朝廷从铁板一块的整体变成了互相征伐的战场,真是时过境迁,世事难料。

“元老们是否受惊?如有,学生我必将全力保三位的安宁,三位可是为国家贡献巨大的元老,如今隐退了,我等也不会怠慢的。”梁国公确实是个聪明人,他第一时间就到三位面前挑明了态度,就是表明自己不会找三位的麻烦,只要三位不再介入。

“不用了,我们三个只是在这一亩三分地里,能有什么事情,梁国公还是快请去忙朝政吧,我们就不耽误你了。”山长也正有撇清的意思,就顺水推舟了一下。

于是双方达成了共识,山长等人不会再为这件事做任何努力,相对的梁国公也绝对不会找他们麻烦。

现场最灰头土脸的无疑就是陆国公,来之前他是带着事情虽然不算多圆满,但好歹还可以的想法来的,但是眼前发生的事情彻底的让事实翻转过来。

自己的宝贝女儿就在自己眼前去了那个未知的地方,连是否平安都无从得知,这怎么让他这个做父亲的安心!

而且还有一点不容忽视的是,宿敌梁国公亲眼看到了这件事情,一向红了眼在找他麻烦的家伙怎么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一定会借此大肆炒作的吧,那么以现在为界点,明天之后的日子,恐怕会很麻烦吧。

可这些问题居然是因为自己的宝贝女儿引起的,这又给他这个做父亲的带来了另一种折磨。

“没事的。”这个时候,他的妻子林佳琳却对他说:“你忘了我们结婚的时候说了的话吗?”

“哦。”陆国公听到这话之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了,就是不再打算留在原地,准备离开。

但是好巧不巧的是,他走的时候正好和梁国公打了照面。

“后会有期。”梁国公对他投来复杂的笑容。

“后会有期。”但他获得的却是陆国公挺直腰板的回应。

这有点出乎梁国公的预料,不过他很快就平复了。

因为他们一直以来进行的,就是一件无法用三言两语说清楚的事情,不过接下来会怎么样呢?拭目以待吧。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