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杀

作者:凭栏把酒独听雨 更新时间:2017/4/20 0:01:21 字数:3031

多轮棍子的进攻之后,贺才仁全部成功的躲过,但是这样是以往后退了很多为代价的。

“喂!”贺才仁忍不住大吼了一声,你们是不是要打架啊!

但是这帮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回应,甚至连反应都没有,依然是那样瘆人的脸色,依然是毫不留情的进攻。

贺才仁不得不动手,他抓住一个棍子试图推回去,但是其他的棍子却趁机向他刺来,他不得不收手以免被刺中。

棍子的进攻仍然在继续,他被逼的不得不继续后退,直到他撞到了洞尽头的墙壁。

“哈哈哈哈!”看到他这样,变态们发出了荡笑:“你死定了!”

这个声音在这狭窄的洞里震荡着,瘆人的感觉几乎浸彻贺才仁全身。

难道他们就要这样,到了最后关头不再骚扰,而是要动用暴力吗?

贺才仁眼看着自己进入了这个绝境,不得不做出准备,反正他不打算就这样被人杀掉,必须做点什么才行!

可就是这个时候,贺才仁察觉到了一件异样的事情,有个东西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这个东西的力道不低,感觉上块头也不小,不可能是错觉。

但是他身后不是应该是墙壁了吗?还会有谁在后面?

突然间,贺才仁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他后面的墙壁上不是还有一个洞的吗!

之前他一直用这个洞看向外面,在外面会出现的是……怪物!

果不其然,在他转脸去看的时候,发现搭在自己肩膀上的就是虎头蛛的步足,另一支步足正在向他伸来,洞外的血盆大口已经长得等吞下一张桌子。

“啊!”贺才仁大叫着从它的步足之下挣脱开,但是衣服已经嘶啦一声被划开了一道裂缝。

“喂怪物吧!”原来这帮变态的目的是这样,把贺才仁逼到小洞口,想让他被怪物给杀掉,现在眼看着他被逼到这里,又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一起用木棍试图将他顶回怪物的爪下!

“给我让开!”贺才仁并不会这样就**掉,在这一瞬间他表现出来了超常的技艺,居然一手就将前面的木棍悉数打开,撞倒几个人后冲出了洞去。

“你们!”来到洞外的他并没有消停,刚刚站立好就转向这帮变态。

他真的是生气了,尽管之前一直在压制,但是遇到了这种恶行,他又怎么可能不做出反应,但就像是他现在的状况这样,已经要气炸了!

“你们!”他大吼着攻击,在愤怒的驱使下他的攻击变得像是子弹那样迅捷,居然在一眨眼的功夫就把这些变态统统打倒,有的甚至翻滚到了掉到了一层去。

“你!”贺才仁抓住那个为首的狠狠的压在地上:“你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情!”

由于之前已经挨了他一拳,被打的破相,牙齿都掉了两颗的变态,在这个时候突然笑了起来:“生气了吗?想要杀了我吗?杀吧!来杀吧。”

他破相的脸笑起来非常扭曲,简直像是被雨水淋坏的肖像画。

“你!”脑子里满是愤怒的贺才仁感觉自己简直要被气炸了,抓着这人胸口的手力气大到把他的衣服都给撕烂,另一只手握拳,准备凌空打下。

但就是这个时候,他的拳头停下来了,就像是时间定格了一样停在那里。

这并不是有人在阻止他,而是他自己停手了。

原因很简单,他在迟疑自己要不要杀人。

杀人,很简单的两个字眼,想到这个恐怕不需要任何力气,但是真正要去做的时候呢?

贺才仁就面临了这个问题,在这种时候,在差点被人杀掉的时候,在这个因为差点被杀掉而愤怒爆棚的时候,在恨不得立刻杀死对方的时候,他迟疑了,在杀人这件事情上迟疑了。

他到底要不要杀了这个人呢?他到底要不要杀呢?他这样想着。

“杀呀!有本事杀呀!”而身下的这个人却在这个时候放荡的吼叫了起来:“老子就在这里,你杀啊!杀啊!”

贺才仁刚想说什么呢,就被这人喷了一脸口水。

“你倒是杀呀!”趁着贺才仁抹脸上口水的时候这人趁机挣脱出来,和其他几个变态一起对他吼着。

贺才仁在原地停着,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他不是害怕了,他是停手了。

是的,在这种时候,在差点被人杀掉的时候,在这个因为差点被杀掉而愤怒爆棚的时候,在恨不得立刻杀死对方的时候,他没有下定杀人的决心,他下不了杀人的决定。

或许他可以下手再重一点的打他们一顿,但是刚刚那个人都被他打成那样了却还是那么的狂妄,这让他连动手的意义都怀疑了起来。

看来想要制止这些人的方法只有杀了他们,让他们在这个世界永远的闭嘴,但这正是贺才仁所无法下手的。

那么他就得这样老老实实的被这帮人欺负吗?看着这些刚刚被痛打过的家伙,正在以一种诡异的表情擦掉脸上的血,慢慢的向他围过来。

“是你!是你!”突然从人群中冲出一个人来,抓住贺才仁大喊:“是你!”

“你是谁!”贺才仁猝不及防被他撞倒,赶紧用力的挣开他,借助昏暗的光线他看到这个人像是用过的垃圾袋一样肮脏不堪,几乎是再地上爬的样子,伸出的双手连膝盖的高度都够不着。

“是你!保护大小姐的大人啊!我保证我绝不会敢对您有歹意的,请放过我吧!”这个人的声音像是坏掉的音箱,至少有一半的声音都被听不懂的杂音占据。

“你说什么?”贺才仁感觉这人好像是个疯子,因为这个样子怎么听都不正常。

这人继续大喊着:“我不会打劫大小姐和您的!我不会的!相信我!饶了我吧!”

这人说话的时候抬起了一点脑袋,再加上打劫大小姐的这个线索,让贺才仁终于能认出他来。

这就是那个外号夺命刀金展奎的歹徒,就是之前把贺才仁砍伤几乎致死的那个歹徒,就是他让贺才仁第一次有了濒死的感觉,就是那个他,现在却在这种地方出现在了贺才仁的面前。

而他现在却是这个样子,非常明显的神志不清,原本肥胖的像是一个球的脸现在瘦的得靠五官的相对位置才能认得出来的程度!

“我不认识你!”贺才仁立刻想要躲开。

但是金展奎却不放过他,骨瘦如柴的双臂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腿嘴里大喊着:“放过我吧!我还不想死!放过我吧!”

“那小子被疯子缠上了!”那帮变态见状纷纷惊喜了起来:“咱们歇着去吧!有人替我们教训这个小鬼了!那个疯子很能缠人的!你死心吧!”

“不!”贺才仁也不知道从哪里来了力气,他拼命挣脱开金展奎之后就逃开。

“等等!饶了我!饶了我吧!”金展奎却没有放过他,向他追来,真不知道这个家伙四脚并用在地上爬行,移动速度却不慢,对着他冲了过来。

“你别靠近我!”贺才仁只好再跑开。

“大人!我知道错了!您饶了我吧!”可是精神不正常的金展奎怎么会放手,像是闻到肉味的恶狼一样追着他不放。

贺才仁不得不逃,一直逃,不停的逃,但是牢房就这么一点地方,他硬逃能逃到哪里去?

转机在稍后的时候发生,就当贺才仁绕了好几圈都没能甩掉他的时候,金展奎自己却因为失足从二层跌了下去,在一声沉闷的响声之后没了声音。

摔死了吗?惊魂未定的贺才仁伸头去看,昏暗的光线让他看不清金展奎的状况。

“一层的话应该摔不死吧。”结果他用这句话打发了自己,然后慢慢的回到了自己的那个洞里去。

那帮变态在上去之后就没有了动静,可能是以为接下来金展奎会缠着自己。

他不禁轻松了一点,希望这样就可以休息一下了。

但是事实证明这是想当然的,因为他几乎虚脱的身体刚刚坐下就发生了异状。

被虎头蛛的步足接触的肩膀有又疼又痒的感觉传来,他连忙借助灯光去看,原来被毁坏的不只是衣服,他的皮肤也被伤了一道有长又深口子,周围发青发紫。

贺才仁想起来了,虎头蛛是一种很脏的怪物,身上有很多毒性和病菌,被这家伙伤了之后往往不只是有伤,还得担心中毒和感染。

自己就遇到过,上次他仅仅只是掉进虎头蛛的洞穴一次,身上就大面积的刺痒,后来李大夫用药才治好。

但是现在很显然没有药给他,但是他绝对不能就这样让伤口搁置下去!

他连忙奔下去,用水源的水清洗伤口,但是那本来就不很干净的水怎么可能有奇效,贺才仁努力的洗了很久,几乎将周围的水都洗的发红,伤口那又疼又痒的感觉也没有消退,反而有加重的迹象。

这绝对不是什么好现象,这让贺才仁发自心底的焦急了起来。

难道他就要这样中毒了吗?或者是生病,在这种连饭都吃不上的地方,不管怎样都是很要命的事情!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