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自杀

作者:凭栏把酒独听雨 更新时间:2017/4/21 21:32:01 字数:3013

过了不久之后,贺才仁无力的躺回了洞里。

他肩上的伤口还在流血,青紫的痕迹比之前更加扩大了范围,显然毒素并没有被水冲洗掉。

他并不是不想冲洗,也不是因为冲洗无效而放弃,而是因为他确实没有力气了。

这会子的活动还有伤口极大的透支了他已经所剩不多的体力,现在能支撑着回到这里已经殊为不易。

窗口那边,怪物已经没有了踪迹,可能是因为发觉一直够不到猎物,所以就放弃了在这里浪费时间。

而那帮变态也没有了动静,可能是觉得闹够了,或许是觉得那个金展奎会代替他们工作,都回去休息了。

这是不是说明他现在就可以休息了呢?至少他是希望的,在这个极度疲乏的时候,休息真是万金不换的选项。

但是他不能休息,他很清楚自己得防备任何有可能的袭击,虽然那帮人现在看上去是休息了,但是谁也不能保证他们什么时候会攻过来,对于形单影只的贺才仁来说,只要一次失误就可能像是刚刚那样被人趁机谋害。

但是体力已经到了极限的他又非常迫切的需要休息,可是休息的话等于让熟睡状态下的自己成为任人宰割的羔羊,这样他就面临一个严重的,几乎无法调和的矛盾之中。

休息和清醒,在这两个迫切的需求激烈的碰撞之后,贺才仁获得了一个看似折中的成功,他进入了半睡半醒的状态,可是这样根本就没法给他有效的休息,唯一有效的,恐怕就是他能一直以迷迷糊糊的视线警觉的盯着洞口的方向。

时间在不断的过去,但是他几乎都无法分出精力去注意了,机械一般的继续自己的半睡半醒。

像是为了让他的清醒不浪费似得,在半夜时分,有人来了。

贺才仁几乎是瞬间就完成了从半睡半醒到清醒的改变,但是在他定睛一看的时候,却发现眼前的人是瘦子。

“吵到你了?”瘦子看上去甚至比之前都没有精神,说话也有气无力的,像是摔倒一样跌坐在贺才仁对面。

“你怎么回来了?”贺才仁有气无力的问着。

他其实很期待他回来,因为他只要回来的话,自己就有人换班,可以好好的睡一会了。

“你说的对。”瘦子对他说:“那些老大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指望他对我好是不可能的。”

“发生了什么事情了?”贺才仁并不算关心的问着,其实他也没有力气去好奇了。

“他们把我的饭都抢走了,只给我舔碗底的机会。”瘦子的眼睛就像是变质了的葡萄,没有任何一点光芒:“说是新人来了之后得先把自己三天的饭孝敬给老大才行。”

到底还是没有吃上饭啊,贺才仁无奈的想着,在这里根本就没有被人尊重的机会啊,就算是舔了脚趾也还是这样的结局,真是可悲可叹:“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还能怎么办?”瘦子笑了,但是怎么看都像是在哭:“你说的对,我没有杀人的勇气,现在他们都睡着了,但是我却没有干掉他们的胆子。”

“下不了手就不下。”贺才仁无力的回答:“光惦记是没有用的。”

“是啊,你说的对呢,为什么我一开始没有按照你说的办呢。”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样?”贺才仁勉强打起来一点精神:“要脱离他们吗?”

“脱离不了的。”瘦子本来就很小的声音降得更低了:“只要是在这个牢房了,进入他们的门下之后就别妄想离开,除非能出狱。”

“哦。”简短的话语掩盖不了贺才仁的失望,看来他还是得自己一个人想办法支撑。

“不过我还是不想回到他们那边去了。”瘦子发出了不明所以的发言。

“你要做什么吗?”贺才仁想到,如果自己能帮他的话,说不定可以让他脱离那个组织,但真实情况是,他现在自保都困难,实在是抽不出多余的力气来帮助他了。

“不回去就是。”瘦子站起身来:“除了出狱之外,还有一种办法,能逃出他们的手心,还有世界上所有的痛苦。”

“你什么意思?”贺才仁不解的看着他。

瘦子没有回答,而是默默的走到了窗口,稍稍的停顿之后,他开始往外攀爬。

“喂!你要干什么!”贺才仁瞪大了眼睛,伸手去抓他但是来不及了。

“至少我还能自由的选择去死。”瘦子最后留下了这句话之后就销声匿迹。

之后贺才仁听到了熟悉的怪物移动的声音,接着就是肉体和骨骼被咬碎的声音……瘦子好像是死前都没能再惨叫一声。

“有囚犯被吃了!”外面响起了狱卒的声音,但是很快就有另一个狱卒说:“没跑出去就行,回去睡觉吧。”

狱卒的声音引起了牢房内的小骚动,有不少人交头接耳询问谁死了。

在这其中,贺才仁很清楚的听到那帮变态说:“看来是那个小子死了,他扛不住去喂了怪物,是我赢了!”

过了不一会,有个人来到了这里,贺才仁认出这是那个老大手下的其中之一,他睡眼惺忪的,看了一眼贺才仁,又小心的走到窗口看了一下,才问:“是那个瘦子死了吗?”

贺才仁并没有回答,他好像是也不指望贺才仁回答似得,慢慢的走出去了,在走出去的时候还说:“死那么早干什么,好歹再领一次饭再死啊,真够混蛋的。”

他走之后,骚动很快就停下了,好像连那帮变态都以为是和才仁死了,周围顿时变得比之前安静了很多,好像是连呼吸声都没有了。

有的只是一阵很低沉的咀嚼声,想必是怪物在享用瘦子的肉体。

过了不知道多少时间,贺才仁像是在噩梦中醒来。

说像是,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入睡,只是在迷迷糊糊。

他在这个时候一直在想之前的事情,在想瘦子死的时候发生的那些事情,在想瘦子是因为没有选择对欺负他的人下杀手而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想那帮变态的所作所为,还有他会被扔到这个地方的事情,之前都没人给他机会选择。

现在他终于可以暂时停止思考这些,把精力投到其他的方向。

肩膀上的伤口还没有结痂,湿漉漉的不断流下血水,皮肤青紫的面积比起昨天来好像是扩大了一些,痒痛感一直纠缠着他。

外面已经天亮,又一次的苏醒时间开始,不断的有人洗漱上下的声音传来,尽管死了人,但是还是无法影响其他人的正常生活,尽管这生活脏乱不堪。

虽然根本就没有休息好,但是贺才仁依然开始随着外面的声音变得清醒。

随着这个半吊子清醒而来的是饥饿感,之前还稍稍沉寂的肠胃又开始进行抗议,逼着他的思维去考虑填饱肚子的问题。

这时候他的面前爬过一只蟑螂,黑色的小东西在地上慢慢的爬行,寻找任何一点可能用于果腹碎屑。

要说在之前,贺才仁看到蟑螂肯定会觉得恶心,但是现在,他却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想把这个蟑螂吃掉。

但是这个想法只是在他脑中一晃而过,随着这只蟑螂的爬走消失。

随着时间的推移,外面更多人投入到了洗漱的行列,那帮变态也在其中,贺才仁清楚的听见他们说:“那个小子果然没有撑到今天早上,我赢了!馒头归我!”

可是,接下来他们就注意到了依然在洞里的贺才仁。

于是就出现了像是漫画里的一幕,一群瘦的皮包骨的人睁大了眼睛,消瘦的脸庞和瞪圆的眼睛比例直逼青蛙,嘴巴张的大大的,几乎能伸进拳头,某人手里的碗掉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之后就摔到下一层,在啪声后成为碎片。

要不是其他人还在活动,现场绝对会安静的出奇,连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会听到。

“见鬼了!”过了好一会子,这些人才做出反应,震天的嚎声几乎从上面震下尘土,他们一个个争前恐后的行动了起来,却都是抢着躲进自己洞穴的最深层,嘴里都是大喊着:“是我们不对!但是别来找我们!你已经死了,好好的安息吧!”

“我们会给你烧纸钱的,你不用担心没钱花!”

“是他们害你的,我什么都没做,要找你找他们去!”

“我还不想死!”

贺才仁什么都没做,这些人自己就闹出了很大的丑态,闹的整个牢房乱哄哄的。

“哟!你还活着呢。”可就是这个时候,有一群人来到了贺才仁的面前,居然是瘦子拜的那个老大。

贺才仁没有搭理他,因为他实在是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做这些事情了,尽管他已经对这个人的到来感到了警觉。

“那个瘦子,是从这里出去的?”老大来到他身边,指了指那个窗口,他的口吻非常的平淡,像是从那出去的只是一只猫一样。

贺才仁还是没有回答,他并不想搭理这个把别人的性命视为草芥的人。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