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作者:凭栏把酒独听雨 更新时间:2017/7/28 0:00:44 字数:3011

这种事情极大的刺激了狱长的神经,因为这是他几十年来的常识所完全没有遭遇过的事情,在他的意识里这这种事情只可能出现在某些人物的传说中。

而身为在调查院这样的单位里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精英,他停都没有停一下,立即开始了自己的做法,就是将这个事情向上级汇报了。

当然他老道的经验还有严谨的职业素质都不会允许他直接说出,虽然这个事情足够重大,但是保密也是一项重要的工作,他很清楚有很多政敌甚至同僚的眼睛都是雪亮的,所以他是先向上级申请了会面要求,在获得同意之后再去调查院本部当面陈述。

当然由于没有说明原因,所以上级的回复是会有延迟的,毕竟谁也不会闲的没事为一场没有说明情况的会面而专门空出来时间,能在最后空出机会来接触已经很好了。

狱长当然清楚这一点,虽然说这件事情算是个劲爆的发现,但是并没有什么急迫的要素存在,年过半百的他自然也不会像是个年轻人这样为了这种发现而兴奋的跃跃欲试,只不过他也是无法掩盖在心底里的触动。

因为这个到底是个重大的事情,其重要性搞不好已经是这个小小的监狱说不能承载的了,可谓是千钧一发的态势,所以他打算趁早的交给上级来解决,他可是一个只打算颐养天年的待退休人员,可不希望自己今后的人生再起什么波澜。

所以在贺才仁他们弄坏结界的时候他才什么都没说,放置了临时结界之后就离开了,因为那个时候上级的通知刚刚下来,他要以最快的速度前往调查院本部,自然顾不得去解决这看似很小的事故了。

“所以说,你判断那个人有可能存在非常重大的作用?”在调查院本部,身为院长的男人在面对狱长的时候这么说着。

现在说一下调查院的样子,在规模庞大的王城里,除了金碧辉煌气势恢宏的王宫之外,最为显眼雄壮的就是调查院的大楼了。

作为三国公之一直接下辖的单位,更是革命之后由元老赵国公亲手创立的特殊单位,调查院自诞生开始就被赋予了重要的意义还有众多的特权,能在王城最为核心的地方建设起来这么庞大的建筑只是其中之一。

这座建筑的造型非常的特殊,方整的构型还有深色的外表远远望去就像是一坨巨大的钢锭那样厚重而坚实。

王城里的老百姓都在说,王城的禁地并不是以王宫为范围的,而是以调查院的大楼为边界,因为那深重的气氛还有严密的警卫让任何无关的人都不想去接近,所以即使是位于最为核心的地带,这里也是门可罗雀的冷清。

偶有经过的人也是尽快的离开,仿佛在这里停留会染上严重的疫病,出入里面的工作人员反而是这条路上最为密集的存在,但是他们都像是非常着急似得,从来都是快步的走过,仿佛在这里停留便是失职。

调查院大楼本身也是森严的令人有不寒而栗的感觉,起本身就像是一个被工整的切过的巨大长方体,在外面看不到任何的窗户和其他通道,貌似只有大门一个出口。

其内部却是想迷宫一样复杂,每一层的房间和走道设计都各不相同,想用简单的语言去形容这个构造是不可能的,硬是要说的话就会像是包子里面的馅料一样毫无规律,貌似是为了保密,很难说这种设计不是成功的,因为就算是连这里的工作人员都说不清楚这个楼内的构造,如果是外来入侵者的话真的想不出来该怎么在这样的地方不迷路。

而且这里有着严格的界限设置,除了少数人员之外,大多数人都绝对不可以踏足和自己工作无关的部分,据说有一些在这里工作了一辈子的人,除了自己的场地之外连近在咫尺的邻近房间都没有看到过一眼,在这种情况下外界想用了解这里面的情报也是几乎完全不可能的。

真不知道为什么这种单位要设计成这个样子,看上去并不是调查院这种外向的单位,而是为了保护其中的某些绝密事物的安全而设立。

真正的原因现在不得为知,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设计这里的赵老绝对知道。

话说他那个人好像性格便是如此,在书院的时候他住的地方就是拐弯抹角之后才能到达的角落,不知道的话恐怕还以为那里是藏了什么宝贝呢。

言归正传,现在狱长所在的位置是调查院最中心的院长办公室,不过这里倒不是什么机密位置,毕竟院长要总管所有单位的工作,所以这里是任何人都能申请进入的公共区域,和会议室一类的单位在一起,当然进入的条件是申请被批准。

说起院长的办公室,虽然说调查院本身给人的感觉是简单但是沉重,但是院长的办公室倒是豪华的像是宫殿,虽然没有窗户,但是每一面墙上面都是被精美的木雕还有书画作品占据,甚至还有被设计和墙壁融为一体的大型鱼缸,里面如同艺术品一样的观赏鱼正在惬意的游动,就这个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里是某艺术家的住所呢。

至于现任院长本人,这是一个和狱长年龄相仿的人物,但是脸型却不像是厚重的狱长那样,这是个看上去很精瘦的男人,他那体型甚至无法将那身官服给撑的有模有样,这样的体格在那巨大的豪华办公桌后面很明显的不伦不类。

他脸色有些发灰,那五官也是奇特,其他地方还好,眼睛有点超越实际范围的小,如果只是外表的话谁都不会想到这人居然是身居高位的调查院长。

但就是这样一个外表很容易被淘汰的人,其实内在却是一个相当强力的精英,能在精英众多的调查院爬到最高的位置,是这个国家也只有个位数存在的精英,和面前的狱长其实是一个范围的存在。

这两人都是少有的高手,当初也是竞争院长位置的强力对手。

两人具体的实力目前暂不叙述,如果让这两人分出个高下的话恐怕也是不那么容易,如果不是当初狱长因为失去唯一的儿子而放弃的话,在那里的人还不知道是谁呢。

好像是因为这一点,狱长得到了超越官职的对待,对方是站着迎接他的,并没有像是摆架子那样坐在那里。

“你有什么事情吗?”院长以老熟人的口气去说,好像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尊重:“难得看到你要来,我就推掉了下午的事情专门等你。”

“不敢当。”狱长则用听上去客气的口吻回答着,这是因为他的地位足够有的底气,至少不需要对面前的这个上级恭维:“是我发现上回送到我那里的那个没有资料的囚犯有一些特殊的技能。”

“就是发梁国公发紧急文件的那个。”院长想起贺才仁之后就放低了声音,因为这个人是梁国公亲自下令要保密的存在。

“是的。”狱长说:“我发现他虽然被火印限制住了法力,但是漏出来的法力也是有特殊的能力的样子。”

“什么能力?”院长立即在意了起来,事关贺才仁的事情让他根本就不敢怠慢。

“我发现他可以打开加密的文件。”狱长说:“我加密之后的文件他不需要法术就可以解除,只需要那么一点点的法力就可以做到这种事情,这在之前根本就是闻所未闻的。”

“这样吗?”谁知院长在听了这些话之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惊讶,反而是变了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这个啊,你难道是最近舒适的研究,有点连常识都忘记了吗?”

“什么?”狱长一下子没理解院长的意思。

“你忘了吗?”院长就述说了起来:“这样的情况难道很少吗?你别忘了在王城里有很多这样的存在,那些为了钱什么都敢说的研究室,他们每天都在弄出那些个看上去危言耸听的事情,把一件小小的意外说成堪比世界的大事,为了就是让我们投钱。”

“我这个完全不一样。”狱长不引人注目的咬了一下牙齿,因为这纯粹是将自己和那些不学无术的家伙混为一谈,是**裸的侮辱,尤其是在这个竞争对手的面前。

“我知道你的封印法术是你的骄傲之一,毕竟你一直都是这里最优秀的绝密任务执行者啊。”院长的话语听上去没有任何的调侃的意思,但是字里行间却不一定了:“但是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也已经有成年的时间没有去做这件事情了吧,虽然说不是不信任你,但是任谁在这种情况下都免不了手生的吧!”

“你是在怀疑我的水平吗?”狱长也没有多说,他好像是能熟练的应对面前这个人,也没有多说话,只是将桌子上的一份文件拿起,然后在院长的面前封印住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