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惊吓

作者:凭栏把酒独听雨 更新时间:2017/3/31 14:17:07 字数:3005

贺才仁从洞里出去的时候,看到刀疤脸和那个人在外面已经和一群人会合,一起往上面走去。

这群人没有搭理他,但他还是跟了上去,如果顺利的话,他说不定就会跟着这些人离开这里,明天一早就会投入到如何回到凡间的努力中去了。

眼看着这些人到了一个洞里去,贺才仁跟在后面一看,洞底端有一个洞口,看上去是通向外面的。

“就是这个了。”那群人热情的对刀疤脸说:“你是新人我们让你先来吧。”

“好!”本来就很急切的刀疤脸看到洞口足以让他通过,答应了一下就急忙往外爬,生怕被放到了第二位。

看到他出去贺才仁真是心动的都要有些心急了,真没有想到逃出生天的大门就在眼前,这么容易就看到了,简直超乎常识。

想想自己才刚来这个地方,根本就是一点都不了解这里,常识上也只顾着想困难了,没想过还能有这么好的事情,简直就像是彩票中奖。

喜悦撼动了贺才仁的迟疑,他忍不住上前,争取让自己也加入越狱的行列。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谨慎紧急提醒了他。

触发点是一个反常的现象,这帮说是要带刀疤脸一起走的人在他钻出去之后并没有跟着出去,而是聚集在洞口往外观望。

“难道是想让新人去探路?”想到这里,贺才仁小心的靠近他们,身体往外看。

对于有过逃跑经验的他来说,理解这点并不难,逃走毕竟是一种冒险,往往充满着各种无法预见的问题,就像是在大海上航行之后遇到了一座荒岛一样,谁都无法断定上面有什么。

所以在这种时候,只得硬着头皮去尝试,贺才仁就是这样,而且他成功了。

不过这样毕竟是有着很大的冒险性,对贺才仁孤身一人来说可是不得已而为之,但是对于团队来说,还有个让风险降低的办法,那就是派出人去探路,就像是现在这样。

贺才仁几乎是立刻就想到了,这群人找上刀疤脸并不是好心带他出去,而是这群人可能是因为内部团结的问题,不打算让自己之中的任何一人去冒险探路,所以就瞄上了新来的人,而刀疤脸兴头一上来就中了他们的下怀。

想到这里,贺才仁没有做声,悄悄的靠了上去,伸头往外看。

虽然是漆黑一片的暴雨之夜,但是偶尔的落雷会让外面亮如白昼,所以可以很清晰的看到刀疤脸。

只见这一会他已经下到了外面的地面上,好像是这个时候才发觉他们没跟上来,奇怪的回头看。

雷电的光芒只有一瞬间,灭掉之后外界重归黑暗。

“喂!你们怎么不下来?”黑暗中刀疤脸的疑问和暴雨的声音一齐传过来。

不,贺才仁听到了,并不是只有他和雨的声音,还有一个一开始不引人注意,但是越来越大的声音,稀稀拉拉的,有点像是虫子在爬。

他突然打了个寒颤,这种声音他应该是再熟悉不过的,就是在卦山书院的后林,那个险些害他丧命的地方,在那里栖息着的怪物所发出的声音!

轰隆!一道响雷在头顶炸响,外面瞬间变成白天,所有人都在这个时候看到了那个声音的来源。

虎头蛛!贺才仁一眼就认出了那个怪物,普通蜘蛛放大千万倍的身躯,标志性的虎头,还有嘴里伸出的足有小腿粗的獠牙!

刀疤脸会怎么样?在瞬间的光亮结束之后,贺才仁只听到刀疤脸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瘆人的笑声在之后响起,居然是这群声称想要逃走的人,他们在笑,在这雷电交加的漆黑之夜,这笑声像是地狱裂开了口子。

为什么要笑?贺才仁的身体感觉到了彻骨的恐惧,思维却没有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轰隆!又是一道闪光,贺才仁这才再次看到了刀疤脸…不,是半个刀疤脸,因为他的半个身子已经在虎头蛛嘴里了,仍在外面的半截身体正在发生濒死的痉挛,流下瓢泼似得鲜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到那副惨样,这些人的笑声反而加大,在狭窄的洞里包围了无处可躲的贺才仁,让他仿佛置身地狱。

“这么简单就死了!”又有雷光闪现,这些人回过头来,脸上却都是扭曲的笑容:“太容易了反而不好玩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贺才仁忍不住捂住耳朵,发出疑问似得惊叫。

“这个小鬼害怕了!这个小鬼害怕了!”回复他的却是狰狞的笑声,和洞外毫不停歇的雷电。

……

贺才仁像是在噩梦中惊醒。

这么说的原因不是因为他像是做了噩梦,而是他本来就在做噩梦,只不过他像是被惊醒。

因为他根本就没有睡着,从昨天晚上开始,他在看到刀疤脸死前的惨状之后就一直处在极度的恐惧之中,整晚都浑浑噩噩的,根本就没有睡着,何谈惊醒。

脸颊自刚刚开始就一直有痒痒的感觉,在迷糊之中,贺才仁仿佛以为自己并不是身处这个地方。

因为他之前感受这种感觉的时候,是早上在陆嫕偲的身边醒来的时候,她的长发有一股被自己枕在脸颊之下,有点痒痒的又非常柔软。

在那种时候,他总是会温柔的将她的头发拿开,然后静静的下床。

而他现在这样做的时候,却感觉手上的感觉有异,仔细一看,原来那是一只蟑螂,吓得他赶紧扔掉。

脚上也传来异样的感觉,是一群鼠妇在那里爬动,贺才仁连忙将那些东西踢开。

这个时候他才看清自己脚上的情况,穿的不是自己心爱的鞋子,是一双像是垃圾的草鞋。

脚下是潮湿的地面,一踩居然冒出黑水,瞬间就浸湿了破烂的草鞋,把脚趾都染黑。

“你醒了?”络腮胡和瘦子此时正小心的在洞口往外张望,看到他之后就关心的问着。

贺才仁像是被电击了一样想了起来,他想起来了昨晚之后的事情。

看到刀疤脸死了之后,他连滚带爬的逃回了这里,在战栗中结结巴巴的讲述了看到的一切。

瘦子听了之后立刻吓得躲在墙角,络腮胡也长大了嘴巴,好半天才说:“我想起来了,有传闻说过,调查院的特设监狱和其他的监狱都不一样,这里负责看守的并不是狱卒,而是怪物!人总是会有懈怠的,但是这些怪物不一样,它们都非常恪守自己的职责,因为人的鲜肉是它们不可多得的美餐,可以的话,它们绝对希望每天都有人越狱,来填饱它们的肚腩!”

“这太疯狂了!”瘦子大声的喊叫着。

“那!那些人为什么要那样说!”贺才仁惊恐的问着。

“那可能是那样。”络腮胡也流下了冷汗:“我也是听说的,有些监狱的老犯人会以折磨新人为乐,莫非这里就是这样,他们故意害死了那个人!为了取乐!”

这话像是噩梦一样缠绕了贺才仁整整一夜,直到现在。

现在他来到了洞口往外张望,雨已经停了,天已经亮了,但是从缝隙渗入这里的光线还不够让这里变得明亮,依然很昏暗,只是比昨晚的要好上一些。

“是那些人吧。”络腮胡突然指着上面说。

贺才仁顺着络腮胡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那些人,此时他们也已经起来,和其他人有说有笑的。

更多的人在起来,上面的空间已经不像是昨晚那样死寂,几乎每个洞口都有人影在活动。

“当当当!”突然有敲饭勺的声音响起。

听到这声音,上面的人突然像是被触发了开关一样,连忙往下赶。

底下不大的空间很快就集中了数十人,看来是这里的所有人了,每个人都穿着像是烂麻袋似得衣服,但是有的还算完整,有的却只剩下了布条。

每个人都是蓬头垢面,像是扔在垃圾桶里发了几天霉的掸子有的人的头发上甚至明晃晃的挂着蟑螂。

他们的身形各不相同,但是却没有什么人是正常的样子,都是不同程度的弯腰驼背跛脚,有的人甚至用四肢在地上爬动。

他们的神态也是各不相同,有些人低着头,有些人像是老鼠一样东张西望,更多的都是急切的注视着大门的方向,还有的人就是昨晚害刀疤脸丧命的人,正在有说有笑。

唯一还有相同的,就是他们手里都拿着碗一样的容器。

这个时候牢房破烂的大门突然打开,三个手持大刀的狱卒伸头看了一下里面之后,两个狱卒推着一辆双轮车进来,车上有几个大木桶和麻袋。

捕快好像是不想往里面来,双轮车在门口停住就没再往里面去,木桶和麻袋打开,里面是馒头和叫不出名的饭菜。

“我们先来!”那些害死刀疤脸的人大笑着占据了最前面,对着别人狂妄的叫喊着:“我们先把新来的给弄死的!应该我们先!”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