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长辈的开导

作者:凭栏把酒独听雨 更新时间:2017/8/16 23:37:51 字数:3151

“这个……”这下贺才仁没办法了,狱长都说到这份上来了,自己真的是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去拒绝。

“不过你先不用担心会闲下来。”狱长见他不得不接受,就突然放松了口气:“我这边正好缺一个人来帮我整理文件,我看你也是识文断字的人,就来做这个事情吧,待遇优厚。”

刚刚说完,他就又用慈祥的口吻补充说:“还有就是,你不是不愿意看到那些事情吗,那就远离,我来罩着你,今后你就在我身边工作,外面的事情就当做没有发生,好吗?”

“这个……”贺才仁有点陷入难处了。

先不管别的,狱长这个态度可是无可挑剔,对自己的关心是无微不至的,而且表现上也是非常的尊重,就这样的话,光是出于礼貌也应该好好的回应。

但是对贺才仁来说,恰好是这件事情不是那么容易可以去抉择的。

他贺才仁想干的是什么事情呢?自由。这个可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妥协的。

虽说这个事情并不是只有一个选项,也只可以走正规的途径,通过合法手段获取结果的,比如说打听好自己的事情,再看看上层会怎么决定。

但是在现在消息不灵通,各个方面都无法确认的情况下,贺才仁可没法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这种不确定的未来上。

这个道路走不通的话,贺才仁还有一个手段,那就是他现在就在着手进行的,用自己的才智来离开这里,尽管这是不合法的,但是相对来说却是最为把握在自己手里的一种,这是追求可靠性的贺才仁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的。

而现在他面临的就是这个问题,狱长的作为虽然是关心他,保护他,但是这也意味着让他放弃逃跑的打算,这从某种意义上讲就是加强对自己的拘禁,这并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贺才仁不得不也必须去想办法拒绝这种事情。

“抱歉,狱长,这样不太合适吧。”于是贺才仁就有礼貌的说。

“我这是命令,由不得你拒绝。”狱长却用这种话来回敬贺才仁的交涉:“不用多说了。”

这真是个死结了,狱长真不愧是一个老油子,利用自己的职权来达成目的,在此情况下贺才仁能做的就只有在友好的口气下体面的接受。

不过贺才仁真的不能接受啊,自己忙碌了这么久了之后难道就要成为这样一个下场?自己的努力就这样成为了泡影吗?

他的大脑急速的运转了起来,希望在此情况下能思考出一个可以破解当前困局的方法,但是他却一时半会想不到,因为狱长的职位优势极大的限制了他的手段,接下来他能做的,说不定就只有在空闲时间找机会去做,但是那样能有多少机会呢?那就不得而知了。

狱长静静的看着贺才仁,察觉了他脸上的困扰,虽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会很清楚他的不满。

“有什么想法就说说吧。”一开始狱长的样子是很坚决的,不允许贺才仁说个不字,也不打算听他的辩解,但是现在看了看贺才仁的样子,他不知怎么的又做出了让步。

“是的,狱长,能允许我拒绝吗?”贺才仁在得到机会之后就慌忙提出了拒绝,这是如此着急,好像是不这么急就没机会似得。

“为什么?”狱长露出了不满的神情,他并不愿意和贺才仁讨论这些事情的样子,但还是示意贺才仁说下去。

“我觉得我不能再这样接受狱长的好意了。”贺才仁单刀直入,直接说出问题:“我这段时间接受您的好意已经不少了,但是我却没能为您做什么,这让我十分愧疚,所以我才想着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好歹也是给这里做了点贡献。”

“这个完全不是个事情。”狱长皱着眉头解释:“一个人才又不是非得在短时间内证实自己的能力才能算是人才?打个不算是很确切的比方,父母养孩子也可以说是为了让他在自己老了之后养老用,但是你看那个父母在孩子还没有长大的时候就让他赡养自己的?更何况你现在来到这里才多少时间?一个月都没有啊!到我看到你的时间更是短暂,这么短的时间我就需要你来报答我吗?那样的话我也太心急了吧,根本就不合适嘛!”

他换了个慈祥的口气,苦口婆心的教导他说:“你现在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在这里好好的休息,报答什么的事情根本就不需要你去想,就算是真的要报答,我也不需要你这么急,我可是很有耐心的,就算是你过几年,十年再开始报答,我也是会等的,你这么急我只能说是你不成熟的表现,真正的成功人士都不会急于一时的,这点你得好好的学习学习。”

“回狱长。”面对这个苦口婆心,贺才仁却还是在第一时间就拒绝了:“我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去亲手做这件事情。”

狱长看上去很明显对这个拒绝不满,但他还是要问一句:“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我自己还是需要做一点事情的。”贺才仁立即回答:“尽管您说的很对,对我来说也是非常的合适,但是我觉得我不应该就因为这个就心安理得的接受帮助,我觉得做人还是需要勤快一点,多做点事情,多做点贡献,而不是只顾着享福,想必狱长也不愿意自己帮助的是一个贪图享乐之徒吧。”

“但是给我做文书就不是工作了吗?”狱长一口就点出了问题:“而且那还是专门给我帮忙,直接给我省了工作,难道这个不是对我的帮助吗?”

“没错,给您做文书也是无可比拟的帮助。”贺才仁立即回答:“但是我觉得我现在做的事情也是非常的重要。”

“为什么?”狱长意识到这个对话不是三句两句就能结束了,所以他也做好了长时间对话的准备,于是就平静的问着。

“因为我在进行这个工作之后才发现,这个工作所带给我的成长远远超过我的想象,我是第一次意识到去做好一件事情是那么的富有挑战,所以我也全身心的投入了进去。”贺才仁解释说:“我对这个工作已经倾注了足够多的心血,已经算是有了感情,轻易就放弃的话,我还是做不到。”

“这也就是在那件事情之后你依然打算这么做的原因。”狱长平静的说着。

“是的。”贺才仁立即回答:“还有这也是对大家的帮助,通过做这件事情,我直接帮助了接近二十个人,这十多个人都对我表示了感谢,这让我有了一种成就感,而且我相信我帮助的不止是这十几个人,还有他们身后的家人,那样我帮助的人应该不下一百人,再多也还是有可能的,如此的成就实在是让我不舍得割舍。”

“说的跟你打算一直做这个似得。”狱长忍不住打趣道:“难道说你愿意在这里一直干下去?哎呀,看你这个学识在这里可惜了,不过你要是非得在这里的话我想成就也绝对不会少,至少也得是个官,你看我不久就是要退休的人,狱长这个职位你上的话你经验还太少,不过做个副狱长倒是绰绰有余的啊!怎么样,要不要考虑?哦对了,你现在住的就是按规定副狱长的寝室嘛,要不要直接把这个帽子戴上?都不用搬房间了。”

“狱长您说笑了。”贺才仁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很快就回答了:“我想我坐不来这个事情。”

“那么你打算怎么贡献啊?”狱长继续打趣:“难道只是住几天之后就拍屁股走人,什么都不管了?”

“不是这样的。”贺才仁回答:“我现在正在打算多多总结炼硝的方法,等到我能摸索出一个可行而且简单的办法之后,我就会将这个技术交给副狱长他们,让他们在没有我的情况下也能做的出来。”

“好吧,不过我对你这个想法还是有反对意见的,听我说一下吧。”狱长听到这里也认为自己的打趣该结束了,所以他就正色的开始说:“成长这种事情嘛,确实,对你这种年轻人来说成长的空间有很多,非常多,可以说无法限量,而且你觉得你已经在这里学到了很多东西,但是作为一个过来人,我要告诉你的是,在这里学习远远不如在外面学习,你看这里才多少人?很容易就数过来了吧,要是在外面的话,恐怕你上一趟街遇到的人都得十倍甚至百倍于此吧!经验也是一样,你觉得你在这里学习的不少,其实呢,在我看来是非常少的,毕竟你在这里才能见到几个人?在外面呢?见到的人多意味着看的听的多,也意味着学的多,闷在这里绝对不会比外面获取的知识更多,这是你的一个误区,我得给你说明一下。”

贺才仁点头表示自己听着了,狱长于是就继续:“再来你说的对大家的贡献这方面,其实你这个贡献并不能说多多,你很清楚你自己每天给他们增收多少了吧,但是我要说的是,我去做到这个加薪俸的事情可以让他们得到的钱数不亚于你,甚至还多,而且还不需要出力,这不是比你的想法更好吗?话说难道你觉得这些人都是非常勤劳的愿意去吃苦赚钱?放弃坐地收钱的机会?”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