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聪明人自有聪明道

作者:凭栏把酒独听雨 更新时间:2017/8/24 23:47:51 字数:3043

在回到牢房之后何筑基用了一点时间去品味刚刚的话,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最后居然笑了。

“看来这是个可交之人啊。”他这样自言自语着。

“我可不认为。”他身边的老三却发表了反对意见:“我真想打死他。”

“为什么?”何筑基明显听出他这个话不是在开玩笑,不过他好像是很习惯的样子,看来这个老三说这种话的次数不算少。

“因为那个家伙居然让我们去干那个危险的事情,差点把我们害死了。”老三愤愤不平的说着,看来是对刚刚的这件事情感到了无比的愤怒。

何筑基当然理解他这个小兄弟是怎么样的人,当然的,他也很清楚该怎么对付他:“话说如果回到那个时候的话,你该怎么让他来锯木头?”

“这个……”老三没话了,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才是干活的,让身为监督者的贺才仁去干活怎么想都不正常。

这天过去的好像是波澜不惊的,由于狱长不在的关系,本来就没有那么严谨的狱卒们就更加的放肆了,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喝酒的声音居然像是被大喇叭放出来似得巨大。

贺才仁没有在这里停留,他趁着这个时间出去,来到了被修复的结界那边。

他想要检查一下这里被修复的怎么样了,因为这可是重要的趟跑通道,虽然在结界布设的时候他用肉眼就已经看到临时结界的覆盖面积已经很大了,但是他还是希望能有一点缺口存在,因为那样就可以逃走了。

不过和之前一样,没有法力的他要怎么去检查这个结界呢?

方法和之前他检查有没有监听的时候一样,他用了土办法去检查结界。

前面说了,法力其实也是一种能量,会存在向外界逸散的现象,所以只要拥有能和这个逸散出来的法力发生反应的方法就可以去试着探测结界的存在,而贺才仁的方法是利用现成的带有法力的物品来取寻找这个反应,这个物品还是那本书。

贺才仁用这个方法的过程非常顺利,但是结果就不是那样了,得到结果之后的贺才仁感觉是一阵头疼,因为别说什么缝隙了,这个临时的结界居然把缺口完全无缝的覆盖了,而且反应反而比原来的结界更强大的感觉。

看来自己白天的辛苦是白费了的,真是的,虽然他之前知道狱长是个厉害人物,但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会去布这个结界,按照之前的想法,结界被破坏之后应该是没人来修理,会放在那里等着工作人员来,在这期间就是最好的逃跑机会。

但是现在全完了,贺才仁不管怎么不愿意,也没有办法逆转这个现实,他可以做的就只有想想别的办法。

但是这个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是被愤怒给迷惑了思维,他居然伸手去触碰这个结界。

“或许这个结界没有防备作用呢!”他做出了一个完全错误的打算,因为很显然的,没有作用的话,狱长还布设这个做什么。

果不其然的是,在他的手接触到了之后,报警器沙哑的声音就冒了出来。

与此同时,身在调查院总部的狱长感觉到了。

他布设的这个结界不仅仅只有防备作用,而且还有一个特殊的功能,那就是有人碰触到的时候可以通知他本人。

现在他感觉到有人在做这件事情,立马就警觉了起来。

如果是在监狱里的话,他铁定会在第一时间赶到事情的发生场所上去,但是他现在可是在调查院的本部,要回去的话也得费点功夫。

只不过他是不需要这样的,因为他又别的办法去观察。

别忘了狱长是一个相当厉害的高手,而且还是一个相当谨慎的人,不可能对这种事情没有防备,所以他早就在监狱里留下了一个监控法术,至少在自己离开的时候也不会丧失对监狱的管控。

话又说回来了,其实监狱本身就具有与相当完备的监视系统,甚至还具备在不出动人员的情况下就能将很多突发事件解决的设施,但是那些东西都随着监狱的没落还丧失了功能,有的在那里慢慢朽烂,有的干脆被卖了废铁。

狱长对此也是惋惜不已,但是他没有什么办法,也就只好听之任之,所以到了这种时候,他就得自己去设置法术来满足需要了。

现在他打开了监控法术,映入眼帘的是贺才仁,只见他拿着书,手却在触碰结界。

狱长会怎么想呢?他看到之后就不再在意回头继续忙自己的了。

他其实是放心了,不认为会发生什么事情。

因为在他眼里,贺才仁是很老实的那种人,至少这种人是不会有什么不好的想法的。

而且他这个样子也是,拿着书去看结界,这怎么看都是一时好奇才过去观看的,反正狱长就这么认为了。

再来就是,他看到贺才仁触碰之后就立即收回了手,这应该是发现自己闯祸了所以赶紧的弥补吧。

综合这些他的主观臆断还有脑补,反正这样一个画面就这样被他无视了。

回到贺才仁这边,发现启动了警报之后他可真是惊骇无比,但是他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因为收回手之后警报敬停了,而且听值班室那边他们还在继续的喝酒,看来发生了这种事情也不会被注意,说不定他们连警报的声音都没有听到呢!

“你在做什么啊。”可就是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位不速之客,一瞬间还让贺才仁有了被发现的错觉,但是他之后就不会这么想了。

因为来的人是老狱卒,这个人那人畜无害的形象让贺才仁就算再怎么警觉也不会把他当成威胁。

“没什么,就是有些在意。”贺才仁说话的时候都没有怎么上心,或许对他来说,老狱卒只要随意的打发就可以了。

“这样啊,但是最好不要去触碰它,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老狱卒笑眯眯的脸在昏暗之中不知为何有了一股阴暗的感觉。

“我不会再想去碰的,谁闲的没事找麻烦啊。”贺才仁说着就从那边挪动了步子。

“那就好,现在天气愣了,回屋子里去吧,别着凉了。”老狱卒微笑着转过身去,朝着班房走去。

“等一下。”突然之间,贺才仁叫住了他。

贺才仁都觉得自己有点突然了,但是他必须那么做。

他想起了何筑基对他的嘱咐和期待,他正在试着去完成这些。

“有什么事情吗?”老狱卒连头都没回,他好像是知道这并不是一件需要回头的事情似得。

而对于贺才仁来说,这个很重要。

和何筑基商讨之后,他意识到自己目前最大的困难就是越狱和越狱之后怎么到达安全地带的事情,由于这里复杂的地形以及对他们来说仍然很困难的防御体系的存在,让他们在筹备的举动都开始变得犹如赌博一般。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一个加成的话想必事情就会变得容易很多。

那就是能有一个可以联络外界的人存在,有了这个人之后他们就可以去利用何筑基留在外面的强大力量,说不定就可以很随意的离开这里,像是打游戏一样容易了。

但是虽然是两个人筹划的,但是只有贺才仁一个人能去执行,因为他虽然不是可以出去的,但是却是唯一一个可以跟能出去的人交流的。

所以现在这个事情就落在了他的肩膀上,他也像是现在这样,在这里开始了作为。

“你最近打算出去吗?我有点东西想去买,你能帮忙吗?”贺才仁像是好朋友聊天一样的说着。

没错,他选择的目标就是老狱卒,是在这个监狱里最为卑微的存在,是个苟延残喘的老人,是个可以随便搭话的老好人。

更重要的是,这个人对贺才仁的事情好像是都没有什么警觉的样子,而且最为重要的一点是,他是把贺才仁当做恩人的存在,这样也是贺才仁在他身上有自信的原因。

最为理想的结果就是,他在听到贺才仁的请求之后立即表示同意,然后就这样帮助他们完成了目的。

当然贺才仁不会那么露骨的让他去直接协助自己,只会在他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让他夹带一些物件出去而已,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在这件事情发生了之后也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抱歉。我已经几十年没有出去。”谁知道老狱卒第一个回答却是这个。

“几十年?”贺才仁不得不从自己的盘算中见思维抽了回来,因为这个问题有点太震撼了,几十年都没有出去,你是这里的囚犯吗?

“对呀,几十年,我应该是在这里住的最久的一个人了。”

贺才仁知道此话不假,因为由于这里恶劣的条件还有伙食,所以囚犯们普遍都只有几年的寿命可活,而且这已经是长的了。

“那么你的书是从哪里买到的?”贺才仁突然想起来还有这么一个问题,要是真的像是他所说的,那么那些看上去并没有几十年年龄的书本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