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作者:凭栏把酒独听雨 更新时间:2017/8/31 23:56:17 字数:3011

这天上午的工作之后,在下午贺才仁对副狱长提出了建议:“我们应该把看下来的树都好好的整理一下,该做柴火的做柴火,此外也应该留下一些做木板。”

“当然的!”副狱长这段时间对贺才仁是堪称言听计从的存在,除了放他出去之外什么都会答应的:“那么今天下午就开始干吧,就找你平常找的那些人怎么样?”

“这样不太好吧!”贺才仁回身指了指刚刚被砍下来的树,由于这些树都是拥有至少几十年树龄的,体积不是一般的大,在下面往上看去就是很高耸的了,砍倒之后更是令人惊异,巨大的树冠占了很大的一块地。

“这样下去的话占用地方是不是不太好,干脆这样好了,叫多一点人来,一下午就处理完成。”

“是!”副狱长立即答应。

于是下午就出现了这么一幕,在牢房里,副狱长威风凛凛的宣布:“要干活了!所有能干活的都出来吧!加一顿饭!”

其实以副狱长来说他更愿意不去多付出这一顿饭来,他更愿意利用自己的**来让囚犯们进行一次免费劳动,不过因为他觉得这样可能会被贺才仁反对,所以就让步了。

在听了这个事情之后那些干活的立即都兴奋了起来,因为又有机会多吃饭了,这可是少有的好事啊!

而那些一直都没有被选中的人就不一样了,在他们看来反正没有自己的份,当然没有什么可以高兴的了,相反如果他们吃不到的话说不定可以幸灾乐祸一番。

谁知道贺才仁却在这个时候说:“不只是平常干活的,其他人也一起来吧,我给你们多吃一顿饭的机会。”

吃惊!在场所有人都在吃惊!不过最为吃惊的还是副狱长了:“为什么呀。”

“东西太多了,最好一次性处理好,所以干脆把所有人都叫上好了。”贺才仁这样回答。

“但是也不需要来这么多人吧,活多的话让这帮人快一点不久可以了吗?”其实他还是心疼他的干粮,能少一点支出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

“抱歉,我要的是确保完成,我可不想被狱长提到之后在去解决。”贺才仁的话语和态度上都有一些不友好的成分,显然是故意让副狱长察觉。

而副狱长又不敢去得罪这位财神加狱长眼里的红人,所以就只好答应了:“那么能动的都来干活了!”

“好嘞!”听到这个消息,囚犯们立即行动了起来,多吃一顿饭的好事谁都不愿意放弃。

他们鱼贯而出,而在何筑基他们要出来的时候,贺才仁却指着他们说:“你们今天别来了。”

“为什么呀?”副狱长不解的问。

“是这样的。”贺才仁解释说:“是他们在砍树的时候砸坏了结界,虽然说也有我监督不严的情况在吧,但是我觉得我应该处罚一下他们,所以这回就不让他们来吃这顿饭了。”

“好的。”副狱长立即答应,和何筑基他们吼道:“那么你们就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吧!下回要是再犯我就拿你们喂蜘蛛!”

何筑基看着贺才仁,他立即就明白了贺才仁的意思。

把所有人都叫出去,唯独留下他们,这正是给探索下水道提供机会啊。

就是这样了,当牢房门锁上的时候,何筑基等人立即开始了准备。

外面贺才仁在安排砍树的事情,他把人分成了几波,有的负责去看树枝削成木段,有的去锯树干锯成木板,还有的把品相不好的木头去砍成柴火,体质虚弱的人干脆就去负责收拾树叶,再不济的就坐在地上把小树枝给折成细柴,总之一来二去之后所有人都有了工作。

“小哥你挺厉害的!”副狱长笑着凑上去跟他搭话。

“哪里厉害了?”贺才仁不解的问着。

“看您安排的那么顺手,真像是一位当官的,狱长说的对,您前途无量啊!”也不知道副狱长是不是真心的,总之他在很努力的奉承贺才仁。

“还好了。”贺才仁没怎么在意这件事情,虽然他是很努力的去把现场管理的井井有条了,但是目的并不是好好的干活,而是为了让现场没有闲人,免得回去把事情给戳穿了。

而在这个时候,何筑基他们已经在准备下到下水道里面去了,他和老三脱了外衣,只剩下一条内裤就准备下去。

“大哥,是不是那个家伙故意想要整我们?”老三在下水道口犹豫不决,因为下水道冒出来一股浓重的骚味,熏得人想要流眼泪。

“别胡说,我就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何筑基站在了贺才仁那边:“别忘了我们可是要想办法逃命的,多探索一点路子没有什么错误。”

“但是这臭啊!”老三几乎是要流着眼泪抗议了。

何筑基没有理他,他将一条粗绳子绑在自己和老三的腰间,然后交给准备留守在下水道口的老儿:“外面交给你了,我只要拽绳子三下就赶紧把我们拉上来。”

“是!”老二属于三人中看上去最为敦厚的拿过,不过在这个时候他却也说:“大哥,这样真的很妥当吗?”

“不管怎么样,探测一下总没错。”何筑基和贺才仁的想法一致,只是不知道如果是贺才仁的话愿不愿意下到这样的地方来。

“但是。”老二却说:“这里想要逃跑的人恐怕都不少,那么为什么会留着这样一个地方不利用呢?”

何筑基突然感觉自己像是被针扎了一下,想想也是,这里那么多人都想逃走,但是为什么没有人想着这么大的一个洞呢?这根本就说不通,如果硬要说的话,那就是这里根本就是死路一条。

最大的例子就是牢房上的那个洞,那个洞让人出去玩去不存在问题,但是谁都不会想要从那里出去,因为外面有虎头蛛守着,非但逃不出去还得去喂怪物!

“下去看看吧。”不过在短暂的思考之后何筑基还是决定一试,毕竟下面有什么到底不知道,不过他还是对老二说:“小心一点,只要是有什么动静就赶紧把我俩给拉上来。”

“明白了。”老二认真的答应,手里已经握紧了绳子。

何筑基走在最前面,他拿着火把就进入了下水道,一脚下去就踩在了一种非常微妙的烂泥里,要知道这下水道可是要接纳那么多人排泄物的,是什么东西不难想象,可又是没有人愿意想象。

“这么脏!”在他身后的老三立即产生了极大的抵触情绪,转身就想出去。

“老三!别忘了咱们要做什么!”但是子啊何筑基的训斥下,他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跟着了。

话说这个地方不仅仅是脏那么简单,岩壁上攀附的是密密麻麻的虫子,将整个岩壁都给严密的覆盖住了,火把照过去居然像是无数的小光点。

虫子被他们惊动了之后立即都往里面逃去,那些细腿移动的声音占满了整个下水道并且充斥了他们的耳朵,格外的令人毛骨悚然。

不过何筑基到底是个胆子大的人,他咬了咬牙就往里面走了,后面的老三看他这样,也只好印着头皮跟上。

外面的贺才仁正在忙碌着,眼看着这帮人干活都进入了正轨,不过这不意味着他的事情少了,因为他必须让这帮人看上去都有活做,而且还得让他们都不至于干的太快,好为何筑基争取时间,毕竟他很清楚地下暗河的规模很大,一时半会是找不出什么名堂来的。

与此同时何筑基恰好就走到他脚下的位置了,令何筑基惊喜的是,这里的空间并不狭窄,居然能让他直起身子在里面走动,难不成真是如贺才仁所说,这里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密道?那真是太好了!毕竟从过这里走出去的话至少不需要在想办法去穿越结界,想必被发现的几率也会很低,成功的可能性一定会大大的增加,相比之下在一开始的那一点苦头简直不算什么。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脚好像是踩到了什么。

那不是石头或者其他的什么东西,何筑基的感觉很灵敏,那应该是一个很特殊的玩意。

何筑基没有嫌脚下的水脏,立即伸手去将那个玩意给捞了上来,借助火把观察。

这一看差点把他给吓一跳,那不是别的,居然是一个人的头骨!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不仅仅只是一个头骨,这还是一个有点年头的头骨,想必它的主人死了得有一两年了,而且这个头骨还破烂到只剩下一半,剩下的一半好像是被什么力气很大的东西给破坏了一样。

何筑基又仔细的看着,烦心这个迫害还不简单,像是有什么獠牙给咬得。

这样下去他就不能忽视了,瞪大眼睛去看深处的黑暗,那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等着他们,如果有的话会是什么玩意呢?会是什么怪物呢?湖咬了他们的命吗?何筑基的心跳猛然的加速的像是机关枪一样。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