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作者:凭栏把酒独听雨 更新时间:2017/9/1 23:58:23 字数:3057

在下面何筑基纠结的时候,贺才仁在上面也有点心绪波动。

这个波动源自于一个狱卒不经意之间对贺才仁说的话:“小哥你对那三个人生气的好啊。”

“为什么?”贺才仁一开始没有在意这一点。

“你老是找他们干活,我还担心你跟他们学坏了呢。”

“那是不可能的。”贺才仁在这个时候在意了一点,他这是什么意思?

如果从立场上来说的话,这倒是很可以理解,这位毕竟是狱卒,虽然说平常工作的时候有很多不好的地方,但是也能勉强评为正义阵营的,而何筑基他们就是囚犯了,光是一个名牌就很有问题了。

本来贺才仁就打算这样认为了,但是他在这个时候像是闲的没事的问了一句:“他们都干了什么呀?”

话说出口的时候贺才仁就后悔了,这不是摆明的浪费时间吗?毕竟何筑基做了什么自己已经亲口听他说过了。

“他们干的事情很多了!”狱卒在贺才仁问完之后立即就回答了:“杀人越货,抢劫放火,还容留社会败类啸聚山林,他们盘踞的山寨周边人都跑光了,放着田地不敢种,房子不敢住,连祖坟都不敢去拜祭,就是被他们吓得!”

“什么?!”贺才仁嘴巴张的大大的,他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小哥你是不是不信啊。”副狱长在一边监工来着,这会子也加入了对话:“你好像对这个不太了解,但是我们都很清楚,因为他经常出现在新闻上嘛,多的时候天天都在说这三人的事情,我们不认识也得认识了。”

“他们就这么厉害吗?”贺才仁觉得自己不应该吃惊,毕竟吃惊是了解事实的大敌,为了能让自己不受影响的好好了解事情真相,并且在自己的思考之下得到自己的结论。

“当然了!官府年年出兵进剿的,但是那些人跟小强似得,怎么打都打不死!”

“话说官府年年打他是因为他很厉害了?”

“那是祸害世道的力量是很厉害的。”这个狱卒说:“其实一开始大官们都不想理他那个小毛贼,就交给地方去解决,谁知道他们太厉害,地方上都打不过,只能与之消耗,但是老百姓等不了啊,有加不能回,流落在外连乞丐都不如,所以干脆到王城聚集哭闹去,这一闹就全国震惊了,舆论纷纷指责上层不顾老百姓死活,那之后上层才开始重视这伙人,派出正规军和得力干将去攻击,谁知道那帮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消灭不了,上层都没想到,就算是发了狠的去打也是没用,就算是捣毁了这帮人的老巢,过一段时间这帮人就会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听人说他们之中好像是有什么超级高手存在,但是谁都没见过,连上层都不了解。总之由于一直消灭不了,现在他们成了上级扯皮用的工具了。官吏埋怨军方作战不利,军方埋怨特工情报不利,特工埋怨官吏拨款不利……”

“好复杂的样子。”贺才仁倒抽了一口凉气。

不过即使是他们那么说了,贺才仁自己还是没法就这么简单相信,毕竟如果何筑基真的是大贼的话,为什么会这么容易就在这里遇到?太简单了吧?他是不是一个被夸大了的小贼寇呢?

不过贺才仁自己是很聪明的,他没有直接去信狱卒的话,而是打算先打听一下,这不,他稍微离开了狱卒一下,找到了一个人询问:“那个,何筑基平常是什么样的人呢?”

贺才仁选这个人并不是随便选的,不仅仅是这个人正好在附近而已,还有就是这人在贺才仁的记忆中是那帮变态的支持者,常常看到他和变态们混在一起,这样的人应该会了解很多。

但是让贺才仁没有想到的是,此人突然脸色大变,连忙丢下手中的东西逃开:“我不知道!”

这是怎么回事?贺才仁好像是得出了一个答案,现在的他虽然尽可能的远离了狱卒,但是如果自己一个指令的话,狱卒们就会立即的行动,这帮人真的怕啦。

所以贺才仁吸取了教训,这回距离狱卒更远了,选的人也换成了一个平常谁都不搭理的老实人,话说这个人行动不便,要不是因为贺才仁的话他说不定还没机会出来呢。

“我不知道!”但是在贺才仁问出问题之后,他居然跌坐在地上,然后慌忙的逃走。

“等等,你说的话我就给你五个大好的白面馒头。”贺才仁知道对这些人来说什么东西最具有吸引力,所以他就这样说了。

“我真的不知道!”结果那人却在大喊之后逃走了。

贺才仁皱起了眉头,这是什么情况?怎么一问关于何筑基的事情他就逃跑了呢?

看那惊恐的样子,贺才仁只有一个合适的解释,那就是他铁定有什么很严重的顾忌,所以才不能回答。

但是他越是这样,贺才仁就越好奇,因为这涉及一个对他来说比较重要的问题,那就是自己明明和何筑基都接触这么长时间了,却连他的细节情况一无所知,虽然他没有达到成熟的成年人的那种深思熟虑和面面俱到,但是天性就谨慎的他是本能的对这种缺陷是无法接受的,于是他立即开始了接下来的了解。

不过这会子他没有再去考虑问囚犯,因为他觉得牢房就那一点地方,一个人的顾忌可能是全体人员的共识,所以说他必须换一个对象来了解,必须是对牢房内情况有了解而且会愿意跟他说的人。

想当然的就是狱卒了,而贺才仁挑选的还是刚刚那个主动说话的狱卒。

“话说他们到底在牢房里干过什么啊?”贺才仁也没有客气,直接就上去问了。

“是这样的。”这个狱卒或许是看刚刚贺才仁问别人的样子很滑稽,现在脸上带着笑意,不过在之后他却以很快的速度变得严肃:“这三人一开始进门就杀人了。”

“杀人?”贺才仁一愣,何筑基不是还说他们打断了一个找麻烦的人的手吗?由于那帮人的恶劣所以贺才仁不认为有什么问题,但是杀人就有些……

“是啊,好像是那人招惹他们了,就被杀了。”这个狱卒眉飞色舞的解释说:“不过他们下手真狠,把那个人的脖子扭的跟麻花似得。”

“就这一次吗?”贺才仁在震惊之余又随口问一句。

“哪能呢。”可是他得到的结果是:“他们刚刚来的那几天,每天都有死人被扔出来,因为牢房里有人对他们三看不过去,这三也是厉害,逮到就杀,那段时间他们应该得杀了二十多个,之后就没人敢对他们哪怕多喘口气了。”

“你们不管管吗?”贺才仁过了好一会才想起来这么问。

“谁想管啊。”得到的回答是:“谁愿意淘神费力的去跟那帮人渣费劲,只要他们不想出来我们就不理,再说人少了正好节省口粮。”

这下贺才仁了解到了实情了,他在心底里嘀咕着,原来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看来自己需要好好的反省一下,怎么就没有早点意识到呢,要知道在外面的时候可不是随时都有人来提醒的啊!

不过在这个时候,下水道里面的何筑基也没有好过。

在拿到骨头之后他就意识到这里搞不好会有什么不好的东西,正在原地停留观察,用火把尽可能的去照明前方,但是下水道实在是太过深邃了,轻松的将火把的光线给吞噬殆尽,只留下深邃的黑暗面对来人。

“大哥,你怎么不走了。”在他身后的老三忍不住问到,这个年轻人一直都只顾着脚下的脏污还有在这种狭窄地方的只留的不耐烦里了,完全没有去细心的主意什么细节,何筑基捞出头骨的时候他甚至都没有去看一眼。

“好吧。”何筑基终于决定往前走了,在之前他一直犹豫不决,但是在这之后他就觉得该前进了,或许是因为这位小弟的催促让他觉得需要前进。

但是他刚刚迈出脚步之后就没有再动,这倒不是因为他害怕前进,而是敏锐无比的他发现了异常。

水里有什么东西!

他在昏暗的光线之下居然细心的发现了不远处水面上的一点波纹,更加厉害的是,出生入死不少次的他评直觉就判断出那可能不是善类!

事发突然,他已经来不及后头,不过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掏出了防身用的匕首,并且将火把**身边的岩缝,腾出手来准备对抗。

那玩意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就攻了过来,何筑基只察觉到自己的脚踝被一种滑溜的绳子一样的东西被缠住了,接着那绳子就突然发力,这力道还不小,一下子就把他拽到在水里,直往深处拖去。

来者不善!反应迅速的何筑基立即一手抓住脚踝上的绳子,一手用匕首对准那玩意砍了下去

啪的一声!那玩意居然被直接砍断了!顿时失去了力道,何筑基赶紧在臭水里站起,拾起被砍断的尖端一看,居然像是一只鳗鱼,不!是被割断的触手!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