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两人的那些事

作者:凭栏把酒独听雨 更新时间:2017/9/27 19:17:01 字数:3024

而现在更不得了,直接把大人物给打了,这下会怎么发展呢,这帮小人物想不出,也不敢想。

不过有些奇葩的是,狱长什么表现都没有,他不知道为什么出奇的平静,冷眼旁观这一切。

这里提及一下老狱卒,他这会子一直在喝茶,刚刚的震动也只不过是让他的茶水稍稍的泛起涟漪来。

蒙面人们过了一会终于下定决心动手了,只不过不是去找谢斯塔的麻烦,而是去把梁少爷弄下来,然后把他弄醒。

“我老大呢?”可是梁少爷在醒来之后先说了这样一句话。

蒙面人几乎是在一瞬间理解了他的意思,就指着房间说:“在那边!”

于是乎梁少爷上演了和刚刚无比神似的行为,纵身一跃冲进了贺才仁的房间,他是那么的使劲,居然把地板都震的直跳。

这还不止,他不顾一旁目瞪口呆的贺才仁,直接就想往床上冲:“老大!”

本来谢斯塔还在昏倒状态,这一下居然就醒来了,当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扑过来的梁少爷!

“你想做什么!”少女的矜持让她像是条件反射一样的挥拳,一击居然就把梁少爷打飞!

轰!梁少爷狠狠撞在了墙上,把贺才仁的书架都给震倒了。

“啊!”谢斯塔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居然在贺才仁面前又一次展现了自己狂暴的样子,这样下去……

她再次瘫倒,不过这回倒是没有昏过去。

“真是的,我是来关心你的呀。”梁少爷晕晕乎乎的说着。

“我该怎么办……”谢斯塔捂着脸说道。

“发生什么了。”这个时候贺才仁才想起来问一问。

“该我问才对!”梁少爷突然清醒了起来:“你和老,哦不,谢姑娘在这里做什么呢?”

“没做什么啊。”贺才仁回答:“她很累,所以到我这里来休息一下。”

“这个我知道!”梁少爷突然对贺才仁呲牙咧嘴:“可是为什么不去别的房间,偏偏到你这里来。”

“这个……”贺才仁该怎么回答,明明是谢斯塔要到他这里来的,绝对不是自己想她来的……可是看梁少爷这个样子,搞不好是发生了什么误会的样子。

“我来什么房间跟你有关系吗!”谁知这个时候谢斯塔却开始发飙,她恶狠狠的冲下去,抓住梁少爷的衣领,愣是把他举离了地面:“谁让你来多管闲事。”

“可是我担心你啊!”被谢斯塔这样抓住,梁少爷惊恐万状,看上去像是想起了当年自己被支配的恐惧,还有无力反抗的屈辱。

这里解释一下。

当年谢斯塔强大的力量对梁少爷形成了彻底压制的局面,在第一次被迫反击之后,每天都主动追着他打,把他打得苦不堪言,原本的跟班也都弃他而去了。

之后梁少爷就对谢斯塔求饶,表示只要不打他什么事情都愿意去做。

谢斯塔答应了,于是之后全书院都看到了这样一幅场景。

一个乡下来的野丫头在前面昂首阔步,然后一个大官家的孩子在后面小心的跟着,为她端茶递水还跑腿。

对此谢斯塔是非常的骄傲,她觉得自己有了跟班,就像是有了仆人,书院里明明是连大官的子女都不允许带仆人的,但是她一个野丫头却有,还有比这更让人骄傲的事情吗?所以她大可以得意洋洋,像是一位公主。

是不是有点眼熟,当年陆嫕偲和贺才仁就是这样一幅样子,只不过贺才仁那是在梁少爷七年级的时候,而谢斯塔可是在一年级的时候就遇到了!

当然谢斯塔不会一直都这样,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长辈的教导,她渐渐懂事,也渐渐的变得淑女了起来,这件事情才渐渐的消失。

只不过梁少爷对这个事情还是记忆犹新,毕竟那个事情刻骨铭心。

他还清楚的记得,当年的谢斯塔年纪很小,但是很瘦,胳膊腿都跟麻杆似得,而且很黑,头发留到及腰,但是却乱的像是没人整理的渔网,看上去就很低微。

但就是这样一位**,当年就轻松的把他打翻在地,然后居高临下,奶声奶气的说:“不想挨打的话,你就得当我的小弟!冲刺之后任我使用!”

“是!”可怜的梁少爷只有答应。

在那之后的日子真是让人想忘都忘不了,谢斯塔好像是很惦记这一位跟班,没事就去找他。

在不上课的时候,她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让梁少爷跟在自己身后。

梁少爷一开始也想逃走,但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谢斯塔抓到他的时候就是一顿暴打。

好了,这样之后梁少爷也老实了,下课了就老老实实的去找自己的老大。

不过这不代表他就不想躲开,不过硬逃的话是绝对不可取,于是他就想了一点办法。

谢斯塔再怎么野,也不敢在课堂上捣乱,于是他就尽量的去找夫子,主动去帮夫子的忙,主动去参加课外活动,就算是没有这些事情的时候,也主动去有夫子在的自习堂去自习。

自习堂是书院里的一个特别的单位,就是一间大堂,供学生自习用,而为了方便学生的学习一般会派遣教职人员留驻,随时解答学生的问题还有帮助查找资料什么的。

不过在其他夫子眼里这就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场合了,很多夫子都强制自己班上那些调皮的孩子去那里写作业,还规定必须呆足够的时间,由于有夫子看着的情况下这些孩子都没法胡闹,只得好好的写作业。

这里补充一下为什么陆嫕偲和贺才仁一直没去过那种地方,一是因为陆嫕偲虽然法力不行,但是文笔成绩还是拔尖的,故不需要去这种地方,去了也没用。

而且书院里一般的惯例是低年级的才会去那里,高年级之后夫子一般都不会这样管教学生,这是因为学生大了之后有其他的办法管教,不像低年级的还太小。

不过谢斯塔倒是一次都没去过,就算是她很野,原因是她的学习出奇的好,什么事情都是一点就会,所有的夫子的喜欢的不得了,怎么可能会有人这么要求。

至于梁少爷,他一开始是很调皮不错,不过被谢斯塔收拾之后就老实的不得了,所以也与这里无缘。

不过这回梁少爷倒是需要利用这个地方,他也成功了,因为只要是有夫子在,谢斯塔就会很识趣的什么都不做,而他在事后只要解释说是夫子让他这样做的就好了,谢斯塔不会违抗夫子的。

而在这之后也是,由于他结束自习之后往往是晚饭时间了,而晚饭结束之后就是休息时间了,书院为了保护这样的小孩子不让他们在休息时间离开宿舍区,而男生宿舍女孩过不去……

于是机智的梁少爷靠着这一点成功的和谢斯塔一连好多天都没见面。

只不过发生了一件事情。

那是一个晴朗的下午,梁少爷又来到了这里,他其实并不是喜欢学习的那种人,但是为了躲谢斯塔,干脆就忍忍了。

其实他这会子在看漫画书,虽然夫子管得严,但是并不是会挨个检查学生在做什么,所以只要他装作好好看书的样子,就不会有人找他麻烦。

但是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身边有人来了,难道是夫子过来检查。不可能,自己连笑的时候都是忍着的啊!

他转头一看,却陷入了更大的惊愕之中,居然是谢斯塔!

“你在做什么。”谢斯塔盯着他的漫画看。

“没有,我在学习。”梁少爷赶紧将漫画放下,拿了课本来看。

“刚刚那本书是什么?”谢斯塔歪了歪小脑袋,她从小家里太穷了,连漫画都没有见过。

“没什么。”梁少爷当然是抗拒。

“给我看看?”谢斯塔伸出小手想去拿。

“不行。”梁少爷赶紧想去阻止,身为小孩子的他可不愿意自己的漫画被这个野丫头拿走,但是他又不敢去阻挡这个暴力女,只能依靠自己的急中生智:“夫子在看这边!”

谢斯塔转头一看,果然夫子在看向这边,因为她没有拿书本就过来了。

照理说没拿书的学生夫子一定会管管的,但是夫子愣是没有过来,这是因为他认出了谢斯塔,知道这是一开始就轻松占据年级首席的女生,所以理所应当的没管。

这应该就是好学生的特权了吧,值班夫子看到这里的时候自动脑补成为了这是可爱的高材生来帮助吊车尾学习来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回到谢斯塔这边,看到夫子之后她也知道不能胡闹,只好老实了下来。

梁少爷一开始很得意,这个野丫头也有老实的时候,不过这个得意很快就消散了。

谢斯塔虽然不闹了,但是却一直盯着他看,**那水灵灵的大眼睛不知为何像是有了攻击力一样,被这个视线光顾的梁少爷只感觉身上像是被无数只蚂蚁狠狠的咬一样全身不自在。

扭头直视一下那双眼睛,不得了,梁少爷像是感觉自己被狠狠的电击了一下,肌肉都要痉挛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