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作者:凭栏把酒独听雨 更新时间:2017/11/8 23:37:09 字数:3031

不过谢斯塔没有闲心教训他,只是默默的拿起了自己的行礼。

“那个。”梁少爷看这房子和之前一样的破,想必里面的人也很难有神改观的吧,所以摸了摸腰间的剑,小心的问着:“你准备好了吗?”

“不用担心我的,林前辈之前警告过他们了,他们是不会再敢对我怎么样的。”谢斯塔轻描淡写的说完,就拿着行礼往那房子走去。

梁少爷没有回答,只是跟在身后。

“你过来做什么?”谢斯塔还是对他很防备。

“路过而已。”梁少爷滑溜的回答:“你总不能说连门口都不允许路过的吧。”

谢斯塔却停住了脚步:“我不想让你接近那里。”

“为什么?”梁少爷不解的问。

“因为我不想。”谢斯塔回答的很简单却是很坚决。

“好吧。”梁少爷也没有自讨没趣,还主动的后退了两步以表示自己不会再让她为难。

谢斯塔于是就走开,虽然她还有点疑惑,走了两步之后还回头确认梁少爷没有跟上来的意思:“你为什么还不走开。”

“好吧。”梁少爷只好迈开步子,慢慢的往自己家的方向走。

谢斯塔终于放心了,她迈着十足淑女风范的小碎步往那个破败的房子走去,脚下的砂石小路在她的鞋底发出了杂乱无章的声音,正好和她无法平静下来的心跳相映。

虽然鼓着勇气回来了,但是她还是心里没底,上次发生的事情她一辈子都不会忘掉,只希望能有机会不再想起来,前提条件是那个人会改好。

但是她打心里清楚这谈何容易,在记忆中自己的母亲可是一直在努力,但是直到最后却落了个累病累死的下场。

然后到了她选择的时候了,不过虽然有母亲的前车之鉴在,但是她却还是没有对那个人绝望,这次回来也是希望能得到一次奇迹般的机会,尽管她自己都觉得那是不可能的。

一阵风吹来,将谢斯塔宽松的长裙席卷拉拽,不断的变化出怪异的形状,像是有什么怪兽在撕扯她纤细的身躯。

这段很短的路在她看来格外的漫长,可是在到了门前的时候她却无法感到安心,反而在更加的忐忑之中叩响了破烂的木板。

“谁呀。”无力响起了那个男人的声音,还是和之前一样,他的的嗓门嘶哑而无力,仿佛总是在醉酒状态。

在开门的时候,谢斯塔屏住了呼吸,她还没有想好该怎么说,同时却做好了接受一切变故的打算,尽管这很可能是逆来顺受。

破烂的木门几乎是以倾倒的状态被挪开,那个中年男人露出了糟糕的像是垃圾一样的毛脸,睁开混浊的眼珠,观望着面前的少女,少时之后却说:“你是谁?”

还有比这更让人绝望的吗?这人居然连女儿都认不出了,虽然说谢斯塔已经三年没回来了而且女生在三年时间的变化就会相当的剧烈,但是认都认不出实在是太过分。

谢斯塔的心头就像是被重锤狠狠的敲了一下,那绝对是足够砸碎刀剑的力道。

或许是庆幸,或许是无可奈何,谢斯塔并没有被这个现实击倒,她咬了咬嘴唇,还是说:“我是斯塔,爹。”

“是你啊。”认出她的醉鬼并没有任何让人安心的表示,甚至他都没有再看谢斯塔一眼,转头就往屋里走:“为什么要回来啊,不是有人照顾你了吗?先说好我这里没饭给你。”

谢斯塔没有应声只是低着头跟在他后面走了进去。

而做出行动的不只是他们,还有一个人也做出了反应。

这人就是梁少爷,因为担心谢斯塔的安危,他根本就没有走远,这会子反而探查神经全开,注意着这边的动静。

而在他听到醉鬼不满的嘟囔之后就无法再无动于衷,对谢斯塔家人非常防备的他将这个视为危险信号,立即就撒腿往那边跑,他的移动速度非常快,居然在谢斯塔刚刚走进门之后就紧接着出现在门口。

谢斯塔察觉到了他的到来,下意识的转过身来,梁少爷看到的是她满脸的忧伤,还有大大的眼睛里那滚动的湿润。

梁少爷一下就忍不了了,他立即伸手抓住了谢斯塔的手腕,要把她拉出来,学是听雨猝不及防,一下子半边身拉到了门外。

“谁来了。”而这个时候有个中年妇女出现在了昏暗的屋里,这就是谢斯塔的那个后妈,她胖胖的脸圆的像是皮球,上面却密布着立体感十足的痘痘,更引人注目的是她的脸上画上了像是脸谱一样的浓妆,刹那间梁少爷觉得自己是不是来到了鬼屋。

“是我,谢斯塔。”谢斯塔却在她出现的时候甩开了梁少爷的手,正面面对中年妇女。

“你还没死在外面啊!”后妈看到谢斯塔就暴怒了起来,仿佛看到了仇敌:“回来干什么!这里还有什么是你的东西?我告诉你,在你那个贱人母亲死了之后你就跟这里没关系了,还不快点有多远滚多远!”

“不要这样说我母亲。”谢斯塔怒了,梁少爷清晰的看到她的身体在发抖,上回看到她这样的时候是刚刚入学那会自己欺负她的时候,但是之后的她就一拳把教室那两寸厚的硬木门板给打出了一个洞……

不过谢斯塔却没有对面前的后妈下手,或许是对她还必须保有一点点尊重,虽然因为生母在自己面前被羞辱,她气得脸都红了,但还是忍住没有动手。

可是后妈就不会这样客气了,她继续辱骂谢斯塔说:“你看你小小年纪就打扮的那么**,是不是常常在外面勾引男人?也难怪,不是有点姿色的话谁会想留下你这个小孽种!不过你既然有姘夫鬼混,就可别再来这里了,免得有人说我们家风不正……”

她明显还有很多难听的话没说完,不过她说不下去了,可惜的是这完全不是因为自己觉得自己太过分,而是她注意到了谢斯塔身后的梁少爷,后者气得几乎要失控,眼珠子瞪的几乎要跳出来,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响,手都握上了剑柄,准备拔出锋利的利刃。

谢斯塔的后妈反正不是傻子,知道这样下去很可能引起争斗,虽然她不可能害怕梁少爷这个半大孩子,但是她可是很清楚和他起冲突的代价,卦山书院惹不起,有很多家长更惹不起,更别说是自己平常那些作为,稍微有人报复就能让她痛不欲生。

“你爱怎么就怎么吧。”于是后妈就转身躲到了谢斯塔父亲的身后。

谢斯塔很容易就从后妈的眼神中察觉到她是害怕梁少爷,不过她连头都没回,只是用手臂推了梁少爷一把,示意他不要掺和。

“走吧。”梁少爷却无法就这么算了,他对谢斯塔小声说:“他们都这样对你了,何必呢。”

谢斯塔没有回答,倒是醉鬼张口了:“你还是走吧,这里没饭给你吃。”

他说完还拿起一个空酒瓶,暗红的酒糟鼻对着瓶口使劲的吸着,好像是在借此回味里面原有的酒水,表情都变得陶醉了。

“我带饭来了。”谢斯塔咬了咬嘴唇,强行压制怒火,露出了尴尬的笑容,她将手里的包裹放在桌上打开,露出了里面金灿灿的点心:“这是我从书院带来的。”

“好东西啊!”那两人看上去也饿了,也不去洗洗脏手,抓起来就往嘴里塞。

“别噎着了。”谢斯塔还耐心的给两人都倒上了一杯同样是她带来的奶茶。

醉鬼拿起水杯来一饮而尽,他的脏脸此时兴奋的发红:“看来我当年没白收留你的母亲啊,她伺候了我六七年,然后你又来伺候我。”

梁少爷一听就想打人,什么叫伺候,对女儿能用这个字眼?稍微有点良心的人就都不会这么做的吧!

但他到底没有成功发作,因为谢斯塔又用手挡住了他,回头对她小声说:“能不能请你出去。”

梁少爷清楚的看到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聚集在眼角滚动着,好像马上就要滚落下来。

于是梁少爷就没有再想着出手,在这房间里他明明是和谢斯塔关系最疏远的,但是此时却是唯一心疼她的,虽然很不情愿,但他还是选择了不要刺激谢斯塔,慢慢的退到了门外。

让他庆幸的是,这两人接下来并没有任何一点对谢斯塔的言语中伤,这是因为两人的嘴都被美食填满的缘故。

终于两人的狼吞虎咽在进行完了进食之后,都非常不雅的拍了拍肚子,打出了音量惊人的饱嗝。

然后他们看来是吃饱之后犯困了,就转身走进了里面的房间,把谢斯塔独自撂在外面,连一点谢意都没有。

梁少爷却抓住了这个机会,连忙走上来说:“别在这里了,走吧。”

“不,这是我的家。”谢斯塔小声的回答,她显然在哭泣的临界点上,声音都嘶哑了。

“这哪里像家啊。”梁少爷抓住了她的手:“行了,离开这里吧,回到林前辈哪里去,她才是会疼爱你的人。”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