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作者:凭栏把酒独听雨 更新时间:2017/12/3 23:57:26 字数:3002

“你不害怕吗?”林前辈冷不防的这样问到。

“不害怕!”梁少爷底气十足的回答,以至于都有些异常了。

“为什么不害怕?”林前辈当然要问一句。

“因为如果因为害怕而让您感到不快的话那我会更惨的!”梁少爷果断的说出了真相。

“做得好!”林前辈对他伸出了大拇指:“那么就这样好了!我本来打算把你扒光衣服倒吊起来,现在看你这么配合,干脆就赏你免于把内裤也脱下来的奖励吧!”

“这样吗!”梁少爷瞪大了眼睛,他不知道是该觉得没想到是这种刑罚还是该觉得没想到是这样轻的刑罚。

但是林前辈的招数还在后面:“顺道打算吊你一夜的,现在打折,算你两个时辰好了!”

“这样……”梁少爷没敢说出来自己不认同这种事情,不过表情上已经表达的淋漓尽致。

“你别觉得重了。”林前辈突然板起面孔说:“你知道你犯了什么错吗?想对对女孩子进行侵害,尽管你可能只是觉得这是看一下,又没有掉块肉,但是对于女孩子来说身体被看光可是非常严重的事情,这方面是女生的天生问题,再加上女孩子一般都很柔弱,所以就得用严格一些的规矩来保护起来,所以触犯了这位规则的你才必须接受严厉的处罚,就算你是未遂也不能免罚,只是惩罚低了一点而已!”

“好吧。”梁少爷无言以对,因为他想到了刚刚误看到谢斯塔身体的时候她的反应,听到她在浴室里抹眼泪的时候梁少爷觉得非常的心疼,恨不得赶紧进去安慰她……

总之,梁少爷可以说是现在这个世界上最疼爱谢斯塔的人了!所以至少是自己对她的道歉也好,他坚决的说:“那么就请林前辈对我的惩罚重一点吧!并且请对谢斯塔说,我要用受苦来向她道歉!”

啪啪啪!掌声,林前辈在向梁少爷鼓掌,那声音分明是在说他是好样的。

在那个瞬间,梁少爷突然感觉自己像是换了个地方,像是在宽阔的舞台上接受观众们的欢呼,像是一个英雄一般备受敬仰……

所以在被林前辈施法扒的只剩下一条内裤之后倒吊到房间的最顶上的时候,他的脸上也还是一股笑意。

很可惜这个笑意没能持续下去,因为上面没有通风的关系,所以火把的热气和烟尘会时不时的飞散到了屋顶也就是他的身边,把他呛的咳嗦。

不过在这其中,他还是想到了刚刚谢斯塔半裸的身体,如果说用这样的惩罚来交换看到那样的景象的话,想必梁少爷还是很愿意的。

回到谢斯塔那边,她现在正在林前辈的浴缸里泡澡,不过她现在的表情根本就说不上是在享受,而是一副被人欺负的样子。

林前辈吊完梁少爷之后回到了这里,也进去和她一起泡。

“夫子。”在她入池之后,谢斯塔将脑袋埋进她的怀里:“我被看到了身体,是不是嫁不出去了?”

“哪有的事情。”林前辈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捏了一下她的腰肢之后就说:“现在又不是一百年前的老时期了,哪能那么做,还有就是那种想法是不把女人当人看,作为现代的女性你可不能有半点那个想法了!”

“那么也就是身体被看到了也没关系吗?”谢斯塔疑惑的问着。

“当然不是的了。”林前辈又捏了她的屁股一下:“你怎么想这么问的?”

“不是的吗?”谢斯塔好奇的问:“既然说被看到也没有太严重的关系,那么为什么还要太在意被看到的事情呢?”

“那当然了,女性得有矜持,话说莉雅没对比说吗?”林前辈摸着她的脑袋问。

“她对我说的是绝对不能让男人看到身体,也不能被他们做其他的事情。”谢斯塔说:“但是没有对我好好解释。”

“倒也是,这个事情我都没问,除了莉雅之外又没有别人跟她说这种事情,而莉雅又总是生病,话说这个事情只能是由亲近的年长女性告知,她都十五岁了,也该好好的……”林前辈的嘴里在嘀咕什么。

“怎么了?”谢斯塔不解的问。

“是性教育方面的事情了。”林前辈立即转变了话题:“就是这样的,男生和女生到底有区别,毕竟男生不会因为某些事情去受苦。”

“怀孕生小孩吗?”谢斯塔知道这方面的。

“就是,因为怀孕生小孩的那种事情是不得不由女人来承担的,这其实是一份很受罪的事情,所以身为女性的我们为了自身的安全当然要矜持了!”

“我明白了。”谢斯塔看上去一点就透:“之前没往那方面想,您一点之后我就想通了。”

“那你要怎么做?”林前辈问。

“当然是要矜持了。”谢斯塔果断的说:“对男人保持距离,绝对不能顺着他们的意思来!”

“好好好。”林前辈很满意的抚摸她的后背:“我重复一下,一辈子能允许碰触身体的男人只能是丈夫哦,而且必须等到结婚之后。”

“早就知道了。”谢斯塔安静的回答。

“好了,那你现在的心情还有什么不快吗?”林前辈装作要关心她,实际上却故意抓住她一边的胸部**。

“别这样。”谢斯塔推开她的手:“我当然不会再想那种事情了……不过就是被看到……话说还是很害羞啊!”

她捂住了脸,非常的扭捏。

“没关系,忘掉就好了。”林前辈故意在这个时候伸出双手去,这回是把她的两侧胸部都抓在手里**。

“别这样。”谢斯塔只留下一只手挡着脸,另一只手去试图推开她的手:“虽然不会当回事,但是今后还是要见到他的,到时候又会想起来的……好羞人啊!”

“没事,把心情调整一下,不去想那种事情不就好了吗!”林前辈的双手和她的那一只手打闹了起来,让她的抗拒变得无效。

“才不呢!”谢斯塔终于双手都去捂住胸部,同时转过身去背对林前辈。

“要不这样吧。”林前辈从身后又抱住她:“你去打那个家伙一顿不就好了吗?”

“那样不太好吧!”谢斯塔没有正面回应:“暴力什么的。”

“你之前不是常常殴打他吗?”林前辈故意问。

“那是不懂事的时候吧!”谢斯塔要强的回答。

“那么今天你做了什么?”林前辈又故意问:“你别跟我说那不叫暴力。”

“是有一点了。”谢斯塔终于不得不回答:“说实话我和之前的时候心情是一样的气愤了,但是收到性骚扰的情书和被看看到身体到底不一样啊,前者只会生气,后者会害羞。”

林前辈安静的听完,然后出现坏笑:“你不会是舍不得打吧?”

“怎么会呢!”谢斯塔突然作生气状:“如果不是害羞的话我一定要打得他满地找牙!”

“哦!话说你为什么要害羞啊?”林前辈又坏笑着问:“我突然想到你之前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不是应该直接生气的吗?难道你觉得在现在的他面前还需要害羞了?”

“才不是呢!”谢斯塔连一红,立即大声回应:“要不要我现在去揍他一顿!”

“这样吗?”林前辈从后面摸上了她的肚皮和肩膀:“就这个样子去,让他再好好的看一次?”

“才不是呢!”谢斯塔的脸更红了:“当然是要穿着衣服去了!真是的,谁会光着身子去找他!”

“哦,这样啊。”林前辈就说了:“其实我已经在处罚他了,现在把他倒吊在下面的刑具存放室里面。”

“什么!”谢斯塔大吃一惊,连忙回头看林前辈,表情上很明显的是在关心。

“心疼了?”林前辈一口道破她的心情。

“才不是呢!”谢斯塔又装模作样的说:“吊的好!正好省的我出力了!”

“你高兴就好!话说我会把他吊在那里一夜,作为我可爱的小仙女被看到的代价。”林前辈又是煞有介事的在她耳边说道。

“一夜!”谢斯塔又忍不住惊呼。

“你真的在心疼吗?”林前辈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如果你觉得不合适,那我就放了他。”

“不,不是。”谢斯塔终究还是选择了放弃:“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才不管呢!”

话虽这么说,但是林前辈能看出她的语气中还是无法割舍会梁少爷的关心。

像是吸取了教训似得,这回谢斯塔出浴的时候是在浴室里好好的穿好衣服之后才出去,还在镜子前面把衣带走整理好。

“喂喂,你这是要去赴宴吗?”以至于林前辈都不得不说:“虽然在内室也只穿内衣的不合适的,但是搞这么整齐做什么?”

“没什么。”谢斯塔小声的回答。

“话说你今天晚上睡哪里?”林前辈看似关心的问着。

“能不能在您这里睡呢?”谢斯塔背对着她,小声的争取。

“我不是说了吗,随时都可以。”林前辈得意的笑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