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作者:凭栏把酒独听雨 更新时间:2018/12/1 0:30:03 字数:3060

感谢所有赏脸观看此拙文的看官

本文开始填坑

可是回到书院之后,梁少爷无力的倒在了床上。

今天又把事情给搞砸了,怪谁呢,还不得怪自己。

自己实在是太过着急了,以至于考虑不周,现在想想也是,谢斯塔那么聪明的姑娘怎么可能一直不发现自己的小动作,一开始的瞒天过海只是侥幸而已,亏的自己还以为聪明,这不露馅了。

银币从口袋里滑落在床上,打了个滚之后掉在地上乒乓作响。

这是谢斯塔给的,在发现他给那许愿树的摊主偷偷塞钱的时候被发现了,要强的少女怎么可能允许他为自己花钱。

如果只是这样还就算了,接下来谢斯塔拒绝了一切他的邀请,而且在回去的路上一直在偷偷的瞄他,傻子都能看出是在怀疑他之前的每一个动向是不是花钱了。

好了,先不论这事情怎么收场了,至少今天的美好约会就这么全灭了,亏的他都想好晚上要一起去看那连续不断的眼花直到半夜三更,等待幸福到沉醉的美人偎依在他的怀里……

现在别说那些充满了青春期少年躁动的想法了,谢斯塔接下来该怎么过呢?那些银币可是谢斯塔每天辛辛苦苦一枚一枚铜币攒出来,这些银币至少也得攒了半年了,真亏的她舍得拿出来啊!话说那个时候她的眼角好像都露出了泪光。

当然具体情况他是不清楚的,因为在被发现的时候他已经被一记重拳打倒在地,像是王八似得趴着……

不行不行!他梁少爷是什么人!三公级别唯一的公子哥啊!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认输呢!

他爹好歹也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实权人物,多年以来耳濡目染也让他多多少少学会了一些知识。

于是他爬起来罗列处理方案如下:

“1:解铃还须系铃人,要说他和谢斯塔的感情是林前辈给撮合来的,那样干脆直接去请求她好了,那老太婆好歹也活了一百多年了,连这个都解决不了还不赶快睡到棺材里去。”

“2:霸王硬上弓,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自己确实很笨,比聪明玩计谋是绝对比不上冰雪聪明的谢斯塔的,既然如此那就只能来硬的了!就由自己亲自去!去使出最后的招数!去跪在她面前!她不收回钱并且原谅自己的话就一直跪下去!一天不行就两天,两天不行就三天……让她看到自己的决心!”

“3:没有3了,要说这个时候梁少爷才发现自己脑力的匮乏,在花钱用那些看似浪漫的东西一定是没有效果的,但是自己想不出其他的办法了,话说他听说父亲管辖下的监狱里有很多厉害的犯人,那些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超应该去学习学习的!”

与此同时在林前辈那里,谢斯塔正坐在阳台上,透过窗帘的缝隙看向男生宿舍那边。

自己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呢?再怎么说梁少爷也是为了让自己开心,但是自己却那么对他,看他回来的时候那副样子,简直像是失去了灵魂。

可是他做的还是太过分了呀!谢斯塔一拳打在自己的大腿上,买了那么多东西,去的都是高级场所,搞不好今天花的钱比自己一辈子赚的都多。

“他又失败了?”林前辈端着两杯热茶来到她身边坐下,拿出一杯放在她面前。

谢斯塔连忙坐正,深呼吸之后严肃了起来:“前辈您是故意的?”

“当然是故意的了。”林前辈倒是一点都不隐瞒:“不过我故意的事情有很多,你倒是说说我在哪里故意了。”

“您今天让他为我花了那么多钱。”谢斯塔毫不犹豫的说。

“为什么花钱,把话说明白点,你学年第一的成绩不会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吧?”林前辈微笑着说。

“嗯。”谢斯塔明白必须挑明了,干脆就说:“您是不是一直想让我嫁给他?”

“那当然了!”林前辈大义凛然:“一直在努力撮合你们,从未放弃。”

“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你家境贫寒但是聪明,梁家小子有钱有权但是笨,正好配你。”

“您就是考虑利益吗?”

“稍等等,这利益是谁的利益?我吗?你倒是说说这事成了梁家倾其所有能拿出让我瞥一眼的东西吗?”

谢斯塔语塞,以林前辈的资历和实力,就算是她现在要回去做国公那些人也得乖乖让位。

“是为了你的利益啊。”林前辈慈祥的摸着谢斯塔的脑袋:“只要嫁给他,你的后半生都不用愁了,甚至你现在退学都没关系,我是真的不愿意看到你这丫头受苦啊。”

“可是这些事情没那么简单吧,得看两人之间……”谢斯塔说不下去了,她想到了一些事情。

“之间的什么呀?感情吗?这种事情好办啊,他对你一片真心,你要是暂时不满意的话大可以再观察他一段时间啊,直到你愿意表白为止。”

“表白什么呀?”谢斯塔低头装傻。

“你这坏丫头还以为我看不出来吗。”林前辈笑着把谢斯塔抓进怀里,像是搂洋娃娃一样搂着她:“我可是活了一百多年了,你这小丫头的心思我还看不出来,你早就心动了,只是一时半会还没达到敢表白的热度呢。”

“哪有……”谢斯塔把脑袋埋在林前辈的臂弯里,完美的躲避了目光。

“那你为什么没考虑那方面。”林前辈把嘴唇靠近少女的耳边:“你一直都没有担心过小梁娃子移情别恋,说什么现在对你好,以后却不一定的那种话,是因为绝对相信他吧!”

“没有没有没有!”谢斯塔更不敢把脑袋抬起来了,一直用小拳拳砸着林前辈的胸口。

林前辈却在这个时候露出了阴险的笑容,看上去是阴谋得逞了:“要不要我去告诉他,那孩子一定会喜疯的!”

“不可以!!!”大叫的谢斯塔紧紧的搂住林前辈,这种事情对她来说实在是太害羞了:“前辈您要是说了的话,我会羞死的!”

“不说也可以,但是有个条件。”林前辈强行把谢斯塔从怀里**,盯着她通红的小脸说:“我也不会强行要求你什么,就一点就好,以后那小子再为你花钱的时候你不许全都拒绝,我想你一时半会也不会照单全收的,不过好歹收下一点听到没有?”

“这个……”谢斯塔还试图挣扎。

“我要去说了!”林前辈则完全不给机会,实际上这是撩妹技能之一,只可惜梁少爷那榆木脑袋学不会,只好让林前辈代劳了。

“好吧。”谢斯塔无路可退,只得答应。

“好的!”林前辈把她放回凳子上:“我有事要去忙了,话说你接下来要干什么去。”

“我打扫卫生。”谢斯塔一本正经的说,完全不顾及自己身上穿的还是出去游玩的盛装。

“现在已经是黄昏了。”林前辈指着外面的夕阳说:“书院的烟花晚会半个时辰之后开始,你也知道的,这里老家伙很多,都喜欢早睡的。”

“我没打算看烟火晚会。”谢斯塔意识到自己被这个老家伙完全的看破了,只得坦白:“我需要去男生宿舍一趟,之前我太过失礼了,需要去表达歉意。”

“好的!”林前辈竖起了大拇指:“不过要把握好尺度哦!这个年纪的小男生半边脑子里都是坏坏的事情,虽然我支持你们俩,但是有些事情还是结婚之后才能做哦!”

“怎么可能啊!”谢斯塔红着脸大叫:“不管是什么时候,我不答应的话他都别想动我!”

“决心很不错。”林前辈转身就走:“我也不说什么了,你的学生证明上面有报警机关,稍微施加点法力我就会去帮你的!”

于是谢斯塔站在了梁少爷的房间门口。

先趴门上听一听,里面寂静无声,那家伙搞不好正在床上失落呢。

好吧,就这一次哦,再也不会有其他的机会了。

谢斯塔对自己说着,拿出小镜子,整理了下自己的首饰和短发,状态完美了。

深呼吸,再深呼吸!好了,心里准备也做好了。

迟疑的手在半空中摇摆了几下,还是敲在了那门板上。

“是谁!!!!!”感觉整座山都在摇晃的音量,里面的人一定是在做什么事情被打扰了所以才会那么生气。

难道是因为自己?谢斯塔不禁揪心,说来也是,自己一介平凡女子,被这种大少爷看上就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了,可是自己还一直耍着小性子,任谁都会烦恼的吧……

恐惧突然出现在少女心头,谢斯塔不禁后退了一步,接下来该怎么办?要继续敲门吗?万一他发火怎么办。

“是谁!”里面的吼声再度传来:“大过节的恶作剧是吗!信不信老子剁了你!”

“是我……”糟了,谢斯塔情急之下张口了。

沉默,沉默,沉默。

“斯塔!请等一下,我这就去!”里面传来梁少爷慌张的声音还有收拾东西的响动。

他在做什么?为什么这么慌张?难道是……

谢斯塔突然想起,这个年纪的少年都喜欢做一些羞羞的事情,搞不好现在里面堆满了限制级的东西……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