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作者:凭栏把酒独听雨 更新时间:2019/2/8 6:00:01 字数:3032

真是厉害,从一开始她就是想用这个招数了,不过一开始就聚集雪花的话一定会引起梁少爷的疑惑,毕竟傻子也能看出雪花为什么突然不降落了,那样毫不疑问的会暴露出去。

所以就利用梁少爷的招数,利用那火焰将雪花烧掉一大部分,造成一时半会没有雪花降落也不会引起怀疑的局面,然后趁这个机会聚集雪花用来作战。

厉害呀,不仅仅是自己创造机会,还利用对手给自己制造机会,这种方式真的很厉害,厉害到连对手都是啧啧称赞。

“我说这丫头不错吧。”在远处的高塔之上,有人在观赏这次对决,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直接指导谢斯塔的林前辈。

“不错不错,战斗上很是老道,看来受过不少指点了。”一边的山长边喝茶边赞许道。

“我可没有指点她怎么去制定计策。”林前辈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我只教导了她怎么战斗,这些事情都是她无师自通的。”

“还得有对手的帮衬。”冷静的看着的赵老说:“那孩子和她打了得有两年了,不老道的话那也太令人绝望了吧。”

“你不会是就觉得我家孩子一直欺负你的传人吧。”林前辈装作开玩笑的问他。

“我可没有承认那是我的传人。”赵老说:“现在看来他没有多少才能,将来就算是能上位也是需要靠他爹的本事,那样算不上厉害的。”

“有个厉害的爹从某种程度上也是厉害的一部分。”林前辈耸耸肩膀。

“他爹再怎么厉害也不是他厉害。”赵老还是冷眼相对:“就算是他爹能给他最好的,就算是他能从他爹那里取得国公的位置好了,那也不是他自己的本事,一时半会还没有问题,一旦他爹没了之后他就会现出原形来,到时候就麻烦了,其他人可不都是他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让他知道什么是现实的残酷,等着看好了。”

“没关系的。”林前辈却微笑着说:“就算没有他爹也没有关系的哦,照样能做的稳当。”

赵老扭头盯了她一下,随即回头:“罢了,反正我都不管事情了。”

“嗯。”林前辈一笑,随即只顾着观察两人之间的战斗。

谢斯塔的巨大雪球已经成型,随时都能猛烈的打击下来,对于梁少爷来说可能是什么举动都没有意义了,唯一能做的是承受那攻击或者干脆点认输。

而他的选择是,立即操纵熔岩往头顶聚集,形成了一个坚固的穹顶,看来是打算硬抗这一击。

“试试看好了。”谢斯塔毫不犹豫的发动攻击,巨型雪球如同重锤般狠狠的砸下来,那气势像是要将大地都给打的粉碎。

可就是这个时候梁少爷那边起了变化,他在那熔岩穹顶之上点燃了强烈的火焰,形成了巨大的火炬,难道是想要这样来硬碰硬吗?

可能真是这样的,那火焰在他不断的加码之下变得极其巨大,很快就和那雪球一样大了,这样下去的话搞不好真的能把雪球整个烧掉。

但是谢斯塔怎么肯让他成功,大量的法力作用到那雪球之上,给本来就靠着重力急速下坠的雪球一股加速力道,把它整个都变成了一颗巨大的炮弹。

火焰是可以融化冰雪不错,但是这个融化是需要时间的,如果时间过短的娿就不一定了,谢斯塔就是看重这点,通过速度将雪球和火焰的接触时间压缩到一个非常低的限度,那样会怎么样呢?

轰隆!冲天的巨响,整个书院都几乎要被撼动,连遥远的树木都随之摇摆,上面的积雪纷纷落下。

现场一被一片白的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雾覆盖,这是火焰融化雪球之后的蒸汽,以现场灼人的热浪来看,火焰至少没有被雪球完全压制住,双方可以说是针锋相对。

真正了解具体情况的应该是本人了,谢斯塔使用法术观察,发现雪球已经完全不存在了,这说明梁少爷至少成功的将其完全融化。

但是他本人怎么样了?谢斯塔惊奇的发现那个熔岩穹顶还在,只是坍塌了一半,他的影子被阻挡在墙壁后面看不到。

应该不会有事的,虽然没法直接看到他人,但是谢斯塔能感觉到他的存在,他的身体,他的心跳,再仔细的察觉一下,他的位置应该在……找不到!

谢斯塔惊奇的发现梁少爷已经不在那穹顶里面了,这说明他没有被刚刚的冲击给波及到,居然趁着那个机会逃开了,真是值得夸奖啊。

那么他现在本人在哪里呢?在哪里呢?

谢斯塔突然感到身边有异,连忙施法探查,但是结果却让她大吃一惊。

那不是梁少爷,是攻击,数条攻击在这个时候向她袭来。

那是风,居然是自己最为常用的风属性攻击,梁少爷居然使出了风属性攻击,而让一直对风属性非常自信的谢斯塔唯一没怎么注意的就是风!

不过这还不算是最让人惊异的,最让人惊异的是梁少爷居然同时在火和土之后又掌握了一种招数,什么时候做到的!

属性的同时掌握也是衡量人实力的水准之一,平常的一般人只能掌握一种,优秀一些的才能掌握两种,而同时掌握三种是成年人之中也很少有人做得到的吗,梁少爷居然做到了!

可喜可贺!虽然谢斯塔自己是同时掌握更多属性的天才中的天才,但是也不妨碍她对自己的心上人感到满意,更多的是对他长进的喜悦。

不过喜悦归喜悦,她还是张开结界毫不犹豫的阻挡了这一击,保证了自己不被击败,是现在还不能被他击败。

然而转机在这个时候发生,梁少爷不知为何突然从地下冒了出来,不仅仅是冒出来,他还懈怠了宝丽剑,此时一剑指向谢斯塔的脖子。

来不及防御了。

并不是谢斯塔的防御速度不够,以她的速度就算是对方用的是雷电也能防御的过来的。

让她防御不住的是眼神,在突然出现的时候,梁少爷的眼神非常非常认真,认真的让她感到颤抖,那眼神真大认真的犯规啊,认真到她心底都是无法遮掩的害羞,羞的她一时半会忘了防御,羞的她想要转过脸去,羞的她想要逃开,却忘了这个速度之下逃不掉。

就这样被他用剑抵在了自己的下巴下面,胜负已分。

“我赢了。”梁少爷得意的收起剑来,改为用手去挑逗谢斯塔的下巴,就像是书本里英雄挑逗美人那样。

“你赢了。”心中还泛滥着之前那股羞怯,谢斯塔都忍不住底下了头去。

“我赢了!”梁少爷得意的用手把她的头托起来:“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答应我一件事情哦!”

“知道了。”谢斯塔抬头看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必须抬头看着他了,随着年龄的变化,他长得更高了,早已经超越自己,自己身高比他强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给大爷笑一个!”梁少爷越来越过分了,居然开始要调戏谢斯塔了,丝毫没顾忌一个事实,就算是现在输了,但是少女的实力仍然是他的数倍不止。

所以之后他被狠狠的打倒在地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了吧,**脆的一击打倒,然后狼狈的摔倒在地上。

“干得好!”远处在围观的林前辈不禁感叹,但是随即又不禁感到一丝隐忧,那孩子还是太重感情了。

梁少爷懊恼的回到了房间,自己虽然是赢了一场不错,但是这个赢并不具备什么强制的约束力量,而他又不小心把对方给惹火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真是难以思量,明天找机会去道歉吧。

可就是这个时候,谢斯塔突然用转移术转移到了梁少爷的房间里。

“你来做什么!”梁少爷大吃一惊:“她难道不应该生气吗?现在还来做什么!搞什么,难道是还想再打自己一顿,那样也好,自己该被打。”

“我来打扫。”谢斯塔却静静的这样说道。

梁少爷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好让开让她去打扫,看着她灵巧的双手像是往常一样将房间打扫的纤尘不染。

一开始梁少爷还会自己打扫一下房间,想着减少她的劳动,但是在发现她的法术连房间都能轻松重造之后还是放弃了,之后每天越发的懒散起来,等待谢斯塔打扫。

谢斯塔也没有怨言,毕竟这就是她的工作,她靠着工作来赚钱,而且说不定她也很喜欢这么做说不定。

“辛苦了。”梁少爷笨拙的说到,他不需要给钱的,因为嫌每天都掏钱麻烦,他干脆在之前一次性付了一百天的份额来,一次性给了谢斯塔一两黄金。

现在他后悔这么做了,不然就不会在这里还想不出该说什么话来,要是这次能以给钱为由说点话就好了。

谢斯塔打扫完毕之后却没有走,和往常一样坐在椅子上喝茶,要是平常这样的话两人一定是有说不完的话可以聊,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梁少爷不知道该说什么。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