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邪使灵

作者:凭栏把酒独听雨 更新时间:2016/3/2 15:18:57 字数:3203

但是他的希望落空了,他突然感觉到他被什么力量给抬了起来,离开了地面。

贺才仁慌张的看着自己身体下方,没有人在抬他,好像是有一种看不见的力量让他飞起来的。他左顾右盼,发现有几个人正在从大厅里走出来,为首的就是陆嫕偲。

“抓到你了。”气喘吁吁的陆嫕偲勉强支撑自己站立,看上去从房间一口气跑下来非常的费力。

“哎呀,你得管好你得使灵啊。”杜基修走在陆嫕偲身后,他一只手被那个女生挽着,另一只手举着一朵玫瑰花,直指半空中的贺才仁。

“你好厉害啊。”挽着他手的女生一脸崇拜的看着杜基修。当然杜基修是不会放过这种表现的好机会:“当然,而且我还很乐意给无助的女性帮忙。”

杜基修一边用风流的口吻说着,一边抖了抖手里的玫瑰花,贺才仁随着这抖动上下翻飞,原来施法的人就是他。

“谁,谁无助。”气还没喘匀的陆嫕偲不打算示弱:“你快把他放下来,我要把他抓回去。”

“真不好意思。”杜基修继续用让陆嫕偲不由的想揍他的口气说:“只是我把他放下来之后你还抓得住吗?还有你确定你不会把这里搅了个天翻地覆。”

“出什么事了?”葛夫子不知道从那里冒了出来,手里的箍铁木棒在灯火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葛夫子,是这样的,陆嫕偲没看好她的使灵,被使灵跑了出来,我在帮他抓捕。”杜基修用气人的语气打着小报告。

“真是的。”葛夫子走上前来:“为师不是告诉过你要小心看管吗?刚刚召唤出来的使灵就是有这些问题,会到处乱跑什么的,磨合好了才会听从主人的命令。”

贺才仁在半空中听到了这些话,急忙说:“我才不要当她的使灵,夫子,请您放了我好吗?”

贺才仁原本希望身为夫子的葛夫子会通情达理放了他,哪知道听到这话的葛夫子突然神色大变,招呼杜基修赶紧把他放下来。

贺才仁一落地就被葛夫子的箍铁木棒抵住了下巴。而葛夫子那傻子都能看出来的杀气吓得他一动也不敢动。

同学们围了上来,陆嫕偲问着:“葛夫子,这是为什么?”

“它可能是邪使灵。”葛夫子杀气腾腾的眼睛上下打量吓得不敢动的贺才仁。

“邪使灵?!”除了陆嫕偲以外的所有同学都吓得后退:“邪使灵不是会害死主人的吗!”

“它不是邪使灵。”只有陆嫕偲一个人不认为贺才仁有威胁,她挡在贺才仁和葛夫子中间:“它只是没被调教好而已。”

“陆嫕偲。”学生中有一个女生说着:“我们知道你是想证实自己,但是你可千万别拿自己开玩笑,邪使灵很危险的,你可千万别乱来。”

“我没胡来。”陆嫕偲推开了的葛夫子的箍铁木棍,她问贺才仁:“你不是能说话吗?说一说呀。”

惊魂未定的贺才仁在她的再三催促下勉强张口说话:“我,我不是要伤害她,请放心。我是个凡人,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来到的这里,我只是想回去。我…”

葛夫子明白了贺才仁的话,他收起了杀气,平静的说:“我明白你说的了,但是我不能放你走。使灵契约是绝对的,无法改变。你要么在这里当使灵,要么就只能被当成邪使灵消灭。”

这话让贺才仁的心凉透了,他无力的跌坐在地上。葛夫子转而问陆嫕偲:“你确定你能和他好好磨合?”

“当然确定。”陆嫕偲自信满满的回答。于是葛夫子就相信了她,还动手帮忙把贺才仁运回她的闺房。在途中葛夫子仔细的看了贺才仁右手背上的刻印,但是他一言不发。

一回到寝室,陆嫕偲就把因为受到命运无情的打击而无精打采的贺才仁给拉到里屋。

贺才仁注意到这里是陆嫕偲的睡房,因为有一张看上去非常豪华的雕花大床,装饰也是符合陆嫕偲这样少女的颜色。

陆嫕偲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张纸,用毛笔在上面写出“陆义媤”三个字。

“听着,我姓陆,名叫义媤。”她指着字对贺才仁说完,又写下“嫕偲”二字说:“这是我的字,平常大家都不用名叫我,而是叫我的字,合上姓就是陆嫕偲。虽然读音一样,但是你可别搞混了。”

“明白了。”贺才仁无奈的接受了现实:“陆嫕偲。”谁知道陆嫕偲突然不满了起来:“你怎么能叫我的名字呢?你得叫我主人。”

果然是这样啊,贺才仁无力的回答:“是的,主人。”

陆嫕偲满意的点点头,又说:“我父亲是大定国的国公之一,承蒙王恩,我受封德嫕县主,你也可以称呼我为县主大人。”

“是的,县主大人。”贺才仁的声音充满了可怜的无奈。

“好的。”陆嫕偲满意的把贺才仁拉到一个物品之前,贺才仁看出这是个木篮,就像是给宠物用的一样,但是这个尺寸异常巨大,估计睡一头狮子都没问题。

“这是你的。”陆嫕偲得意的给贺才仁介绍,这下贺才仁不满了:“抱歉,我不是动物,请不要给我这个。”

哪想陆嫕偲居然疑惑的看着他:“你把自己当人了么?”

这是什么话啊,贺才仁的音调高了一点:“我不是人是什么!”

陆嫕偲却一副了解的样子:“夫子说了你是凡人。虽然挂了个人字但又不是灵人,所以到底不是人。”

这是什么歪理啊?贺才仁恼了:“你看看我,和你们长的有什么不同吗?难不成我多长了一条尾巴?”

陆嫕偲倒是表情很平常的回答:“像又怎么样?不是就不是,不能因为像就是了吧。难道我哪天打扮的像是男人,我就是男人了吗。”

虽然被这么说,但是贺才仁有什么办法?他是穿越过来的,本来就不属于这里,所以被误解成动物也是有点无可奈何的事情。

但是贺才仁并没有打算接受,他认真的说:“虽然我和你们灵人并不一样,但我也是具有智慧的生命体,能不能请你把我当做和你们有些不同的人?”

贺才仁说这话是很诚恳的,谁知陆嫕偲却挑起了眉梢,生气的说:“你区区一个使灵还想怎么样?你只是长得像灵人而且会说话而已,就这样就想当人?难不成还想让我给你娶妻吗!”

本来还勉强算是理性的探讨就这样被大小姐的蛮横所终结了。

就在贺才仁思考该如何把话题继续下去的时候,他的脖子感觉到了异样,原来是陆嫕偲给他戴上了像是栓狗一样的项圈,还是用锁锁上的。

“你怎么能这样!”贺才仁彻底怒了,冲着陆嫕偲大吼。

“就该这样啊,省得你乱跑。”陆嫕偲摇晃着手里的钥匙,非常自然的说。看来可怜的贺才仁在她的眼里真的和狗没什么两样了。

“你把这个链子解开!”

“不解,解了你又乱跑。”

哪知贺才仁突然把陆嫕偲扑倒在地,动手去抢钥匙。

陆嫕偲大惊失色:“你做什么,怎么可以对我这样!区区使灵!”

贺才仁全力去抢钥匙:“只要解开链子我就会好好的!”

陆嫕偲拼命的伸直手以免钥匙被夺走:“我可是警告你,再这样胡作非为你会被认为是邪使灵而消灭的!”

贺才仁停下了手:“邪使灵是什么?”

陆嫕偲趁这个机会从贺才仁身下逃脱,一边整理自己的衣服一边说:“邪使灵就是召唤使灵的时候出现意外,召唤出的使灵并不是召唤者的仆人,反而会加害召唤者。这种使灵被称为邪使灵,夫子说发现就要消灭,不然召唤者会有危险。”

贺才仁想起了刚刚在山下的时候葛夫子那杀气腾腾的眼神,要是那时陆嫕偲再慢一步,贺才仁就会被消灭了吧?

这时候窗外突然想起了钟声,陆嫕偲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说:“戍时了,我还没吃晚饭呢,你等等。”

陆嫕偲说完就小跑了出去,留下贺才仁无力的扯着链子:“好歹给我解开啊。”

陆嫕偲过了半晌才回来,她是端着餐盘回来的。“给你吃。”她把餐盘放在贺才仁面前的地板上。餐盘里都是怎么看都像是美味佳肴的饭菜。

“我不想吃。”瘫坐在地板上的贺才仁有气无力的说,他还在纠结自己这毫无道理的命运。

陆嫕偲倒是没有搭理他,她走出睡房,过了好一会回来的时候是裹着浴巾的,原来她是去洗澡了。

虽然说让贺才仁看到的陆嫕偲裹着浴巾的形象应该是相当的令人脸红心跳。但是贺才仁丝毫不为所动,因为他没有心情。

但是接下来就不一样了,陆嫕偲当着贺才仁的面解下了浴巾,里面当然是什么都没穿。

贺才仁捂住眼睛:“你注意点。”

“注意什么?”陆嫕偲的声音显得很无知。

听她如此无知,贺才仁发慌了:“我是个男人。”

“你还是把自己当人啊?”

贺才仁明白了,这个丫头根本不把他当人看。所以在他面前**就像是在石头木头面前一样不需要有任何的顾忌。

接下来陆嫕偲好像是在穿睡衣,具体的贺才仁不知道,因为他转过了身,背对着陆嫕偲。

直到灯熄了贺才仁才回过头去,陆嫕偲已经在床上睡下了。贺才仁突然觉得自己也有些累,今天这些经历极大的折磨了他的身心。

贺才仁躺在地板上就睡了,他真希望这是一个噩梦,明早就会消散掉。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