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悲惨使灵的第一天

作者:凭栏把酒独听雨 更新时间:2016/3/3 11:16:18 字数:3372

贺才仁被鼓声吵醒了。

醒来之后映入眼帘的,是陆嫕偲那装潢华美的睡房,以及精美的雕花大床。雕花大床上的陆嫕偲还好像还在沉睡。

贺才仁的希望落空了,昨天那不是梦,今天链子还锁在自己的脖子上,又冷又硬,触痛了他的手。

贺才仁站起身走到床前,自称是自己主人的女孩睡得正香。

陆嫕偲真的是个美女,昨天贺才仁看到她第一眼的时候就看中了。要不是发生了这么多奇异的事情,贺才仁肯定满脑子都是她。

只是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贺才仁已经没了这个心情,他无视美女的睡姿,目光落在她的右手背上。

贺才仁自己右手背上也有这样一个图案,青色的,像是八卦。但是比八卦复杂很多,其中充斥了大量二维码一样的图形,亦或是文字,可是贺才仁看不懂。

不知是不是因为察觉到了贺才仁的目光,陆嫕偲醒了过来,揉着眼睛看着面前的贺才仁:“是你叫醒的我吗?”

“不是。”贺才仁说着就回到他的位置,坐在地板上。

他一直背着身子,不看陆嫕偲起床,洗漱,换衣,梳头等貌似是女孩子起床之后的必备项目。

只是这个的时间有点长,让万念俱灰的贺才仁都有点觉得不耐烦的时候,陆嫕偲来叫他了:“来,跟我一起去吃饭。”

陆嫕偲本来想拉着贺才仁的链子,但是贺才仁抗拒的说:“不用拉我,我自己会走。”

“那你可要乖乖的。”陆嫕偲说着就放松了链子,但还是以牵着的形式走在贺才仁前面。

眼看着来到了“电梯”的位置,贺才仁以为今天会坐这个下去。

哪曾想陆嫕偲连看都不看“电梯”一眼,开了楼梯的门就走下去。

“你为什么不坐电梯?”贺才仁问陆嫕偲,他的嘴巴灌进了汹涌而来的山风,声音都有些走样。

“你是说行厢吗?”陆嫕偲称呼“电梯”为行厢。

“是的,你为什么不坐那个?”

“那个需要法术来驱动的。”山风把陆嫕偲的头发都吹乱了,看上去有些奇怪。

“你不会法术吗?”贺才仁就不明白了,面前这位不是自称灵人的有法力的蛮横丫头吗?

“我老是失败!”陆嫕偲的声音在山风中震动。

“我靠!”贺才仁愤怒了:“你这样跟不会游泳的鱼有什么区别!”

“少罗嗦!”愤怒的陆嫕偲使劲的拽铁链,差点让贺才仁失去平衡掉下去。

终于她们来到了食堂。贺才仁看到食堂门口有一副对联,上联是:崇简朴餐修身利百年。下联是:爱奢贵肴纵欲殆终生。横批:修德常省。

至于食堂里面嘛,地方挺大,装修倒是挺简单。餐盘放在门口的桌子上,里面有看上去像是食堂的工作人员的人在派发饭菜。怎么看都和凡人的食堂没什么两样。

陆嫕偲伸手拿了个餐盘,贺才仁也想拿,被陆嫕偲制止:“这里是给人吃饭的地方,你的食物我过会会给你的。”

贺才仁只好放下餐盘。陆嫕偲端着餐盘领了饭菜,拉着他的链子找了个地方坐下就餐。

贺才仁不满陆嫕偲对他的行为,坐在一边生闷气。

哪想陆嫕偲突然拽链子:“那是给人坐的地方,你这个使灵怎么能坐,别丢我的脸。”

贺才仁只好站起来,无奈的看着陆嫕偲吃早餐。

周边有不少人注意到了他,纷纷窃窃私语:“那就是那个听说很稀有的使灵?”

“听说是叫凡人什么的。”

“有什么厉害的地方?”

“听说会高考。”

“高考是什么?”

“听说很厉害。”

“没想到零居然能召唤出这么厉害的使灵来。”

“谁知道呢,她可能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了。”

这是贺才仁第一次听到有人称呼陆嫕偲为“零”。这时他没注意到也无心注意其中的意义。

吃完早饭的陆嫕偲问贺才仁吃什么,贺才仁没好气的回答她:“我不饿。”

谁知陆嫕偲一副思考的模样:“凡人的习性这么奇怪呀。”

快要上课了,陆嫕偲带着贺才仁来到教室。她来到的这间教室位于八座外峰之中位于西北的一座。距离陆嫕偲位于东南方山峰上的宿舍并不算远。

贺才仁在跟着陆嫕偲前往教室的路上留意了一下。书院的地方并不算太大,这些根本就是石柱子的山峰倒是很高,好像这个书院是立体的,真是奇异。

在陆嫕偲身后的贺才仁进入教室的瞬间就成为了焦点,全班约三十个同学的目光都在他身上集中,各种讨论私语络绎不绝,在这其中贺才仁不止一次的听到“零”这个称呼。

这个教室则是个阶梯教室,与其说和贺才仁大学里的阶梯教室有什么不同的话,更不如说就是另一种装修的阶梯教室。贺才仁暂时没看到有什么灵人特色的东西。

陆嫕偲看到靠后的地方有个空位,就拉着贺才仁过去了。贺才仁看到只有一个空位,想当然的陆嫕偲没有给他坐的意思,他只好站在走道上。

“哎呀陆嫕偲,你不用带着使灵出来的,我们都知道你召唤出使灵来了。”贺才仁还没回头就先从声音中辨别出这是个年轻娇媚的女孩。

回头一看果然是这样,这个女孩有着如同烈火的红色长发和古铜色的皮肤,娇丽的脸上并没化多少妆就显得妩媚动人。

“我不是拉它出来显摆的。”陆嫕偲没好气的回应她:“它不太老实,我得随时看管。”

妩媚女孩笑着说:“我都看到了,昨天这个使灵想逃走来着,是不是见识了你的威力所以它才想逃的。”

贺才仁听得出来这话里的火药味,这两人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死敌?

果然陆嫕偲气的站起来说:“哼,可能我真的不如凭借肉多就能俘获男人的女人。”

“是吗。”听了这话,妩媚女孩站了起来,这一站贺才仁就知道为什么陆嫕偲要这么说,因为妩媚女孩的身材很是火爆,那胸部简直就是两颗甜瓜。

妩媚女孩走到贺才仁面前,纤细的手臂搭上了他的肩膀:“你好,我姓邱,名叫露可,字珥洁,你可以叫我珥洁。”

“你,你好。我叫贺才仁。”恋爱经历为零的贺才仁哪有过这种经历,特别是在这个微妙的位置,低头就能把邱珥洁的**一览无余,他的脸立马就红了。

“那我就叫你才人了。”邱珥洁笑着转向陆嫕偲:“哎呀,你的使灵脸红了。”

陆嫕偲则是一副不屑的样子:“怎么,你能对使灵**啊。”不管陆嫕偲是什么意思,反正她没把贺才仁当人。

对此贺才仁当然很是愤怒,相比之下邱珥洁简直就是女神啊,至少她把自己当人看。

“我倒是不介意和使灵搞好关系。”邱珥洁到陆嫕偲面前挺起了胸膛:“至少它不会想跑掉。”

“你可千万别把自己的使灵给惯坏了。”陆嫕偲也不服输的站起来挺起胸膛,可惜差距确实太大。毕竟陆嫕偲的胸部,不挺直腰板就有点看不出来。

这时候夫子的出现停息了两人的矛盾,这个夫子是一个深紫色头发的中年妇女。她长得非常的胖,以至于走路的样子都有点滑稽。

“那位同学,请回到自己的座位。”她站到讲台上的第一眼就看到了贺才仁,应该是在她看来贺才仁是一个不回座位的俏皮同学。

“夫子。”陆嫕偲站起来回答:“它不是学生,它是我的使灵,只是长得像人而已。”

“这样啊。”胖夫子说:“那么这位同学,书院有规定不能随便带使灵进课堂,会影响学习的。”

“夫子,她不太会驾驭使灵。只要一放手她的使灵就会逃得无影无踪的。”贺才仁看到一个胖胖的同学嘲笑陆嫕偲,这话引得全班哄堂大笑。

“这个难道是邪使灵?”胖夫子原本和蔼的脸现在正在认真的看着贺才仁,把贺才仁看的发毛。

“不是。”陆嫕偲辩解着:“它只是还没被我管教好。”

“好吧。”胖夫子的脸色恢复了和蔼:“为师知道你的难处了,但是下不为例。”

接着胖夫子就开始自我介绍:“诸位同学好,为师刚刚转职到本书院,教授土系法术。为师姓席,名翠布,字绿植。希望能和大家好好相处。”她说着就有一枚粉笔自动在黑板上写下“席翠布绿植”的字样。

同学们异口同声的说:“席夫子好。”席夫子和蔼的一笑就从衣服里抽出一个本子来,开始点名。

之后她就把一个盒子放在讲桌上:“为师教授的是土系法术。杜基修同学,能请你说一下土系法术吗?”

杜基修站了起来,手里还拿着一朵玫瑰,行了个礼才说:“能被夫子提问是学生的荣幸,土系法术能用来平整土地,构筑房屋,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可以说土系法术是最基本的法术。随便一提,学生擅长的拙技就是土系。”

席夫子点了点头,打开了盒子:“这是一盒土,为师今天要看看诸位的土系法术的掌握程度,请大家挨个的表现一下。第一个,陆嫕偲。”

席夫子话音刚落,就有人站起反对:“席夫子,请换人。”这个提议得到了出来陆嫕偲以外的全体同学的赞同:“太危险了。”

“为师知道陆嫕偲同学的事情。”席夫子说:“但是为师素来秉承‘无愚学之徒,惟怠教之师。’陆嫕偲,为师会好好的指导你的。”

陆嫕偲听罢就离开座位,前往讲台。随着她这一动,全体同学也离开了座位,只是都在往后面挤。

“请回到自己的座位。”席夫子敲了敲戒尺:“难道你们连自己的同学都不愿相信。”

迫于席夫子的压力,同学们不情愿的回到座位,但是又不约而同的拿起书本挡住脸,有的干脆直接躲进桌子底下。

席夫子对这些行为叹了口气,转而认真的教导陆嫕偲。之后陆嫕偲的手伸向那盒土,口中念念有词,接下来是轰隆一声巨响。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