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服务和界限

作者:凭栏把酒独听雨 更新时间:2016/4/11 20:16:57 字数:1682

次日清晨,钟声还没响,他就醒了。

一直以来他好像是和钟声结成了对手,每天都比谁先醒,好像贺才仁对此很是得意,他每回都赢,赢了之后就以饱满的精神投入了使灵生活之中。

洗漱之后穿好衣物,他已经做好了迎接这一天的准备。

一大早,他就坚持了张夫子的教导,开始锻炼身体。

实际上这锻炼他每天都在练,提着食盒走台阶跑下山去,山路距离够长,坡度够陡,哪怕是走一遍也能好好锻炼人。

来到山下的贺才仁开始第二种锻炼,练习挥剑。

但是今天不同的是,他打算再试一试启动刻印,昨天可能是当时心情复杂,有些事情他没有注意到,而今天他的大脑睡醒之后是相当的清醒。

和昨晚一样,他手执木剑,闭上眼睛仔细联想,联想昨天他是怎么积聚斗志,想要击败陆嫕偲的。

联想并不麻烦,他很容易的联想到了昨天的情况,就在这时他又好像感觉到有一股力量在他的身上窜动,和昨天不同的是,他好像感觉到力量是从刻印的位置开始发出的,睁眼一看,刻印也已经发亮。

他感到一阵小兴奋,闭上眼睛继续联想,再次试图使用这力量打出一个招式,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又想到陆嫕偲(读义思)被打痛的表情。

和昨晚一样,就像是断了电的灯泡一样,想到陆嫕偲被打痛的表情的同时,他感觉力量好像是没有了,睁眼一看,刻印也不亮了。

“看来得找夫子问问。”他没有急着寻找答案,而是打算寻求夫子的教导,毕竟有些疑问在他脑中挥之不去。

他同时停止了挥剑练习,提着饭盒到食堂打饭,再跑回宿舍去。

钟声响起的时候陆嫕偲还在熟睡,她的睡姿看上去非常的舒服,虽然也可以说是懒惰,但是这懒惰非常的可爱。

虽然这睡姿可爱的让人不忍打扰,但是上课时间是无情的,一点也不会晚。夫子们的处罚更是无情,半点都不会松。

贺才仁只得隔着被子轻轻的摇晃她的肩膀:“县主大人,起床了。”

“嗯,早上了。”被叫醒的陆嫕偲揉着眼睛坐起来:“得起来了。”

贺才仁开始服侍陆嫕偲,他早已做好了洗漱的准备,陆嫕偲洗漱的时候给她递香皂,递牙刷,递毛巾。

之后服侍她穿衣,陆嫕偲把全部衣服都交给贺才仁来帮忙穿,贺才仁也出色的完成了这项工作,当然目光完全不在她的身上。

话说,真亏的他能在斜眼睛的情况下给陆嫕偲穿上内外衣服,不仅完全不错不乱,而且没有碰触到什么不该碰的地方。

接下来就是给陆嫕偲梳头,这是贺才仁做的最好也是唯一能正视着做的服侍,他也出色的完成这项工作,一双巧手把陆嫕偲的桃红色长发给梳理的整整齐齐,像是飘逸的瀑布一样顺滑而下。

之后和平常一样,他和陆嫕偲吃过早饭之后下山去了。

好的,关于贺才仁是怎么服侍陆嫕偲的私生活,现在已经描述完了,没有任何遗漏或者过分的地方。

话说贺才仁还真是一个正直的大好青年,只做该做的,不做不该做的,只想该想的,不想不该想的,只看该看的,不看不该看的。

只可惜的是,有些事情不是他能决定的,人总是在一些地方会受限制,谁也不例外。

但是他做的非常正确,在自己可以决定的方面,做的几近完美。

贺才仁来到霍夫子那里,他在霍夫子面前演示了他的发现。

“不错。”霍夫子很随便的看完就说:“那么你是怎么想的,你要怎么灵活运用这个?”

“我想制作一个开关,用来连接网兜和法阵。”贺才仁在手套上比划着。

“可以。”霍夫子很简单的就认同了这个想法,又问:“你打算怎么做?”

这还真是个麻烦的问题,尤其是对还没有往那方面想的贺才仁来说,他一直都停留在发现那个方式可行性的喜悦中了,现在被问了,就只能说:“我还没想好。”

“你去杂具供给处。”霍夫子给他指了方向:“那里有一位工匠,你跟他说一下,他有空就会给你做的。”

霍夫子真不愧是一名优秀的夫子,在学生求学时及时给予,在学生疑问时及时教导,在学生需要的时候及时给予方向。

“多谢夫子。”贺才仁走之前又不好意思的问:“对不起,我把这个手**坏了。”

“小事一桩。”霍夫子不当回事,在略显青涩的他面前以老成的口吻说:“相比之下还是学生的学习更重要,要是连这点东西都吝啬,也就别搞教育了。”

“谢谢夫子。”发现自己的需求都被及时解决,贺才仁高兴的都有些飘飘然了。

“不过。”霍夫子突然话锋一转:“当然也不能让你随便破坏教具,回头抽空来干点活就好了。”

“多谢夫子。”贺才仁乐呵呵的答应,谢完他就高兴的走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