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危险的临界点

作者:凭栏把酒独听雨 更新时间:2016/5/20 19:40:55 字数:1524

“不是这样的……”转头想要说什么的贺才仁却什么都说不出来,目光落在了陆嫕偲(读义思)睡裙领口露出的白皙皮肤上。

明明露的并不多,而且每天都看到的,以前都觉得没什么,那为什么今天这感觉有点不一样呢?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你怎么了?脸为什么红了?发烧了吗?”发现自己使灵异样的陆嫕偲,伸出纤纤玉指去触摸他的额头。

“没什么!”贺才仁逃过她的手指,转身躺倒在篮子里蒙上被子:“我要睡了,你也去睡吧。”

哪想,陆嫕偲并没有离去,而是留在他身边,这还不算,她居然隔着被子趴在了他的身上:“我再待会。”

“你还是快回去吧。”贺才仁急切的驱赶她,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就不呢。”女孩调皮的隔着被子蹭了蹭贺才仁:“你今天打得好帅,为我这么拼,我好感动。”

到了现在,女孩还沉浸在对他为自己奋力拼斗的感动之中,这个感动是纯洁的,不掺和任何杂质的。

但是她所不知道的是,被子下面是一个正直大好青春期的男生,虽然平时两人相处的时候有些这个那个,但是他都忍住了或者没当回事。

可是今天不一样,对于健康的青年男性来说,看到**这种冲击性的事件并不是一般可以无视或者忍受的事情,此时此刻他的理性正在进行激烈的抗争,可就是这种危急的时候陆嫕偲却偏偏靠的那么近!

“现在不是说帅的时候吧。”贺才仁以一种奇怪的语调回答她。

此时的他隔着毯子也能清楚的感觉到陆嫕偲柔弱的身体紧贴自己的感觉,这像是给他的心脏加速的烈酒一般,让他浑身上下都在嘭嘭直跳,像是有什么东西要爆发出来。

“可你就是很帅呀。”女孩伏在他身上,以信任的口吻夸奖他。

此时的贺才仁是多么的希望她能吼他一下,或者给他一拳,好让他消掉这份心情,但是陆嫕偲非但没有这么做,还轻柔的贴了过来,这样下去很麻烦的!

此时此刻,天真的陆嫕偲说不知道的是,自己的身体下面不只是自己的使灵,也不止是一个值得信任的同伴,同时也是一头快要到临界点的猛兽,就像是喷发前的火山一样,炽热而危险。

贺才仁忍不住了!真的不知道是忍不住还是不想忍了!他粗暴的起身,一把身上的毯子给掀起。

在篮子里打了个滚的陆嫕偲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粗暴的抱起,她本来想问什么的,但是没能问出口,可能是被贺才仁不明所以的表情震慑住,她老实的像是一只布娃娃。

身体健壮的贺才仁抱她还真像是在抱一个布娃娃,但是他没心情顾这些,铿锵有力的大步急促跨向豪华的雕花大床。

陆嫕偲在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被粗暴的扔到了床上打了个滚,由于动作突然,睡裙的裙摆都被掀开,露出来了少女白嫩光滑的大腿。

而一直服侍她的贺才仁很清楚,陆嫕偲睡觉是不穿内衣的,也就是大腿上面什么都没有!只要睡裙再往上掀的话,只要再往上掀一点的话!

对于此时的陆嫕偲来说,这是她第一次面对这种场景,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将会发生什么改变,只能睁着一双没有明白的大眼睛,呆呆的看着贺才仁的下一步行动。

这个下一步马上就来了,喘口气的功夫都没用就有一个庞然大物冲天而降,像是要吃掉她娇小的身躯似得把她整个人给包裹的严严实实。

陆嫕偲看清了,这个庞然大物就是被子,然后就是一脸忍耐到极限,几乎都有呲牙咧嘴的贺才仁三两下就把被子给整理好,那张理智和欲望斗争到白热化的表情以不容置疑的口气说:“老实睡觉。”

从头到尾都没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的陆嫕偲觉得奇怪,刚想起身问就被他用被子按了回去。

“老实的睡觉。”贺才仁以不可辩驳的口气重复了一遍,再给她盖好被子之后就回去自己篮子了。

“讨厌。”不明就里的陆嫕偲抱怨了一声就睡觉了,她还不知道自己差点就危险了。

另一边,庆幸自己控制住了自己的贺才仁,也不禁反思起自己和陆嫕偲来。

究竟要和她保持什么样的关系?疑惑从明天开始要怎么面对她?尤其是看了她的**之后。

他究竟想了什么呢?受剧情所限,此时不便告知。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