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燃烧绝望之人(中)

作者:BAKA影 更新时间:2016/9/2 22:48:49 字数:3215

“人是爱的容器。”

——《神言录?第一章?创世记?第三节》

西方王把从神那里得到的生命之火分给了自己的子民。

然而,他发现,每个人所能容纳的生命之火的量都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多,有的人少。

生命之火的强弱决定了灵魂波动的强弱,灵魂波动的强弱决定了魔法的才能高低。

而在那个野兽与妖怪横行的时代,魔法的才能高低则决定了人的生死。

每个人从神那里获得的爱的分量,都是不同的。

有了魔法的力量,野兽很快被驱赶、驯服,城墙高高建起。

自然而然地,人因为各自的魔法才能被分为三六九等。直接从神明处获得生命之火的王,才能万中无一的贵族,和永远处于底层的平民。

话虽如此,人的价值并非只有魔法才能。

捕鱼的技术、烧瓦的技术、做饭的技术、唱出动人歌声的技术、绘出美丽画面的技术。

魔法并不是人类的全部,人类还有【科学】。

西方王注意到了这一点。

人与人应该是平等的……按理说。

但是无论如何,那些技术都可以通过训练来不断强化。只有魔法……无论再怎么努力,都会停留在某个极限。

原本应该是让人类摆脱生存困境的魔法,成了人的枷锁。

于是,西方王把从神那里得到的【逻辑】之力和那些魔法与非魔法的才能结合在一起,创造出了名为【炼金术】的力量。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改良了蒸汽机。

南方王的烈火可以迫使物体从内到外是释放出形式同样为烈火的能量。用这份能量驱动水变为蒸汽,然后驱动机器——这就是蒸汽机。

起初,蒸汽机的效率非常低,因为水会吸收大量的能量,燃料通常也会剩余。

而西方王和他手下的学士们经过不断地实验,用不同的方式迫使不同的物质从内到外释放出不同形式的能量,用这份能量去驱动不同的溶液,然后驱动机器。

最终,转化程度达到了100%。

只需要画上炼成阵,液态的燃煤的【黑暗】与【光明】就会被撕裂开,纯粹的光明之力会与闪电类似的电流驱动机械。而水只是作为冷却剂存在了。

随着改良完成的蒸汽机第一次轰鸣的时刻,西方王的野心也被彻底点燃了。

不只是蒸汽机,更是【炼金术】的综合,还有西方王特为擅长的,旨在【撕裂】的技术。

有了这份力量,

就可以把人类一切不平等的源头——神,

杀死了。

“……本章已阅读完毕。”

MEGA把书放下,用毫无感情的机械音说道。

浦说着,用锤子敲了敲MEGA坏掉的散热管:

“历史这种东西真是不靠谱啊。没交代的东西也太多了吧。”

“明显漏洞已推算完成:物质的阴阳两面被撕裂开时,除了会释放出光明之力,应该还会剩余黑暗之力。此书中并未交代黑暗之力如何处理。”

“我来告诉你吧。那些东西会随着蒸汽排出,污染空气。其实就是所谓的【秽烬】啦。现在的那些人都变成了渎神之木,说不定就是因为这东西吸多了。”

“明显漏洞已推算完成:证据不足。”MEGA说道。

“确实证据不足。只是我的一个猜想而已,我只是觉得单纯地被疾病或者死亡瘴气杀死不会变成那个鬼样而已。”浦把工具丢开,在MEGA的背板上按下几个按钮,微弱的蒸汽从刚修好的黄铜管道中放出。

“疑问:我也会产生废气吗?”MEGA问道。

“不会。”浦说,“你产生的秽烬被我收集起来了。”

“疑问:要用来做什么呢?”

浦从一旁的柜子中拿出一只机械左手——正是他从陆苇那里夺下的那只左手:

“【再生者】组织的机械假肢的所有材料,都是用秽烬加工制成的。只要是小于断肢的伤害,都可以完全恢复。原因就是他们体内的动力炉在不断产生秽烬——当然黑铁小姐就不太走运啦,好像她受到的伤都是断肢呢。”

“明显漏洞已推算完成:答非所问。”

“……”

浦夸张地假装向后倒去,说道:

“我是想把这个技术直接用在你身上!这是很明显的暗示吧!”

“明显漏洞已推算出:明显一词的定义和暗示的定义矛盾。不存在明显的暗示,如果明显,则就不是暗示了。”

MEGA无感情地说道。

“真是的……果然我也要多加努力啊。”

浦慢慢走向MEGA,轻轻地从背后抱住他,

“……五郎……哥哥。”

过去。

漆黑的房间,巨大的发着白光的屏幕。

外貌还是小孩的影山浦和影山五郎被固定在金属的座椅上,手腕、脚踝和腰都被死死地固定着。

天花板不时传来震响,屏幕随着震响闪烁着。

身穿黑衣,腰间配着太刀的男人转过身来:

“……你想说运气也是人类的一部分?”

“……如果你不承认这一点,为什么会憎恨我们灰烬骑士呢?”五郎轻轻吹开眼前的金发,眨眨眼镜后碧绿色的双眼。

“哼……我知道。正如同我知道就算成功把你们之中最弱小的两个绑架过来,埋藏在精心设计的迷宫底下,你们也很快就会被就出去一样清楚。”

男人冷笑着,从黑色的风衣里掏出两支注射器。

“……我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不可能活下去了。所以……我要让你们知道,被【运气】所支配的绝望啊。”

男人走到两人面前,把注射器放到五郎面前。

“……啊对了,你们之中,谁是哥哥来着?”

“……我。”

“五郎哥哥!为什么要告诉他!”浦喊着,双手被冰冷地金属勒出红印。

“反正说不说大概也没有什么区别……对吗?”

五郎用小孩子的声音毫无感情地说道。

“……的确区别不大就是了。”

男人摇了摇注射器,

“这两支药剂里面,一支是普通的生理盐水,一支是致命的毒药。”

五郎眯起眼睛,男人猛地把太刀**他小小的脖子旁边的椅背上,

“如你所见,两支的颜色都是品红色的,所以你不要抱侥幸心里自己能分辨出来——你只能靠运气。”

男人狰狞地笑着,说,

“你选一支,注射在你自己身上,然后另外一支我会注射给你的弟弟。”

“……”五郎一言不发,紧紧地抿着嘴唇。

“哎呀哎呀……刚才的气势哪里去了?吓得脸都白了啊!害怕自己死掉?还是害怕会害死自己的弟弟?”

天花板的震响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

沉默在继续。

“想拖延时间……?”

男人说道,

“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吧——你们之中必须要有一个人死掉,这个椅子的机关才会被打开——如果通过暴力方式打开的话,你们的兄弟姐妹统统都会和你们一起埋葬在这个鬼地方。”

“你要是真的那么憎恨我们的话,干脆别管什么注射器,直接触发这个机关不久好了?”五郎声音颤抖着,挤出一个冷笑。

“憎恨你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男人仿佛要把自己的灵魂从口中喷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五郎和浦定定地看着他。

“我不恨你们。”男人说道,“我恨的,就是【运气】这种东西!恨的,就是神从一开始就没有平等地爱着所有人这件事。”

男人说着,把太刀**,摔在地上,

“我真正想做的——是把这份【憎恨】传递下去啊!这是我……不,我们【再生者】存在的意义!”

“……谢谢,我选左边那支。”

“——哥哥!”

“好!来吧!”

男人笑着,把注射器刺进五郎的颈部。

五郎深呼吸着。

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

“……很好,死的是你弟弟了!”男人说着,把另一支注射器刺进浦的颈部。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

五郎咬着牙齿,似乎想叫喊什么,但最后只能无力地垂下脑袋。

“感觉到不幸的可怕之处了吗?哪怕不幸不是在自己身上降临,而是在自己身边的人上降临,那分不幸也会一样一直一直扩散出去——直到把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吞噬干净为止!”

“这明明就是你给我们带来的不幸吧?!”五郎吼道。

“正是因为我自己不幸,才会想着给你们带来不幸啊!还不明白吗?最初最初的不幸——就是说神带来的!要恨就去恨他吧!”

注射器里的液体已经完全打进了浦的体内。

男人把注射器**,摔倒地上:

“放心,它发作还需要一段时间,够他说遗言的了。”

房间一侧的墙传来剧烈的震响:

“哼……你的兄弟姐妹比想象中的还要强嘛……居然这么快就到了。不过拖延能让毒药发作的时间,我还是能做到的。”

男人捡起地上的太刀,朝门外走去。

浦打破了死一样的沉默:

“哥哥……我……”

“嘘。别说话,我会救你的。”五郎皱着眉头说道。

“……什么?”浦愣住了。

“……果然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五郎露出释然的笑容,

“……到最后没能亲手教会你怎么制作试管。真的对不起你,浦。”

“……最后?谁的……?”浦说道。

“灰烬骑士,只要能吸收灵魂,哪怕是濒死也可以救活……对吧。”

五郎淡淡地说道,

“我就用这种方式教给你吧。、”

“等等,哥哥——!!”浦喊道,眼泪随即涌出。

五郎一咬,口中地鲜血滴落,灰色的灵魂缓缓地从七窍飘出。

“哥哥——!!”

“浦……你……一定要……【努力】地……活下去……”

现在。

陆苇把暗室的铁门掀飞。

“……哎呀,真快啊。”

浦擦擦眼睛,从MEGA的背上站了起来,

“看来,你也作出【选择】了呢。”

陆苇沉默不语,默默地把手上新入手的【仪刀】抬刀胸前。

“你……选择杀掉那个魔王女孩了,

……对吗?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