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魔王的灰烬

作者:BAKA影 更新时间:2016/4/2 12:16:36 字数:2994

陆苇愣住了。

“魔王?”她用比平常高一个八度的声音重复道。

“好痛。”**魔王皱着眉头,说道。

陆苇注视着她没有血色的脸,发现她的鼻子和胸廓并没有常人那样细微的收缩和扩张。

细细感受的话,她的身体并没有任何体温——或者说,比陆苇的机械手臂还要冰冷。

这女孩,确实不太正常——但是,没有其他证据表明她就是魔王。

根据传说,魔王全身都有着烧痕,皮肤里透着体内的红光,即使在极热的火山口,呼吸的时候都会呼出一阵水汽。

无数的烧痕和超高的体温对于恶魔来说,就是强大的直接证明。

冷静下来,陆苇发现自己身后是一棵不大不小的树。

自己是倒下的时候就在这里?还是被小女孩拉过来的?她最后的感觉,只是脸贴在枯草上的感觉。

陆苇放开手,说道:“现在这种时候,一个人带着是很危险的,你家在哪里?我带你回去。”

“我没有家。”魔王说道,眨了眨漆黑的眼睛,“手臂,能用了吗?”

陆苇才发现本应该断掉的左臂被连了起来:不是靠导线和冷却管,那些断掉的地方长出了细小的,却满是皱纹的树枝,把断开的地方连接在了一起,而且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还原成原本的样子。

“谢谢你——”

“你刚才说,愿意帮我是吗?”魔王打断道。

“……你先说说看。”陆苇心中全是迷惑,但保持着警觉。

“灰烬骑士们,在追杀我。”魔王说道,“那个人要我自己先逃,去暖流镇。你能带我去吗?”

“你,不会在说假话吧?”陆苇迟疑地问道。

“我可以证明她没说假话哦?”

一个轻浮的少年的声音。

陆苇猛地转身,对着声音的来向拔出太刀。

一个白大褂从树上跳下来,乱糟糟的、浅的几乎变成白色的天蓝色头发粗糙地扎成马尾,颜色和头发一样的,天真得让人觉得危险的双眼在厚厚的镜片后注视着陆苇。和阳太比起来,一眼就能看出是个小孩子,身体似乎也非常瘦弱。

“虽然我看上去不像个骑士。”

白大褂往前走了一步,发出玻璃试管相互碰撞的叮当声,

“但是,这个应该能证明我是灰烬骑士。”

他说着,双眼变成了发亮的金色。

能够直接看到灵魂的金色双眼——只有勇者的后裔才可能会有。陆苇不禁咽了一口口水。如果每个灰烬骑士都像阳太一样强的话,她没有自信能在这里活下来,更别提保护这个小女孩了。

“抱歉抱歉,有点失礼了啊。因为我太兴奋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在原地蹦了两下,“本来以为抓到的月哥哥——那样的话太无聊了,我对他已经没有任何想知道的东西了。”

他说着,双眼渐渐睁到了让人害怕的大小,

“但是,没想到啊没先到……明明感觉是月哥哥项链上的灵魂,结果却追到了你们!特别是你!”

少年指着陆苇,像个指着玻璃窗里想要的玩具的任性小孩,

“还没有见过像你这样几乎全是机械的改造人!太有研究价值了!啊啊啊~!超想把你的每一根神经、每一根骨头都拆下来看看啊!”

少年向前一步,陆苇一抬手,太刀的刀尖精确地指向了他的眼睛。

“完美!这个性能是——完美!既不比人类更优越,也不比人类更低下。”

少年脸上毫无恐惧,

“如果眼睛也能安上去就更好了。”

陆苇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

眼前的这个人,对自己的威胁毫不恐惧——到底是傻,还是太强了?

“独眼作战,很辛苦吧?”

少年继续挂着天真无邪的笑容,向前走了一步,

“距离的把握,全部都要靠大脑的计算——真努力啊,你真的很努力。

我啊,最最喜欢努力的人了。他们的那些仿佛要刺穿别人的眼神,那些留在身体上的努力的痕迹,都最喜欢了。

所以,我非常非常想要给努力的人奖励啊。”

少年又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地说,

“不好意思,忘了自我介绍了。我的名字是影山 浦。是在世的灰烬骑士中男孩的最小的那个。

虽然很突然,但是我想问你——你知道,炼金术吗?”

“介于魔法和科技之间的禁术。”

陆苇重复了一下回忆中书上的原话,

“但在我看来,只是一些笨蛋想要用【科技】的手段去追求【魔法】的效果而已。缘木求鱼,是不可能成功的。所以那些传说中的炼金术士,最终都丧失了理性。”

“没错没错,你说的很对。不过呢,”

浦从白大褂中掏出一把闪亮的刀。

陆苇正要动手打落那把刀,但她没意料到的事情发生了。

浦没有用那把刀攻击,而是反手砍断了自己的另一只手臂。

“我觉得,炼金术中最迷人的地方,就是——”

断掉的手臂沉沉砸在枯草上,发出啪嚓的怪异声响。他说话的同时,从动脉中喷涌出来的红色液体恶作剧般喷了出来。

陆苇下意识地用双臂挡住了血液,而浦只是任凭血染红了下半身的白大褂。

他一字一句地说道:

“——等·价·交·换。”

陆苇心中暗叫一声不好。赶紧运起太刀——

浦伸出手,打了一下响指。

碰到红色血液的地方闪出夺目的白光,但只是一瞬——

手臂零件被穿透、破碎,陆苇清晰地听到了,还在运作的部分不停敲击破碎的部分的声音。当然同样清晰的,就是不必要的强烈痛觉和心跳的反射性加快。

刚才沾到血液的地方,都像结晶一样出现了青蓝色的结晶,看不见的锐利部分深深地**体内——浦自己,也没有幸免。

“我作为灰烬骑士,光是自己的身体,就已经足够作为材料了,”

他似乎没感觉到刺穿了他大腿的青蓝色结晶,只是头上多了两滴汗,

“一般人的血液,交换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但如果是无数灵魂的集合体——灰烬骑士,也就是我的话,就能换取让你疼到不行的东西啊!”

他从白大褂里掏出一个改造过的敞口瓶子。瓶子里面有一只兔子,背后插着几乎和它自身一样大的两支注射器(一支蓝色,一支黄色),正沉沉地睡着——如果不是死了的话。

陆苇想要驱动手臂,但是却异常地沉重。大概是冷却管被破坏了。然而人造神经却依然在不断传输着痛感。真是够倒霉的。

“灰烬骑士吸收灵魂的相性是会略微影响恢复的效果的——对我来说,最好的就是兔子了。”

他熟练地用一只手摁下那只蓝色的注射器。灰色的灵魂从它的嘴巴鼻子和耳朵里飘出来,充满了瓶子。

他毫不犹豫地捏碎瓶子,灵魂发着光飞入他的胸口。

他的断肢处发出柔和的金光,手臂复原了。

“然后,又会因为我吸收了更多的灵魂,我的血液就会变得更加有【价值】,下一次的【等价交换】将会更痛哦。”

他露出了狡猾的笑容,摸着动弹不得的陆苇的下巴,说,

“乖乖投降吧。”

“我们还没有输。”

说话的不是陆苇——而是在她身后的,一直默不作声的**魔王。

陆苇疑惑地回过头去——

小女孩用乌黑的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相信我——那眼神说道。

陆苇还以一个点头。

“哦?你的大朋友已经被我废了双手了,而你手无寸铁,还想反杀吗?”

浦耸耸肩,不屑又惋惜地说道。

陆苇的血红的独眼狠狠地盯着她。

浦突然感到眼前一红,打了个趔趄,站稳睁开眼时,才感到额头一阵疼痛。

他笑了:“呵呵……头槌?这种招数,小孩子打架才用吧?”

“哈——?!你不就是个小鬼吗?”陆苇顶着也在发痛的额头,眼皮抽动着,用挑衅地语气喊道。

与此同时,魔王双手合十,嘴中念念有词。

陆苇双臂上的结晶发出淡绿色的光芒,渐渐变成草纹,旋即化为细小的、满是皱纹的树枝,迅速地生长着。

“这是……?”浦的记忆中,并没有这样的魔法。既不是魔法,也不是科技——看上去,也并非炼金术。他如此判断道。

“这,就是我被杀死、被夺走灵魂之后,剩下的唯一的能力……就是这个。”

魔王淡淡地说道,睁开了漆黑的双眼。

树枝迅速地还原成了陆苇原来的两只机械臂。

“与灵魂无关,也与奇迹无关,只是通过把【无灵魂的物体】转化为你们口中的【渎神之木】,然后进行恢复、还原。”

陆苇把太刀放到腰前。

完全是崭新的状态。陆苇暗自惊叹道。

浦的双手不停地颤抖着:

“完全未知的、魔王的隐藏能力……”

他低着头,低声说道。

魔王眯着漆黑的眼睛,对陆苇说:

“战斗,就靠你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趣!居然能见识到这种东西!!”

他从白大褂里掏出十只大小颜色各异的试管——镜片下的发着金光的眼睛,露出纯粹到不能再纯粹的喜悦,

“要·拼·尽·全·力·啦——!!!”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