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陆苇与月与刹那子与化学反应

作者:BAKA影 更新时间:2016/5/1 18:54:52 字数:4334

太刀挥下,玻璃质的试管碎裂。试液随着刀刃的余风被掀到草地上,发出嘶嘶的声响。

陆苇调整身位,把太刀放回身前。缓而深地呼出一口气。

她和魔王周围的枯草地上亮晶晶的,布满了试管或烧瓶的碎片,混杂着发出令人不快气味的液体。

“其实已经不用测试了。这种对距离感的练习,你应该做过很多很多很多很多了吧。”

浦笑着,扶了扶亮晶晶的眼镜,

“那么那么,接下来才是正戏啊!”

浦把右手伸到空中。再次把锋利的小刀放在了手臂上。

他要使用炼金术了吗?陆苇双手握紧太刀,把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身上的每一个零件上。

“呼……”

浦叹了一口气,露出怜悯的笑容,

“我说啊,你啊……不会真的以为,我把试管扔出去是为了测试你的反应吧。”

浦拿着小刀的手一横,一个箭步冲向陆苇——

“太看得起我了啊!!诅咒的黑铁小姐!!”

响指的声音响起,周围的碎片和试液化作淡绿色结晶长矛,迅速地封锁住了陆苇的逃路。

即便如此,正面进攻他也没有胜算——陆苇面对着手持尖锐小刀气势汹汹的浦,判断道。

“像我这种正面对抗能力为零的渣滓——”

浦用破音的嗓子吼道。陆苇的猛砍瞬间斩断了他拿着刀子手腕。

炼金术发动的契机,应该就是打响指吧。陆苇甩头躲开飞溅出来血液。那么——把两只手都砍断就好!!

锋利的刀刃穿过血液,刀光一闪,浦的两只手都被斩断了。

“这下子无法使用炼金术了吧!”陆苇轻松闪过飞溅的血液,开始把刀往反方向驱动,进行连斩。

然而浦的脸上没有丝毫波动,依然保持着笑容:

“——比起力量,更重要的是头脑啊!”

周围的结晶突然爆裂开来,从中爆发出无数的鲜红色结晶碎片,仿佛尘暴一样向她袭来。

这个是……再次【等价交换】了吗?难道说……打响指只是诱导动作?

“嘁——”陆苇只好转身,用太刀猛一横扫,打散飞来的碎片——

“在看哪里啦~?!”

浦纵身跃起,扑向还没来得及调整身位的陆苇,用手咬着小刀——

小刀深深刺向颈部,粘稠的冷却液喷溅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

陆苇没有因为疼痛而停下手中的动作,一用力把浦甩到了草地上,挥舞起太刀——

浦勉强翻滚躲过了攻击,但口中的小刀也被打落。

“真是的,一个个都把打响指当做发动炼金术的方法呢。”浦摇摇头,说。

“这样,勉强算是平手。”躲在后方的魔王说道,“我现在就给你治疗。

陆苇脖颈处的伤口涌动起来,像是蛇鳞又像是树皮的黑色物质流动着,然后变回了完好无损的样子。

“下一次是心脏……那个只剩下灰烬的魔王,只能帮你恢复固体的外壳吧。体内的冷却液还够吗?”

浦说道,踩碎了一只装满了萤火虫的瓶子,双手也恢复了。

看来弱点被看破了吗……这样下去论消耗战,我恐怕赢不了他。陆苇咬紧了牙。

“打败他的关键,大概是找到发动炼金术-等价交换的方法。”

魔王说道。

“我知道啦。”陆苇咬咬牙,说道,“只是……到底是怎样呢……”

自己并没有怎么了解过炼金术的运作机理……只是知道这种东西存在而已。

“来吧——!拼尽全力啊!我就是想看你们拼命拼命努力的样子啊!!”

浦狂笑着,用手抓着天青色的头发,

“果然,努力着的孩子是最棒的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行啊,这家伙,表面看上去是个小孩子,实际上就是个变态啊!”

虽然很想这么说,但完全没有任何意义——陆苇心想。

“这家伙,表面看上去是个小孩子,实际上真的是变态到不行啊。”

一个青年清亮而有些沙哑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浦猛一回头——

“月哥?”

“那边的黑色水手服妹子,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原因,但是你还是感谢你拖了这么久啊。”

月用散步似的步伐向前走着,连剑也没有出鞘。

“巡哥被解决掉了吗……真残酷啊。还有还有,把可爱的小弟称作是变态什么的,就算是我也会很受伤的啊。”浦夸张地扶着额头摇了摇头。

然而月不想说话,只见月手中闪出三道刀光——

浦闪开了一只飞刀,打落一只飞刀。

“诶……?还有一只是。”

“还是一样不长记性啊。”月冷笑着,反手用像是抓着回旋镖一样的手势拿着一把稍大一点的飞刀。

浦愣了一下,背后一凉,回旋的飞刀直直地嵌入了他的后背,而且是正好无法自己**的位置。

鲜血染红了白大褂,浦脸色苍白地半跪在地上。

“这家伙改造过自己的身体,当然,用的试剂也是特制的,大多数都含有自己的血液。”

月淡淡地走过倒在地上的浦,

“炼金术怎么可能打个响指就能发动啊……一般来说,都是需要【炼成阵】的才对。但是这家伙选择了自己的血作为原料,再加上灰烬骑士特殊体质,使得【等价交换】的机制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所以才能不需要任何准备就能发动。”

“哼哼……就这么简单地把人家的弱点泄露出去了啊,月哥。”浦倒在地上,辛苦地喘着粗气。

“你也会把我的弱点泄露出去吧——我是说,如果我【真的】有所谓的【弱点】的话。”

月转过身,露出野狼一般的狡黠笑容。

“虽然很不爽,但不得不承认你说得对啊——混蛋月哥!”浦勉强地站起来。

“然后,这家伙的【简化炼金术】最大的缺点就是,所有沾上自己血液的东西,都会、且只会变成不同大小、硬度的结晶。”

月掏出另一把小刀,刺进和那个位置对称的、同样无法自己**的位置。

“呜啊——好疼疼疼疼。”

“这样就封印住了这家伙的炼金术了。当然他要是愿意的话也可以用啦,只是恐怕肺里要留下好多小结晶碎片了。”

月耸耸肩,

“果然是,小孩子玩意儿呢。”

“……啊啊……讨厌讨厌讨厌——月哥一登场,我最棒的一天马上就急转直下了。”

浦站起来,脸上的笑容终于因为痛苦而扭曲了。

“还要继续吗?不要命了?”月把一只手按在剑柄上。

“我虽然很弱啊,但还是有脑子的啊。”

浦忍耐着痛苦,把白大褂的扣子打开,

“这种状况,我也不是没有预料到。”

浦把腹部露出来——那里划着一个六芒星。

——是炼成阵。

在陆苇这么想的时候,浦炸裂开了。

像是棉质的洋娃娃肚子因为缝合不善,而露出来的、膨胀开来的内馅一样——浦的腹部炸裂开,爆发出红色的光热,血肉模糊地飞溅出来。

“这是我发明的——神风炼金术啊!!!”

浦的上半身被炸飞,直直地砸向陆苇——

与此同时,被炸碎的隐藏在白大褂中的无数补给用的试管烧瓶中,飞出无数微小灵魂。

陆苇掏出太刀,在半空中刺穿了浦。

“嘿嘿……出刀早了哦。”浦口吐鲜血说道。

无数微小的灵魂徐徐地飞进浦只剩的上半身,迅速地恢复了了他的身体。恢复肉体时产生的力量居然硬是把陆苇的太刀挤了出去。

此时,浦离陆苇只有半步远。

“这种情况下,我可不认为能赢——”

浦趁陆苇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紧紧抓住了她的手腕——

然后——小刀砍下。

“什么……?!”

“至少,这个完美、精细的机器的一部分——一定要拿回去研究!”

浦说完后,拔腿就跑。

“喂——给我等等!!”

陆苇正要追上去,却被月按了下来。

“没用的,那家伙跑得比谁都快。而且,你也保住了一条性命吧。”

“烦死了!你也是灰烬骑士、勇者的后裔吧!你也是,要被我杀掉的人!”

陆苇用剩下一只手拿着太刀,毫不犹豫地砍向月。

月轻松地闪开,并且打落了太刀。

……可恶……已经开始过热了吗……陆苇感觉到渐渐无法完全控制住机械假肢。

“原来如此……黑色的水手服、黑色的头发、黑色的机械假肢、单眼……你就是【诅咒的黑铁】啊。”

月摸了摸陆苇的下巴,就是摸小猫下巴的那种摸法,

“嗯……无论如何,你保护了小魔王呢,我暂时还不想杀你。”

“……这个女孩,真的是,魔王?”

“是啊,货真价实,如假包换。”月露出戏谑的笑容,“说起来你的红色眼睛挺可爱的呢……虽然只有一只。”

“喂——!你在干什么——!!”

“简单地说就是挺好奇的吧。”

月认真地说,

“你,是认真地想要让这个世界结束吗?”

“……是又怎样?”

“我觉得,目前为止我们的利害关系还是比较一致的。我们做个交易吧。”

月说道。

“交易?”

“你看,你一个人根本无法战胜我的那些愚蠢的兄弟姐妹吧。”月说,“而我一个人带着这么一个没有什么战斗力的家伙,也很难对付那些人围攻……所以,我帮你对付灰烬骑士团,你帮我保护魔王——如何?”

“这个交易不对等。”陆苇说,“你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阴谋?说说看。”月冷笑着,舔了舔露出的虎牙。

“我一个人根本不能单独保护魔王——保护只是一种【协力】,而你却可以一个人对付灰烬骑士,可以说就结果而言你是【主力】……这样故意卖我便宜,是不是别有目的?”陆苇说道。

“那倒不是……你要干掉的对象又不只是灰烬骑士团,再怎么说还有还活着的、我亲爱的老爸、【传说中的勇者】——影山

创吧。就这样看,我对你的帮助不过是帮你解决【一部分问题】,而目前我需要做的就是保护魔王,这对我来说就是【全部】问题——这样,正好扯平了不是吗?”

月静静地说,

“那么,交易成立吗?”

“姑且,成立……”陆苇犹豫了一下,说,“你不怕我背后捅你一刀吗?”

月愣了一下,然后捂着眼睛笑了:

“哈哈……能捅出洞吗?”

绝对的强大,这种情况连考虑都不用考虑……

可恶……这就是,灰烬骑士吗……陆苇咬着牙,心中全是不甘。

“浦也早就跑得不见踪影了。”月说,“你不接受的话,我在这里就会把你破坏掉——对的,这就是威胁。”

“……可恶……”

“你的手需要修复吧。”月问道。

“那边的魔王……?”陆苇看了看旁边的**魔王,用眼神叫她使用那种能力帮她复原。

魔王摇摇头:“像是简单地连接和缝合我还能做到……但是那个机械,似乎很精细……我无法用那种能力把它复原出来。有图纸,或者做出那个东西再连接上去才行……”

“那么,更需要去暖流镇了……说不定会有零件,起码会有纸和笔吧。”

月望向远方,然后抬头看了看太阳。

已经完全升起来了啊……

差不多,他们也该发现【那个】了。

然后,他回身,向陆苇伸出手。

“……什么意思。”陆苇皱起眉头,问道。

“起来啊,现在我们是同伴了。”

月不怀好意地说,

“怨念改造人、大叛徒骑士、重生小魔王……简直是世界上最奇葩的队伍啊。”

“……烦死了。”陆苇搭着月的手,摇晃着站了起来。

“走了,残念子。”月向**魔王招了招手。

“……残念子?”陆苇问道、

“……是我。名字叫刹那子……”**魔王半举起手,脸上略无表情地说道。

“你居然有名字吗……?”陆苇有些惊讶。

“……有的。”

**魔王——刹那子,点了点头,漆黑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陆苇,

“而且一直叫我魔王,也会觉得很奇怪吧……?或者说违和?”

“说的也是……”陆苇说。

不远处,渎神之木。

其实为什么叫做渎神之木,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漆黑的,苍老的树干和树枝向上延伸,高度可以轻松地超过世界上最高的教堂吧,乍一看简直像是天地间的一道裂痕。

明明是树,却没有一片树叶。连周围的草地都是一片荒芜。

据说这棵树一周前还不存在。在某一天某个时刻突然间就像是喷涌而出的黑暗一样从土地中长了出来。

而最底下的树洞……魔王就在此重生。

恐怕这不是一般人认知中的植物树……而是更加形而上的存在。

不详、诅咒、毁灭、死亡……光是注视着,就让人联想到这些,仿佛周围的天色都会为之变暗。

阳太注视着这个不知象征着什么——但总之不会是希望——的存在,一步一步走进树洞。

没错……这一样东西,必须回收。

在漆黑中的一丝白色亮光——当然,阳太用看穿灵魂的金眸可以轻易察觉到这样东西的存在。

——毕竟是杀死魔王,还是要有一把称手的武器啊。

银白色的,杀死魔王的白色十字剑。

阳太面无表情地将它从树根上拔出。

忽然,阳太的周围充满了沉重而响亮的钟声——突如其来,又很快消失。

……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阳太紧握着屠魔十字剑,迅速地思索着。

然而还是一片黑暗和寂静,除了他自己的呼吸声,什么也听不见。

他走出树洞,走向光明。

那么……再一次的、彻底杀死魔王的战役,开始了。

第一卷·完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