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关于数字三的感想

作者:BAKA影 更新时间:2016/5/11 17:06:00 字数:4026

那是个有点闷热的夏天的下午。

阳光从宿舍的另一头照在地板上,往灰白色的房间里晕出一片金色。

“苇苇~!我回来啦!”

伊莉莎砰地一声打开宿舍的门。皮包随着她略显娇小的身体甩动起来。

“哟,欢迎回来。”

伊莉莎取下眼镜,纤细的手指理了理鬓发。

“哼哼,今天我终于掌握了最后一个中阶风系魔法啦!”

伊莉莎双手叉着腰,下颚稍稍上扬,挺起小小的胸膛,说道。

“是吗……恭喜你?”

陆苇露出微笑,把论文和资料往书桌的里侧推了推,站起身来摸了摸伊莉莎的后脑勺,

“给聪明的孩子奖励吧,想要什么奖励?”

“真是的,我可不是什么孩子啊!苇苇你总是这样!”

伊莉莎装作很生气的样子,鼓起了腮帮子,但是没有推开陆苇,

“像上次那样,跟我讲个东方的寓言故事吧?”

“好呀。”

陆苇克制地微笑着,收回的手无意中碰触到伊莉莎脸上的伤疤。她心中微微一震,说,

“我买了三文鱼哦。我切给你吃,你边吃边听吧。”

“好~”伊莉莎双手高举过头,脸上洋溢着快乐。

陆苇把低马尾重新梳成高马尾,然后从冰箱(施了冰魔法的储物箱)里拿出三文鱼,用菜刀果断地切下一块,小心但是迅速地割下鱼皮,只留下了最柔软的、粉白相间的充满脂肪的鱼肉,然后温柔而利落地将鱼肉切成数十等块。

陆苇思索了两秒,拿了一双筷子,夹起一块,放入口中。

很好,还是冷的。柔软冰凉的三文鱼块在舌头上,仿佛快要化掉一般。有弹性的肉质,简直就像是少女的耳垂。

……不,应该说,我想象中的少女的耳垂吧。陆苇这么想着,感觉脸有一点发烫。

伊莉莎接过那盘还带着凉气的三文鱼,用木筷子戳了戳。

“哦哦……这就是三文鱼吗!没想到苇苇的刀功也这么好啊~是爸爸妈妈教的吗?”

“不。我自己学的。”陆苇摇摇头,“隔壁的大叔见我喜欢吃,所以教了我。”

“哇……有故事哦。”伊莉莎注视着陆苇,双眼发出好奇的光芒。

陆苇露出“小伊是想蘸芥末还是蘸柠檬汁?”

“嗯……都试试吧?”伊莉莎夹起一块三文鱼,“哇……好软!”

伊莉莎犹豫了一下,蘸了蘸绿色的芥末,把三文鱼放进口中。

“呜哇!”

芥末的辣气从鼻腔里涌出来,与此同时眼睛也被呛出眼泪,伊莉莎捂着嘴巴和鼻子,脸红彤彤地看着陆苇。

“果然还是柠檬汁吧。”陆苇微笑着,有点担心地摸了摸伊莉莎的后背。

“呜……这就是东方独特的辣吗……好神秘啊。”伊莉莎吐出舌头,用手扇着,有点委屈地说。

“我觉得这应该不能说是神秘吧……”陆苇也伸出筷子,蘸着芥末面不改色地吃下了一块。

“哇……怎么做到的?”伊莉莎一弯腰,脸几乎贴着陆苇说道。

“嗯……?我觉得还好?”

陆苇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把头扭到一边,用手指揉揉眉头,问,

“好吃吗?”

“恩……好吃!”

伊莉莎碧绿色的双眼映出陆苇的面容,

“那么那么……到底是什么样的故事呢?”

“嗯……这个故事叫《三个和尚》。”

“和尚?”

“以前东方大陆有一个信仰着善恶因果轮回,追求着没有痛苦、无欲无求的宗教,叫做涅槃教。”

陆苇尽可能简单地解释道,

“而他们的信徒……或者说,最普通的信徒,就叫做和尚。”

“‘追求着无欲无求’……?听起来很奇怪啊。”伊莉莎问道,挠了挠米黄色的卷发,又把一块三文鱼送进嘴里。

“嗯,东方国度没有被恶魔毁灭的时候,这个宗教是很盛行的哟。所以有各种各样的和和尚有关的故事。”

陆苇也夹了一块,

“故事的内容很简单:

从前有一座山,山上有座小庙,有一天庙里来了个小和尚。他每天挑水、念经、敲木鱼,给菩萨——菩萨是指涅槃教过去的圣人——案桌上的水瓶添水,夜里不让老鼠来偷东西,生活过得安稳自在。

不久,庙里又来了个瘦和尚。他一来就喝掉半缸水。小和尚叫他去挑水,瘦和尚最初去挑水了,但是后来看到小和尚在庙里清闲自在心想一个人去挑水太吃亏了,便要小和尚和他一起去抬水。两个人只能抬一只桶,而且水桶必须放在担子的中央,两人才心安理得。

这样总算还有水喝。但两人的关系也僵化了。

后来,又来了个胖和尚。他也想喝水,但缸里没水。

小和尚和瘦和尚叫他自己去挑,胖和尚挑来一担水,立刻独自喝光了。

从此谁也不挑水,三个和尚就没水喝。

大家各念各的经,各敲各的木鱼。

到最后把菩萨面前的净水瓶里面的水抢着喝干了,也没人添水。

花草枯萎了。

夜里老鼠出来偷东西,谁也不管。”

伊莉莎听到这里,把筷子放下。筷子和盘子在安静的阳光里碰撞的声音显得异常响亮:

“总感觉,我也经常遇到这样的情况呢……爸爸妈妈吵架了,他们都不愿意道歉,最后只有我去劝他们……还有朋友吵架的时候也是。还有,老师在叫我们做一些很难的事情,大家都不愿意第一个做的时候,都会这样呢。”

伊莉莎双眼盯着盘里面的三文鱼,又像是看着一些更遥远的东西,

“但是,我会去打水的。因为我也想喝水啊,尽管可能我会变成大家眼里最吃亏的那个,但是总比没有水喝要好,而且大家也会因为我吃亏而有水喝……所以就算害怕,我也总是第一个冲出去。”

也第一个摔倒。陆苇在心里帮她补上。

“但是在这个故事的最后,庙里起了大火……然后大家都齐心协力去挑水灭了火,也明白了要分担责任的道理。”

陆苇摸了摸伊莉莎的头,笑着说。

“很棒的故事啊……有一个好结局,真的太好了。”伊莉莎露出了真心的笑容。

“是啊。”陆苇说。

“恩。但是我现在已经不一样了,我有苇苇在身边啊。我们会一起挑水一起活下去的。对吧?”

她有点担心地说出最后两个字。

“当然啦。我发誓过的。”陆苇摸摸伊莉莎的耳垂,**起来。

是啊。

我发誓过的……

遵守誓言。

这是我唯一的、哀悼曾经存在过的幸福的可能性的方法。

陆苇的意识回到现在。

皎洁的浅蓝月亮挂在天上。

三个人围绕着篝火,一言不发地坐在枯草地上。

叛逆灰烬骑士,影山月。

自称魔王的灰烬,刹那子。

当然,还有我……诅咒的黑铁,陆苇。

虽然我的名字已经不重要了。陆苇想着。

火焰在三人的双眼中跳动着,注视着火焰中不存在的某种东西。

现在这种情况也是三个人……非得说的话,大家都有在“挑水”吧。

但是,似乎又和《三个和尚》最后的大团圆结局的那三个人不太一样。

他们三人仅仅是遵循着契约精神合作着,并没有什么相互理解或是类似的东西存在。

不好,也不坏。这就是陆苇对现状的评价。

“没人说句话吗?”

月叹了一口气,用白色直剑撂了撂篝火。

“恕我直言,我们根本不需要休息。”

陆苇说道,

“我们三个都不需要吃东西,其实也不需要睡觉啊。”

“嗯。假如就身体层面来说,我同意。”

月抬起头来,直视着陆苇,露出似乎不怀好意的笑容,

“但是啊,毕竟我们拥有着人类的心智,所以精神是需要休息的。”

“比如?”陆苇问道。

“比如,刚才你在想过去的事情吧。”月稍稍扬起下颚,说道。

“……!”陆苇眼睛不自觉地睁大了一点。

“看来我猜对了……要不就是在想接下来自己的安排。通过不断地确认过去和未来,让【注视着现在】这个状态本身得到休息,这就是心灵的休息啊。”

月露出虎牙地笑了。

“顺便问一句,你们的目的地是哪里?”陆苇问道。

“归途岛。”月干脆地回答了。

“岂不是要穿过整个北方大陆?”陆苇问。

“有什么问题吗?”月反问。

“没有,不如说正合我意,可以把这个大陆扫荡一遍。”陆苇无感情地摇摇头。

一阵沉默。

陆苇看了看漫天的星星,又摸摸空空如也的,本来应该是左手所在的地方。

她盯了月一小会儿,开口道:

“其实我想谢谢你。”

“哟,这么客气。”月冷笑道,没有对陆苇本人的恶意,似乎只是对“感谢”这种行为习惯性地表露恶意。

“我本来是要一个人完成我自己的约定的。但现在有你们的帮助,谢谢。”陆苇无视了那一句揶揄,感情毫无变化地说道。

“不不不,现在你还是要一个人完成你自己的约定。”月摇了摇手指,又撂了一下篝火,“别有多余的误会,我们只是在某些利益一致的事情上达成共识,并且彼此尊重,我们并不是什么相互帮助的好朋友,明白?”

“……你心态真好啊。”陆苇撇了撇嘴,把头扭到一边。

“当然好。”月笑笑,看了看身边的刹那子。

“对家人都没这么好啊?”陆苇想到他对付浦的手段。

“之所以说‘当然’好,就是因为不是对家人啊。作为排老三的我啊,后面还有十几个兄弟姐妹,光是记名字就够讨人厌啦”

月毫不掩饰似的的说道。

这家伙……大概还是不要深挖他的内心好点。陆苇判断道,那样,大概只会使得这种松散的合作破裂吧。

刹那子用地上的枯草变成了一个精致的草环。

但这些草是被科学家们称之为【螺旋蕨】的植物,据说在巨龙未大量死亡时遍布大陆。因为大株被当时在大灭绝中幸存的贪食龙给吃光了,所以现在只有矮小而曲卷的品种。有着迅速恢复体力的功效,药敷甚至可以愈伤。即使干枯了,想必也保留着相当的功效。

但是对于月来说,这根本比不上吸收灵魂的效率,而陆苇也无法把这个当做身体的燃料。他们几乎连饭也不用吃啊。

刹那子没有说什么,把草环扔进火中。看着火苗一点点把它烧成炭黑,然后渐渐碎裂。它们的灰烬也许随着温热的空气飞出,也许被回流卷回柴薪的地步。

刹那子累了,静静地躺在月的膝上,闭上了漆黑的双眼。

“不对,对我来说,家人只有一个。”

月的声音轻得就像今晚的月光。他抚摸着刹那子的黑发,双眼流露出陆苇从未见过的神色。

温柔……还有,怜爱。

显然不是对刹那子的,而是另一人。

陆苇感到有些吃惊。

“她的名字是,水户和美。”月依然轻声说道。

“……谁?”陆苇问。

“没听到就算了。对你来说,就是个随处可见的普通名字吧。”

月的语气里没有嘲笑,甚至还有些悲哀,

“你也躺下,让心灵休息一下吧,我放哨。明天太阳一升起来,我们就赶路去暖流镇,准能到。”

陆苇想不出什么拒绝的理由,于是就照做了。

月抚摸着胸口。似乎在寻找着那里曾经存在着的某些东西。

但是已经什么也没有了。

月思考着过去,思考着未来。

这三者之间的区别渐渐模糊。

“有机会,再加上我心情好的话,跟你说说吧。”

月对着明显没有睡着的陆苇说,

“和美她和我的故事。”

“你似乎有强烈的倾诉出来的愿望。”陆苇注视着月反常的神情。

“当然,这些我从来都不能对家里人说的。”月摇摇头,苦笑道,“你不愿意听吗?”

“怎么会不愿意,不过,改天吧。要听的话,估计就没法休息心灵了。”陆苇说。

“你学我嘴皮子倒是学得快……烦死啦。”

月笑笑,无聊地扒拉了一下篝火。

其实救下失去所有力量的魔王,其中一个目的也是为了脱离家族。

月在心里对自己说。

已经三天了。

心里很平静,没有什么特别的。

星星很遥远,月亮也很遥远。

跳跃着的篝火在黑暗中若隐若现,若隐若现。

直至,全部熄灭为止,都将是夜晚。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