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冰封的恶魔(上)

作者:BAKA影 更新时间:2016/5/26 17:06:52 字数:3979

身披黑色破旧斗篷的刹那子长久地半跪在原地,而灰烬早就被风吹散了,仿佛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一样。

陆苇看着这幅画面,心里有种难以言状的梗塞感。

“接下来该怎么办?”陆苇问道,“还有心情泡温泉吗?”

“哈?要我说,运动了这么久才更应该泡温泉吧?”月金色的双眼连看都没看陆苇一眼,“但是老和尚已经翘辫子了啊……干脆硬闯进去好了。”

“反正也拿到了那个所谓的【辟邪】用的徽章……就算真的有恶魔,也不会出事儿吧。”陆苇点点头。

“话说回来,我不了解你们东方大陆的文化……这东西,真的能辟邪吗?”月拿出琥珀色的徽章,对着太阳照射着,里面的鹰纹连每一根羽毛都有仔细地雕刻出来。

“‘那样东西能让恶魔执念释然,自行了断’——这是他的原话。”陆苇用仅存的机械右手摸了摸下巴,“这个,恐怕和我理解的【辟邪】不太一样啊……”

“我想也是。辟邪的不应该是那种光是看到就要吓跑掉的东西吗?”月像抛硬币一样把弄了一下那个徽章,“这东西,怎么看都不像是会让恶魔害怕的玩意儿啊。”

“不过,也许正是因为一般人不会想到让某样东西自行了断也是辟邪,所以他这么说应该是确有其事吧。”

陆苇用脚尖敲了敲地面,

“那么,我们来谈条件吧。”

“啥?”月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戴着黑色皮护甲的手放在耳朵旁,“你说什么?”

“‘先解决这个没有灵魂的怪物,然后我们谈谈条件’——你刚才是这么说的。”陆苇一字不差地重复道。

“怎么回事啊你这个人形自走留声魔法级别的记忆力……”月嘴巴微微长大,雪白的眉毛高高挑起,“我是为了什么事情说这句话的来着?”

月不解地望向陆苇,双手插在风衣的口袋里。

两人几乎是肩并肩地站着。月因为站在陆苇左方,所以她完好的血色眼睛离他比较远,视线穿过她高挺的鼻梁,盯着她的独眼。

那只独眼像不快的猫咪一样微微眯起。

“说声谢谢啊。”

陆苇说道。

月别扭地扭了扭头,耸了耸肩,嘴巴张开又合上。旋即又走向被破坏的旅馆,开始用直剑清出一小条路。

陆苇跟上去,眼睛紧紧地盯着他。

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嘴巴里咕哝着什么,陆苇问他想说什么,他连忙说没什么。

“谢了。”

他终于小声地说。

“为了什么?”陆苇追问道,脸上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坏笑。

“为了你……回应了我无聊的信任?”月挠挠脸,依然没有看陆苇。简直就像个在课上被老师点名的走神的学生……陆苇心想。

“把你那个无聊的定语去掉,扫兴。”陆苇弯下腰也搬走一两块挡路的木头。

“你才该把你那个无聊的‘扫兴’去掉,黑铁小姐。”月不快地抿起嘴巴,一脚踢开一条不小的木头。

“黑铁……?”陆苇眨眨眼,声音不自觉地从喉咙发出。

“【诅咒的黑铁】啊。别忘了你的称号啊。”月扬起头,不解地解释道。

“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陆苇说。

“有话快说,都走到门口了。”月说。

刚才的冰鹰只摧毁了旅馆的一大半,另一半——包括这个通往后院的门和周围的墙——依然完好无损,不得不说,这对于这个摇摇欲坠的小旅馆来说是一个奇迹。

“你这家伙,不会到现在都不知道我的名字吧。”陆苇伸手摁住月的肩膀。

“好像是叫陆苇吧……?”月回过头,皱着眉头回忆道。

“你似乎没问过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陆苇说。

“确实没有,我是听刹那子那么叫你的。”月耸耸肩,又满不在乎转过身去。

等等……刹那子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疑问忽然落入陆苇的脑海,泛出一阵阵思考的波动,

她确实是问了,但我应该没有回答才对?

月狠狠地转了几次门把。门把咔咔的响声让陆苇害怕门把会咔的一生掉下来。

“啧……这个门,上锁了啊。”

“钥匙大概在老和尚的尸体上吧。”陆苇说。

“又得摸尸体吗……麻烦死了。”月踹了一脚门。、

“钥匙的话,在这里。”

刹那子的突然从两人背后出现。她用黑色的斗篷擦干净钥匙上的血迹,手臂高高举起。

月不怎么介意地拿过钥匙。

“……呃……谢了?”陆苇弯下腰,摸了摸刹那子凌乱的头发。

“不用。只是我该做的而已。”刹那子脸红着说道。

“噢对,我也谢了。”月漫不经心地补了一句。

握把有些生锈的钥匙**了门把的锁孔里,艰难地转了一圈之后,门里面发出整齐而令人愉悦的咔嚓声。

门显然很久没有开了,月稍稍用力,门才伴随着吱吱呀呀的声音慢慢打开。

冰冷的雾气从门缝里不断钻出来。

里面难道是冰窖吗?月想着,不耐烦地一脚踹开门。

里面的景象让月愣了几秒。

“看来你没想错,这确实是个食人陷阱。”陆苇走进“冰窖”说道。

竹子做的栅栏、疑似是温泉的水池和石头铺的边,还有满地的堆积起来的骨头,都被厚厚的晶莹的冰包裹起来。

地面有些滑,但对于月和陆苇来说还是可以走得比较顺畅的。

“‘黑火是属于恶魔的元素。’”月随口念道。

“《神言录·第十九章·遗落的轻语·第八节·第六十三句》。”陆苇轻松地补上,“是那个老和尚弄错了?这里确实有恶魔吗?”

“不,不会有错。”月用眼睛扫视了一下四周,“你杀过人的,应该知道吧,万物的灵魂都是灰白色的火焰、烟雾状的。但恶魔不一样。恶魔的灵魂是血红色的。而这里的冰,沾染上的灵魂波动都是鲜红的。”

月往右细细观察,然后抬起脚,

“这一边。”

月的目光追随着逐渐变强的红色波动,最终找到了它的来源。

深红色的灵魂平静地跳动着,无疑是一个恶魔。但奇怪的是,如同红色的凤凰花瓣环绕着白色的花芯,在红色魂火的环绕中,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白色光芒,

月闭上双眼,关闭了灵魂视觉。

再睁开眼,周围的一切都与“红”或者“火”没有任何关系。或者说,正好相反。

厚重的冰被精细地雕成精致的各种家具——桌子、椅子、柜子,杯子,甚至还有装饰用的花瓶。太阳光在它们的内部和雕花上奇妙地折射着。而这些东西的后方,则有一扇被冰厚厚封住的巨大铁门,音乐可以看见上面刻了一些东西。

而坐在一张冰质的白色椅子上的,就是鲜红灵魂的主人。

她和月见过的任何一个恶魔都不同。

她安静地坐着,冰丝一样的白发掠过长长的耳朵自然地微微垂下,显然没有发现月和其他两人的到来。双眼被有些发黄的绷带厚厚地蒙起来,脸颊上应该有恶魔烧痕的位置则是结出了冰晶。身上穿着有着精致白色蕾丝花边的黑色哥特式裙子和白色的衬衣,但边角处已经有所磨损。如同苍白得陶瓷一般的双手自然地搭在一起。头上的黑色犄角与其说是断了,更像是被人用刀具仔细地切割了下来,切口平整而考究,丝毫没有破坏她外貌上的美感。

月打量了她好一会儿,她保持着恬静的坐姿,只有胸廓微微地收缩和扩张,抿着的没有血色的嘴唇间不时吐出一阵淡得几乎看不见的白雾。她更像是这个房间的一部分,而不是主人。

原来如此……温泉无法使用,被恶魔占领,原来是同一回事。

在见过一点都不像恶魔的魔王刹那子之后,月很快就接受了冰元素的恶魔这一反常的存在。

与之前预想的不同的是,眼前的“恶魔”灵魂波动非常平静,似乎不像一般的恶魔——充满杀意,急切地想要吞噬灵魂。

还有一点令月有些在意的是,把双眼蒙起来,是为了不要让自己看见什么吗?

月呼出一口气,向前迈出一步。

他的靴子刚刚碰到地上厚厚的冰,冰封的恶魔马上抬起头:

“爱希维尔(Iceywill)小姐,是你吗?”

她似乎是很久没有开口了,颤抖的声音在最后的“是你吗”中破了音。

“不,我不是。”月如实回答,“你,是恶魔吗?”

“……你是,她的伙伴吗?”她有意无意地无视了那句提问,瘦削的手扶着椅子摇晃着站了起来,“你知道爱希维尔小姐的消息吗?”

“抱歉。答案都是否定。”月如实回答。

“怎么回事?”一旁的陆苇小声耳语道,“这就是老和尚说的恶魔?”

“没错。我确定。”月小声回应道,又望向刹那子,“你认识她吗?”

刹那子向前一步。冰封的恶魔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犹豫着,单膝下跪。

“好久不见了……薇薇诺·麦丹特(Vivino.McDante)。”刹那子用平和的语气说道。

“吾主(My lord)。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冰封的恶魔——薇薇诺低着头说道。

她的双手颤抖着。

“放心,我并不是来追究你的背叛行为的。”刹那子闭上眼睛摇摇头,“更何况,我也没有那个能力了。”

放弃了黑火,就相当于放弃了吞噬人类灵魂的使命……虽然不知道怎么做到的,但这一定和恶魔起源的目的相背离吧。陆苇想到。

“……感谢吾主。”薇薇诺松了一口气,“另一个人,是如今您的侍从吗?”

另一人?陆苇也已经踏入冰地中,看来她的眼睛确实已经无法看见了,但她能感受到月和刹那子,却感受不到我的存在吗?

“不,是我的同伴。”刹那子说,“正如你所感知到的和知晓的,我,已经失去了几乎所有灵魂了。差不多可以站起来了吧?”刹那子有些不快地补上最后一句。

“……原来如此。”薇薇诺站起来,又恭敬地鞠了一躬,“那么,两位有何贵干?”

“温泉被冻住了。”月说,“没别的事情。”

“原来如此……”薇薇诺似乎有些失落,“稍等一下……我在这里发呆发了很久,抱歉,没有收住这些冰。”

薇薇诺十指交叉,放在胸前,口中念念有词。

周围传来清晰可见的冰块碎裂的声音,然后是淅淅沥沥的水滴声。

“现在应该可以了……水温的话,很抱歉没法调整。替我向老和尚问好。”薇薇诺说道。

“就这么简单?”陆苇忍不住问。

“……抱歉……?刚才是,谁的声音?”薇薇诺惊讶地问道。

“这样就可以了吗?”月挡住陆苇,问道。

“是的,可以了……”薇薇诺皱着眉头,“有什么问题吗?”

既然如此,为什么老和尚还要特地……想要驱除掉她?陆苇感到一阵疑惑带来的不悦。

“关于温泉的话,没有了。”

月思考了一下,问道,

“但是作为魔王的同伴,我有一个小小的问题,纯粹出自我的好奇心。”

“请问吧。反正我也只能在这里等着爱希维尔小姐……”

“你,是怎么把我认成那个……爱希维尔的?”月问道,“总不可能是我和她长得很像才认错的,对不对?”

“……徽章。”薇薇诺碰触着地面,“空气中的冰气告诉我,你有那个徽章。”

“……鹰纹的玛瑙徽章。”月把徽章拿出来。

“那是,王城的【暗影会】的徽章。”

暗影会……过去王城的最高参谋会议,聚集了许多魔法、科学的人才,据说也是他们发明了炼金术。陆苇确认道,没错,这些人大概也是我的目标之一。

薇薇诺咬了咬嘴唇,白色的小皮鞋跺了跺冰面,

“还是,告诉吾主和同伴先生我和她的故事吧……作为交换,我有一个请求。”

“……先说,我再考虑一下要不要答应。”月眯起眼睛,说道。

“如果你们知道爱希维尔小姐在哪里,或者遇见她的话,请告诉她……我还在等她,希望她能过来找到我……”

薇薇诺的头微微抬起,

“那么,要从哪里说起呢……?”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