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如何杀死一个神”(How To Kill A God)(下)

作者:BAKA影 更新时间:2016/6/8 11:25:07 字数:8131

温泉旁,摇曳的微弱烛光把暗橙色的光照在月和冥子的脸上。

“快滚,我没空陪你玩。”

月从鞘中拔出白色直剑,横在身前,同时,他往身后招招手,示意刹那子躲起来。

和之前不同的是,这次的白色直剑似乎发着微微的青蓝色光芒,背光的暗部更为明显,仿佛剑身的材料发生了变化。

这是月的灵魂魔法:把自身的灵魂与手中的武器连接起来,强化其强度,而由于月的灵魂的微妙特性,还会为武器带来【月火】的力量。代价则是会承担剑身受到冲击的痛感。但对于目前的连接程度来说,这一点痛感微不足道。

冥子非常明白,之前与月在战斗练习中交手时,他绝不会一上来就使用这个灵魂魔法。

【月火】这个名字,是取自只在传说中的居住在月球表面的种族【精灵】的能力,是一种青蓝色的火焰,具有【净化】的作用,可以抵消魔法。

月当然不是精灵,取这个名字也只是因为效果恰好相同,还有就是他自己的名字里也有个月字。大概是巧合吧。

冥子丢下弓,从身后拿起长柄的黑色镰刀。

月也同样熟悉这个武器。由熟练的一个东方猎人为冥子特别制作的被称之为【鬼谷】的镰刀,具有变化成不同形态的功能。

“看来你是下定主意要在这里干掉你亲爱的哥哥了?”

月笑着,打开了灵魂视觉。

冥子一言不发,沉重地咽下一口唾液,随即把视线隐藏在宽大的猎人帽背后。

她的灵魂波动非常地稳定。月毫不惊讶地察觉到了这一点。他自己也很清楚,开启了【月火】对付认真的冥子,胜负、生死,都只在一瞬间。

而冥子,从来就没有赢过月。一次都没有。

两人手持着武器,站在原地对峙着。

烛光摇曳的一瞬,两人灵魂的杀意波动几乎同时爆发。

她一个箭步,手中运起巨大的镰刀,从右下方旋转着斩向月。

月身体一转,燃烧着淡淡月火的直剑剑背擦着镰刀的刃,把镰刀生生震开。力气不如月的冥子身体也失去了重心。

月火从剑身迸溅而出,形成一阵闪耀的月光。

这就是月火给直剑带来的附加攻击方式——剑气斩。

月光燃烧着剑刃,眼看着就要化作剑气从剑身飞出。

第一招就输了吗……有点太快了呢。果然……我是赢不了月哥哥的。

冥子注视着闪耀的月光,随即闭上了双眼。

但是,预想的痛感没有到来。

冥子睁开眼睛。月已经不在眼前。

糟了!冥子正了正猎人帽,双眼用灵魂视觉焦急的搜寻着。

月迅速地在冰制的通道中穿行,靴子与冰碰撞,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

他突然深呼了一口气,转身,击落一支箭。

“我都说了我没空陪你玩!”月的冷笑因为焦急变得有些扭曲,“你们怎么这么喜欢用箭在背后偷袭?能不能换点花样?”

说着,月的双眼察觉到了还未出现在眼前的冥子的灵魂。那灵魂正扭曲着,旋转着,形态变得巨大起来——

还没等他缓过神,一只巨大的狼爪抓住了他,往周围的冰墙上狠狠地砸去。

冰墙在身后破碎,变成小小的冰块从头上掉下,而月的的背部也感觉到了因为脊椎剧烈震动带来的痛楚。

月吐口水似的吐出一口血,眼睛瞥了以下胸口的盔甲,已经扭曲变形:

“哼……这才像样。”

月笑着看到了释放了自己灵魂力量的冥子。

她的右臂变成了与身体不相称的巨大的兽爪,灰黑色的毛发沾着粘稠的油光。而她的脸则痛苦的扭曲着,紧紧咬合的牙齿间急促地吐出野兽的气息,原本平静的肺部如今也像拉风箱一样沉重地呼吸着。另一只手抛掉弦被咬断的弓——刚才她竟是用牙齿咬着弓向月射击——勉强提起变形成砍刀形态的【鬼谷】。

这就是冥子的灵魂魔法——【兽化】,身体的全部或一部分变成自己曾吸收过灵魂的野兽的形态。

当然,理想状态下是只有肉体会兽化。

她一抬手,巨大的兽爪把她整个身体都带动着飞起来,向月猛击。

月侧翻滚,巨剑随之被抽出。巨大的野兽拳头砸到了已经布满裂痕的冰墙上,留下了一个带着血迹的大坑。

那是来自兽化手臂的血迹。

“这样子不是可爱多了?既是美女,也是野兽,这样的你可有趣多了啊!冥子!”

月说着,双手紧握住的巨剑迸发出青蓝色的月火。

“住口!你明明知道的——!!!”

冥子大吼着,还带着血迹的兽爪反手一掀,砸到另一边的墙上,留下一滩血迹,

“我讨厌使用这个力量,你明明知道的——!!!”

“那你不用不就好了?”月冷笑道。一个箭步冲向了冥子,巨剑迎着胡乱拍击的兽爪一刀,放出了涌泉般的血流。

血流中飞出灰雾一般的灵魂,迅速地流进月的身体里,恢复了盔甲和背部的伤。

这个行动有些鲁莽。因为虽然冥子在兽化之后的动作大起大合,相当明显,但因为无时无刻灵魂都在剧烈地波动,根本无法分辨出杀意。月暗舒一口气。

然而,冥子左手拿着的砍刀形态的【鬼谷】立马乱斩一气。月尽管马上用剑格挡住了一下,但还是中了一刀。刀刃在地面上划出疯狂野兽般的抓痕一样的痕迹。

同样,月从伤口也流出薄薄的灰雾,飞进冥子的身体里,恢复了她兽爪因为猛击造成的伤口。

“原来如此,只要主动攻击,就能从对方身上吸收灵魂恢复吗……”

月虽然疑惑为何之前与巡真刀实枪地对战时为何没有出现类似的情况,但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并迅速采取了行动。

冥子依然失控地用兽化大爪乱抓着,月迅速后闪两三个身位,把月火巨剑横在身前。

名字的兽爪高高举起,如同大树倒下一般拍下——

月没有格挡,而是直直地想冰制的墙壁冲去。

兽爪把地面拍碎,破碎的冰块如同霰一样从地面飞起,但是,没有血迹。

在哪——?冥子的眼球迅速地运转着,看向了不可能的方向——

此时,在冰墙里,月身前横着的月火巨剑轻松地抵消掉周围的冰块,让他在其间穿行着。

果然没猜错,这个冰墙也是用薇薇诺或者爱希维尔的冰魔法制成的。而月火的净化作用可以轻松地抵消掉这些魔法召唤出来的冰。

月轻松地绕到了冥子的背后,巨剑往兽爪上猛地一砍,又是一片巨大的血花。

巨大的兽爪成了冥子在狭窄的通道中转向的障碍,她只能往身后乱打一气,并同时勉强转过身。但转过去时,月又一次穿进了冰墙里。

正当月以为毫无威胁时,冥子竟直接用兽爪刺进冰墙的墙体内,冰捏碎了冰块。喷溅着的血液渗进冰墙的缝隙,像是恶作剧般把无色的冰染上红色。

她费劲的拔出兽爪,攻击没有停下。殴打、殴打、殴打。

周围的冰块危险地震动着,月迅速地离开了冰墙墙体。

冥子身体一转——刚才殴打墙面形成的冰坑正好给她提供了转身的宝贵空间——的兽爪往后一甩,月连忙用巨剑格挡,但无济于事。

月的巨剑被击飞,人也被掀到了一边。

冥子一步一步地前进着,踏碎了地上破碎的冰块。

稀薄的灵魂翻飞着流进冥子血迹斑斑的兽爪。上面因为猛烈殴打冰墙而露出血肉的伤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

月从地面艰难地爬起,嘴角流出鲜血,但他没有擦,从腰间抽出了直剑。

“你看,这样不就能赢了吗?这就是你想要的,不是吗?”

月冷笑着,看不出一丝受伤带来的挫折。

“住口——!住口!!!”

冥子吼道,声音仿佛被切成了两半。一半是女人的哭喊,一半是野兽的低吼,

“因为我……只有使用这个能力才能完成【灰烬骑士的义务】啊!!!”

巨大的兽爪来回地横扫着。月只得左右迅步闪避着,偶尔抓住机会往兽爪上来上一剑。

血液不停地飞溅,沾上了月的风衣。

不一会儿,冥子用力地压抑着体内不断涌出的没有理智的**:

“我,一定要在这里,杀掉你。

我不得不这么做……”

两百年前。归途岛。

我是怪物。

我才是怪物。

冥子第一次狩猎,体内的属于灰烬骑士血统的灵魂能力就觉醒了。

金色的灵魂视觉开启的同时,她也发现了自己与其他兄弟姐妹的不同之处。

她吸收的灵魂……像是还没有完全化为己有一样,变成一种声音甚至是一份记忆留在了她的身体里。

她第一个杀死的猎物,是森林里的一头狼。

在阳太拍着她的肩膀称赞时,她已经完全听不见了。

脑海里无法控制地出现被自己杀死的画面。

在草丛中小心地行走着,然后迅速奔跑起来,扑上威胁到自己的【某个生物】……然后被甩开,被镰刀切开腹部,伤口剧烈地疼痛,血液渐渐流出,身体变得冰冷……

一切宛如亲自发生一样。还没能够控制这种力量的年幼的冥子感到了强烈的恶心。

一开始她和阳太一样,以为这只是第一次见血的不良反应。

但是在连续狩猎了两三只狼之后,强制性的幻觉没有减弱,反而变得越发难以控制。

那些被杀死的猎物的家的位置,生下孩子的时间,周围寻觅不到食物的失落……全部都像是真实发生在了冥子自己身上一样。当然还有每一次每一次的,被杀死的记忆。

在杀死了另一头狼后,被幻觉侵蚀的冥子已经完全无法意识到自己是【人】,而是在被杀死的记忆在脑中回放结束之后,主动地开始了【延续】那份记忆。

她【就是】被杀死的狼,但现在已经是【被误认为杀死】了。她从冰冷的地面上爬起来,用爪子攻击每一个肉眼能见到的人类。只要自己的爪子上能沾上任何东西的血,所有的攻击都变得不痛不痒,只有复仇的野性和攻击的欲望充满了身体和大脑。

想要撕裂。

想要啃咬。

想要牙齿和爪子浸满温热的血液。

血……!血……!

它们在对我唱着美妙的歌儿呢,治愈了我的伤口,治愈了我的死亡——

当冥子转过身来时,自己已经被阳太压倒在地,跪在一个湖泊旁,眼睛注视着满脸血迹和狼绒的自己。

就是那个时候,她认定了。

“我是怪物。”

尽管绝大多数家人们听从了阳太大哥和父亲的意见,认为这是可以控制,而且能够得以运用的能力,但冥子至今没有掌握能完全在兽化时保持自我的技巧。在杀死任何生物的时候,依然会强制地出现那个生物死前的记忆,甚至还有他们用人类的声音对自己的诅咒。

但她还是努力地去适应着一切。不,她只是不得不适应这一切。

她必须要狩猎,必须要给家庭运作提供必须的物资。

我不得不这么做。

然后,染血的镰刀斩下。

这一句话成了冥子总是有意无意说出的一句话。

我不得不这么做……只有这样,才能活下去。

然后,染血的镰刀斩下。

北方大陆有无数人想要通过打败灰烬骑士——哪怕是其中一员,来证明自己的实力。

然后,染血的镰刀斩下。

自己的晚辈也需要被保护,还有许许多多需要被保护的人……

然后,染血的镰刀斩下。

比起他们,我的痛苦什么也不是。

然后,染血的镰刀斩下。

所以,我不得不这么做……

……手中的铁锈味,无论如何也无法洗去……

薇薇诺的住处。

冰制的地面映照着漆黑的夜空。地面上环绕着冰室的烛光摇曳着,从冰面倒影出有着一样姿态的孪生姐妹。

陆苇和薇薇诺两人对峙着,站在倒影着点点烛光的冰面上。

薇薇诺反手握着魔鳞刀。呼吸之间,吐出白色的雾气。

陆苇全身的引擎已经全开,机械制的心脏不停地往身体各处输送能量。身体各处的关节冒出淡淡的蒸汽。紧紧握在右手的太刀闪着月光。

“故意把体温加热……是为了挑衅我吗?”薇薇诺声音有些颤抖,但拿着刀的手却很稳。在她眼中,周围的冰气都在陆苇的身边蓦地消失,在薇薇诺的视觉里形成一个漆黑的轮廓。

“无可奉告。”陆苇冷笑一声,向前迈出一步,首先展开攻势。

太刀斩下,薇薇诺没有躲闪,直接用手中带着倒刺的魔鳞刀把太刀格挡住,把刀弹回,然后空出来的右手手掌展开,带着迅速聚集的寒气拍向陆苇的腹部。

陆苇驱动身体的引擎,腹部的冰迅速地融化,随后往后一闪,重新调整身位,摆好了架势。

“原来如此……冰冻对你的效果似乎很弱。”

薇薇诺说着,右手开始源源不断地聚集寒气,

“那么……这个怎样——?!”

巨大的冰晶枪出现在薇薇诺手上,薇薇诺使出全身力气,往陆苇掷去。

陆苇架起太刀,劈断这发冰晶枪。

她一抬头,又一发,又一刀击落——

不对,薇薇诺呢?

另一边——?!

陆苇赌运气般把太刀反握,刺向身后。

铿锵的金属碰撞声,太刀和魔鳞刀因二人的力量缠在一起。

陆苇把身体的引擎全开。因为力量更胜一筹,薇薇诺无法向上一次那样利用魔鳞刀的倒刺构造把太刀弹开了。

陆苇往身后一撞,把薇薇诺撞倒在地。

“你果然是她很重要的人。”

陆苇把太刀的刃尖指向薇薇诺。

“什么……?”架着魔鳞刀站起来的薇薇诺愣住了。

“我说……你这么喜欢她的话。”

陆苇明知对方无法看见,却还是假装露出阴险的笑容,

“知道她死掉的一瞬间就和她一起死不就好了?你们还能在不知道有没有的死后世界相会呢,不是吗?”

两人几乎同时出刀,锋利的刀刃相互碰撞,然后又潜藏起来,如同毒蛇一般寻找着下一次挥砍的机会。

“我会的……”薇薇诺站起来,脸愤怒地扭曲着,右手再一次聚集寒气,“顺便把,杀了她的你的脑袋一起拿去——!!!”

薇薇诺手一挥,五发飞镖大小的冰锥划着弧线射向陆苇。

陆苇打落几枚,又闪开剩下的冰锥,随后顺势一斩。

薇薇诺抬刀招架,对砍缠刀中薇薇诺故意突然松开力气,借力让陆苇往前方倒去。

但陆苇站稳,下意识往身后砍去。

刀刃再一次交锋。薇薇诺呼出一口气,向后退去。

……原来如此,现在的她,一次无法做出多次挥砍或者刺击了吗。

弱小。弱得令人可悲。

陆苇接着刚才的话问道:

“那又有什么意义?见面礼?”

“因为,这是我……能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

薇薇诺喘匀气,双手握紧了手中用自己尾巴制成的魔鳞刀,

【“我必须要这么做……”】

……可以了。陆苇默默地点点头。

是的。她内心产生的,对自己的恨意,确确实实是带着希望的。

【自己可以为心爱的人做些什么】的……散发着热量的希望。

所以……

“足够了。”

陆苇抬起太刀,深呼了一口气,把体内的引擎效率调到最低,

“了结你吧。”

“又是这句话吗……‘我不得不什么什么’……‘我必须什么什么’……”

月轻蔑地叹了一口气,

“除了战斗力,你真的没什么长进啊,冥子……”

月说着,从手臂的里侧闪过冥子兽爪的攻击。

“总是说什么‘不得不、不得不’……你活的真是轻松啊?”

月手中的直剑上燃烧的蓝绿色月火变得越发浓厚,渐渐超越了原本的白色。蓝绿色的光芒在周围破碎的冰墙上反射着,映照出翡翠般的光芒,

“除了‘不得不做的事情’,应该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可以做——包括拯救那些你不愿杀死的人,包括让你自己的痛苦减轻——你想说你不可能做到吗?”

“烦死了——!”

冥子吼着,兽爪拍向月,

“你怎么会明白!像你这种不愿意为别人牺牲任何东西的人——!你一定不明白吧!!!我们不去狩猎的话,音音怎么办?妈妈怎么办?你根本不明白啊!!”

燃烧着月火的的直直直地刺进兽爪,撕开强韧的肌肉,精确地卡在了骨头中间。

冥子的视线因为痛楚而失去焦点,染上迷糊的红色。

血液迸溅。

月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蓝绿色的光芒从被刺穿的兽爪和臂中绽放开来,燃烧着,随后迸出一股纯粹的力量,把冥子远远地掀飞出去。砍刀形态的【鬼谷】也被击飞出去。

“所以说,你活得真轻松啊。”

月提着直剑,缓缓地走向倒在地上,失去一只手臂的冥子,

“只要想着别人就够了,别人都比自己重要,别人都比自己需要照顾——而且,自己的事情太麻烦了,所以不要想就好了——你是这么认为的吧?”

月踢开路上的冰块碎片,

“我不会为任何人牺牲——因为我知道,我对于【某个人】,非常重要,而她对于我也非常重要。你总是这样默默承受自己的痛苦,那些珍视你的人,又怎么办呢?”

冥子挣扎着想要站起来,月没有阻止她。

他清楚她是站不起来的。

“好好地动动脑子啊!所有人都不受伤,所有人都不被牺牲的结局,你难道没有期望过吗?”

月蹲在地上,把冥子的头拧向自己,

“你,难道就不希望【幸福】吗?你心里难道就没有那份追求的希望吗?”

“痴人说梦话!我还以为你中二病终于痊愈了呢!没想到你是更加倒退,倒退到幼稚的程度了啊!这个世界怎么会有那么简单?追求就能让所有人幸福吗?别开玩笑了啊!”

冥子吼道,散乱的黑发仿佛要竖起来,

“幼稚……你只是不想牺牲自己而已,对不对?……没有人牺牲自己的利益没有人牺牲自己的快乐的话,是不会有人幸福的……活了这么久还承认这一点,你真的没救了。”

“……没救的是你啊……”

月摇摇头,

“无聊透顶的论调。你也和所谓的【神】一样,自己为自己创造了希望和光明,却又不打算为它的存续做出努力,把它们抛弃,甚至认为是罪恶……从你身上,我看不到任何令我好奇的东西了,冥子。”

月高高地举起直剑,

“真可悲。”

体内引擎被调节到最低限度的陆苇,体温迅速下降。周围的冰气轻易的覆盖上身体的表面。

“……什么?!”薇薇诺眼看着视觉中的那片黑色迅速消失,她只感觉到了和周围的冰块一致的感觉。

陆苇消失在了薇薇诺的视线中。

然后,她的腹部被冰冷的刀刃刺穿。

“抱歉。”

陆苇说,

“我不是生物。我没有灵魂。”

“……什么……”

腹部渐渐变凉,然后却莫名地开始麻起来,每一寸皮肤仿佛都在跳动,想办法抓住剩下的一点点温暖。

薇薇诺的双膝碰到了冰冷的地面。

啊……结束了……

对不起,爱希维尔小姐。

看不见的眼睛里,由无数小小寒气收集过来的视觉正在迅速地消失,变成一片漆黑。

到最后……果然还是欠了你的人情呢。

但是,想象中的【无】并没有到来。

黑暗中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光点——

……!

陆苇拔出太刀,把刀刃上沾着的血液甩到地上。

眼前已经倒下的薇薇诺,七窍中流出灰色的灵魂。

——等等。

——灰色?

本应倒下的薇薇诺身体剧烈地抽搐起来,脸上、手臂上如鳞片般的冰晶像是在正午时分被丢进如火的阳光中般,迅速地融化,随机干脆变成蒸汽散开。

——啊……爱希维尔小姐……

黑火从烧痕中窜出,烧掉了薇薇诺的蒙眼的纱布。双眼的白蜡渐渐融化,烫红了周围的皮肤。

原来你,一直在这里啊……

从爱希维尔救下薇薇诺的那一天,薇薇诺就已经持有了她的一部分灵魂。

我早该知道的。

……是的。我该活下去,我该带着她的一部分,一直活下去……

但是……

薇薇诺眼前无尽的黑暗中燃起一团血红色的火苗。

……已经,回不去了。

黑火从薇薇诺的胸口窜出,失控地燃烧着薇薇诺的身体,滚烫的蜡沿着脸颊流下,露出了下面已经溃散的无神眼睛。

那双眼睛漫无目的地旋转着。

“怎么……会这样?”

陆苇还没反应过来,魔鳞刀就卷着黑火向自己砍来。

太刀横在身前,再慢一分一毫,陆苇的脑袋就不保了。

薇薇诺全身的力气倾注在魔鳞刀上,地上的冰面被都被踏碎,掀起。

她是怎么发现自己的?陆苇想着,听觉?恶魔的本能?还是……?

不,已经不重要了——

陆苇全身的引擎不得不迅速地运转起来,冰冷的空气烧出一阵水汽,扭曲着周围的光线。

两把刀相互纠缠着。

“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薇薇诺野兽般用头撞开陆苇,随即狠狠地往陆苇腹部上砍上了一刀。

电光和热量从缺口中暴露出来,陆苇后退一步,忍耐着痛苦紧紧抓住手中的太刀。

然而不等她想好对策,薇薇诺全身的黑火如同火山般再次爆发出来,燃烧着她自身的身体。周围的冰瞬间迅速地融化着,整个空间发出不安的震动。

“恨——!恨——!恨啊啊啊啊啊啊啊——!!!!”

薇薇诺吼着,如同绞肉车一般向陆苇突进过来,

“去死吧——!!!!”

黑火窜上薇薇诺的刀——

斩!斩!斩!斩!

陆苇吃力地格挡开每一此砍击。每一次攻击所蕴含的力量都在不断增强。

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

攻击速度越来越快,逐渐变成了毫无章法的乱砍。但正因为如此,陆苇完全无法判断下一击是从何处归来,用太刀连续招架所带来的震动逐渐让陆苇无法握紧刀柄。

“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斩。中了。

陆苇的胸口被划开一道深深地口子——

斩——闪不开——

斩斩斩斩——闪不开——

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斩——————!!!!!、

魔鳞刀的倒刺轻易地把陆苇表皮和内部的机械零件切成碎片,冷却液如同破碎的水龙头喷溅了一地。

薇薇诺举起沾满滚烫液体的刀,倾尽最后的力气,砍向陆苇的头——

“去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但是,刀再也没能砍下。

血红色的火焰卷上她的头发,皮肤也早已被烧成焦黑色。

火焰肆无忌惮地窜进她主人的体内,最后再从中爆发开来。

冰封的恶魔——薇薇诺,身体被烧碎成一块块焦黑的余烬。

“爱希……维尔…………”

魔鳞刀坠落在地上,发出异常响亮的声音。

陆苇松了一口气,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坐到地上。

还好……都是刀伤,刹那子应该能治好吧。

过高的体温让陆苇脑袋有些发昏。

但她依然感觉到了周围空间的震动——而且越来越明显。

头上的冰渐渐融化,水滴越来越大,在墙体的颤抖中,马上就要落下……

月正要把直剑刺进冥子的脖颈。但是他突然停下,往身后一挥剑。

“真是够了……这是今天第三次了吧?差不多该消停了!”

直剑打落的还是一支箭。

“你这样说我的妹妹,我可不能忍啊!月!”

持弓射击的,正是影山 巡。

“嘁……”

月把虚弱得无法战斗的冥子踢开到一旁,直剑在一瞬间完全变成了青蓝色,如同实体一般浓烈的月火从刀刃里涌出,

“原来你在啊……烦人的混蛋!”

“别叫自己的老哥混蛋!你这个畜生!”

巡吼着,周围的寒气化作水汽集中在手上,形成一个巨大的水球。

月向前迈出一大步,蓝绿色的剑气被甩到剑尖,画出一道月牙。

青蓝色的月牙划着微妙的弧线飞向巡。

巡手中的水球旋转,然后化作水龙直接涌向月。

两股力量相互抵消,然后炸开,周围弥漫着温热的白色水汽。

巡马上打开了灵魂视觉,提起长枪,戳向同样冲进水汽中的月——

——月抬起直剑,剑格挡住了长枪,反手一挥,用刚刚捡起的巨剑的剑背把巡震飞出去。

“……不长进啊”月把巨剑收回到背后的剑鞘中,冷笑道。

然而,他也很快发现了周围的冰墙在不安的、而且速度越来越快地震动着。

头上滴下冰水。一滴,两滴……

……薇薇诺!

月明白了。薇薇诺死了之后,这里所有的冰都将融化——

灌满了整个通道的水如同蛟龙般卷过来。

月立即将巨剑**冰面中,然而这一点固定根本微不足道,强力的洪流瞬间就将他卷走。

然后,一片黑暗……

========

一章顶两章……还是迟了点(土下座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