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渚的转变

作者:逆转的十字架 更新时间:2018/2/24 20:59:36 字数:3146

隔着一段空气,神崎也能感受到他话语中的寒意以及那将无法压制的愤怒。

她愣下,晨枫夕的眼睛,深邃而一片漆黑,每当他情绪不稳定的时候就会出现这模样。

“……班长……”

只是这一次,没有出现那次的金色眼瞳,如最开始一般,两颗黑色的眼睛。

“啊哈哈!神无夜老师你是认真的吗?”

鹰冈明甩动一下胳膊,脸上的笑容依旧不变。

他自然知道后者的不凡,拥有极速的存在,而且其实力在日本政府的档案记录里也没有比较确切的估值。

如果双方真的打起来,输的必然是他。

但如果不应战,照着特务部的身份他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

“当然,我不会用极速,只用一个手,你敢不敢来?”

说着,晨枫夕伸出右手对他竖起中指。

“……”

“……”

面对他的话,众人一时间全部沉默。

不使用极速?只用一个手?这口气未免也太狂妄了吧?

乌间皱了皱眉,后者的近身战虽说不差,但用他们国家的话来说就是还没到火候,在之前的暗杀比试上正面对潮田渚和赤羽业的联合就已经显得很吃力。

鹰冈明再怎么说也是和他同期出身,军事格斗绝对不是e班这种水准。

难道,还有什么底牌?

“咕噜……”

他舔了舔嘴唇,像是捕捉猎物一样盯着晨枫夕。

“既然神无夜同学想和老师我比试比试,老师我也不会拒绝,虽说我们是家人,但老爹我可不会手下留情哦!”

“等的……”

瞬间,他的身形消失在原地。

而在众人全都没反应过来之时,鹰冈明的上面忽然出现一个残影。

“就是你这句话!”

“唔!”

“……!!”

“唔哈!”

身体两处受到攻击,鹰冈明差点被压跪地上,弯着腰一步步向后退去。

“你……”

“你什么你?难道你的教官没教过你,不要随便听信敌人的话么?”

“…………!!!”

晨枫夕看着他。

刚才的两次突袭攻击居然没将他给打趴下,果然是经历过专业训练,身体的抗击打能力远远超出普通人。

“……夕同学……”

对于这变化,杀老师也是惊讶。

没有到后者居然背弃承诺,一开始就直接动用极速。

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一幕。

“感觉如何?被殴打的滋味……我告诉你,我们可不是你的家人,他们是我的学生,也是我的同学,你完全可以再试着动他们一下,我可以保证,你不会安稳走出这座山。”

“……呼呼…呼………”

“神无夜老师,我刚才的惩罚可完全没有超出教育的范围,而且,要短时间内培养出能够暗杀那个怪物的杀手,不严格一点怎么可以?但是,你的做法就完全是威胁和泄愤,我要是上报防卫省大家都会不愉快哦!”

尽管刚才忍受了这样的侮辱,但鹰冈明依旧笑着说出这句话。

“你觉得……就算我杀了你,防卫省能把我怎么样么?”

“……”

“……”

这一次,就连乌间也忍不住睁大眼睛。

他刚才那番话,已经是**裸地在挑衅日本政府的威严。

“你……就因为我们之间的教育理念有些许不同,教育的方式相冲突,你就要杀了我吗?”

“……”

“夕同学。”

忽然,杀老师来到他身后。

“干嘛?”

“道歉。”

“哈?”

“……”

“为师说,你向鹰冈老师道歉!”

“我拒绝!”

“……”

杀老师看着他,不,不如说是盯着他。

“为师的教育中,可从来没有教导学生以暴力制裁暴力,单纯的使用力量只为了纵容自己的情感,这样的学生不配做我的学生。夕同学如果不道歉,那也别再叫我老师了。”

“……”

“我……我…………”

“……”

“……”

“……对不起!……”

……

“真没想到,你居然会让他道歉。”

“是啊,但是我的内心也很难受……”

两人看着操场上做着深蹲的e班众人。

而晨枫夕则在距离这里大概十几米外的地方坐着。

“夕同学曾经失去了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东西,没有家人的他一直以来都是孤零零一个人。所以他才会害怕,害怕再次失去,而不敢和别人交朋友。”

“……”

“但如果我再纵容他一次,那么以后他都会觉得可以通过暴力,不惜伤害别人来守护自己重要的东西,这对他的成长是不负责的,也是不好的。”

“只是在这点上,我们确实有过错。”

“欸,所以责任应由我们来承担。”

杀老师叹了口气。

在神崎绑架的那次事件中,晨枫夕下手之狠,几乎快闹出人命。

虽然这件事最后还是由日本政府那边出面调息,他也被它责罚了一顿。

但如果这般纵容下去,以后面对任何事情他都会选择暴力来解决。

“乌间老师,去击败他吧!”

“……”

“我希望你能以体育老师同僚的身份,去否定他,同时也告诉晨枫夕,除了暴力还有其他的手段可以用来守护。”

……

“夕同学。”

“……”

“夕同学还在生为师的气吗?”

“没什么生不生气,这本来就是我自己的过错。”

“所以夕同学这样,才让人担心啊。”

“……”

“你总是很理性,但这只是表面……”

“错了就是错了!哪来那么多废话……”

杀老师伸出触手,轻轻搭在他身上。

“夕同学果然是生为师的气啊!”

“……”

“为师果然还是喜欢坦率一些的学生哦,不违背,不压抑自己的情感。不经历思考的做事方法,就算再怎么强迫自己冷静也是没有用的。”

“……”

此时,乌间和鹰冈明之间的对决已经开始。

“我可是和只会暴力的人不同,就算是点到即止我也算是刺中了,怎么样,这可是很大的让步了啊!”

“……”

面对这一挑衅,所有人都十分气愤,只要刺中他,他就会滚蛋,但后者的实力却是摆在那里,就算是再愤怒也只能强忍着。

而且,那把匕首不是特制,而是真正的匕首!

刺中了,绝对会见血!

“渚,能接受吗?”

乌间两指夹着匕首,递到他身上。

而在对这一幕,众人虽然能理解但还是有些吃惊。

潮田渚的暗杀能力不差,在之前的暗杀比试中就已经展现出来,和赤羽业的配合也很是默契,前期压着晨枫夕完全没办法反抗。

但是,现在的单打独斗,他真的可以吗?

“那个……乌间老师,您选择渚……”

杉野站出来。

为什么不选择近战实力更厉害的矶贝悠马或者前原阳斗,如果只是刺中一下子的话,他们的成功率应该更大一些。

“乌间老师,我……”

而后者也显得有些犹豫。

不是对前者的顾忌和不信任,而是对自身能力的迟疑与犹豫。

会失败的吧,如果失败的话,乌间老师……

“没关系的,就算失败了,我会试着拜托鹰冈尽量把暗杀的报酬维持在原状。”

“……”

接过匕首,他还是有些颤抖。

这时,一个身影忽然移动到他身边。

“渚,给我吧。”

话音刚落,不由后者反抗,他夺过匕首。

“神无夜,你……”

“刚才的事情是我冲动了。”

说着,晨枫夕反持匕首,把衣领给撕破,露出里面的特制衣。

“这件东西能够限制我的速度,这个消息e班人都知道,乌间也能证明,那么,战斗的公平性没问题了。”

“其次……”

将匕首插在地上,他伸出右手抓住左臂。

然后在众人的目光中,缓缓扭动。

“咔嚓!”

伴随着一声若细微的声音,冷汗瞬间遍布他的额头。

而众人见到这一幕,也彻底愣住。

“神无夜……”

“呼呼……”

他居然……把自己的左手给扭断了!

“没事,只是暂时性脱臼而已。”

看着那肿胀出来的关节,乌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么现在,可以兑现之前的承诺了吧,鹰冈明。”

“……”

“为什么!枫夕君……”

“……”

“呐,渚,我知道这样说很卑鄙。”

如果当初不是他执意破坏了剧情,按照原作发展,潮田渚此时也不会陷入迷茫,也不会对自己质疑。

这个错误,既然是由我引发的,这份责任理应也由我承担。

拔起匕首,晨枫夕指向鹰冈明。

“渚,当初那一句话很对不起,是我傲慢了。我知道你一直很痛苦……那是我父亲和我告诉我的,其实还是有下一句。——努力的人不可能通过自己的努力与有才能的人持平,是因为不论后者怎么努力,所有的选择也只有落后和超越。而比起才能更加重要的是坚持,依靠才能,终究是有着极限,只有坚持的人才有资格去追寻梦想。”

“我父亲当初是这么跟我说的,虽然到现在我依旧无法真正理解里面的含义,但,我一直记着。”

“……枫夕君……为什么你总是那样的自以为是……为什么总是一个人去承担责任,总是那么傲慢……”

忽然,潮田渚的口袋里什么东西掉了出来。

是一本笔记本。

页面刚好到一页——班长害怕汽车、电梯、船……

“因为……”

他转过身,看着众人,苍白的笑容让所有人感到内心一揪。

“我一直都是一个人啊。”

说完,他提着匕首往前走去。

不对!这绝对不对的!

那个总是唠唠叨叨作业没完成,那个总是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那个表面上看起来很强大但实际很弱的,那个会在身后替所有人做完事情却默默离去,那个表面上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却在暗地里努力训练……

才不是一个人。

这太不公平了!

“班长,你才不是一个人!”

而在这时,他的步伐忽然停住。

脑海里一个声音响起。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