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奈加的觉醒——(上届斗乱的短篇故事)

作者:小花同学 更新时间:2011/6/9 17:42:53 字数:0

精灵之森,正午。

『唔…肚子饿了。』

『干粮已经没有了。』

『哇?不会吧,小静?』

『是的,已经没有了。』

池水说着将装干粮的袋子倒过来放到高明眼前晃了晃,示意里面已经空无一物了,后者则是一脸沮丧的表情。

这几天他们几乎没怎么吃过东西,狙击手特制的压缩食品虽然吃上一口就能扛住一天,但不管怎么说吃饭的嘴毕竟是两张,再加上那如同烂肥皂的味道,任何人都不愿意再吃第二口的。

『还有一些水,要么?』

『啊,暂时留着吧,没吃的倒没什么大碍,没水可是会死人的。』

茂密的树林遮住原本刺眼的阳光,这片森林似乎广阔得有些离谱,已经走了几天了都不见出口,而且树木都很高大繁茂,明明已是正午,周围却如同清晨一般。

『小静,腿上的伤还疼不?』

『相对于疼,我觉得现在很为难。』

『哦?指的是我背你这件事吗?』

『是的。』

『唔…没办法啊,总不能看见女孩子受伤置之不理吧?』

虽然头几天两人都有点不适应,但是现在已经放下害羞的心了,背着一个人行走的进程并不比原计划中的要慢。

『啊,已经这个时间了?唔…休息一会儿吧,小静?』

『嗯。』

找到一颗根部粗壮的大树将池水放下后,高明解开已经汗湿的衣襟,风吹过凉飕飕的不禁使他打了个哆嗦。

『我去找点事物来充饥,你在这里等我就好了。』

『我也一起去。』

『不行,你有伤不能乱动,这是命令。』

『……』

犹豫了一会儿之后,池水有些不放心似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

『那我先走了,很快就回来——呃?怎么了?』

『拿去防身。』

池水接下左腿皮套上的沙漠之鹰递给高明,这是她惯用的两把手枪之一。

『虽然有些用不上,不过还是先谢谢你了,回见。』

『嗯。』

===============================================================================

MASA总部 CIC休息室

『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内……』

嘟嘟嘟……

『哞!高明那个大傻瓜!』

奈奈加有些生气地将手机扔到床上,然后泄愤似的抱起抱枕紧紧勒着。

『说好这几天一起去玩的,难得上校批准了我的假期的说……』

『死哪里去啦!』

终究还是不放心,奈奈加拾起手机再次拨号。

『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内……』

嘟嘟嘟……

但电话那头始终重复着这一句没有感情的合成音。

『不会是出事了吧?』

这个念头闪过的那一刹那,身后亮起诡异的白光,在她回头的那一瞬间,整个身体被一种莫名的力量拉扯进去了……

===============================================================================

另一个地方……

『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内……』

咔……

是的,没有看错,这不是电影特效,那个手机的的确确被捏成两半了。

而这一切杰作的作者竟然是一个少女,她的脸色有些难看,确切的说是在生气,浑身因为生气而颤抖着,双手握成有力的拳状。

『混蛋!——丢下妹妹就这么一个人去鬼混了!这算是哪门子的哥哥啊?!』

仿佛是来自地狱中的咆哮一般,那声音在周围回响了很久都没有平息,而就在这时,在她身后出现了奇异的白光,还未等她反应过来,那股强大的力量就已经让少女消失在那片白色之中了。

===============================================================================

精灵之森。

『阿嚏……』

周页岩突然间没有预兆地打了个喷嚏。

『总觉得有种怨恨的声音传来,难道是我的错觉吗?……』

不过这也只是一瞬间的念头,他很快就恢复了平常心。

『这个先放一边吧,找点东西填饱肚子再说。』

精灵之森很大,植物繁茂,树木的根部生长着许多的蘑菇,那算是上好的野味了。

『弄点烤蘑菇也不错啊。』

这么想着的时候,周页岩发现一颗很粗的大树,树干足足有五米宽,树底下的各种蘑菇放眼望去数都数不过来。

『啊哈,这下午餐可以解决了。』

他当即脱下外套迅速地采起蘑菇,当然以他的经验,在野外寻找食物这种小事自然也难不倒他。

『比方说,像这样很漂亮的橙色蘑菇是有毒的——唔,这个比较丑的才是可以吃的。虽然我吃那个都没问题……不过还是装个正常人好了。』

不过这些也只是老一辈们的口传技巧而已,说实话蘑菇这东西就连专家有时候也很难分清哪些有毒那些没毒。

而就在他采了一大堆白色的蘑菇时,他突然听见有人向这边靠近的声音——出于本能他迅拿出自己的手枪。

不过对方似乎是一个菜鸟,又或者说并不是很有攻击力的人物,也许只是路人也说不定,但不管怎样,这个时刻都不能掉以轻心。

很快的,那个人从灌木丛后有些狼狈地走出来了。

『伤脑筋啊,得赶快找到吃的才行——啊……』

视线对上了,周页岩举起枪对着那个少年的头部。

『你是谁?』

『呃?一边举枪一边问这种问题很失礼耶,哎呀,好多蘑菇啊,嗯,午饭有保障了。』

不过那个少年,该说是天然呆呢,还是纯粹得厉害角色,周页岩心里拿不准注意,毕竟能够像这样毫不在意对着自己的枪口反而向这边靠近,一般人是做不到的。

『……』

好厉害的吐槽……

周页岩有些尴尬地维持着举枪的动作,但是对准的地方早已空无一人了。

『你也是来采蘑菇的?啊,快采吧,举着那玩意很费事的,我不抢你的。』

那个少年正是吐槽之神——远野高明。

并不是他不害怕,而是他纯粹只是饿昏了头脑子没转过来而已。

但在周页岩的眼中完全不是那么回事,甚至心理对他的警戒已经提到了最高。

(啊…等下!那个是……)

周页岩无意中看见高明的腰上别着的手枪——金色的枪身,完美的线条,如果没错的话,那就是——

『金版沙漠之鹰FJ?!——你认识池水静铃中士?』

『是啊,啊,你是小静的朋友?』

高明抬起头看着周页岩,但手里仍没忘记继续采着蘑菇。

周页岩心里暗暗捏一把汗——称呼那位MASA王牌SRT的士官为“小静”,这家伙绝对不简单。

『嘛,算是半个熟人吧,话又说回来,这把沙漠之鹰亏你能弄到手啊。』

『我也没打算要的,她硬要塞给我啊,没办法只好拿着咯。』

(什、什么?!……)

周页岩额上渗出一些冷汗——这家伙绝对不能得罪,池水静铃那个家伙无论是谁都要给点面子的。

高明他当然不知道这把沙漠之鹰的意义了,事实上,它就像一块免死金牌,那是柯尔特公司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自己的客户特别订制的金银两版沙漠之鹰之一,枪身上刻有池水静铃的名字,在佣兵界还有各大特种军队中一直被视为神话传诵着。

而如今池水静铃竟然会将这把枪交给这个家伙防身,莫非他俩有内情?!

(坏了…说不定那个三无女就在这附近呐,我千万不能得罪他……)

『你的表情很奇怪耶,怎么了?』

『啊哈……啊哈哈……给、给——这些蘑菇都给你。』

『哈?』

『你…没采过野蘑菇吧?呐,我的这些给你好了。』

周页岩说着将自己的劳动果实拱手相让,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是总比被暴扁一顿要强啊。

『呜啊啊!等等!——』

『呃?』

高明急忙按住那些即将送来的蘑菇,一头雾水地看着周页岩。

『为什么给我?』

『你看…你一定是没有采蘑菇的经验啊,瞧,你的那些外表这么好看,是毒蘑菇哟。』

『呃?』

话说,这已经是国民级的常识啦。

但是,高明却这样答道——

『不…我刚才就觉得好奇怪……我先前以为你是要去做毒药呐——你的那些全是毒蘑菇。』

『什么?!』

绝对不可能!这家伙一定脑袋有问题!

『这么朴素的外表难道有毒?!——你的那些橙色的才很诡异呐。』

『哦,你说这个?』

高明拿起自己采的蘑菇,清了清嗓子,一副浮士德博士的模样:

『这个,叫做橙盖鹅膏菌,鲜艳蘑菇中的可食用菌,营养很丰富。你的那些——毒粉褶菌,误食率很高的毒蘑菇,使用后会出现强烈恶心、呕吐,腹痛、腹泻、心跳减慢、呼吸困难、尿中带血……』

『……』

(这家伙是卖毒蘑菇的?)

『喂,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嘛,哦对了,说起来还不知道你名字呐——我叫高明。』

『周页岩。』

(真是个捉摸不透的人。)

之后的时间里,两人一边聊天一边采蘑菇,倒也渐渐熟识了。

生好火架起粗制铁网之后,就可以慢慢地烤蘑菇了。

『柴火貌似不够了,我再去弄点,顺便把小静叫来。』

『啊,好。』

周围的树木都大差不差的,一不留神还真的会迷路,灌木丛生有时候不注意脚下说不定会被藤蔓之类的绊倒。

砰!——

但就在这时,林间突然回荡起明亮的枪声……

===============================================================================

三分钟前——

周页岩翻弄着铁丝网上的蘑菇。突然间,他感觉到有个物体正飞速向他靠近,随之而来的还有隐约的尖叫声。

『怎么回事?——哇啊!』

咚!——

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一个物体从头顶飞了下来,但——为什么有种很柔软的感觉呢?

『呜…疼……』

而就在这时,那个物体竟然开口说话了,周页岩这才发现——那个砸中并且现在就坐在他身上的,竟然是一个少女——深栗色的微卷长发,公主娃娃一般可爱的脸蛋,海洋之星般美丽的大眼睛——天,这还是人类吗?!

『啊咧?…这里是——呀?!』

似乎发现自己正以很尴尬的姿势坐在一个男生的背上,那位小恶魔公主奈奈加急忙移开压低裙角——她脸上泛起的红潮,只要是男人就一定会被迷住的。

『你、你好…』

『嗯?…啊…你好…呵呵……』

两人都有些尴尬地移散着视线,就在这时,周页岩似乎想到了一件很惊喜的事情——

『咦?…你、你是……MASA的香奈子少尉?』

『诶?…啊…是、是的……呵呵……』

事实上,很少有人能够区分香奈子和奈奈加,而奈奈加她本人也经常以香奈子的身份对外亮相。总之,虽然人们都知道有这么一对双子星,但要真分开她们两人,还是很困难的,周页岩自然没有认出来,但是周页岩对香奈子可以说是久仰大名。ATSF中,有一件事人人皆知:优秀ATSF战士分为两类,要比喻的话就是“名剑”与“利剑”,名剑当然可以声名在外、流芳百世。而利剑只能不断沥血,直至折刃于阵上。周页岩毫无疑问的属于第二种。香奈子这种相当于“十字架”一般的人物,对周页岩来说无疑是耀眼的存在。

『我不是在做梦吧……啊…香奈子少尉,我是ATSF的周页岩……』

『呵呵…我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了——啊,谢谢——』

『骗人是不好的哟。』(周页岩一直用的是假名,比如“罗西因·帝斯)

最终周页岩还是回过神站起身子,但当他正准备伸手拉起那个少女时,竟在此时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

砰!——

『『哇?!』』

突如其来的枪声打破了所有的宁静,空气一瞬间变得凝重起来,当周页岩以最快的速度调整到迎战状态时,他脸上的表情僵住了——因为他看到就在不远处站着另一名少女——而这个少女发起飙来绝对很恐怖——他的妹妹……周玲路!

『玲、玲路?!』

砰!——

自己脚边竟然又多了一个弹孔——完了,她已经暴走了!

『哥哥…哥哥竟然和别的女人好上了!——』

『哈?卡娜之外还没有女人......——哇啊!』

砰—砰—砰—砰——

脚边的杂草被子弹割断飞到了半空中,然后周玲路闪电般又将枪口对准奈奈加——

『不可饶恕……不可饶恕……』

『咦?!』

『呜哇啊!别、别乱来啊玲路!——』

砰!

『呀!——』

子弹擦着奈奈加的发梢向后飞去,奈奈加因为害怕而吓得蹲下身子抱着脑袋,甚至还在啜泣——对于CIC的人员,这种情况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应付的了,而且女孩子本身就很怕这种情景的——当然,总会有例外的。

奈奈加的防身武器,就只有一个女用迷你手枪,根本就打不死人,而且只有两发子弹,最多只能用作防身,但对方可是荷枪实弹的军用手枪啊!

但就在这时,原本还在发抖的奈奈加,突然身体颤了一下,小心地左右看了看,似乎在搜索什么一般——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她脸蛋微微泛红,然后——竟然果断地拿出防身用的**对着某处毫无准确感可言地开了两枪。

啪—啪——

犹如玩具一般的枪响过后,先是一阵沉默,周页岩和周玲路也被奈奈加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但就在周玲路准备说话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有些不适?!

(奇怪,怎么回事?!)

『玲路,你误会了——咦?』

她的胳膊上的皮肤此时竟然有些红肿了,就像是过敏反应一般。

而此时的奈奈加则是有些胆怯地大口喘着气,肩膀因为她的呼吸而微微颤动。

『你怎么了玲路?』

『死老哥不用你管!』

但此时的她却更加感到疼痛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嘛…没事没事,待会儿擦点儿草药就OK了。』

突入起来的声音,打破了原本诡异的气氛,而这个声音的主人便是——

『高明!』

『干得不错,奈奈加——呜啊!』

美人投怀送抱的场面固然很让人羡慕,但此时却不是欣赏的时候。

事实上奈奈加刚才听见了通信器中传来高明的声音,在确认他就在附近之后,加上自己对他的信任,奈奈加鼓起了勇气放手一搏,不过至于后来的意外结果,她真的一点儿也不明白为什么。

『一品红的毒液而已,清洗一下上点儿药过一会儿就恢复原的,啊啊,抱歉抱歉,我怕你伤害了奈奈加,所以不得已而为之,还望见谅啊。』(注:一品红无剧毒,但部分人对此会有过敏反应)

那两颗子弹的确是打中了周玲路身后那株植物的茎秆,但没想到他竟然计算得那么准,就连飞溅出来的毒液也都估计得很到位——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但不管怎么说,这口气不能就这么忍了,这是对周玲路的挑战!

或许是一时冲动,她竟然瞬间举起枪扣动了扳机——

砰!——

时间在这一刹那停住了,每个人的表情上都是惊愕,染血的衬衫绽开出漂亮的嫣红——如同慢镜头一般,高明整个身体都向后倒去,只是几秒种的时间,周围再次回复了平静。

『玲路你疯了吗?!——』

这绝对不是在开玩笑,这个少年一定和池水静铃关系不浅,或许…不!是一定!她一定会过来报仇的,到时候自己一定又会被鹰崎叫过去和池水“调解”,能不能赢还是个问题呢。搞不好还会机毁人亡......

『啊……』

周玲路眼睛睁得大大的,有些颤抖地看着自己的双手。

尽管她表情茫然,但是依旧逃避不了现实……

而一旁的奈奈加,整个人像是灵魂被抽走了似的,足足愣了有十几秒钟,嘴唇都在颤抖着,许久,她才从嗓子里撕扯出来那一阵疼痛的哭声……

『高明……高明!!!——』

伏在高明胸口上哭泣的奈奈加,此时的身体似乎渐渐发生了变化——周页岩和周玲路同时感受到了一阵莫名的压迫感,只是一瞬间,竟然有种让人窒息的感觉。

而下一秒,奈奈加的身体周围出现了红色的能量波动——那能量的纯度极高,足以扭曲任何立场,这么看去就像是火焰一般。

『死……』

宛如地狱深处发出的咆哮一般,虽然还是那已经有些沙哑的声音,但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

甚至他们两人都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几步。

『都给我消失,消失!!!』

一瞬间,他们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纯黑的巨大羽翼竟然出现在奈奈加的身后,她的眼睛,此时变成让人畏惧的金黄色,没有任何依托,竟然就这样悬浮在半空中。

『天使?……』

『不…那是SOUL……我见过......』

MASA机密中的机密,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才听到一些皮毛,并且在一次任务中,很幸运又很不幸地见到了。

一定是传说中的G.A. Field出现了,这样的话,自己这边不可能有任何胜算的,而且造成这样的后果,也是自己这边的错。

但不管怎么样,不能就这样任人宰割,这是恒古不变的道理——周玲路强稳住惊惧的心情,举起手枪对着奈奈加发射了几发子弹——砰砰砰……直到第四发子弹出膛,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所有的子弹像是突然迷失了方向似的,竟然彼此撞到了一起,在小爆炸之后,整个天空也发生了变化,原先还是晴空万里,此时竟然已是乌云密布响雷四起了。

『什……』

鬼!……对,她一定就是鬼!

乌云异常的浓密,此时周围竟然变得一片漆黑,转眼间已经开不见任何东西了——不,能看见的,只有她的眼睛!那如同恶魔一般金色的瞳孔,在黑暗的世界中依旧明亮无比,那种只有在深夜的原始森林中草丛里的野兽才能带来的恐惧感正一点一点向四周扩散着,扩散着。

『血的代价就要用鲜血去偿还。』

砰!

周玲路开了一枪,子弹的轨迹照亮了周围,但在奈奈加的面前几米处却突然停住了,像是装上一层流动着的墙壁一般,淡淡的蓝光荡漾着波纹将这诡异的空间映衬得更加恐怖。

而就在这时他们才发现,世界的声音全部停止了。

不,确切的说,所有的力场全部消失了——在他们的脚下,竟然是一个巨大的看起来很虚幻遥远的暗红色漩涡,那似乎是能量的裂缝,正在吞噬着周围一切的物质。

『回廊?!』

已经记不起是谁跟他说过这种东西了,他只知道,这是一种很可怕很奇妙又很神秘的东西。

呼——砰!

瞬间,奈奈加突然向前加速着,与此同时周玲路果断地开了一枪,但让人倒吸一口凉气的是,奈奈加竟然丝毫没有减慢速度,与其说是她接住了子弹,倒不如说是子弹被她抓在手中作为匕首一样重新按了回去,下一秒,周玲路只觉得肩膀一痛,那子弹竟然被她硬生生按进自己的肩胛骨又从身后飞出体外!

『唔……』

(这就是SOUL的力量吗?)

无论是谁都不可能做到这样的事情,不过让人意外的是,周玲路依旧没有放弃,拔出自己的匕首之后,她决定用近战来周旋敌人。

当当当……

但是每一次的攻击都被防护的能量层抵挡住,刀刃不断被弹开,然后发出清脆的响声。

『可恶……』

(难道这次就这样完了吗……)

就在他们以为快要被秒杀的时候,意外发生了——这能量场的强度已经超出奈奈加的身体所能承受和控制得了的程度,回廊的反噬比起受到攻击而言所受到的伤害更加严重,刚才的力量或许只是感情的瞬间爆发而已……

『好机会!』

在能量层渐渐消失的瞬间,周玲路掷出手中的匕首。

砰!——

能量层化作随便抛洒在空中,而那匕首此时也深深地刺入奈奈加的胸口……

『啊……』

『……』

『糟了……』

奈奈加缓缓站起身子,让人意外的是,她没有流血,刀刃明明刺中心脏,但她依旧活生生地站在那里。

噗……

匕首被拔出的瞬间,似乎周围的物质都涌上去填补那个伤口一般,然后……他们看见了恶魔的微笑……

那是象征着死亡的微笑,像是绽开的血玫瑰一般,黑色的空间竟突然颤抖起来……

『全都下地狱吧。』

响彻世界的声音,紧接着那把匕首带着火红的光亮向周玲路飞来。

『……』

(躲不掉了……)

那种速度,不亚于子弹,而且其中的能量绝对不小!

『唔!——』

就在周玲路以为自己快要死的刹那,她闭上了眼睛。

(看来不动真格的是不行了,很长时间没有全力以赴了......也许......左手会废掉也说不定......虽说为了保护这么一个家伙很不值得,不过我也想试试SAPES是不是赢得了SOUL。)

嗡~~~~~

马达飞速地转动,周页岩的左手,辐射着高能的力场。力场震动所产生的,未经加工的防御能量一点不少地贴在周玲路身上,就像是,防化服一样。

但是……

『什么?!』

周页岩的声音告诉她自己并没有死,匕首也不是被周页岩编制的防御弹开。然而眼前的一切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突然出现了一个少女,瀑布般美丽的青丝,精致完美的脸蛋,一双赤色火焰般的眼睛——手里握着那把就要碰到周玲路额头的匕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开个玩笑而已,何必都这么当真。』

『太好了,左手不用修了!』

转眼间,周围恢复了现实的世界,依旧是刚才的草地,刚才的树林,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而此时地上躺着的那个少年——不见了?!

『奈奈加?』

『啊……』

仅仅只是听见了那个声音,奈奈加像是恢复过来似的渐渐变回原来的样子,而躺在血泊中的高明却在旁边有些生气地看着刚刚出现的那个少女。

『都说了不要这么恶搞啦,奈奈加受伤了怎么办?!』

『哼哒~从来都不会关心我的呆瓜高明!』

『好吧我错了,快去道歉——等等,怎么有股焦味?』

这才发现,蘑菇还在火上烤着……

『看吧!午饭泡汤了!可恶的瓦尔奇莉娅!』

完全莫名其妙的对话,周页岩和周玲路彼此看了一眼。

『我们被耍了吗?』

……

『奈奈加,没事吧?』

『没事……』

总算恢复过来的奈奈加,身体有些虚弱地抬起头,迷离的眼神中看不出来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许久,她走到高明的面前。

『奈奈加?——哇?!』

一瞬间,高明的脸被奈奈加两只小手捏住了,就像是橡皮泥那般**着。

与此同时,她的眼睛再次变成了金黄色,语气也变成成熟的女声。

『小子,玩弄我的心很有意思么——』

『对不对?』

仅仅只是一句话,她再次恢复了小恶魔的笑脸。

高明……不,在场所有人都是头皮发麻地看着这恐怖的一幕,然而好戏现在才要开始。

『都、都怪你啦!瓦尔奇莉娅,快道歉!』

『嘿~才不要呐~』

瓦尔奇莉娅笑着,向周围的人递出一个眼神,与此同时除了高明外的每个人的心灵深处都响起一个声音:

『把他按住。』

周页岩和周玲路点了点头,奈奈加小恶魔的笑容更加迷人了。

『你、你们要干什么?!』

『没什么~脱衣秀的时间到咯!』

『什么?!混蛋又来那一招吗?!』

『是啊!难道不好吗?』

『好个头啊!快放开我!——喂,用绳子绑是犯规的啊!』

说话间,瓦尔奇莉娅将身上的制服全部退去,只剩下卡通版的棉质内衣。

周页岩的脸顿时通红——这性感的曲线只要是男人就一定会心动的,不过一旁的周玲路看出了他的想法。

『再多看一眼我戳瞎你的眼睛!』

『是是……我知道了。』

……

『那么,下次见咯,呆瓜高明——嘿咻,再绑紧点儿。』

像这样紧密相拥被绑在树干上,绝对是唱好戏的开始。

剩下的三人开始生起火烤起了蘑菇。

『各位,后会有期——嘿……』

然后,阴谋正在酝酿着……

『没想到能看出好戏。』

『嘿……绝对精彩——』

周玲路似乎还有些忌怕奈奈加,只是尴尬地笑了笑就再也没出声。

『啊!小静!——来救我啊!』

『我什么也没看见……』

『喂,别走啊!——小静!』

『嗯……嗯?……』

(完了!)

『好吵耶……这里是哪——嗯?!』

表情瞬间精彩地变化着——

『呀?!!!——————』

砰……

啊啊啊~黑暗的世界实在太美妙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