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内讧

作者:鲜血泡制的红茶 更新时间:2017/9/19 9:12:51 字数:5520

横滨矶子区的地下坑道建于二战末期,随着美军迫近本土,美军的轰炸机开始频繁光顾东京,大量的工厂、军需品被炸毁,尤其是1945年3月9日的空袭,这次空袭将东京的四分之一烧成了一片废墟,在此之后当时的日本政府为了能够将战争继续下去,开始将部分工厂向地下转移,矶子区的地下坑道正是这一系列工程的一部分。

然而这些准备终究没排上什么用场,广岛和长崎的两次核爆让这些努力变成了徒劳。在战后,这些坑道内的工厂设备被转移出来用于重建,而坑道本身则被废弃,沦为流浪汉、孤儿的聚居地,随着时间的推移,缺少维护的坑道开始出现各种安全问题,等到了七十年代,连流浪汉们都不愿住这了,之后又出现三名儿童死在坑道内的事故,这促使当时的各市市长下令封锁这些坑道,坑道入口便被混凝土封堵了起来。

现在横滨矶子区的防波堤上,两组人沿着堤坝相背而行,很快就找到了流出涓涓细流的排水口。

“就是这里了吧。”经过短暂的确认后,俩组人分别用焊枪将排水口上那锈迹斑斑的铁栅栏切开,然后鱼贯而入。

在离防波堤不远的一辆伪装成冰激凌车的小型指挥车内,施云和霍曼抬头盯着一个个显示器,通过佩戴在队员每人身上的迷你摄像头,显示器展现了每一个队员的视野。

可以看到排水口内十分狭窄,队员们必须四肢着地爬着行动,这使得他们处在十分不利的形势,所幸很快他们就进入了宽敞的蓄水池里。

“这里是渡鸦1号,鸟巢听到请回答,over。”

“这里是秃鹫1号,鸟巢听到请回答,over。”

“这里是鸟巢,我们接收到了你们的信息,信号良好,继续搜索目标,over。”

在确认了通信并没有因为坑道而受影响后,两只搜索队继续小心搜索着。

“天啊!”刚进入主通道,打开了心跳探测器,渡鸦队的队员当即发出了感叹:“这下面可比我们想得热闹多了。”

“多少?”领队的问道。

“光是探测到的就有七、八个。”

“秃鹫,我们这边热闹得很,你们那边呢?”领队通过无线电询问坑道另一边的同僚。

“我们这倒是冷清,一个都没有。”

两边的通话结束后,继续推进,很快枪声便响了起来。

“流浪汉、妓女、白领、警察,还有俩个小鬼,被控制的不少啊,你们这回的善后可有点麻烦了。”看到屏幕里那些被寄生虫控制着冲向枪口的平民,施云揶揄起了站在身边的霍曼。

“死得又不是美国人,需要向公众解释的是日本政府。”

“嘿,我都开始可怜阿部首相了,临近大选被你们折腾出这种事,本来支持率就低,这下可真是雪上加霜咯。”

“我他*妈才不在乎谁来当日本首相,我现在只想捉到那头该死的怪物!”霍曼的回答很是不友好。

“这里是秃鹫,呼叫鸟巢,看来在我们之前就有人到访了,不过这里的主人看来不怎么欢迎他们,over。”与另一边正在忙于交火的“渡鸦”相比,“秃鹫”这边要顺利得多,很快就有了新发现。

“秃鹫1号,把摄像头对准了,让我们看清楚尸体,over。”

施云和霍曼一同朝显示屏凑了上去。

“没有标识,没有番号,武器也是市面上购买的,跟你们一样。”

“长得看起来像高加索人,没有明显外伤。”霍曼向无线电另一头下达命令:“秃鹫,查查看尸体的死因。”

“是被勒死的。”在尸体上上下摸索了下后,队长回答道:“整个肋骨连着防弹衣的陶瓷板一起都被勒得变形,肯定是那头蛇怪干的,尸体死的不久,既没有僵直,也还有温度,那蛇怪应该就在附近了。”

“‘狐狸’。”闻言施云转身呼唤道。

“什么事?”理查德懒洋洋的回了句,他在指挥车内的一个角落里独自一人玩着扑克牌,懒散闲适的模样与指挥车内紧张的氛围格格不入。

“带上信号识别器去支援秃鹫小队。”

“发现那头蛇怪了?”接住了丢过来的黑盒子,理查德问道。

“暂时还没有,总之你先去吧。”

“就不能再等会儿?等我这局打完了。”理查德扬了扬手里的牌,照例一副不想干活的样子。

“一个人打牌有什么好玩的,快去干活!”

在施云的呵斥声中,理查德这才离开指挥车,钻进了排水管内。

“那我呢?”

看到理查德受命离开了,瑞穗也凑了上来。

“继续待命,有需要的话我会吩咐你的。”

说完施云就又回到了指挥台前,继续盯着显示器了。

瑞穗不快的盯着施云的背影,这个男人即使此刻依旧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似乎丝毫不担心竹青的死活,本以为他和其他魔术师有所不同,现在看来不过是一丘之貉罢了。

无视了瑞穗不善的目光,施云精力再次集中到了显示屏上。

此时在坑道另一端的“渡鸦”小队已经扫清了障碍,将那些被寄生虫控制的人全数击毙,这些人虽然因为**纵而变得悍不畏死,但本身却依旧只是普通人,脑袋、心肺这些地方挨上一枪依旧会毙命瘫痪,而他们手上除了随处捡来的棍棒石头外,别无其他,这让战斗很快便结束了。

“看来还算顺利。”

“这才刚开始,麻烦的还在后头。”霍曼面色严峻,经历了三次失败的他可乐观不起来。

就好似要验证霍曼的话一样,一直很顺利的秃鹫小队立刻就碰上了麻烦。

“手雷,趴下!”

随着领头的士兵的高声呼喊,两声爆炸就在坑道中响起,坑道内的秽物被爆炸掀起,弄得士兵们浑身都是,所幸并没有什么伤亡。

紧随着爆炸的是一阵密集的火力从坑道的拐角处射来,这次秃鹫小队就没那么幸运了,当即有两人中弹,其中运气好点的那个子弹命中了防弹背心,而没那么幸运的则被打断了扣着扳机的手指。

“尼森!尤利!你俩怎样?!”队长一边对着拐角处还击,一边向两名中弹的队员询问。

“我没事,子弹被防弹衣挡下了,但尼森的手指被打断了,恐怕没法继续战斗。”尤利边为尼森包扎伤口边回道。

“尼森!你能一个人回地上么?”

“我想没问题,长官!”

“那路上小心,别……”又是一声爆炸把领队的话重新堵了回去,“操!这帮子狗*娘养的哪冒出来的!梅森!你来投掷震撼弹,火力掩护!”

随着队长的一声令下,凶猛的火力射向了对面,然而对面似乎毫不在意飞来的子弹,火力没有丝毫的减弱,梅森才冒了个头就又缩回去了,勉强投出去的震撼弹根本没有落到有效距离,反而把秃鹫小队这边震得两耳嗡嗡作响。

“操!梅森!你他*妈就不能丢准点么?”

“抱歉,长官!但对面的火力实在太猛了,我也没办法!”

队长也知道确实如梅森所说,两挺机枪就足以封锁坑道了,再加上榴弹发射器和其他轻武器的支援,想要正面突破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鸟巢!这里是秃鹫,我们被不明武装集团袭击,无法突破,需要迂回绕道,请提供指引,over。”

“这里是鸟巢,我们没有你所在坑道的蓝图,无法提供指引,over。”

在预想中的本土决战、一亿玉碎中,二战日军大本营期望依托这些四通八达、庞大繁杂的地下坑道给登陆的盟军尽可能的造成伤亡,为了避免坑道布局被盟军掌握,当时的大本营并没有给坑道的原稿、蓝图做多余的备份,而这些稿件的孤本大部分也在战败后随着那些能证明军国日本所犯罪行的文件一起被销毁了,现如今NSSA手里的几张蓝图不过只是整个地下坑道网络的冰山一角罢了。

“鸟巢,如果无法绕道的话,我们就只能被堵在这了,over。”

“秃鹫1号,我们已向你们的位置派出了增援,你们只要固守原地即可,over。”

“了解。”

“怎么样,长官,鸟巢那边怎么说?”看到队长结束了通话副官立刻爬了过来问道。

“让我们原地待命,增援马上到。”

“来的,是那个‘暴君’?”

“不大可能,BOSS还指望靠那家伙来对付那头蛇怪,蛇怪不露脸应该是不会让他出动的。”

接下来对峙着的双方陷入了乏味的互射中,这种交火与其说是为了杀死对方,倒不如说是为了确认对方还在不在原本的位置,然而这样的对峙很快就结束了。

不明武装部队头顶上的一只蝙蝠突然变成了一只鳄鱼,当即一口咬碎了一名机枪手的脖子,当他们将枪口对着鳄鱼开火时,鳄鱼又突然消失了,失去原本目标的子弹打入了他们自己的两个同伴的胸腔,两人立刻应声而倒,两滩血迹在地上蔓延开来。

面对突如其来的状况,这些人没有丝毫惊慌的样子,脸上依旧面无表情,还完好的站着的六个人立刻背靠背围成一圈,目光透过夜视仪寻觅着任何可疑的异动。

然而这阻止不了死亡的到来,又有一人毫无征兆的抽搐着倒了下去,这时剩下的五人才看清一只黑色蝎子正爬在倒下那人的小腿上。

根本不顾及同伴,剩下的人立刻开火了,密集的子弹将中毒倒下的同伴的腿打得稀烂,而那蝎子却变成了一只黑猫,三下两跳的又消失在了黑暗的坑道中。

就这样在接下来的一分钟内,这队人马有一人被狮子咬断了喉咙,有一人被北美野牛压碎了脑壳,有一人被突然冒出来的鸵鸟踢穿了肠子和脊椎,有一人则被黑猩猩捏着脑袋撞死在了墙上,最后一人则被一头巨蟒活活勒死。

当秃鹫小队听到清除完毕的信号赶到现场时,看到了一地死态各异的尸体,以及一只会说话的黑猫。

“嘿,各位,只要能给我一个口袋,外加一双靴子,我就帮助你们完成任务。”

“你就是‘狐狸’?那个爱尔兰德鲁伊?”

“不不不,我只是只随处可见的普通猫咪罢了,你们可以称呼我为‘布斯’。”说着猫咪靠着两条后爪站了起来,笨拙的朝着秃鹫小队鞠了一躬。

“现在可不是玩闹的时候,老实回答我,不然我就开枪了!”

“啧,真是没有幽默感,我只是看你们紧张就想轻松一下罢了。”猫就像人那样不爽的咂了咂嘴,“没错,我就是‘狐狸’,暗庭编号:B00297M,一个德鲁伊。”

听到猫咪的回答小队队长这才收起了枪,回道:“很好,‘狐狸’,首先感谢你替我们清空了阻碍,其次能麻烦你换个毛色么?黑猫可不吉利,而现在我们最需要的就是运气。”

“那是你们基督徒的歪理邪说,我个德鲁伊可不信这些。”黑猫鄙夷的瞄了眼眼前的这些异教徒,然后低下头舔起了自己的前爪。

“不愿换毛色的话那就变回人类吧。”

“我现在是裸着的,怎么你对男人的裸*体也有兴趣?”理查德看这几个基督徒的眼神开始不善起来,本来当年德鲁伊教就没少被基督徒迫害,两教的仇怨可不浅,现在这些家伙还对他的变身挑三拣四的,这让他不禁起了杀心,反正这几人连同僚都算不上,NSSA也管不到暗庭,就算暗庭最后受不了美国的压力要惩处自己,到时大不了逃去亚特兰蒂斯就是了。

不过最后理查德还是放弃了,如果因为杀了这几个基督徒导致行动受挫、营救失败、竹青死亡的话,到时自己就得承担施云的怒火了,那可就是能不能看见第二天的太阳的问题,哪怕侥幸从施云手里逃脱,也得面对“暴君”无休止的追杀,就算逃到亚特兰蒂斯也无济于事,美国或许拿精灵国度没什么办法,但施云肯定是能够混进去的,当年他为了铸剑,可是只身在那里大闹了一番,至今他还在被亚特兰蒂斯通缉着。

“算了,随你怎样吧?我们继续前进。”丝毫不知道自己刚刚在鬼门关转了一圈的秃鹫小队打算继续搜索,不过又被“狐狸”叫住了。

“等一下,你们不检查一下这些尸体么?”“狐狸”跳到了一具瘫坐在墙角的尸体的脑袋上,一张猫脸浮现出了诡笑。

“没什么好查的,大概是之前那具尸体的同伙。”

“你确定?难道你不奇怪这些家伙被我咬死、毒死、勒死、砸死,而不到50码之外的你们却连一声惨叫都没听到么?”

被“狐狸”这么一提醒,秃鹫小队一行才意识到刚刚的确只听到了枪响却没有一声惨叫。

“这是怎么回事?”小队成员们朝黑猫聚集了过去。

“哦,这很简单。”话音未落“狐狸”从尸体脑袋上跳了下来,尸体的脑袋也立时爆裂开来,四溅的脑浆连带着肉红色的蠕虫溅了秃鹫小队全员一身,“因为这些家伙们也被蛇怪的寄生虫给控制了。”

“你个狗*娘养的,信不信我崩了你!”被溅了一身的秃鹫小队把枪口对准了黑猫。

“来啊!你们这帮子天杀的基督徒,有种的开枪试试啊!”“狐狸”也炸毛了,整根尾巴都竖了起来,猫嘴里尖锐的牙齿也露了出来,“老子这辈子最想杀的就是罗马人,其次就是你们这帮子基督徒!”

眼看蛇怪还没找到,两边就要因为信仰问题而火拼起来,两边的顶头上司赶紧通过无线电制止。

“秃鹫1号!你难道分不清楚枪口应该对准谁么?收起你的枪!”

“抱歉,长官。”小队队长悻悻的收起了枪,见到队长收起了枪,其他队员也只得照做。

“‘狐狸’!把你的爪子收起来!如果营救行动搞砸了,我就把你的皮剥下来做成背心!”

“好吧,你是老大你说了算,不过我先说清楚,一只猫的皮可不够做背心。”黑猫耳朵里特制的耳塞式耳机也让“狐狸”冷静了下来。

两边狠狠的瞪了对方一眼后,就一言不发的继续朝坑道深处走去。

看到两边的部下结束了对峙,施云转而对身旁的霍曼质问道:“你之前怎么没告诉我被寄生虫控制的人还能操作枪支!”

“我们也是头一次碰到这种状况,之前这些木偶最多就是丢几块石头。”霍曼担忧的盯着屏幕,“那条蛇不仅在变强,也变得更聪明了。”

“看来麻烦了。”

“是啊,麻烦了!当初要不是你在商场里捣乱就没这些事了。”

“当初?你们这些美国佬也好意思谈当初?如果当初不是你们手贱把这蛇怪从遗迹里挖出来,还千里迢迢送到这,我现在正跟漂亮女人在床上快活着呢!”

“你个滥杀无辜的恐怖分子有什么好抱怨的!你能在这跟我大吼大叫就该庆幸了,你本该坐在电椅上被处死!”

“哼!当初暗庭审议我这个恐怖分子的赦免案时,你们美国代表也是投的赞成票!你这个兵崽子要是有意见,那就找你自家政府去!”

“别以为被赦免了,你就高枕无忧了!”

“你TM在威胁我!”

“没错,我就是在威胁你这个杂种!”

“哐当!”一连串器物倒地的声响施云掐着霍曼的脖子把他拎了起来。

“好大的胆子!对我来说捏死你不比捏死只蚂蚁费力多少。”

“是吗!那动手啊!”

“不怕死?你以为我就会杀你一个么!”

“你也有在乎的人!而且还不止坑道里的那一个!所以少TM用我的家人来威胁我!”

……

“你冷静点!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想想你妹妹,现在把她救出来才是当务之急。”瑞穗拉住了施云掐着霍曼的手臂,然而不管她再怎么用力,施云的手臂连颤都不颤一下。

两边的最高负责人刚劝完自己闹内讧的部下,紧接着自己却也闹了起来,这让旁观的一名通讯员和两位魔术师很是为难,如果真的起了冲突,帮着自己的指挥官对付施云,那么多半会弄个死无全尸的下场,可袖手旁观的话,上头追究起来也不好交代,现在只能祈祷这两人能够有一方退一步了,不过施云和霍曼都不打算随他们的愿,这两人已经气血上脑了。

“长官!渡鸦已经和目标接触并交火了!”

最终结束两人对峙的不是各自的理智,而是蛇怪的出现。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