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破巢而出

作者:不知名的替身使者57 更新时间:2016/10/23 21:13:54 字数:3915

奥特曼负伤的话,张森雨的身体也会同步受到伤害。在经历立方体暴走事件之后,承受了大量伤害的乡秀树被布雷斯带回了张森雨的住所进行休养。

第一眼见到张森雨的房间时,乡秀树惊讶于张森雨曾经的生活环境竟落魄到了这般境地。

房间内布满了尘埃,日用品丢的满地都是,在这个手指一动之间就能够让公寓的机器人根据要求对房间进行全面清理的时代之下还会存在这样的房间,显然不会是房间的主人偷懒这样的理由。

尽管二者如今已是一体,乡秀树对张森雨的了解却只有皮毛。张森雨单方面地封住了部分的记忆,使其成为了乡秀树无法阅读的“禁区”。

就像是一台电脑上的管理员权限一样,在获取那些记忆之前,乡秀树必须要取得张森雨意识的同意。

让张森雨敞开心扉,重新成为这具身体的主人,这正是乡秀树众多责任的其中之一。

于是在和布雷斯一起的努力下,乡秀树忍耐着伤痛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终于把房间整理到了能够被定义为“住所”的程度。

“平时基本没有什么社交活动,也没有工作,依靠抚恤金来支撑日常的生活……”

乡秀树摆弄着房间自带的三维投影,寻找张森雨平时生活的痕迹。

所幸房间的配置还是齐全的,之所以看起来落魄只是张森雨完全没有去打理的缘故。

“社交网络上除了一些服务的推送和通知之外,几乎没有和其他人的联系,除了她。”

乡秀树把记录上显示的资料抛向站在一旁的布雷斯,没有重量的投影飞快移动到布雷斯的身上,然后停了下来。和乡秀树不同,她看起来完全没有一丝的疲惫。

从身上接过投影资料,布雷斯认真地查阅起来。

“备注是“雨萌”,没有带姓氏,相当亲昵的称呼。很可能就是对方的真名。”

的确,张森雨所使用的这款社交软件并没有实名制的要求,虚拟的网络上一切身份都可以凭借喜好伪造,即使乡秀树给她看了这些,实际上也没有任何真实的情报量,统统都是被精心编辑过的用以支撑那个虚假身份的文字罢了,但是备注就不一样了,一般来说,人们通常会用真实的名字来备注熟人,当然也不能排除一些喜欢给人起代号的情况存在,可比起用户自己编辑的信息,备注的真实性要可靠的多。

“从备注入手确实没错,就我能知道的记忆部分,她的真名是张雨萌,二人的联系算是相当频繁,看,最新的记录就在昨天,我们来到地球之前。”

“同样的姓氏,是亲属吗?”

“啊,算是兄妹关系吧,张森雨的父亲已经离开人世了,张雨萌是他兄弟的女儿。不过因为这部分的记忆张森雨没有共享给我,所以我不清楚为什么二者明明在网络上有这么亲密的联系,现实中却完全不见面。不过大概还是能猜到一些原因的,张雨萌的父亲不让女儿接近侄子,或许是因为害怕张森雨身上的未知病症具有传染性吧。”

乡秀树若有所思的时候,一旁的布雷斯倒是一下子就接受了这种可能性,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是为了延续后代的生命啊。”

“……只是种可能性而已。”

乡秀树瞥了布雷斯一眼。

“乡,我说错了吗?”

布雷斯意识到了什么,歪过了头。

“不,或许你说的没错。只是人类的感情要复杂的多,布雷斯,不是那样的答案可以解释的。”

“无法理解。”

“既然变成了人类的姿态,以后和人类接触的机会就多得是了,你总有一天会明白的。”

面对一脸不解的布雷斯,乡秀树微微笑了笑。

“不如说马上就能接触到了,布雷斯,我们去见张雨萌。”

2

张雨萌就读的是魔都最知名的女子高中,由于校园相当之大的缘故,比起高中,整体上来说这里更像是大学。

魔都第一女子高中校园内所有设施都是这座城市最先进技术的结晶,从教学设施到校园内一个小小的自动贩卖机都给人一种浓浓的科技感,绿化和布景也是由环境投影所组成,应用这项技术的高中在魔都还是个先例。

毕竟学校的办学理念是“勇于创新,走在现在的前端”,这样大张旗鼓的粉饰也算是在某种意义上响应了理念,也成为对外宣传的良好广告。

然而……

“哐”

对着不争气的自动贩卖机,一名绑着单马尾的学生愤愤地踢上一脚。她那撩起裤管的打扮简直就像是上个年代的不良学生一样。

“喂喂,把钱退给我啊!”

面对暴力,贩卖机只能委屈地反复发出机械警报声“请不要损害公物,您所实施的行为正在遭到监控。”

“那你倒是把我要的柠檬茶吐出来啊你这混蛋,信不信我用45度斜角攻击机械维修法给你好好维修一下啊!”

“请千万不要做出和那个茶发超能力者一样的事,拜托。我说,差不多可以了吧?梦婷……再这样下去真的会被通报上去的哦。”

一旁留着齐肩短发的学生劝说道。和被称呼梦婷的少女不同,这名少女给人一种乖巧的感觉,白净的皮肤上完全没有化妆品的痕迹,校服也是规规整整地穿戴,很难想象这两人会在一起行动。

“啊真是的,我早就说过这台机器会经常出问题了。”

之所以单马尾少女会大发雷霆,是因为这台自动贩卖机的语音识别系统误解了少女的话,把一罐奶茶递到了她手上。

“柠檬汁和奶茶,到底我说的普通话有多不标准才会识别错误啊真是的……喂雨萌,给你了。”

终于放弃了挣扎,沈梦婷将奶茶抛向自己的朋友。

“抱歉,我最讨厌的饮料就是奶茶了。”

张雨萌像是拍苍蝇一样一挥手又把抛过来的饮料扔了回去。

“啊……怎么会这样……”

“自己买的哭着也要喝下去哦。”

“说的也是,不然太浪费了啊,我绝对……绝对不会再到这台贩卖机买饮料喝了。”

沈梦婷哭丧着脸拨开奶茶的拉环,一脸纠结地把奶茶倒进嘴里。

“要我动用数据之神的力量帮帮你吗?”

张雨萌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

“你又在说那种意义不明的话了……哦我知道了!是想要黑掉那台贩卖机吧,你这家伙的外表简直就是伪装!里面其实藏着个小恶魔吧?”

“开玩笑的啦,只是想说一次那样的台词而已。”

两名少女说说笑笑地朝教学楼走去,一旁的学生时不时把目光投射过来。

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反差实在太过明显了,要比喻的话就像是品学兼优的学生会长和不良学生一起嘻嘻哈哈地并肩穿过校园一般,再加上两人的气质本身就是受欢迎的那种类型,被瞩目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关于转学的那件事现在怎么样了?”

“嗯……爸爸还在联系老家那边的高中,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可是他的态度还是相当坚决,一旦谈妥的话我就得收拾行李离开了吧。”

“哎……虽然魔都发生了那种事的确很可怕啦,也没有到要马上远离的地步吧?”

“爸爸就是那样深谋远虑的一个人啦,我相信他的判断。虽然我也不想离开,不过要是怪兽哪天真的袭击我们可就来不及逃了,梦婷你呢?还是打算继续留在这里么?”

“四处奔波的生活不适合我啦,家里人也希望我好好珍惜机会继续留在魔都。再说虽然怪兽第一次出现在魔都,也不代表其它地方就不会出现吧?”

“要是那样就太可怕了……作为普通人生活都成为一件危险的事了不是吗?”

说到这里,张雨萌突然停下了脚步,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直直地盯着上方。

“梦婷,那个是方老师吧?他在那里干什么呢?”

“哎?”

沈梦婷也跟随着张雨萌的目光抬头望去,在教学楼楼顶的围栏外侧,一个人影正以相当怪异的姿势沿边缘移动着。

尽管无法很清晰地识别外貌,不过从体型可以分辨出那人正是两人班上的任课教师。

“那家伙在那种地方做什么呢……要通知警卫吗?”

“等等……梦婷,你看,他沿着围栏爬回去了……”

正如张雨萌所说的那样,人影就像是个蜘蛛一样攀爬着金属网,然后重新回到了围栏内侧,消失在二人的视野之中。

“我还以为他要自杀呢,那是在做什么?行为艺术吗?”

“毕竟平时就是个怪人,谁知道他在想什么。听说了吗?前两天还在骚扰两班的班长,身为教师做出这样的事真是失格。”

“女校的男老师多半都是这样的啦。”

“哎?是这样吗?可是两班的胡老师就为人师表相当和蔼呢,以偏概全不太好哦。”

正当两人的对话开始朝着日常的八卦方向展开时,从教学楼里,一个少女慌慌张张地跑了出来。

“哎……真是说曹操曹操到,那不就是两班的班长吗?”

少女与她们擦身而过,在那一瞬间,张雨萌隐约看见她眼角的泪光。

“咔嚓”一声,从少女的身上掉下一张小小的卡片,落在了两人脚边。

“等等,同学,你的ID!”

沈梦婷想要叫住她,可是她完全没有理会,就像是失了魂一样跑远了。

“我看看我看看,徐旭班长啊,要是早点知道名字就好办了。”

沈梦婷弯腰拾起那张卡片,像要甩掉灰尘似地摆了摆手。

“反正就在隔壁,晚些时候还给她就好了,只是她进教学楼要花点时间就是了。”

这所女子高中的任意一所教学楼都需要识别对应的学生或者教师ID才能够授权进入,所以在这里要是弄丢这张小小的卡片会变成一件相当头疼的事情。

“她是不是在哭?”

她小声说道。

“哎?你说什么?”

沈梦婷刚想追问,从徐旭跑出来的教学楼里传来了骚动声。

一名学生同样慌慌张张地从自动门里跑了出来,她的神情就像是看到了什么相当可怕的事情一样。

“快跑!别进那栋楼!老师疯了!”

她语无伦次地叫喊着,胡乱挥动着手臂。

又有几个学生从楼里跑了出来,事情似乎变得有些不太对劲。

沈梦婷急忙上前拦住一名认识的同学询问情况,而对方只是拼命挣脱着,像要哭出来一样。这时她才注意到那些学生的校服上和脸上密密麻麻的小红点,本能地,她隐约察觉到那似乎是血渍。

“方老师在杀人,血……血到处都是。”

说到这里,她的喉咙里突然发出咕咕的声响,瞳孔也猛地放大,一把捂住嘴推开了沈梦婷,边吐边踉跄着跑开了。

“情况好像不太对,我们走,雨萌。”

沈梦婷一把抓住张雨萌的手,也要转身跟随那些学生一起离开。

就在这时,身后的教学楼在一瞬间发生了爆炸般的巨响,一些碎石块像是流弹般飞溅而出,击中了正在逃跑的几个学生。

这栋大楼在一瞬间崩塌,在浓浓的烟尘中,几根巨大的尖刺并列在一起向着天空升起,然后分裂开来钉入了四周的地面。

要形容的话,就像是一只巨大的蜘蛛从内部撕裂开大楼,然后用尖刺般的脚将身体支撑了起来。

对张雨萌和沈梦婷二人来说,这只巨大的怪兽近在咫尺,只要稍稍移动身体就会把自己卷入其中。

“快跑,雨萌!”

两人在雨点般袭来的石块中全速向前奔跑着。

震耳欲聋的声音从怪兽体内传出,就像是被扩大了数十数百倍的收音机信号**扰而发出的嘈杂声音一样。

人类无法理解那种语言,那是怪兽恐怖的怒吼。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