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波西米亚的王冠

作者:无语微雨 更新时间:2017/1/7 23:21:26 字数:2064

听到斐南的话语,就连一直侍立在她身后的银发女仆,板着一张脸的尤妮卡,也对斐南露出了明显的敌意。

场面一时变得有些尴尬,斐南苦笑着,决定从头开始,对这位从来不涉政事的若林小公主进行解释:

“距离殿下和圭狄尼斯王子的婚期,只有四个月了吧?”

“四个月。”茜丝雅娜点头确认道。

从自己口中说出这个期限时,她倏地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惶恐。

“殿下可曾考虑过,这桩婚姻会产生什么影响吗?”斐南沉思问道。

伯爵的话,让茜丝雅娜不禁一怔。自幼在王室成长,接受最为完备的教育的她,对周边各国情况自然也非常了解,实际上,她也很清楚自己这桩婚姻背后的意义——它标志着旧神圣帝国境内,两个最为强大的国家结束了长期对抗的局面,正式联合在了一起。

“若林和安鲁尔一旦联合,帝国境内的势力就会瞬间失衡,大陆中部再也没有能够和两国对抗的国家。两国借此机会扩张领土,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从地缘上看,夹在若林与安鲁尔中间的诸多国家,很有可能是扩张的首选,其中,莉莉丝堡首当其冲。”

对于茜丝雅娜而言,她并不是不懂政治,只是潜意识里不愿将自己的婚姻与政治扯上关联而已。不管是对于圭狄尼斯王子,还是对于婚后的生活,她都保留着几分天真而单纯的遐想——纵然她知道这种遐想有些不切实际。

“……很抱歉。”

斐南的这些话,虽然合情合理,却正好冒犯了茜丝雅娜不愿意去触及的领域。因此,她的脸色一时变得有些冰冷,淡淡说道:

“伯爵大人所担心的事情,我似乎也无能为力。”

斐南沉声说道:“我的请求其实很简单,也并不需要公主花费力气。一旦若林与安鲁尔因为公主殿下的婚姻而结盟,我就会带头向公主殿下宣誓效忠。到时候,公主只需接受我的效忠即可。”

过于突兀的话语,让茜丝雅娜好一阵子都反应不过来。带着满脸的惊疑,她将对话的话复述了一遍:“向我……宣誓效忠?”

“没错,向波西米亚王国的唯一合法继承人,茜丝雅娜·特蕾西亚殿下宣誓效忠。”说出这句话时,斐南脸上极其认真的表情,让茜丝雅娜意识到他不可能是在开玩笑。

茜丝雅娜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不明白伯爵的意思。”

“‘白炽的星芒’——公主殿下的身上,应该带着这块晶石吧?”

“你说的是这个?”微愣过后,茜丝雅娜从怀里取出了一块晶石。晶石白皙而通透,呈现出规整的菱形,无论是色泽还是形状,都有些平淡无奇。

心念微动,让晶石飘到了斐南的眼前,茜丝雅娜用疑惑的神情问道:“伯爵,你知道它叫做‘白炽的星芒’?”

斐南回答道:“这块晶石,正是波西米亚王位传承的象征,曾由于王朝的没落而佚失了很长时间。直到二十年前,它出现在了一位神秘的法师身上。经过我父亲的暗中查证,这位法师的姓氏,传承自波西米亚王室的近亲旁支,虽然血统并不纯正,但确实是王室倾覆后,王朝唯一可能的继承者。”

“神秘的法师……”茜丝雅娜低声说道。

“这些年来,在南部沿海的山区里,也就是传说中上古诸神最初临幸之地,他曾留下了许多事迹,但确切的踪迹始终不定。”顿了顿,斐南向茜丝雅娜点头确认道,“没错,这位神秘的法师,就是被称为‘顶端十人’之一的‘星辰预言者’,也是公主殿下在魔法方面的启蒙导师。”

茜丝雅娜怔了一怔,下意识地望了尤妮卡和温捷斯一眼。

没记错的话,关于她启蒙导师的身份,应该是属于最高级别的保密事项才对,她不由产生了几分疑虑:“这个信息,你是这么知道的?”

“殿下请放心,我始终都是站在你这一边的。”斐南接着说道,“‘星辰预言者’作为殿下的导师,既然将王位传承的象征,也就是这块‘白炽的星芒’传给了公主殿下,就代表殿下也具有了波西米亚的继承权。”

实际上,茜丝雅娜只和自己的启蒙导师见过一面。在她的印象中,对方只是路过时发现了自己的资质,随手进行了点化而已。却没想到,‘星辰预言者’当时随手送出的小礼物,这块普普通通的晶石,竟是如此重要的物件。

茜丝雅娜摇了摇头,说道:“可是,我和波西米亚王室毫无关系。”

“在王朝的历史上,不乏这样的先例。”斐南解释道,“当时菲娜公主唯一的女儿患有残疾,不便行走。菲娜公主心怜女儿,故而先将晶石传给了自己的弟子,也就是西吉斯·安森,让他继承王位。西吉斯陛下在位十八年之后,如约归还‘白炽的星芒’,向菲娜公主的外孙禅让了王位,成就了一段佳话。”

茜丝雅娜疑惑地问道:“这块晶石,真的有如此重要的意义?”

“关于这点,只需翻阅一下有关旧王朝的记载,确认这个事实并不困难。”

在对话中占据了主动的斐南,重新将桌上的“暗星之链”推向茜丝雅娜,继续说道:“到时候,公主殿下只要拿出‘白炽的星芒’,宣布波西米亚的正统继承人身份,现在的波西米亚诸国为了寻求庇护,也很有可能会向公主效忠。”

斐南所说的情况一旦发生,茜丝雅娜会成为波西米亚义理上的女王。

又因为她有着若林的公主和安鲁尔国王的儿媳的双重身份,这个重建的波西米亚王国,会成为表面上附属两国,但实际上地位非常微妙的国家。这样的好处仅仅在于,因为茜丝雅娜的缘故,波西米亚诸国可以免受两国的侵略。

很显然,斐南的目的,已经非常清晰了。

大堂中灯光辉煌依旧,一时陷入了极端的寂静。

将斐南所说的前因后果理清楚之后,茜丝雅娜沉吟了片刻,神情变得严肃了一些:“按你所说的这么做,我有什么好处吗?”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