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卡列宁最后的日常

作者:无语微雨 更新时间:2017/3/1 14:31:56 字数:3102

“咦?等等,还要脱吗?”

“当然啊。”

“请让我自己来吧!”

“不行,这是在嫌弃我吗?”

“诶,那个……”爱琳手上扯着仅剩的布料,还在犹豫,忽然感到身上一凉,身边的少女就将她的上衣给“扒”了下来,脸色一时通红。

刚刚从爱琳口中听闻,那天出门时所订制的公主裙已经被送了过来,艾丽卡就忽然来了兴致,迫不及待地想看看爱琳穿上这套服装的模样。

打量着女孩白皙的肌肤,艾丽卡用赞叹的语气,在她耳边说道:“爱琳的皮肤真好呢?”

大片肌肤裸露在外面,只穿着内衣的爱琳,用蚊子般的声音说道:“嗯,把衣服给我吧。”

艾丽卡的手上拿着公主裙,不过她没有马上拿给爱琳,而是欣赏着爱琳的模样,打趣道:“爱琳真是容易害羞呢。”

“艾丽卡,有点冷……快给我!”凉簌簌的感觉,再加上身边的美少女正打量着自己,泛起的阵阵晕眩感,让爱琳不禁打起了颤来。

掩嘴一笑,艾丽卡展开了手上的连衣裙,说道:“我来帮你穿上吧。”说着,她开始帮手足无措的爱琳穿衣服。

淡粉色的礼服式公主裙,由系带挂在肩膀上,将爱琳软若无骨的肩膀裸露了出来;由充满童心的气泡状纹所点缀着的,顺滑的丝制布料守护住了还在发育的胸部;腰上束紧的系带,勾勒出了女孩青涩的身材,扎在一侧的蝴蝶结更是系出了甜美而高贵的气息。

“好漂亮!”

女孩出众的模样,让艾丽卡略微有点发怔,不禁脱口而出。然后她蹲下了身子,细细地帮爱琳整理了下粉白相间的蛋糕裙,抚平上面的皱褶。

因为寒冷的冬天而极少穿裙子的爱琳,只觉自己的裙底凉凉的,而艾丽卡蹲在边上的“服侍”,让她泛起了微妙的感觉。

有些拘谨地,下意识地拢紧了双腿。

不多时,艾丽卡站起身来,满意地看着还在发呆的爱琳,推着她走到了落地镜子前面,笑道:“身为女孩子,就应该打扮得这么漂亮才对嘛!再过两年,爱琳也肯定会成为大美人的!”

爱琳低着头,小声反驳道:“一点都不感兴趣呢。”

艾丽卡抿嘴一笑,问道:“不看看穿上裙装的样子吗?真的很漂亮,你自己也会心动的哦!”

抿着嘴唇,爱琳的视线从镜子里的脚丫处渐渐上移。

并拢的大腿掩没在一丝不苟的裙摆处,粉色的布料散发出梦幻的气息,单薄的锁骨衬托着微卷的栗色发丝。爱琳的肤质比一般人更好,这套风格休闲而又不失端庄甜美的公主裙,恰好将她的优势发挥了出来。

十四岁的少女,处于青涩向成熟过渡的时期,这一套表面上充满了童真却在肩胛和大腿处都削减了布料的款式,隐隐中有种诱人犯罪的味道。

奇怪的温热之感涌了上来。

“怎么样呢?你平时的穿着,都太朴素了呢……换上这身衣服,是不是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艾丽卡看起心情不错的样子,笑吟吟地问道。

脸颊通红的爱琳,点头应了一声:“嗯”

站在爱琳身后的艾丽卡,又伸出素手打理起了爱琳的头发来。

来到卡列宁之后,爱琳的头发已经长过了肩部,不过不是经常打理的缘故,披落到肩上的长发稍显随意。艾丽卡的手指细心地夹起爱琳的头发,将发丝寸寸梳理顺畅,微笑道:“感觉你还需要学习如何打扮自己。”

爱琳正看着镜子里的女孩走神,下意识地说道:“艾丽卡很擅长这些呢。”

“当然啦,虽然是贵族,不过我家里可没什么仆人,这些事情都得自己来。”已经敞开心扉的艾丽卡,说起这些倒没了负担,她抬起视线望向镜子,忽然愣了愣,“爱琳……你怎么了?”

爱琳只觉自己的身体被融化了一般,有点使不上力气的感觉,低声说道:“艾丽卡,你离得是不是太近了……好像有点热。”

艾丽卡连忙提醒道:“不是说这个,爱琳你流血了!”

爱琳不禁一怔,这才发现,镜子里那位身穿公主裙的女孩,从鼻间渗出了一些血来,看起来分外怪异。她愣愣地将一只手伸到的鼻子下方,温热而湿腻的触感让爱琳呆滞了一瞬,才醒悟了过来——

我,我我我……居然对自己流鼻血了!

真,真真真是难以形容的丢脸!

脸上红得要冒出蒸汽来的爱琳,逃也似的溜进了洗手间。

当然,用清水去冲洗鼻血,同时让自己冷静下来的过程里,她完全不敢去看镜子里自己模样。

自恋什么的……真的不是我的错!

肯定是艾丽卡离我太近的原因,不小心开始浮想联翩的原因。都怪米娅,那天晚上的事情完全忘不了——不禁胡思乱想的爱琳,在承认自恋还是承认对美少女犯花痴之间,选择了没那么丢脸的后者。

不行不行,刚才的我怎么看都是一副“小受”的模样,这样太不妙了……我明明应该主动去“攻略”别的女孩子才对……

过了一阵子,打定主意的爱琳走出洗手间,只见艾丽卡正笑吟吟地坐在床上等待着她,身子后仰,双手俏皮地支撑在床上,吐了吐舌头道:

“居然还会流鼻血了,爱琳你太可爱了!”

这句话让爱琳的脸上又开始发烫,她鼓着脸颊说道:“艾丽卡……昨天是我救了你一命对吧?”

“欸……是,是呢。”

“艾丽卡,想好怎么报答我了吗?”

艾丽卡好奇地打量着她:“咦,报答?想要什么呢?”

“脱衣服!”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喊,让艾丽卡不禁一愣,不过她发现女孩才说完这句,脸色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得通红,气势完全萎了下去,用极其细微的声音补充道:“我,我来帮你画肖像画!”

“咦,想要我当绘画的模特吗?当然可以哦……不过,为什么要脱衣服呢?”艾丽卡眨了眨眼睛,不解地问道。

**素描的什么的……虽然爱琳是这么向往的,不过看着艾丽卡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她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瞬间消失殆尽,移开视线道:

“唔,那个……不用脱衣服。”

接下来,爱琳躲回洗手间换下了单薄的公主裙,穿回了朴素而保暖的衣服之后,就带上画板带着艾丽卡来到了院子里。她选取了合适的景色,让艾丽卡端坐在那里,开始进行素描。

这对于艾丽卡来讲,显然是个新鲜的尝试,她好奇地问道:“爱琳给其他人画过画吗?”

进入专注状态的爱琳,轻声回答:“嗯……有过一次呢。”

这段时间来,除了在画室里和米娅、艾丽卡共同学习之外,爱琳一方面在学习这个世界知识,另一方面也帮忙打理了商会的部分琐事,倒是很少主动去碰画笔了。不过,因为前世积累的“经验”足够丰富的缘故,这时她手上的动作丝毫不见生疏。

蔚蓝的晴空,灰白相间的洋馆,空寂无人的小广场,一位娴静的少女端坐在这样的景致之中,金色的长发顺滑而耀眼。

当下的氛围,长久以来都存在于爱琳的憧憬当中。为喜欢的女孩子作画,将对方的模样临摹在画纸上,作为珍藏保存起来——虽然这段时间里,周围不断出现各种各样的女生,几乎晃花了她的眼睛,让她没法确认自己喜欢的到底是谁。

眼下安静地坐在这里,为艾丽卡作画,这种闲适而怡人的“日常”,让爱琳不禁沉溺其间。

在爱琳接触的女生里面,神秘的黑发少女依然是一个谜团。

身为吸血鬼的并且把爱琳当成“猎物”的米娅·斯特凡身上,有着“淡漠”和“魅惑”两种反差显著的气质。

最早见面的,若林的公主茜丝雅娜,听闻她不久之后就会嫁给王子……但总有机会见上一面的吧?

至于眼前的没落贵族少女,艾丽卡·雅克布,是和爱琳的关系最接近于“朋友”的女生。

接下来,自己和她们的关系,又会有怎么样的发展呢?

手上的素描画,差不多到了收尾之时。或许是由于氛围过于安逸的缘故,爱琳擅自走起了神来。这一瞬间,满脑子都是美少女的爱琳,全然忘记了隐藏着的某些危机——按照米娅的评价,爱琳确实是一个“毫无危机感”的家伙。

话音才落,簌簌的风儿吹在脸上,细微的沙砾让爱琳一时睁不开眼睛。她好不容易挤出泪水,将眼睛里的沙子排了出去——睁开眼睛之时,她透过泪花重新打量这个世界,发现有什么东西被扭曲了。

有什么不太对劲?

某种奇怪的直感,领先于她所看到,又或者所听到的内容,向她发出了警报。正当爱琳陷入疑惑之时,她发觉这种“直感”已经变为了现实。

画面中金发少女的神情,在一瞬间凝固,然后她惊恐地睁大了眼睛,费力地动着嘴唇,仿佛想要向爱琳传达着什么。

心底的警报,在一瞬间提升到了最高级。

想也不想地丢下画笔,爱琳迅速从怀里掏出魔导枪,转身指向了身后之人。

丑陋的面具,带着戏谑之意,正缓缓走近。

——来人正是昨天的事件的罪魁祸首,以凶残的手段刺杀了约里克·斯维因,潜逃在案的“血色小丑”。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