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最终的交涉

作者:无语微雨 更新时间:2017/3/12 14:48:30 字数:2392

亚尼斯作为一只在商场叱咤多年的老狐狸,却很少和政界的人士打交道。这是因为,身居黑潮商会会长之位的他,多年以来,一直在守护者着这个位置所传承的某个敏感的使命。

这个使命非常隐秘,在卡列宁的商会驻地里,除了他就只有魏斯是知道这个秘密的,即使是被彻查了也不会出任何意外。他很确保这一点,所以保留了“黑潮”的头衔的商会,在这么多年里,也得以不出任何差错地延续了下来。

他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但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重大的纰漏。

当圭狄尼斯下令对商会展开地毯式搜查,并且在不久之后,从爱琳的房间里搜出一个平淡无奇的木盒,交到圭狄尼斯手上的时候,亚尼斯知道,在自己手上延续了十几年的“黑潮商会”,将会终结于这一天了。

面对爱琳投来的充满歉意的眼神,亚尼斯轻轻一叹,回了她一个没关系的表情。他知道,无论如何,都会有这么一天的。

只不过是提前到来了而已。

打开木盒,看到了里面的东西的圭狄尼斯,表情先是微妙,然后变得极为震怒。

他盯了一眼将盒子交到自己手上的,正战战兢兢的士兵,就支开了其他人,单独在广场上审问爱琳:“这些画,你是从哪里获得的?”

“是我画的。”事到如今,爱琳知道自己不管怎么隐瞒都没有用了,干脆抬起头来,镇定地说道,“虽然只是一面之缘,但我确实因为一些契机,有幸为那位公主画了这一批作品。”

说话之时,她的眼眸里带上了奇怪的敌意。

即使眼前的角色是高高在上的王子,也是画中少女的未婚夫。

“哦?是你画的?”圭狄尼斯的嘴角,浮起了一抹古怪的笑意,质问道,“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和茜雅又是什么关系?”

这种私密领域被侵犯的感受,令爱琳非常不舒服,她只觉得有一股气闷在心底。但眼下的形势,她只得被迫忍让下去,重复道:“是我画的,但我和公主真的只见过一面而已。”

圭狄尼斯的微笑中渗透着寒意:“你以为我会相信这种幼稚的说辞?”

爱琳语气不善地回话道:“殿下如果不信,大可以将我关押起来,在见到公主以后,向她求证事实就是了。”

“如果你先前直接向我认罪的话,说不定我还会饶过你。”说话时,圭狄尼斯有意抬起头来,扫视了周围的士兵一圈,“可惜,现在已经迟了。”

很显然,在被认定为是“证据”之前,盒子里面的画,已经在搜查时被一部分士兵传阅过了,圭狄尼斯没法确认看过这些画的有哪些人。

但他确确实实地动了杀心。

“现在,先不管你的身份,我给你三个选择。”圭狄尼斯不紧不慢地抽出了腰间的佩剑,刺入了一侧的草地上,说道,“第一种,证明这些画真的是你所画的,然后向我宣誓效忠,成为我的人。”

这副傲慢的语气,终于有些激怒了爱琳,她反问道:“宣誓效忠?”

圭狄尼斯说道:“我的属下在审问一些特别的犯人的时候,偶尔会使用一种名为‘沉梦’的药剂,它可以使人获得极上的**,但一旦失去了它,就会变得痛苦难耐。事实上,很多人都可以抵制酷刑,却摆脱不了**的诱惑,‘沉梦’可以彻底控制一个人的心灵。到时候,我会命令你服下‘沉梦’,当你上瘾并主动来向我乞讨药剂的时候,就代表了你一辈子都会是我的女奴。”

这一番**裸的胁迫,让爱琳悄悄握紧了拳头,低声问道:“第二种呢?”

“你要知道,我是出于对你的欣赏,才会给出这个选择。”

用颇为遗憾的语气说着,圭狄尼斯伸手指了指插在地上的剑:

“第二种,我从来不会对一位女士动手,更不想批准属下逮捕你这个年纪的女孩。所以,你有一个机会,拿起那把剑刺向我,如果你的动作足够快的话,说不定有刺杀我的机会……当然,就算行刺失败被我的士兵击毙,你也可以不用受到什么折磨,带着你身上的秘密死去。”

“没有这个必要!”爱琳的脸上,已经呈现出了明显的愤怒神情,她咬牙问道,“第三种选择,又是什么?”

“这个眼神很不错,看来你真的还有什么依仗。”

圭狄尼斯轻哼了一声,微笑道:“第三个选择,也很简单。要说大名鼎鼎的黑潮商会只有这么一点武力,我是不信的。所以接下来,我会给你们逃命的机会,也好顺势抓出还在隐藏的其他部分……当然,如果你再次被抓到的话,就会有更残酷的刑罚加在你身上了。所以这可是一场豪赌,你觉得如何呢?”

令人窒息的沉默,持续了相当一阵时间。

半晌,爱琳望向了圭狄尼斯,最后一次用敬语问道:“殿下,这是已经将罪名定下,不打算给我澄清的机会了?”

“谁让你给了我一个相当大的‘惊喜’呢?”圭狄尼斯嗤笑地看着爱琳,用奇怪的语气说道,“很无奈,为了维护我未婚妻的名誉,我不得不出此下策。在这件事情上,可是你那些别致的藏品,让我失去了选择的机会。”

对方的话语,让爱琳的心思一时变得有些复杂,她叹息似的问道:“你是真心爱着茜斯雅娜小姐的么?”

情敌……不是的,只是我单方面这么认为吧?

来自女孩的提问,让圭狄尼斯愣了一愣,才带着古怪的表情说道:“这是当然,所以,你应该知道自己犯下了多么大一个错误吧?”

这种事情,其实一开始有回转的余地的,但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这一步,一步错步步错,直到无可逆转。陷入了沉默的爱琳,心底一时充满了悔意。

半晌,她转过头,对不远处被士兵扣押着亚尼斯轻轻摇了摇头。

亚尼斯眯起眼睛,一只手悄悄伸向了衣襟,捏住了上面的一枚纽扣。旁边的士兵看到的他的异动,连忙呵斥着制止他,

但来不及了。

纽扣被捏碎,幽蓝色的光晕从他的指尖绽开,瞬间笼罩了整片地区。紧随而来的尖锐的声波,倏忽淹没了此间所有的声响,一时之间,广场上的所有人都痛苦地捂住了耳朵,暂时失去了战斗力。

亚尼斯轻松摆脱了士兵的纠缠,快步跑到爱琳的旁边。

这片妖异的蓝光间,视线的前方,一位带着面具的青袍人,正守在圭狄尼斯的身旁,用漠然的眼神望了过来。

爱琳抬起头来,用眼神向亚尼斯传达着歉意。

亚尼斯的嘴唇快速开阖,对她说道:没关系,我们赶紧走!

逃出商会前,爱琳下意识地回头望了一眼。

显然,圭狄尼斯并没有受到声波的影响,却带着戏谑的笑容,投来了宛如打量猎物一般的眼神,完全没有阻拦她的逃走的意思;至于忽然出现的青袍人,隐隐中气势巍峨宛如一座高不可攀的大山,毫无感情地矗立在那边。

应该……能逃得掉的吧?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