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调 第五节 怒发冲冠沈诗夏

作者:宇称不守恒定律 更新时间:2017/1/22 18:19:05 字数:2059

一千四百人,阵亡一千三,重伤不治一百人,共计一千四百人在这场战斗中阵亡,还有前来支援的御林军骑兵也阵亡三百余人,这些人,加起来一共一千七百多名烈士,都被冯涛命人收敛起来,然后葬在了距离夷阳城不远的一个高地上。所有的墓碑都是直接砍下树木,雕刻上名字,然后面朝夷阳竖立起来的。

虽然简陋,却又无比庄重。

冯涛跪在墓碑前,重重叩下了第九次头。

额头撞在松软的泥土上,没有任何痛苦。可是空气中依旧弥漫的硝烟,还有淡淡的血腥气,却让他难以忘记之前那几十分钟的战斗。喊杀、惨叫、**、哀嚎,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炮声和枪响,回荡在冯涛脑海中。

“抱歉……”

如果不是听信了女神的话!

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情况了……

冯涛抬起头来,站起身来。而在他身后一千六百名幸存的士兵也同时起身。简单的呼吸了几口气,冯涛将放在自己脚边的酒碗拿了起来,然后高高举起,将里面的酒液洒在了地上。

这是奠酒。

“你们是保卫夷阳的英雄!”

倒完所有酒之后,冯涛回过头来,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那些人。不仅是幸存下来的士兵,还有自发前来的夷阳百姓,都神情肃穆地看着自己。冯涛突然心头有些发酸,将酒碗递给身边的人后,转身离去。

“王爷!”

这时候,齐德胜几人跟了过来。

“王爷……”

“难为你们了啊。”

冯涛看着他们额头上和膝盖上的泥土,不由苦笑着摇摇头。不过齐德胜他们倒是有些诚惶诚恐的样子,连忙说道:“这从古至今,哪有王爷给士兵下跪的,真没想到王爷您……现在大家都真的特别感动!”

“没有你们,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冯涛拍了拍膝盖,继续走着。

之所以下跪祭拜,也是冯涛的一点小心思。

正所谓丧事是做给活人看的,冯涛放低姿态,以王的身份去三揖九叩,奠酒祭拜阵亡将士,为的就是让夷阳的百姓能够信服自己。不过冯涛虽然是这么想的,但下跪祭拜,可却是真真正正发自内心的。

都是真正值得敬佩的勇士。

这个时代的人,国家和民族的概念尚未形成,如果你挥舞着旗帜说,为了仙安帝国冲啊,所有人都会掉头逃跑。但是,当他们的背后是他们的妻儿、父母,是父老乡亲街坊邻居,守护的不再是缥缈的国家,而是切切实实的家和亲人的时候,他们就会变得无比勇敢。

结果也确实如此。

“王爷——!!!”

“……啊?”

就在冯涛和齐德胜等人走到城门口的时候,突然从城门窜出一个冯涛十分熟悉的身影,一边喊着冯涛一边怒气冲冲地就走了过来。冯涛起初还没反应过来,可突然看清来者是谁,立刻说道:

“保护我,齐德胜!”

“好、好!!!”

齐德胜不清楚情况,挡在了冯涛面前。

可是下一秒,一拳头就挥了过来,直接砸在齐德胜的脸上。

“啊——!!!”

啪叽一声,齐德胜化为一颗流星,消失在天际。

“王、王爷,我去找他了!”

看现在的情况有些不妙,曾经有巨大伤痛的王金掉头就跑,往齐德胜飞去的地方离去。而冯涛却只能僵硬地站在原地,期待下一拳不要打在自己脸上。

“有、有话好好说……”

冯涛打了个寒颤,怯怯地望着走到自己面前的沈诗夏。这个时候,沈诗夏估计是气惨了,脸色铁青铁青的,一触即发的怒气一览无遗,肩膀不断的剧烈颤抖着。而她的眼眶都红了起来,两行泪痕挂在面颊上,在阳光下看得清清楚楚。

“……”

“夏姐姐?”

“王爷——!”

沈诗夏突然冲了过来,一把将冯涛揽入怀中,拼命地收紧了手臂。

“太好了……你还活着……你还活着……”

要、要、要死啦……

冯涛说不出话来,只觉得肺部的空气几乎全部要没了,肋骨都发出了抗议的挤压声。冯涛伸手拍打着沈诗夏的后背和肩膀,可是紧紧抱住冯涛,啜泣不止的她根本没有察觉到已经面色发紫的冯涛。

“沈小姐!”

“呜……啊?”

“沈小姐快松手!王爷要窒息了!”

在王海、三毛等人的劝阻下,沈诗夏才反应过来,连忙松手。终于解脱出来的冯涛哈赤哈赤的喘着气,拼命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沈诗夏有些窘迫地看着冯涛,

“王爷……您没事吧。”

“本来还有一条命,快被你勒死了。”

冯涛总算是喘上了气。

“没事就好……”

沈诗夏这样说着,眼泪又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王爷!您不是答应我待在王府不要出去的吗,为什么您要亲自到战场上啊!万一真的出什么意外的话……”沈诗夏擦了擦眼泪,这般问道,“我快担心死了!我真的好害怕王爷您出什么事情!”

“放心啦,我这不好端端的吗?”

冯涛笑着回应道,心里却也是捏了把冷汗。

如果援军再晚一点的话,估计冯涛也就不可能站在这里了吧。沈诗夏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冯涛很清楚自己是在地狱门口走了一遭,只是运气太好,才得以保住这条性命。想想看,确实是自己有些任性了,完全没有考虑沈诗夏、白芷他们的感受……

冯涛轻叹一口气,然后说道:

“我下次会注意的。”

“真的吗?”

“是的,我发誓。”

冯涛也只能这样先保证了。

不然以沈诗夏这种倔强的个性,估计没个说法的话,能够纠缠到天黑都不带消停的。听到冯涛的回答后,沈诗夏也是点点头,然后说道:“没有下次了,我从今天开始就要随时随地跟在你的后面。”

“……啊?”

“我要监视您,免得您再做什么傻事。”

“别介啊,有话好商量!”

冯涛突然觉得更加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这要是让沈诗夏一直跟在后面,那麻烦可就大了。

“我不管,王爷您这几天危险的事情干了多少次了,我说什么您都不放在耳朵里的。”沈诗夏面露愠色,嘟起嘴来娇嗔道,“虽然您真的赢了这场战斗,我,我还是很高兴的啦,不过,下次不要再这样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