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调 第五节 何去何从枞亭妃

作者:宇称不守恒定律 更新时间:2017/2/23 18:13:14 字数:2258

等冯涛和钟汝辉到了中军大帐之后,钟灵大概已经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她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两个差点火拼起来的王爷,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看着。这就让钟汝辉和冯涛都感觉到一股寒意。

这皇帝陛下想干什么?

在等待了五分钟之后,钟汝辉等不住了。

他先迈出一步,然后跪在钟灵面前,说道:

“陛下,臣不知陛下在营中,无意冒犯,还望陛下恕罪。只不过,臣今日前来,确实是事出有因。虎亭王将臣的妃子软禁于大营,臣派人前来讨要个说法,却被虎亭王枪决,臣一时气不过,这才做了糊涂事。”

软禁?

冯涛也是有些无奈了。

这钟汝辉的脸皮可真是厚啊。

“哦,果真如此?”

钟灵抬起头来,看向冯涛。

“朕虽然答应,如果虎亭王你在这次赌注中赢了,就将枞亭王妃嫁入你的府中,可是这还没开战呢,你就把别人的妃子带到这种地方,似乎是有些说不过去啊。”

“陛下,事情并非如此!”

冯涛也是急忙跪下解释道。

“哦?那是怎样?”

“枞亭王妃确实在臣的大营中,只不过并非是臣将枞亭王妃软禁!来到这里是枞亭王妃自己的意思,是走是留,全凭枞亭王妃的意思。而枞亭王不顾青红皂白,便令人持枪闯我大营,实在是态度恶劣。”

冯涛气冲冲地说道,然后抬起头来。

“还请陛下明断。”

“哦,那枞亭王妃又在何处呢?”

“就在帐外!”

冯涛这般说道,钟汝辉却是望了望大帐门口。

“既然她本人也在场,不妨让她来这里问问看她是什么意思。而且,你们身为藩王,为了一个女子争得这般狼狈,实在是丢人!”钟灵拍了拍桌子,虽然没什么动静,但还是表达了她的不悦,“奥康纳人就在眼前!你们就为了这种事情,吵成这样吗?”

“陛下教训的是,是臣失职了⋯⋯”

冯涛和钟汝辉果断认怂。

钟灵吐了口气,然后挥挥手说道:

“叫枞亭王妃进来吧。”

于是,待在大帐外的王诗心接到命令,便缓步走入大帐之内,见到皇上之后,便低着头跪在了冯涛的身后。钟汝辉似乎也并不在乎王诗心,只是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便说道:“还请陛下明断,让枞亭王妃随臣返回。”

“先别急。”

钟灵抬起手,打断了钟汝辉。

她走到王诗心的面前,眨了眨眼睛,说道:

“枞亭王妃,抬起头来。”

“是,陛下。”

王诗心略显胆怯,但还是抬起头,将脸朝向钟灵,只不过眼神却游离着,不敢直视皇帝陛下。钟灵看了看,然后说道:“枞亭王妃果真国色天香,上次朕虽然看到过你,可是却没仔细看过。能够引来虎亭王和枞亭王反目成仇,枞亭王妃难道不觉得,自己有些红颜祸水了吗?”

糟糕!

冯涛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妙。

按照这样的情况来看,王诗心被认为是红颜祸水也确实如此,毕竟能够让两个藩王差点撕破脸皮打起来,这样的存在也是从古至今少有的。而且目前战事紧急,虎亭王和枞亭王都是钟灵所倚重的存在,为了缓和二者的矛盾,很有可能会将矛头指向无足轻重的王诗心。

冯涛完全没想到这点。

可是看钟灵的意思,好像确实是如此。

于是冯涛立刻说道:

“陛下,枞亭王妃并无意挑唆臣和枞亭王之间的关系,或者说,当枞亭王在前几天说出那般不堪的言论,臣就与他恩断义绝了。”冯涛这般说道,然后冷冷看向钟汝辉,“枞亭王辱我在先,还闯入臣的军营,分明就是不将臣放在眼里,似乎在他的眼中,臣早就是他的禁脔,这般过分,臣又怎能忍气吞声!”

“你的意思是?”

钟灵问道。

“这件事情,不在于枞亭王妃,而在于枞亭王那目中无人,飞扬跋扈的态度。臣身为藩王,潜心练兵,而枞亭王妃出身商人世家,在物资的采购上颇具实力。今日臣这座大营能建设的如此之快,全凭枞亭王妃倾力相助!”

“哦?原来是这样啊。”

钟灵一听,有些惊喜地问道:

“枞亭王妃,虎亭王所说确实如此?”

“臣妾只是尽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努力而已。”

“哈哈哈,如今距离开战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如果有枞亭王妃这般能力,虎亭王这支新军估计很快就能有战斗力了。”方才一直一声不吭的龙朔,此刻却开口说道,“陛下,虎亭新军建设的快慢,左右着未来北境的战局。枞亭王妃既然能够做得如此之好,何不让她发挥自己的才干。”

“龙大人,此言差矣!”

“枞亭王有何意见?”

钟汝辉一听,这话题明显有些偏了,便说道:

“王诗心有能力确实不假,只是即便如此,她依旧是臣的王妃。堂堂的王妃不陪伴在藩王的身边,而却身居军营,夜不归宿!”钟汝辉语气沉重,十分认真地盯着龙朔说道,“臣冲撞了虎亭王,是臣的不对,虎亭王下令处决臣的手下,这件事臣不会怪罪于虎亭王。只不过,臣只是想让臣的妻子回到身边,这点难道有错吗?”

“⋯⋯”

钟灵皱着眉头,看向了冯涛。

喂喂喂,别说的我好像拐骗良家妇女一样啊。

“虎亭王,你有意见吗?”

“臣⋯⋯”

“枞亭王说的有道理,王妃的本职就是要辅佐陪伴封王,待在军营里,确实会让他人嚼口舌。这样吧,枞亭王妃即刻起,随枞亭王返回。”

“谢陛下!”

钟汝辉叩头谢恩。

钟灵这般说道,显然是懒得继续管下去了。

这可不是冯涛想要的结果。

这之后诸多事情都需要王诗心来负责,不然的话,一个月的时间训练出一支像样的部队似乎的确不太可能。于是冯涛抬起头来,本打算说些什么。而这个时候,王诗心反倒是抢先一步说道:

“陛下,臣妾不能走。”

“⋯⋯”

钟灵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很显然是略有些愤怒了。

冯涛略有些着急,生怕王诗心一时冲动说出什么让皇帝陛下发怒的话语。可是王诗心却是抬起头来,非常认真地说道:“臣妾已经正式应征入伍了,现在臣妾不是枞亭王妃,而是虎亭新军的一名新兵!”

“⋯⋯哈?”

冯涛都傻了?

什么你就成了新兵啊!

钟汝辉也是颇为吃惊,转头看向王诗心,而王诗心则是一本正经的继续说道:“陛下,仙安帝国律法中,并未说女子不能当兵,臣妾既然已经是仙安帝国的兵丁,自然就得一军营为家!不杀尽敌军,誓不回家!”

冯涛愣住了。

钟汝辉也愣住了。

听上去好有道理,完全无法反驳啊!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