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名之为“哥哥”的职责(下)

作者:笨蛋主人 更新时间:2017/7/5 3:33:21 字数:2544

“这么大的雨,果然还是不放心啊。”

虽然家离学校只有不到十分钟的脚程,但是担心妹妹的我还是撑着雨伞赶到立羽。

“人还真多!”尽管小心翼翼,但是挤过人流的我还是已经有将近一半的衣物被雨水浸透了。这让我不得不抱怨这些家长的素质和今天的天气。

“那么,贝儿到底在哪里呢?”

向教学楼门口望去的我突然一脸的冰冷……

……

“你穿着这么厚的衣服,淋着雨回家不要紧的啦。”一个强壮的男孩笑着将雨伞从蜷缩着身子的贝儿手中夺了过来。

贝儿害怕的用双手抱住自己弱小的微微颤抖着的身子,努力将自己小小的自尊包裹在单薄身躯下,不想让脸上的惧意被别人看到的她,却没有发现自己这一行为已经显示出她的心中的那份无法压制的恐惧。

“搞什么啊,这家伙是在害怕吗?”

“哈哈,说的是呢,就像刺猬一样,不对,应该是连‘刺’都没有的刺猬。”

“这家伙孬的就像是个女生,哈哈,女生都没那么胆小。胆小鬼贝儿!”

旁边的两个男生一答一应的很是“欢乐”,脸上的笑容写满了恶意。

几人的行为引来了别的学生,这些学生多数是和贝儿一个班的学生,却没有一个人出手制止,反而在一旁说说笑笑着,内容竟充斥着对“面相不好”的林贝儿的讽刺。

“把伞还给她。”

突然出现的声音如同极度寒冷的冰泉一般朝着这群“其乐融融”的群体涌动而来,仅在一刹那间传遍所有站在贝儿身边的人的耳际。又在那一刹那间,泉流被冰封了起来。

教学楼一楼门前,静悄悄的,所有的声音因为这个突然闯入的声音而静了下来。所有的学生都看向看向了不知何时站在刘岁身后的高中生身上,声音的主人便是他。

冰冷的、将人心冻得颤抖的声音……

唯有贝儿带着惊讶地神情抬起了头。

“你是哪根葱啊!使唤老子?”被打搅的刘岁显然很不高兴,扭头看向那个人。

“还伞,道歉。”

“我告诉你,我可是这个学校最厉害的人的,得过全市的空手道冠军……”

“还伞,道歉。”

“你别以为我……我不敢打你,我……我很厉害的。”

“还伞,道歉。”

“我…………我…………我…………”

刘岁的嘴已经颤抖的无法说出任何的语言,那个高中生的声音却没有一丝的颤抖。冰冷,不,应该已经可以用寒冷来形容了。那冷漠的语言从高中生的嘴中吐出的时候,每一个听到的人都会有一种身上突然覆盖上了一层寒冰的感觉,都有一种全身酸软、害怕的战栗的感觉。

“啊!”意识到自己竟然会害怕这个看起来比自己弱小的高中生的刘岁突然朝着高中生的腹部狠狠的挥出一拳。

被打中的身体因为疼痛感而微微的屈身,高中生直立的身影略微有了弯曲。

“哈哈哈……怕……怕了吧。”

刘岁笑得有点疯狂,可他的笑容却在一时间凝固在了脸上。

眼前的高中生,还是一脸冰冷的表情,连眉毛都没有皱一下。冷漠而又坚毅的目光直指刘岁的心灵,把他的心灵冻得寒冷而又恐惧。

似乎呼一口气都会结冰,当时的刘岁似乎可以用这句话来形容自己的恐惧。无刺刺猬的哥哥,可不见得没有一身的锐刺。

“别让我说第四遍。”

刘岁颤抖着转过身去,用抖动着的双手将雨伞尽可能端正的放在了贝儿身前的空地上。

“对……对……不……起。”

颤抖着声音向贝儿道歉后,刘岁像逃一样的离开了学校,顶着有没有都无所谓的倾盆大雨。他的两个男跟班也跌跌撞撞的赶了上去。所有人像逃一样地走开。很快,几乎所有人都走光了。无论是放学的学生、来接人的家长们还是完成了工作的老师,已经离开了学校。

“哥哥?”

尽管是用变声器变了音调,但是在我耳中,妹妹的声音依旧如此动听,就如同,掩盖在那厚厚冰层之下的、灵动的流水声奏出的潺潺乐章。

我静静地走到她的身前,右膝微微的弯曲,然后身体下沉,右膝盖触地,单膝跪在她的前面。

“哥哥?”

“害怕……刚刚的我吗?”

连我都害怕刚刚的自己,那种冰冷的声音,就如同从极点吹来的冰风,把一切吹得寒冷与绝望。为什么会变成那样?我不知道,只要一想到贝儿正在被欺负,只要一想到贝儿那蜷成一团的身躯,胸口的那股怒意……

“没关系的哥哥,不要为我担心,我没事的,我很好呀。他们也没伤害到我,我不过就是被抢走一把伞罢了,也就被同学们嘲笑一下而已,我没关系的……”她摇摇头,一边说着不符合我问题的答案;一边扯开围在脖子上的围巾,将自己嘴角上扬的面容展露给我,“我真的没关系的,你看,伞也回来了不是吗?我真的没关系的……你看,现在都六点了,不去买菜的话就……”

“对不起。”两行泪水从我眼角滑落,我望着她的美丽的眼睛,缓缓地说道。

贝儿愣愣的看着我,泪水终于开始在她的眼眶中打转,眼泪开始止不住的往外流淌着:“为什么哥哥要和我道歉?为什么?我都说了没关系了,为什么要和我道歉?为什么?为什么?明明伞都没有被抢走,明明我已经习惯了嘲笑的……”

泪水如同瀑布般从眼眶中涌出,染湿了妹妹的脸颊。妹妹捏起绣拳开始不断地捶打我的胸口。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只有我要被这样的对待?为什么哥哥你现在才来找我?为什么我想要你在的时候哥哥你却总是不在?为什么……哥哥你不考虑我的感受?为什么……我要假装自己,不会痛苦……为什么父亲不能再给我买书了!”

妹妹柔软的拳头打在我的胸膛上,明明每一下都是那么的轻柔,可为什么每一下都那么的痛。

妹妹的捶打突兀的停了下来,她的头已经埋入我的胸口,我甚至可以感觉到温热的液体透过衣衫渗透入我的皮肤。

“为什么,明明约好了……约好了两个人的……”

可是为什么……我又变回了一个人。

为什么我记了十年的哥哥,最后还是把我忘掉了……

在妹妹含糊不清的说话声中,我将这个一直压抑着痛苦的女孩子搂紧在怀里。

父亲的死亡,同学的欺负与嘲讽,贝儿一直将这些压抑在心里。明明只是一个初二的普通女孩子,却要面对这些不安与恐惧……

我怎么……又让妹妹一个人了。

苦笑撕扯着我心中的伤口,虽然痛苦,却让我将自己看得这样的透彻,没错,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清晰,都要深邃!

不管是与妹妹的初次见面,妹妹第一次的哭泣,妹妹无意间透露的内心伤口还是那“一家人”的约定……一切都开始清晰,不再迷茫。

抱着因为劳累而睡着了的贝儿,我的眼睛越发的清澈与坚定。

什么嘛,哥哥能做到的所有职责,这个问题从一开始就压根不需要思考与迷茫。

哥哥的职责……说到底……就是保护自己最疼爱的妹妹啊!

……

“终于完成了!”在办公桌前小小的伸展了一下躯体,老师把一大叠作业本推到了一边,从抽屉里取出自己的工作包后,转身正准备回家时,手机突然响了。

“喂,哪位?”

“老师,是我,我是贝儿她哥哥?”

“哦,那个妹(控)……不是,是叫俞毅对吧?”

“恩,我有件事要麻烦您。”

“是关于贝儿的事?”

“差不多。”电话这头的我微微的翘起嘴角,“我现在有一个,万全的策略!”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