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修罗场?Level up!

作者:笨蛋主人 更新时间:2017/7/29 23:58:10 字数:3484

“姐姐?哎?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在美国留学吗?”

熟悉的声音让我不禁僵愣在原地,这个行为非常大胆的女孩子不就是我常年寄住在美国的姑姑家里的比我大一岁的表姐吗?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啊?

“哦,陈曦,还有詹姆士,你们来了啊!”

老爸则是喜出望外的熊抱住站在门外的同样做出拥抱姿势的陈曦姑姑。

还真是姐姐和姑姑她们,除了紧紧拥住我的表姐以外,穿着白色针织雕花开衫配白底背心,身着淡蓝色长裙的姑姑正眯着眼微笑地望着我和陈羽姐。而她的身后,则是足足有一米九个子的穿着黑的西装的美国人,也就是我的姑丈詹姆士·杜瓦尔。

“陈姑姑,还有詹姆士叔叔?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啊?你们不是住在美国吗?”

被姐姐抱着的我面部流露出的是对他们身在此处的疑惑。

“哦,是这样的啦,詹姆士最近在China有一个小小的工作要做。所以,我和陈羽就干脆留在这里过一个暑假喽。”陈曦姑姑用着一口隐隐感觉有点不流利的中文回答我。

小小的工作?

我看着体格健硕却流露出一脸迷人笑容的詹姆斯,这货不是美国某个大企业的老总吗?老总要出面的事情,会是小事?

我摇摇头:不是很理解有钱人的想法。

“也就是说,你们都会在这里住一个暑假喽?”我扶住不断往我身上靠的表姐。

“那倒不是,”晨曦姑姑低头想了一下,最后像是丢下了什么包裹一样舒了口气,“詹姆士住个五天左右就会回美国去了,等到暑假一过,我也会走,至于……陈羽就交给你喽,哥哥。”

“什么?”老爸的面部写满了“我怎么没听过这种事啊”的表情。

“哎,陈羽姐不走了吗?”

听到这话的姑姑也是一脸的无奈:“我有什么办法,陈羽她整天吵着要到中国去见她的‘老公’,我和詹姆士也拿她没办法啊。”

“对了对了,还有金,今天他也和我们一起来了哦。”

金?就是姑姑的儿子?金·沃克尔二世?

这个少年我还是记得的,曾近来过我们家几次,我记得他好像也是姑姑的儿子,以前叫做赵什么什么来着,到了美国之后,因为一些家庭问题,这个少年好像就改为叫金·沃克尔。

当然,提到了金的改名问题,我又不得不说明詹姆斯和我姑姑的故事了。我的姑姑虽然比我爸小两岁,但她却比我爸早结婚,在我母亲生我的前一年,她和她的丈夫有幸产下了一对龙凤胎,也就是陈曦与金。本来能喜得龙凤,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但是不到两年的时间,她身为警察的丈夫却因为一起银行抢劫事件交付了自己28岁的生命。

至此之后,姑姑就因为强烈的悲痛而扭转了自己的性格慢慢变得严肃庄重,开始板着脸做起事来。为了养活两个孩子,她开始在某家企业的公司上班,开始拼命地赚钱,拼命到让她想不起那个让她痛心的男人为止。

就这样,巧合之下,另一个男人悄悄走进她的心房,摘掉了床头的那朵傲骨花,姑姑才慢慢的变回现在的样子。

没错,詹姆士是姑姑的第二个男人,一个死精症患者,天生没有生育的能力。他在不知不觉中,察觉到了那个整天挂着冰冷面容的女人所深深掩藏起来的柔软。

三年后,在映照着月光的大厦天台,詹姆斯在星光的祝福下向姑姑求婚,抱走了因为感动而落泪不止的姑姑。

其实我在心底还是很感谢这个强壮却不是风度的美国白人的,因为他的帮助,姑姑才总算是走出了那一场心结。

不过,要问我对这一家人的感觉的话,这我恐怕就不怎么能说清道明了。毕竟早在十二年以前,姑姑他们就早早的搬回了美国,在那里开始了他们的新生活,只有陈曦在暑假来住过几次,但这也是三年前的事了。

至今为止的三年之中,他们再没有打来一通电话……

可是……可是今天这四货竟然一起来了。

“Jim,getoutfromthecarandtakeoutyourluggage.(金,从车上下来,带上你的行李。)”詹姆斯叔叔朝着门口的跑车后座喊了一声后,一个高个子男孩从车后座提出了大大小小的旅行包。

“你们怎么也不帮帮我啊,我一个人很难拿的哎。”金拿着五六只旅行包,气喘吁吁地走到我们面前。

一米八的个子,眉清目秀……这货明显是一个帅哥嘛!

没想到,表哥和表姐都跟了姑姑的特点,一个变成了身高一米七的气质型御姐,一个变成了一米八的帅小伙。

不得不怀疑,姑姑的基因也太好了一点吧。

“哦……你是?”金的目光绕遍我们之后,突然盯住了站在一旁眼神茫然的贝儿。

“哎?”回过神来的贝儿的目光和他的目光碰撞在一起。

这两个人在互相的眼神中看到了迷茫。

“好熟悉的感觉啊,我们之前见过吗?”

在众人面前注视着贝儿的金突然问了贝儿一个令人摸不着头脑的问题。

见过吗?怎么可能!贝儿是一个月前刚刚来到我们家,金在三年前才拜访过我们家,这两个人怎么可能存在见面的机会呢?

“应该是没见过吧,我不清楚,但是感觉很熟悉,又找不出理由,奇怪了,怎么会……”

贝儿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几乎听不到她的声音了。

“说起来,这些孩子是?”姑姑也一边微笑着看着这群孩子,一边询问我的父亲。

“哦,这些都是贝儿和俞毅的朋友。”

“贝儿和俞毅?”姑姑疑惑的皱了皱眉,显然是察觉到了我父亲措辞中的一些特殊。

“对啊,其实贝儿是……”

“不对!”

陈羽生气的怒吼声突兀的响了起来:“老公,你身上有别的女孩子的味道!”

一直粘着我的陈羽开始上下的嗅取我身上的气味:“至少有三个女孩子……有三个女孩子最近和你靠的很近。”

大姐你是属狗的吧!

三个女生?贝儿,钱诗诗,陶桃,共计三人。

“竟……竟然还有两只年长型!”

只?这什么形容词啊!贝儿的老师,倩儿,共计两名。

“竟然还有一个女装很漂亮的男孩子!”

这已经不该称为嗅觉灵敏了吧,这应该是第六感超神了吧!

要不是我知道表姐不会做太过分的事,现在她说的种种应该会被我认为是偷窥吧。但如果说她是仅靠猜的话,能猜这么准实在是说不过去。这样的话……

我看向一脸冷汗、心虚地开始吹起口哨的陶桃。

果然,是这家伙说的吧。

“我只是昨天碰巧接到了陈羽姐姐打错的电话,然后碰巧聊到了你,接着又碰巧聊到了贝儿,然后又碰巧……”陶桃尴尬的向我挥了挥手。

呵呵,这个“碰巧”我给你满分。

“这么说,真的有偷腥猫瞄上了我们家老公!”表姐紧紧的抱住我的脖子,一脸警惕的看着那三个一脸呆滞的女孩子。

颈间的酸痛让我意识到表姐还死拽我的事实。

说起来,表姐今天本来穿着一件纯白黑领口的一字领连衣裙,配着模特级的身段将她衬托成了一个稳重中夹杂甜美的女神级人物,现在却被她这副耍脾气的模样毁得一干二净。

“哥……哥,哥哥什么时候成了你的老公了!”

贝儿突然生气地拽住我的左手,将我朝她的那一侧拉过去:“总是一口接一口的老公,你有完没完了!”

贝儿今天不对劲,贝儿今天绝对是哪里不对劲,一点都不像贝儿啦。

我妹妹不会这些年憋坏了,现在有点太放开啦。

“原来你就是那只偷心猫啊,可恶,把手放开啊你!”

“不要,不会把哥哥断送在你手里的!”

“哥哥?俞毅哪来的妹妹!他只有我这个他最亲爱的老婆!”

“刚……刚刚和哥哥结婚的明明是我!”

这两个女孩子开始把我像拉大锯一样拉来拉去,嘴里还旁若无人的开始争吵起来。

众人一脸茫然地看着我们三个,不知该作何反应。

“看什么看啊!陶桃你来帮我劝劝她们两个。”

我连忙求助于和她们同为女性的青梅竹马。

“你们吵什么吵啊!”陶桃生气的将我拉出两人的束缚。

还好,起码还有个朋友可以依靠一下。

“我……我可是陪俞毅生活了将近十多年的,俞毅当然是给我喽。”

完全靠不住嘛!陶桃的这句话完全就是另一场战争的导火索。

“不行,俞毅是我的,我们早在五年前就说好了的,他还留了我的胖次作为定情信物呢!”陈羽语出惊人。

“什么?”众人的嘴里差不多可以塞下几颗鸡蛋了。

救命,我是无辜的,那条胖次是她硬塞给我的。

“那俞毅还曾经和我一起洗澡呢,睡一张床呢!”陶桃不甘示弱。

“什么?”众人还来不及反应,又被爆料惊得目瞪口呆。

我的天,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还有,你不是和田吕在交往吗,这样说真的好吗!

“那……那……”

似乎是在蓄积着什么力量,贝儿在这一刻爆发,“哥哥在最近看了人家的**,脱了人家的衣服,强行拖掉了人家的胖次,还……还……还……”

喂喂,现在停止说话可是会死人的啊!

“还和人家接吻了!”贝儿的小手捂住了自己的脸颊。

“什么!!!!!!!!!!!!!!!!”陈羽表姐爆发出非常非常非常高分贝的尖叫

然后……我的腰际传来钻心的疼痛。

“等等,等等,你听我解……救……救命,我腰上的肉要被掐下来了,啊啊啊啊啊!要死要死要死!!!!我的圣母阿基托雷斯亚塔尼亚啊啊啊啊啊。”

疼的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众人俱在家门口,不知所措中。

诗诗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看来,我有必要给不洁的丈夫一点小小的教训了!”

您老先放手在说话好吗!

“说吧,你是要死呢,还是要割下面呢?”

坏掉了,这家伙坏掉了。

我看到了陈羽表姐一脸崩坏的表情,对了,我怎么忘了,这家伙有病娇属性的!

完了,剧情开始向恐怖片的方向进行了!

我求助似得看向我的另一位好朋友,也就是和我情谊还算深厚的田吕。他也在这时看到了我求助般的眼神……

“哎?什么什么?要加我一个吗?原来你觉醒了男男啊!”

“滚!!!!!!!!!!!!!!”

我这交的是什么朋友啊……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