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联校晚会是单身狗地狱

作者:笨蛋主人 更新时间:2017/8/7 23:57:50 字数:3156

“俞……俞毅,你也不用说的这么……”

看着贝儿颤抖着肩膀哭泣的样子,田吕苦笑着想帮贝儿打下圆场。

“回去了……”

“啊?”

“我说我累了,要回去啦。”

俞毅耸耸肩,面无表情的转过身去,头也不回地向着公园外的方向走去。

“可是……贝儿她……”

“这关我什么事?”

“你这样说也太过分了吧!”田吕气得直接拎住了我的上衣的领口,“贝儿她是……”

“是什么和你有关吗!”

我的声音颤动着田吕的耳膜,让他不自觉的放松了手中的力道,让我轻易的从他的手中挣脱出来。

“就算是生气,你不觉得这有点太过了吗?”短暂的沉默之后,田吕看着我的眼睛,用非常严肃的口吻询问我。

我瞥过自己的目光。

回答他?不……我想,没这个必要。

因为连我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应付这个场面。人就是这样,有些事即使做错了,也没有承认的勇气。我知道自己的言行不妥,但是……但是……

贝儿含泪说过的一字一句就如同雪白的刀刃一遍又一遍的在我的心房上铭刻着,每回忆一次,心都会淌下鲜红的鲜血。

我是哥哥。

我曾这样一遍遍警示自己的话语,最后仅是……我的一厢情愿吗。

“如今的我,谈不上幸福,也谈不上不幸。”

太宰治在写下这句名言的时候,是否也是这种心情呢?

我踩着飘落了一地的沉默,缓缓地走着,朝着和贝儿相反的方向远去。

………………………………………………………

“第一次看到俞毅这么生气……”

田吕没有再追问下去,只是默默的看着俞毅走远。

“我……我果然做错了什么?”

一直被吓得不敢言语的贝儿低着头,双腿慢慢的抬起,她的双手前环,将自己的双腿收拢后抱在怀里,完全瑟缩成了一团的样子。

田吕看着不敢抬头的贝儿,一边做出叹气的样子,一边用左手揉了揉自己额前的长发。

“贝儿,事情到这样了,我也不好说什么啦,但是,可以的话……我建议你先把手机开机了。”

“手机?”

贝儿看向自己故意关掉的手机,轻轻按住了机侧的开机键。

“这是?”

屏幕中显示的信息让贝儿不禁屏住了自己的呼吸。

信息:35

未接电话:56

QQ(哥哥):44

微信(哥哥):51

所有的信息都是在5点半到6点半之间的打来的,除了个别是诗诗和陶桃打来的以外,剩下的留言和未接电话都是哥哥留下的,一个小时,几百条信息,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发信人的内心当时有多焦急。

贝儿愣愣的看着手机屏幕,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一封封电子信件。

田吕静静地看着她,这样沉默了一会儿后才终于开口:“走吧,我送你回家。”

“嗯。”

无法听到任何情绪的回答声,少女从长椅上站起,慢步跟上无奈的田吕。

……

……………………………………………………………………

两天后。

怀远六二中学向来就拥有着一个不成文的传统,在经过将近一个学期的学习之后,每到暑假开始后的一个星期后的晚上,学校都或举行一个大型的活动,让学生通过这一个晚上的狂欢来洗刷一个学期学习的疲惫感,从而增加对学习的兴趣,总体提高学生的学习水平……

呵呵……校长的话是这样说没错……

鬼才信啊!!!!!!!!

那个老色鬼不就是想乘机和学校里的美女套近乎嘛,说的那么正当,谁信啊!

狂欢?呵呵……呵呵……

本来能放松一下自己的话,这倒的确是一个不错的活动。

与上学期的晚会有所不同,这次的晚会是由立羽初中和我们学校联谊举办的礼装舞会。因此,到场的人不但有我们学校的高中生,也有立羽初中的初中生,可以说是将近六千人场次的大型舞会。说来也真佩服我们学校的会议馆,竟然真的容纳下了这么多的学生。在服饰的供应上,学校方面也真的向相关的剧院租来了足够的晚礼服。这些礼服可以仍由我们挑选,也免去我们特地去准备礼服的麻烦。学校也真的为这个晚会尽心尽力了……

但是……

不知道那个挨千刀的,竟然提出了“男女一同出席”(即需要带一名异性一起参加才能跳舞)的提议,还被校长那个色老头破天荒的采纳了。

我的天,这对我们这种单身狗造成了上亿的伤害啊,你让我们去哪里找妹子一起出席啊!

总不可能……总不可能去找学妹吧。我想找到一个落单的学妹当舞伴应该更加困难才对。

“呃……俞毅,你跪在地上用头猛撞地板干嘛?”

“没……没事,就是……头有点晕……”

废话,这样撞地板,不晕才怪呢!

田吕将右手的鲜橙汁递到了我的手中:“怎么,在想找谁当舞伴吗?”

距离舞会开始也就两个小时了,现在去找的话,估计也没有单独的女孩子了吧。再者,我们学校本来就是男多女少

“没啦,反正也不会有人会选我这种书呆子的。”

“奇怪了,怎么这次你还是一个人啊?”

“怎么,不行啊!”

可恶,确实,这样的话,不就和上学期的化妆舞会一样了吗?

“说起来,你上学期扮演的吸血鬼伯爵还真是像啊,结果,害得好多女孩子都不敢接近你呢。”田吕看到我的表情就知道我想到了去年的晚会。

这能怪我吗?化妆晚会前一天起点的编辑找我催稿,结果我可是更了整整一天的小说好吧!后来连睡都没睡就奔到晚会现场,一脸仙气是必然的结果好吧!

“我再怎么惨也没某个家伙惨吧!”

田吕这个家伙,去年竟然兴冲冲的从道具房里掏出了一件……喜羊羊的道具服,还乐呵呵地穿了上去!

依稀记得穿上那件服装的田吕热情地向我挥手时我那仿佛折寿了十年的表情,我当时真有一种想当场走人的冲动。

虽然已经忘记了同学们看到这一个肉呼呼的喜羊羊配上“仿佛身体被掏空”的吸血鬼的组合时脸上到底是什么表情。但是,每次听我们讲起化妆晚会时,陶桃都会捂着肚子笑着在地上打滚。

“真是不理解你们这些低俗的凡夫俗子,看不懂喜羊羊动画中的精髓。”田吕摇摇头叹了口气,露出一副无奈的神情。

这一点我…………好吧,槽点太多,我都懒得吐了。

“还是说,你们更喜欢看见灰太狼被喜羊羊生吞活剥?”田吕颔首。

呵呵,你脑子里的食物链还真是特别啊。

…………

“咳咳,Text!Text!OK,好了,各位同学,现在请坐到我们安排的座位上好吗?舞会前的评选活动就要开始了。”

我和田吕聊的正欢,学校会场中的播音器就已经开始发出评选活动开始的公告了。

“评选活动?”

我听得是一头雾水,什么评选活动?

“哦……那个啊,等会你就知道了。”

“啊?那好吧。”

在我移开目光的一瞬间,田吕的嘴角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

“舞会前的……评选活动?”诗诗的右手食指轻抵着自己的下巴,一脸不解的询问坐在她旁边的林贝儿,“贝儿你知道吗?”

“贝儿?”

“贝儿?”

“啊!?”如梦初醒一般,贝儿惊吓着坐直了身子,“什……什么?”

诗诗缩了缩自己的脖子:“贝儿,你是不是又在想大哥哥的事啦?”

像是被揪住了心脏一般疼痛的颤抖着,贝儿用左手扶住了自己的额头,眼神迷离的做出了点头的样子。

“从那之后,哥……他就没有和我开过口,连目光也不愿意与我接触。”

平淡的语言之中夹杂着浓浓的愁绪,悲伤的情感在目光中游荡着……

“这……这样吗?”

性格本就胆小的诗诗实在是找不到合理的说词去劝说这个女孩子,只好静静地坐在她身边陪伴着她。

就在这时。

“你好,请问……你们是钱诗诗还有……林贝儿对吧?”

一个拿着表格,穿着工作服的高大女人突然找到了沉默无言的俩人。

“对,我们就是……”诗诗礼貌的回应到,“请问你……您找我们有什么事?”

“哦,是这样的,这次活动的主办方想要让你们去后台一趟。”

“哎?就我们两个吗?”

那个女人翻了翻表格:“哦,还有一个叫陶桃的高中女孩也是。”

“陶桃姐?”听到名字的两人都惊呼出声。

“你们认识这个女孩子吗?那太好了,请你们帮我转告她一声,叫她也来后台好吗?”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贝儿和诗诗相视一眼。

“对了,主办方说,你们看了这个就会知道的。”

女人递上了一张小纸条。

“小纸条?”贝儿一脸黑线的接过纸条,然后才开始查询里面的内容。

“诗诗……”

“什么?”

“你可以给陶桃姐打电话了。”

……………………………………………………………

“真是的。田吕那家伙到底跑哪去了?”我右手握着鲜橙汁,最终不断**着吸管中的甜甜的汁液。

“请以下评审人员到舞台前的评论席就位……”

还真有评审活动啊,真是的,弄个舞会还那么麻烦。我心里不停的抱怨着,与其看这个我还不如回家睡觉呢!再说,我的轻小说可是就差一点点收藏就可以申请签约了哎!

说起来,这个声音好熟悉啊,奇怪,在哪听过……

“怀远六二中学校长李瑟郎,立羽初中校长赵西富,怀远六二中学高二教导主任石季劳,立羽初中初三教导主任杨巅峰,国海成剧院老板黄苟,怀远六二中学……”

这都是学校里的领导级人物嘛,为什么不放个学生进去呢?

“陈俞毅同学!”

我一口鲜橙汁喷了出来!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