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彼此交错的星空

作者:笨蛋主人 更新时间:2017/9/3 23:32:51 字数:4156

“死啦,要死啦,我以后死也不跳舞了。”趴在会场旁的围栏护手上的我一边大喘着空气,一边发出要死要活的声音。

老天,原来跳舞是这么折磨人的一件事,早知道我就不学了。

“作为男孩子你也太没用了吧,才这么点时间就累了吗?”田吕边摇着头边感叹道。

“我这边可是整整不停歇的跳了两个小时的说!才半个小时就累得倒地不起的你好像没有资格说我吧!”我白了一眼这只肥硕的喜羊羊。

“那有什么办法!这件玩偶服这么重,我跳起来很累的!”田吕一边摘去自己的头套,一边辩解道。

“又没人要求你穿着这件衣服条跳啊!你脱下来不行吗!”

我苦着脸吐槽着他古怪的行为,心里又渐渐生起了对学生会长深深的同情之心。

学生会长吗…………真是个好人呐。

“然后呢,你选好了吗?那个礼物到底要送谁。”

正当我在思考着怎么对待学生会长和田吕的这件事的时候,田吕突然问了我一个匪夷所思的问题。

“礼物?”

“恩?你还不知道吗?就是那个水上乐园的情侣门票啊。”

“啊啊啊啊?你怎么知道?”

“你跳傻了啊,你爸爸可是告诉过所有参加比赛的公主评选比赛的奖品的,其实呢,那两张票子原本就是你爸爸和我们约好的冠军奖品。”

“冠军奖品?就两张情侣票?”

田吕生气地白了我一眼:“就?亏你用得到这个修饰词,你是不理解这两张票子对我们来说有多大的价值!”

“啊?”我还真不理解。

“只要有了这两张票子,我就可以……”

“你想要邀陶桃出去吗?”说到情侣票,再联想到田吕和陶桃正在交往的事情,我理所当然的认为田吕会拿着这张票子和陶桃一起去过二人世界。

“当然不了,我找你去啊!”田吕一本正经的说出爆发式发言。

“我……我?”吓得我差点从围栏上翻下去,“田吕……你原来好这一口?我们都是男的啊!”

“没关系!你打扮成女装,我们就可以……嘿嘿嘿……我早就想和女装的你一起出去约会了。”田吕一边擦着嘴角的口水一边坏笑道。

“我的妈呀,田吕!你真的吓到我了!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今天吃的早饭午饭晚饭都开始在胃里疯狂翻腾起来……”

“啊哈哈,有点过分呢,再怎么说我和你也是很要好的基友呢。”

“基友和基佬可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阁下还请不要搞错了。”

“没毛病,没毛病,反正我喜欢的只是你女装时的样子。”

“你完全没有理解我的意思啊!”

田吕华丽丽的误解了我的意思。

“大哥哥!”

正当我对田吕的“玩笑话”手足无措之时,诗诗踩着小碎步跑到我的身前。

“诗诗,你不是在后台吗?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我惊讶的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可爱女孩,面带疑惑的问道。

“我……我有一件事想要和大哥哥商量。”诗诗红着脸凑到我的耳边小声的说道。

“有事情要商量?”我愣了一下,突然想到口袋里的那两张门票,“诗诗,你该不会也想……要那两张门票吧?”

“啊,这么说的话……你真的已经得到那两张门票了?”

“怎么……诗诗你想要去那里玩吗?可是这是情侣票啊。”

“真的是情侣票?”

“哎?恩,是情侣票没错。怎么了?诗诗你有想要一起去水公园的对象吗?”

“啊?啊?没有啊……不对,要说在意的人的话,也不能说是没有啦。啊,不好,大哥哥你怎么……能随便骗人家说不可以说的话呢。”

女孩一边慌乱解释着什么,一边捧住自己发红的脸颊。

“那……诗诗如果要的话,我都给你好了。”

我从口袋中摸出了两张门票,想要塞到女孩的手中:“反正我也不怎么想去啦。”

“哎!哎!哎!哎?”

“额?怎……怎么了?”面对女孩子突如其来的惊叫声,我吓得缩了缩脖子。

“大……大哥哥怎么可以不想去那个水公园呢!”

“哎?哎!”

换成我惊讶的尖叫了。

“怎么可以这样说呢!”

“不这样说……那我还能怎么说啊。”

总不可能说“我非常想去这个水公园,你给我滚到一边去。”

又或者说“我是很想去啦,但是,看在你那么可怜的求我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的让给你吧!”

怎么想都是我刚刚的说辞比较合理一些啊!

“还有,大哥哥,其实,我来是想和你说……”诗诗环顾了一下四周,又悄悄凑到我耳旁说道,“我觉得,你还是把票子……送给贝儿比较好。”

“贝儿?”

“恩,你想想看……最近贝儿不是心情不好吗?我觉得,陪她出去走走,让她散散心的话,或许会是一个不错的idea(想法)。”

“原来你是在关心贝儿的事吗?”总算是理解了诗诗心中所想的我心里多少也有了一点起落,确实,从那次吵架以后,就没有看到那家伙有笑过。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也不知道出来。

当然,这里面有一半的责任主要来源于我。所以……我确实有必要给贝儿一个放松的机会。这么说来……这个水上乐园可以说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但是……

“你没关系吗,诗诗?”

“啊?什么?”诗诗露出不解的神色。

“因为你不是也很想要这两张票吗?你参加这个比赛不就是为了这两张票吗?”

“没……没有了,其实我本来的想法就是帮贝儿拿到那两张票啦。”

诗诗甜甜的朝我微笑着,一副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的可爱模样。

原来她做这些都是为了贝儿啊,真是的,这种体贴程度连我这个做哥哥的自愧不如……

“贝儿,这次……你还真是交到了一个不错的朋友呢……”

心里这样想着,嘴中就不自觉得发出了轻声,尽管细微的如同虫鸣,却沉沉地在我耳边回荡。

“总之,大哥哥你还是先去贝儿那边把票亲手交给她吧。”诗诗再次凑到了我的耳边,“我记得,学校马上就要在操场上举行礼花庆典,贝儿她们应该是已经到操场上去集中了。”

“礼花庆典?”

哎?哎?哎!

我记得礼花庆典好像是舞会的最后一个节目了!要是在舞会之前没有送出这个门票的话。糟糕了!老爸好像说过会把这件事情!

要是他真的那么做了,我不就死定了吗!田吕和诗诗猜到了这件事也就罢了,要是被陈羽表姐知道了这件事的话……

自认为一定会当选自己邀请的第一人的陈羽表姐绝对会因为我没有选她而挥下祖传刀刃。

要死要死要死!老爸你这是要谋杀亲儿子啊!

看来,现在只能偷偷把票先交给贝儿,把这个“小游戏”偷偷地掩盖过去才是上上之策!

“那……那么,失陪了,诗诗,我先去处理一下贝儿的事情。”

“恩,大哥哥。”

我转身快步向操场跑去。

…………………………

“这样真的好吗?”

“恩?”

陈俞毅才刚离开不久,在诗诗身旁的田吕突然发出了这样的疑问,引得诗诗投来了疑惑的目光。

不知何时,会场里的人已经全部走光了。学生们都迫不及待的到外面去欣赏美丽的烟花秀了。会场中静悄悄地,仅留下了坐在围栏上的田吕和一旁呆立着的诗诗。

安静的可怕的氛围中……田吕的声音再次传来……

“你应该也很想要吧……那一张门票……”

诗诗娇小的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脸红红的别了过去。

“沉默……吗?”田吕从围栏上跳了下来。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一脸随意的继续说道。

女孩子还是没有回答。

田吕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也朝会场外走了出去。

“算了,你不想说……那就算了。”

停下脚步想了想,他又似乎觉得这话还不够精确。

“反正总有一天……他会知道的吧。你是这样想的……对吧……”

女孩子依旧是无言。

“……”

田吕接着往前走去,这次却再也没有停下脚步。

“真是……一个固执的女孩子。”

就像那时候一样。

………………………………

“贝儿?”

我刚刚跑出会场,就**场上人山人海的景象震撼到了。

我累个妈妈娘咧,原来聚众放烟花的景象这么壮观啊!怪不得某个国旗上只有一个红点点的国家这么喜欢在夏夜里聚众观看烟花绽放啊,原来这场面有这么劲爆啊!

可是,这人山人海的……我怎么找贝儿啊?

在将近四千人聚集的人浪当中,想从中寻找那一滴我所寻找的“水滴”……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嘛!

啊啊!我的天,好挤啊!

啊啊啊啊!不知不觉之间,被人浪洗刷着的我已经不知道自己被“冲”到了何处。

烟火在高高的夜空之中,开始一次次的绽放绚烂。

“贝儿!”

恩?

怎么,好像听见有人在叫贝儿的名字。

总算站住身形的我循着声音望去。

月光之中,众星之下,被烟火的的余晖照亮的两人,清晰地出现在我的视野之中。

贝儿?还有……金?

没想到,金今天会在这里。

不知为何,胸口有一股阴霾在逐渐蔓延……

我听到了他们之间的只言片语。

“……什么,怎么会……那么……那个人原来是你?……”

“…………想不到还能见到你……………已经十年了…………”

“当时……真的是谢谢你…………我从来没有忘记……”

由于距离并不是很近,而且人声嘈杂,我只能听到一些琐碎的话语……

但是……尽管只是琐碎的话语……

“……真是的………………我很喜欢你…………”

我的瞳孔在一瞬间不自觉地睁大,仿佛有什么东西开始向心脏的方向抓了过去。

“哥哥…………其实…………我也是呢……”

我就像在一时间被抓紧了什么,疼的令心脏都不断的颤抖起来……

手上的东西也不自然地从指尖滑落下来。

“呯珰!!”

装有鲜橙汁的玻璃瓶触地而碎,碎片随着碰撞声飞溅开来。

周围的人潮停止了涌动,所有人注意到了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开始为这一小小的插曲停下自己的脚步。

又是一束烟火绽放,绚烂着夏季的半片夜空……

“哥……哥哥?”声音很自然的让贝儿发觉到了我的存在。

“抱……抱歉。”颤抖着双手捡起一地的碎片的我意识被空白占据。

“哥……哥哥,你……”贝儿想要拨开人群,朝我这边走过来。

“没……没事,我没事,我现在就去处理这些碎玻璃。”我却开始惊慌的朝反方向跑去。

“等等,哥哥……”贝儿朝我的衣角伸出了小手,却在下一秒抓空。

“呯!”

伴随着烟花的再一次盛开,飞溅的火光在星空间游动着,又在刹那间失去艳丽的踪影,在一片星海中从此销声匿迹……

贝儿的视线中,已经消失了我的踪影……

烟花之璀璨,仅是虚晃的一时,绽放后的流光,终究会化作天边平凡的星辰……

…………………………

“诗诗!你刚刚又看到哥哥吗?”贝儿突然冲进会场,和坐在长椅上的诗诗刚好碰上了面。

“啊,有啊,他说他刚好记起来有稿子还没更,现在已经回家了。”

“啊?这样吗?”

“对……对了,他好像在信封里塞了什么东西,要我把信封送给你”

“东西?”贝儿一脸疑惑的表情,快速的接过信封。拆开后从里面扯出了一张纸。

这是?门票?

“哇!这个不是说好的奖品吗?这样你和你哥哥就可以一起去……”

诗诗还没说完,脸上的表情瞬间有凝固了。

在贝儿手上的,不是一张水世界的门票,而是……

整整两张门票!陈俞毅把两张门票都给了贝儿,自己一张都没有留下。

“这是……怎么回事啊?”诗诗看着贝儿手上留下的两张门票以及贝儿沉重的脸色,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

双手插着裤袋不停地往家的方向行走着。我不知不觉地已经走到了家门口的路灯之下。

苍白的灯光覆盖着我的身体,为这黑色的夜晚撑开一片小小的光明。

想不到,我还是逃了回来……从那片星光下逃离,躲到这另一片星光之中。

真是有够孬的,明明作为哥哥,不应该这样的……

不对吧,也许,正因为是哥哥……所以……这才是正确的吧。

“老哥?”

低着头所能目击到的风光中,一个看上去年仅六七岁穿着白色哥特萝莉装的小女孩闯入了视线,“疼?累?”

从愁绪中强制弹出状态的我惊讶于眼前的这个看上去完全提不起精神的小萝莉。

“小兴?你怎么在这?”

“兴,困。”女孩说着,直接扑在我的小腹上,“老哥,一起,睡……晚安。”

哎?哎?哎?哎!!!!!!!!!!!!!!!!!!!!

…………………

…………………

…………………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