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篇:李石的毒鸡汤(4)

作者:笨蛋主人 更新时间:2019/2/7 23:30:38 字数:3039

逐渐吵闹起来的客厅之中,我无奈地瘫软在沙发上面。

今晚就是除夕夜了,我原本可是希望在新的一年到来之前好好的宁静地享受一下阳光和一段只属于我自己的宁静时光的……

结果是到底做错了什么才会发展成现在这种状况的!

“真是的,真不让人省心呢!你们这帮家伙。”

老师双手插着自己的腰部,一边摇着头一边露出一副“真拿你们没办法”的表情。

真要说的话,老师你刚刚的发言才是最不能让人省心的吧!给我好好上百度查查榨干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还有!陈俞毅,这件事你也有责任。”

“说也对,这件事确实有我的部分责任在里面。”

面对老师责备的目光,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自己就不应该陪这帮熊孩子玩这个编故事的游戏的。

“好好反省一下,年纪轻轻怎么能玩脚踏两只船这种把戏呢!我还一直以为你是个正直的正人君子呢!”

“桥豆麻袋!什么?”

什么叫脚踏两只船啊?老师你又用错词语了吧。

“同时和两个女孩子谈恋爱什么,差劲!”

“哈?”

等下,你在说什么?你说的是中文吧?

卧槽我冤枉啊!

为什么到最后要我来背锅啊!

“我不管,作为一个权威的人民教师,我觉得发生这件事都是你的错。”

老师脸一扭,小嘴一撅,一副“我不听我不听”的经典表情,直接把锅甩给了我。

“哎……”

我彻底傻眼了,说好的公正民主和谐友爱呢,你这权威的人民教师也太不讲理了吧!

“啧啧啧,陈俞毅,也许你不相信,但是这个世界上的有些锅注定是要你自己来背呢。”

见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僵硬了半天硬是说不出什么话来,田吕凑过来小声的和我说到:“放弃吧,这锅你背定了。”

“我……”

我委屈得满脸通红,浑身颤抖,咬牙切齿,头皮冒烟……

“好了,哥哥,大家其实都知道不是你的错,只是老师误会了而已。”

贝儿在一旁轻轻拍了拍我的后背,算是在安慰我。

“咳咳……好吧,既然如此,已经轮到我来编故事了。”

李石站在老师的身边,右手轻轻按了按老师的右肩,示意她先坐下,然后又打了一个“抱歉”的眼神给我,显然他也意识到了老师因为唐雪瑶和陈羽的话对我的人品产生了严重的误解。

他轻轻咳了几声,试图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算是帮我圆了一下场。

“第七章:转世后,林长风从小就有一个梦想,他想要当一个军人。在他十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在战场上死去了,这更加坚定了他成为一个军人的梦想。但是他的母亲无法负担起他去军校的学费,所以他的梦想从一开始就是破碎的。”

“直到有一天,林长风遇到了一个老人,这个老人性格孤僻,行为古怪,总是毫无理由的让林长风去做一些他无法做到的事情,并许诺如果林长风能够做到那些事情的话,就会给他一大笔钱。”

“从此之后,少年每次放学之后都会去找老人,并努力去做到老人要求他做到的那些事情。在这段时间之中,老人百般刁难林长风,对他的态度更是不冷不热,让林长风吃尽了苦头。”

“终于在一年之后,历经了磨难的林长风总算是突破了自极限,完成了老人给他的挑战。但是老人却完全没有按他说的那样给少年一大笔钱。而是直接打发林长风回家了。林长风很生气,认为老人放了他的鸽子,把他当作傻子一样戏耍了。”

“然而,半个月过去之后,林长风突然收到了自己心仪的军校的录取通知书,通知他去参加军校的入学考试。并且说明了他的在校期间所有的费用已经由别人全部付清了,老人这才知道这都是老人安排的。老人以前就是一个军人,他之前所有的刁难其实都是在训练林长风的身心素质,为他成为军人打下了结实的基础,他拿出了自己几乎所有的积蓄帮林长风付清了学费……”

“而老人自己,却在一周前因为肝癌晚期引起的内脏大出血已经长辞于世了。知道这件事的林长风追悔莫及,他甚至连老人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

…………

……

“怎么样?”

见我们突然都没声音了,李石皱了皱眉,双手相互摩擦了一下的他环视了一遍自己的周围,有点狐疑地问道:“该不会我讲得不行吧。”

“不不……你讲的很好。”

老师在一旁拉住了李石的左手。

“对……说实话,要是加一点细节,加一点场景描写,加一点人物衬托,这可能会是一篇不错的感人的故事。”

“是吗?但是我怎么感觉大家都有一点哑然的感觉?”

李石来来回回看着,总感觉大家脸上的表情都有点微妙,都是一副茫然的表情。

“啊……这个,应该不是你的错啦。只是……就是说相比于别的人的故事。”

感觉李石的故事有点太正常了点。

不对……应该是说,听过了前面四人那奇奇怪怪的黑暗故事之后,李石这个感人肺腑的片段反而有点太……太心灵鸡汤了。

这种感觉就像……

就像在看恐怖电影的时候,成群的僵尸正从地下爬出来,正层层包围着女主角,正要张开他们的血盆大口去咬嗜女主角的脖子的时候,突然镜头一转,然后所有僵尸突然就和女主角开始在坟地上面跳起广场舞。

是个人都会在这时候凌乱个个把秒吧!

“果然是我讲的不行吗?”

李石皱了皱眉毛。

“不不不,倒不如说是你前面四位讲的东西太诡异了,你讲的故事和他们的反差太大,所以让人有点脑子转不过弯来了。”

我在沙发上微笑道,自动无视掉了自己左侧那四个人投来地充满了怨念的目光。

“这样吗?好吧,其实这个故事并不是我自己编出来的,我不想大小姐一样会编故事,这个故事是我的一个战友的亲身经历,我只是把他的名字改成了林长风,然后把他的原话再次说了一遍而已。”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听起来这么感人真实。”

陶桃点了点头,人们都说好故事都来源来生活,看来这么说还真的没错,至少李石的这个战友的经历就能算得上是一个很棒的故事了。

“战友吗?果然当军人还是挺有趣的,陈俞毅你要不也去让你爷爷帮你训练一下?”田吕挑了挑眉毛,戏谑般调侃了我一句。

“得了吧,我可不想当军人,光是上次吴城的入侵战我就已经够呛了。”

田吕的话让我想起了上次拯救校园时候的经历,那段我每次想起都会起一身鸡皮疙瘩的记忆,那一天和吴城在学校天台决斗的事可以说我这辈子再也不想再经历那种事情了。

“当时要不是李石,我都不知道挂多少次了。”

我叹了口气,但是如果没有李石来牵制吴城的话,鬼知道事情会发展成什么样子。虽说后来我们知道吴城本人其实也不像我们想的那么坏,但是当时能有李石和田吕等人作为我的后背,可以说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说的也是,当时如果没有李石的话,我们现在……”

“好了好了,都快过年了就不要说那种东西了。”

意识到贝儿和诗诗的手有意识的覆盖在我的左右手背上面,我连忙打断了我和田吕的对话。我能察觉到女孩们对自己的担心,而这也正是我所心疼她们的原因。

“也对。”

同样察觉到了什么的田吕点了点头,没再继续下去。

“大家也不要这么拘谨,今天是除夕,我们正在进行愉快的编故事游戏,大家应该高兴起来才对!”

老师试图缓和现场的气氛,但是她说出来的话却真的让我很想吐槽。

毕竟这个编故事游戏在某些片段环节上实在是不能用愉快来形容。

“对了,刚刚我们不是在谈论李石的那个战友吗?李石,你给我们介绍一下你的那个战友吧,他叫什么名字。”

“额……这个……”

李石尴尬的用自己右手的食指挠了挠自己的右侧额头,被老师的问题问住了。

“这个嘛……事实上……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哎?难道他不是你的朋友吗?”

“不是。他只是我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的一个战友而已,那时候我们几个都是第一次上战场打仗,在前往战场的飞机上面,他闲得无聊就给我们讲了他的幼年经历。”

“额?你的意思是你只见过他一面?”

“嗯,事实上,他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就因为跳伞的时候不小心错失了时机……额,很遗憾的,他最后正好降落进了敌人的雷区。”

“……”

“我们当时就听到了一声巨大的雷声,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了。”

“……”

当李石讲完他的故事之后,所有人都沉默了。

从刚刚来说,李石的故事明明就是所有人中最感人的,最温馨的,最暖人肺腑的心灵鸡汤……

结果……

这特么原来是一碗毒鸡汤啊喂!!!!!!!!!!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