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篇:来自老师的华夏式《日*校园》(6)

作者:笨蛋主人 更新时间:2019/2/9 23:51:57 字数:3474

“我才没有因为妹妹而硬了啊!”

我生气地站了起来,用尽全力这么朝着贝儿喊道。

“哎?”

贝儿被我这一句话直接喊懵了,她的脸颊开始泛红。她开始意识到自己的这个哥哥似乎误会了什么东西。

愣了将近三四秒的时间,我才从亢奋状态中清醒过来,也正是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说的话的音量显然没有控制到只让贝儿能听到的程度。

客厅里面簇拥着的十余个客人的目光,现在正直勾勾地盯着我的下身的某个男性特征部位。

桥豆麻袋!你们这群家伙在看什么地方啊喂!

我双手捂住裆部,闭着眼睛生气地喊了起来。

“刚刚不是你自己大喊着什么‘贝儿把你搞硬了’之类的嘛?”

田吕坐在一旁的沙发上面,脸上装出一副无辜的神态,好似这件整事情和他完全无关一样(事实上还真和他没太大关系)。

作为田吕多年好友所得出的经验,我估计这家伙其实早就已经猜到我说这句话的原因可能只是一个小误会而已。但是按照我对他多年的了解,这家伙心里绝对正在肆意的幸灾乐祸着,并且打算伺机调侃我一番。

没错,你不用怀疑我所说的话,田吕这家伙虽然表面看上去很老实,但是其实他心里有时候坏得很!

他的这句反问其实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正常人一般遇到这种情况一般都是一句“你吃错药了吧?”或者“在这种时候你在开什么玩笑啊?”之类的话来把我刚刚说的话敷衍成“开玩笑”,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可以用一句“啊哈,其实我觉得气氛有点尴尬所以开个玩笑。”同时敷衍过去。如果是这种情况,事情就已经暗度陈仓,瞒天过海了。

但是田吕这小子直接一句“你刚刚不是大喊‘xxxxx’吗?”把我硬是推到了悬崖的边缘。

“……”

友尽了。友尽了。

被田吕这小子毫不犹豫踩进了“坑”里面的我,此时正被十余抹微妙地目光所注视着。

如果你仔细听的话,你甚至能听到他们那犀利的目光掠过空气时,燃烧空气而发出的奇妙声音。

盯~~~~

盯~~~~

盯~~~~

Zawazawa……

Zawazawa……

Zawazawa……

(zawazawa ,日文写作ざわざわ,作为一种拟声词,福本老师喜欢在作品中用来表现心里紧张,疑惑等等气氛,也经常在其他作品中被用作捏他)

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总感觉福本老师的作品《赌博默示录》中那奇奇怪怪的效果音突然在那十余个人周围环绕了起来。

果然还是需要一个合理的,符合华夏特色社会主义核心理念的借口……呸……理由,我才有机会走出这个僵局吗?

我一边强行露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微笑”用以应付目光微妙地客人们,一边急速运转起我那充满了活性神经元细胞的大脑皮层。

理由。理由。理由。理由。理由……

卧槽!总不可能说是我那逐渐小恶魔化的妹妹那近似于抖s般的话语让我这个有隐藏抖m属性的哥哥无法控制的硬了吧!

呸!什么硬了!是身体僵硬了。

总觉得这话说出去别人只会往“某部分硬了”的方向想啊!

我站在原地,眼神僵硬,身体僵硬,双手捂着裆部,大脑因为刚才过快的运行而瘫痪性死机中……

“陈俞毅,你知道吗?我在那次校园事件之后一直都很好奇为什么你的体质和打架能力这么好,原来你是武当(捂裆)派的。”李石又喝了一口茶水,突然说道。

我去,你真的要在这个时候开这种冷笑话吗?一点都不好笑好吗!

“那个……其实呢,你们都误会了,哥哥那句话不是那个意思了。”

在我被逼上梁山之际,贝儿终于在偷笑中为我解围:“其实这只是我的一个书迷教给我的一句葡萄牙语,‘我才没有因为妹妹而硬了啊’,真正的意思其实是真高兴能见到你的意思。”

强制改变语种?真特么的聪明,我怎么没想到!

“葡萄牙语?你确定?”

听到贝儿随口帮我编出来的辩解,右手托着下巴,左手摇晃着装有碳酸饮料的高脚玻璃杯。

“怎么?陈羽姐姐不相信吗?”

“我稍微学过一点葡萄牙语,说实话,我觉得贝儿你还是小心着一点那个书迷比较好,那家伙……哼哼,绝对是个变态。”

我能感觉到陈羽姐说这句话的时候一直在悄悄盯着我,显然她已经知道贝儿口中的“书迷”具体到底指的是谁,不过她倒也没有揭穿,只是装作漫不经心地又说了一句。

“嗯,那家伙是在玩逆反心理,你那个书迷绝对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姐控,特别是哪种做偶像的表姐,那种类型才是他的最爱。”

如果就凭一句话你就能剖析出那么多东西,能剖析到这么具体……

那我估计全世界的心理学家都要哭了!

不过话虽是如此,但是我也没有多说什么,这次“因妹硬”事件也就这样默默地落幕。

世界线再次回到了惊心动魄的讲故事环节。

不过由于我因为刚刚的各种事件的累加“惊骇”而导致各种意义上面的精神不集中,所以我基本没听到老师讲的这个有趣的故事片段。

等等,有趣吗?这个我好像不怎么确定,至少在我印象里面,田吕应该是全程忍着想要笑出声的模样没错,而我唯一记下的也只是老师讲的故事的一些模模糊糊地片段而已。

“貌似讲得好像是林长风去军校军训,然后在训练的时候偶‘见’(遇)到了某个叫做燕儿的少女。”

“然后干‘菜’(柴)烈火的两人,在做过一些‘苟且偷生’(羞羞)的事情以后,意外怀孕……”

“然后林长风的女儿发现自己的父亲竟然和另一个女人过着‘含笑九泉’(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

“然后林长风的女儿就怀孕了,孩子是林长风的。”

我记得结局好像是……

林长风的女儿知道了林长风是自己爸爸的事,无法接受事实的她最终杀了林长风,为了给林长风报仇,林长风的女儿的妈妈又杀了她女儿,甚至破膛开肚。最后林长风的女儿的妈妈,也就是燕儿,抱着林长风被砍下来的头颅,坐船一起尸沉大海。

………………

…………

……

卧槽,我有点梳理,让我凌乱一下!

先撇开故事里面乱七八糟的关系和莫名其妙的设定不说,这个酷似《日*校园》的超黑暗的满满负能量的恐怖结局又是什么鬼!

这个故事的时间跳跃节点也太……诡异了吧,剧情也是鬼畜的一批!

从林长风和燕儿“干柴烈火”到林长风和女儿“莫名其妙”然后到林长风女儿怀了林长风的孩子。

卧槽,我有点梳理,让我再凌乱一下!

当我从凌乱中回过神来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只有我和田吕、老师还有李石还在原来的位置上,其他人不是缩在角落就是躲在了我和田吕的背后。

隔着几层布料都能感觉到我背后的几个女孩子按在我背上的手中传来的“瑟瑟发抖”。

所幸贝儿及时按住了陈兴的双耳,不然这又会是一段“刻骨铭心”的童年恐怖故事经历。

不得不说,这段来自诚哥的新年问候可谓是……

心惊肉跳。

去你ma的诚哥!

“怎么,你们不喜欢我讲的故事吗?我觉得我讲得还可以的啊。”

老师见女孩子们几乎都没有在原来的位置上面,而是躲到了我和田吕的身后,她嘟了嘟嘴,显然有点生气。

“明明我可是很用心的在讲的!”

用错心了啊,老师!

大过年的你不用心讲点心灵鸡汤,偏偏挑这种恐怖小故事来编啊!

“哪有,你看田吕不就听得兴致勃勃的嘛!”

“田吕?”

我从老师身上讲目光抽回,然后将目光聚焦在一旁干笑着的田吕身上。

“田吕这家伙本来就是变态,喜欢这个很正常。”

“喂喂!有没有搞错,就算是好基友,被叫变态也是会生气的。”

田吕瞪了我一眼,“再说我也没说我喜欢这个故事,事实上我刚刚完全没把心思放在听故事上面,我全程都在只在注意老师有没有用错词语。”

“喂喂!你可是刚刚才道过歉的!”

老师满脸通红,她还真的没想到田吕会真的去专门找自己的语言盲点。不对,她是没有察觉到田吕真的是那种闲的蛋疼而会把注意力放在一些没必要的事情上的人。

“对啊,所以为了照顾老师的心情,我可是特意没有把你说错了五十九个词语,三十八个成语这种细节说出来哦!”

“你这不是还是说出来了嘛!!!!!!!!”

老师气得满脸通红,一屁股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我才没有说错,你才弄错了。”

“我是英语老师,你又不是语文老师。”

“就算是那样也不要说出来嘛。”

“人家也是会伤心的,人家又不是机器人。”

牙白……

感觉给她根棍子她就立刻会跑角落画圈圈的样子。

我和李石同时瞪了田吕一眼,后者两手一摊,一副“我有做错了什么”样子。

“没事了,田吕只是在开玩笑,你不用介意。”

真是难得,竟然看到李石在安慰除了唐雪瑶以外的女人……

“李石,你也不喜欢我讲的故事对不对?”

“这个嘛……不喜欢。”

“那我的文学水平……”

“老实说烂透了。”

“但是我讲的故事……”

“太黑暗了,有点像恐怖小说,而且错别字特别多。”

“……”

呜哇哇哇哇哇……

老师大哭着破门而出……

此时此刻,所有人的目光如同利剑一般,全都聚焦在了李石身上。

“什么?又变成我的错了?”

“说实话,你这个比我们要过分好多好多。”

所有人点了点头,同意了我的观点。毕竟在场所有人几乎都知道老师在暗恋李石。

“哦……”

李石小声地嘀咕了一声,坐下来小喝了一口茶水。

………………

…………

……

过了数十秒,李石发现所有人依旧在看着他。

“你们看我干什么啊?”

“追上去啊!你这直男癌晚期!”

看着我们异口同声地对着他喊出这句话,李石整个人僵直了很久,眉头紧皱着似乎在思考什么。

半晌之后,他突然反问:

“我什么时候得的这什么癌症啊?”

“我倒!”

众人感觉脚下一软,皆有一种想要倒地的趋势。

没救了,这家伙没救了。

老师你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才会让你这辈子喜欢上这根木头的啊!!!!!

……………………

……………………

……………………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