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篇:到底发生了什么?(10)

作者:笨蛋主人 更新时间:2019/2/13 23:51:07 字数:3352

“你这混蛋!你知道我求了多久才从科研部那里求来的这款最新型的高级全自动飞行摄像机啊!”

“不知道啊!再说了,都说了我是不小心的了!”

我和田吕互相掐着各自的脖子,抱成一团在地上滚来滚去折腾了好久,互相之间的埋怨和抱怨声连绵不断地从各自的嘴里面吐出。

就在两分钟前,我不小心把他珍藏的最新型全自动悬浮式飞行微型摄像头给一个喷嚏吹落到了地上,直接把摄像器的镜头摔碎了,这才招致了田吕和我现在在地上扭打的场面。

话说回来……我都已经道过谦了啊!把你的手从我的头发上放开啊!

不得不说,头发拉扯住后的那种痛感还真的是疼得让人忍不住龇牙咧嘴啊,

放手啊!你这混蛋!都说我是不小心的啦!

虽然互相之间都不是真的抱有必杀之心的,但是不得不说田吕生气起来还真不是闹着玩的,瞧着阵势估计没个个把小时他还真的不会打算松开那只攥着我的头发的手。

“可恶,这家伙!你可别怪我啊!”

“有种来啊!”

“来就来!”

我右手食指和中指准确无误地捅进了他那挺翘的鼻腔中,直指他的鼻腔内部。

“我曹,你还真来!啊……你多久没修指甲了。”

我右手的指甲长得并不短,而且这段时间也没记得修,想必这锋利的指甲在鼻腔中横冲直撞的感觉必定也不好受。

田吕没过多久就疼得眼泪水直流。

“哥哥……田吕哥哥,你们可以松手了啦,在这里翻来翻去打架什么的,很丢人哎!”

“田吕……”

朱欣妍、贝儿还有诗诗等人想要把我和田吕拉开,但是显然凭她们女孩子的力气还是无法硬生生地把我和田吕拉开的。

“想让我松手,没门,让他先松!”

“才不要,让他先把他的大猪蹄子从我鼻子里拉出来!”

“什么!”

我一激动,又伸出左手去扯他的左耳朵。

“有种来啊,互相伤害啊!”

田吕那家伙竟然伸出右手来挠我右手的腋下。

混蛋!这家伙明明知道我最怕痒了!

“啊哈哈哈哈……你……哈哈哈,休想,让我松手!”

“给我松开!”

我和田吕继续“环抱”在地面上,做出一个个互相伤寒的举动。

贝儿:“好了哥哥,真是的……怎么这个年纪了还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啊!”

诗诗:“大……大哥哥,再怎么说……躺在地上什么的,……会着凉的。”

陈羽(双手捧着脸颊):“嘛嘛……要是以后在床上也能这么有精神的话,姐姐我倒是无所谓的。”

朱欣妍(叹气):总感觉和自己约会的像是个弟弟一样,真没想到我喜欢的男孩子竟然是个喜欢女装和和男孩子在地上打滚的家伙。

“喂,你这家伙,你看你女朋友都担心了,赶紧放手!”

“你丫比我好不到哪去吧!担心你的女孩子现在可是我的五倍!你特么给我放手!”

总而言之,各种意义上感觉到压力山大的女孩子们纷纷叹了口气。

果然男孩子们有时候就和笨蛋一样……

“话说回来,你们再这么闹下去的话,计划就真的要泡汤了。”

“计划?什么……啊哈哈哈哈哈哈……什么计划?田吕你给我住手!”

我一边疑惑地问卡布奇诺,一边阻挡着某人下三滥地挠痒痒攻击。

“你们该不会忘记了吧,你们是因为打起来的吧……”

“对!都怪这家伙毁了我的摄像机!那就是原因!陈俞毅,你给我松手!”

“我偏不!都说了那是个失误,我已经道过谦了!你先放手,你先放。”

“……哥哥,你再这样和田吕哥哥耗下去的话,李石和老师他们就要聊完了。”

贝儿扶着膝盖蹲了下来,在我耳边说道。

“李石什么的我才无所谓啊!我今天一定要教教这个叫田吕的家伙,白雪公主为什么会爱上白龙马!”

“白雪公主什么时候爱上白龙马过了。”

陶桃也蹲在我身旁,一脸无语地说道。随后她突然看着依旧扭打成一团的我和田吕,这样说道。

“你们两个,现在都给我松手,同时!”

“不要,我才不要呢!”

“就是,从来都是我服软,这一次我一定要……”

“哎……这样吗?”

在我和田吕的可感知范围内,一可怕地如同恶魔一般的气息围绕着“微笑”着的陶桃开始扩散开来,迅速笼罩到了我和田吕的身上。

我们两人之间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不对,倒不如说,是害怕地直接僵直住了。

随后,密密麻麻的冷汗突然开始凭空出现在我和田吕的额头上,我和田吕互相咽了一口口水,而互相之间也几乎能够听到对方咽口水时发出的那声咕噜声。

“原来是这样啊,看来你们最近过的是太舒服了呢,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呢……”

陶桃说出这段话的时候,她的表情始终保持着微笑的表情,但是她的双手却似乎有别的想法。

她的双手相互之间不停**着,似乎是在为了某些活动舒展筋骨……

见到这一幕的我和田吕顿时感到背后寒毛直颤,浑身发冷。

如果是动画片的话,我感觉现在的陶桃鼻尖以上的脸部应该已经画满黑线了,额角应该也挂上了某个代表生气的符号,而我和田吕则是应该是已经夸张的表现为两张已经变蓝了的不停冒着汗珠的脸……恐怕连头发什么的都已经开始倒竖起来了吧!

没错,陶桃可以说是实打实的承载了一些我和田吕过去的悲惨痛苦回忆,直到现在都是我们最害怕的生物之一。

当然是在生气的时候,陶桃不生气的时候还是挺可爱的。

不过要是她生气了,对我们来说可能世界末日也不过如此了。

“啊!田兄,啧啧,小人方才的举动多有得罪,还请多多包涵。”

“哎……陈兄,你这话说的,怎么能这么说呢,方才小弟的行为才是不妥,你看我这不是也想给你陪个罪嘛。”

“啊哈哈哈,田兄客气。”

“额呵呵呵,陈兄才是。”

镜头一转,我和田吕哪还躺在地上啊,我们俩就像刚刚那件事情根本没发生过一样,两个人大笑着向对方道歉,互相之间勾肩搭背,好不亲切。

当然,其间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偷看陶桃脸上的表情和她的动作就是了。

得罪陶桃可不是一件好事。

“看来在调教男孩子方面,还是陶桃姐比较厉害。”

陶荷在一旁露出一副“姐姐好厉害”的表情,趁机刷一波好感度。

“去去去,你懂啥,这才不是调教,我和田吕是好朋友,所以才那么快就和解了,才不是因为你陶桃姐的关系呢。”

“对对对,何为贵?和为贵!懂不!”

田吕在一旁附和道。

调教?拜托,你见过哪家女孩子用一套广播体操拳配一套断骨结扎掌来调教男孩子的。比起这些,什么三脚木马,什么捆绑play都弱爆了。

“才不是因为陶桃呢!”

我挺胸抬头。

陶桃:“陈俞毅。”

陈俞毅:“干嘛!”

陶桃:“闭嘴。”

陈俞毅:“是……”

我收胸低头。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人争一身胆,我争不骨折。

开玩笑,打断腿是小事,万一打断第三条腿我还怎么过我下半辈子的幸福生活。

所以到这一步我和田吕皆是退了一步,形如犯了错的小学生。

“怂!”

陶荷比着口型朝我们说道。

你个小屁孩懂个屁,这叫战略暂时性退避修复战术,简称……

怂。

“等等,你们安静一下,楼上有脚步声……完犊子,那两个人谈完了。”

“我*,我们还没偷听呢!”

“你以为是谁的错啊,愚民!”

唐雪瑶瞪了我一眼,我马上不说话了,技术上来说,这件事确实是我的原因才搞砸的。

不过按法律来说,我可是阻止了一个非法持有偷窥设备的家伙进行窃听行为了啊!

我特么还冒死(意外的)销毁了他的作案设备呢!

某种意义上我可是正义的伙伴呢!

“他们下来了!”

快回客厅!

所有人全都掂着脚涌进了客厅,各自回到了自己原来的座位上面,然后装模作样的开始干自己的事情,有的喝茶,有的打架……

没错,我和田吕又暗暗掐了起来。

“嗨!朋友们,猜猜看发生了什么?”

老师单独一人走进了客厅,表情有点激动。

“什么?”

所有人装作毫不关心。

“李石是我的男朋友了。”

“卧槽我们错过了什么!”

不少假装喝水的朋友直接喷水了,就连我和田吕都各自拉着对方的脸皮站了起来。

“你们才是……在干嘛?我错过了什么?”

老师看着我和田吕互相拉扯着对方的脸颊,疑惑地问道。

“没事……我们没事!主要是你和李石……”

“等下,我需要去趟厕所。”

我还没问完,老师突然就跑了。

这家伙,有了男朋友的第一反应就是跑厕所?

老师一走,李石反而走进了客厅:“你们刚刚离开客厅了吗?”

“啊?没有啊!”

所有人心里咯噔一声。

“你们还是小心一点的好,我刚刚在楼梯口捡到了一个微型的摄像器,虽然说已经毁坏了,也可能是上次事件留下的,但是还是有可能有敌人在附近。”

原来是田吕那个摄像头吗……

我能感觉到好几双责备的目光从我身上扫过。

“那个……:李石?你……难道没有别的是要告诉我们了吗?”

我故意转移话题。

“嗯……顺便告诉你们一件好消息。”

李石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那个老师,我现在和她已经是朋友了。”

哎?

众人愣了一下。

怎么感觉李石的版本和老师的版本有点不一样啊。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和田吕同时说道,发生在二楼阳台上面的故事越来越玄乎了啊!

“哦,我就和她谈了谈……嗯?话说回来……你和田吕才是怎么回事,怎么掐起来了!”

卧槽,你怎么和老师一模一样,笨蛋情侣连到底发生了痴呆属性都遗传了吗!

“我们两个的事怎么样都好啊!!!!”

“快告诉我们!”

“阳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混蛋!

………………

………………

………………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