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关于一个普通老人的故事

作者:笨蛋主人 更新时间:2018/2/4 23:10:56 字数:3262

陈瑞祥,一个自称普通的军人,却是个非常古怪的老头。

军队曾多次想要提拔他去当司令,但是他都拒绝了……每次都是,非常的干脆利落,似乎就像是根本没有考虑过要当那些官似得。

“司令什么的我不管,只要能打仗,帮国家出出气,我这辈子就值了。”

这句话算是陈瑞祥从小说到大的名言了。

但是你说他要是不想当司令什么的官也就算了……这货有时还愣是不爱听上头说的话。

“啊?你说攻这块地?你脑子秀逗了!”

“不行不行,这里能攻难守,应该换这里。”

“啧啧,就你这样还当师长?”

“这地不能要,一看就是敌人故意让出来的,谁知道有多少炮弹子等着我们呢!”

他不爱记什么中央军委主席啊什么的……他喜欢称他们为司令、团长什么的。这些称号他认识,他记得住,他亲切,他就那么叫。

他每次都能说的那些当官的鼻青脸肿的。那些当官的也不好发作,因为次次是陈瑞祥说的有道理,效率高。再加上陈瑞祥每次都能分析到敌人会在哪里重点埋伏,哪里是敌人部署的盲点,敌人会重点攻击哪里……渐渐地,高层开始仰慕起这位一直在战争中做出卓越贡献的老人。要是战役的水平到达了一定的程度,他们就会找来陈瑞祥,让他帮忙分析战情,找出克敌之道。

陈瑞祥还真没有让他们失望过。

中央又一次想要提拔他当军委,他又一口回绝:

“司令什么的我不管,只要能打仗,帮国家出出气,我这辈子就值了。”

他只当自己这辈子是个粗人,没那点文化,出去只会给国家丢脸。

这个一辈子就只图个报国的人,奖章已经塞满了半片房室。

陈瑞祥还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他说出的话,无论怎么样他都要办到,无论如何他都要遵守。

“陈一言”这是他过去在部队里面的外号,一叫就叫了三十多年。部队里面的人或许不知道有陈瑞祥这一号人,但是只要说起“陈一言”,他们几乎都能想起这个非常固执的小老头来。

再怎么说……陈瑞祥在部队里面的固执劲都是出了名的。

他不仅一言九鼎,而且还特别的严厉,曾经帮着上层带过好几届的特种兵。在他的字典里面,慈祥是写给死神看的,想要自己教导出来的兵在战场上活命,自己就不能心软。

他不是心软不下来,而是硬了一辈子,僵了,改不了了,也只能这样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老爷子还真对一个新兵心软过。

和这个新兵的第一次见面是在某个特种兵训练营里面。那时候的他只能以弱小来形容。但是老爷子从看到他的第一眼开始就觉得这孩子以后成就无限。

不在于别的,只因为这孩子有着和他年少时候差不多的一双眼睛。不对……应该说,比自己还要强烈的一种目光。

那短短的一个月期间,自己准备的特训让那些孩子叫苦连连,唯独只有这个孩子非常沉默地坚持着自己派下的任务,而且从来没有抱怨过一句。

那个学校的教师觉得那是一种内向的表现,但是陈瑞祥却不这么觉得……

那不是内向,而是野心,这孩子有着连自己都不知道的野心。

这种野心,如果从善的话,必是一个很不错的心灵支撑,但是如果从恶……

这种野心他也从别的人身上看到过,那就是他现在的徒弟身上。

吴城。陈瑞祥最看好最中意的弟子。同样也拥有着那一双充满野心的眼睛。

只不过……

看好归看好……那大概也是老爷子看得最瞎的一次。

2014年的某个夏天,老爷子接到了来自中央军部的电话,自己的弟子吴城是大太阳帝国逗留在华夏的奸细,他在某项任务中朝自己的队友开枪,夺去了中央的一些机密文件,然后潜逃回日本了。

老爷子在震惊中被关入牢狱,在相关调查之后,半个月之后又出狱了……

而出狱的代价就是听到了了自己的的爱徒在自己热爱的国土上面留下的笔笔伤痕。

其中就包括了……某个特种兵训练营里面传来的噩耗。

偌大的训练营。六十三个学生和十余个老师,八十多个人仅留下了一个。

仅留下了那个被自己看出富有天分的那个少年。

剩下的……

**、凌迟、割斩、活埋、水溺、剥皮、先奸后杀……

所有他告诫过吴城的不要去对敌人做的事情,全部在一夜间发生了……

当老爷子看到一份份报道的时候,老爷子拿着文件的手都在颤抖着。

他曾经看到了吴城的野心,但却没有摸清楚他野心的走向,铸成大错的人,果然还是他吗……

几个高级军委就站在一旁,他们理解老头子的感受,也不敢多说什么。

人心这种事情,有谁敢说真正可以看透?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老爷子猛拍了一下桌子,把军委们吓了一跳。

“长官们,我陈老头子以前没什么求你们的,这次我想让你们帮我一个忙,我想先离队一段时间,想去当一段时间特种兵的训练员。还有那个训练营里面存活下来的男娃子,让我来带吧。”

额?

虽然很奇怪为什么老爷子要提这么古怪的要求,但是这些人最后还是满足了老爷子,帮他完成了这个愿望。

那个孩子被带到训练营的第一天,老爷子所派下的命令便是……

“就只是背40公斤沙包随便跑个一百公里吧。”

那孩子没有说话,依旧坐在地上。

“我说了……让你现在立刻给我背40公斤沙包随便跑个一百公里!”

男孩依旧无言,坐在地上的身影虚弱的可怕。

旁边的辅助指导员一个劲的在劝那个男孩,让他不要惹怒陈老头子,但是那个男孩子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

“对不起啊,陈长官,这家伙自从训练营被灭以后,看到自己的伙伴们在自己的眼前被活活杀死之后,就一直这幅样子了,他真的……”

老爷子抬了抬手,制止了那人的话语。

他也席地坐了下来,学着男孩的样子。

“今天的训练我看就算了吧。”

“啊?”

辅导员楞了一下,有点不敢相信。

“陈一言”第一次收回了自己说出去的成话。

就在辅导员愣神的时候,老爷子又看着那孩子说道:

“你也死了……对不对?”

“**、凌迟、割斩、活埋、水溺、剥皮、先奸后杀……”

男孩的表情有点狰狞,像是又看到了当时的场景一样。

“最后是你啊……含恨而终,含着长久以往积攒的仇恨与自责而死去,最痛苦的死法。”

没错……当时的吴城并不是同情男孩所以才留下了这个男孩子,能做出那种事情的人,又怎么会有同情可言,吴城只是帮这个男孩选择了一种死法,之中足够能让男孩感觉到痛苦的死法而已。

亲眼见过那些血腥的,恐怖的死亡方式之后,看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被先奸后杀之后……

那种会燃烧自己的,毁灭自己的仇恨……

这是吴城最想看到的死法,也是吴城人格崩坏的最好证明。

同时也是……老爷子心中永远的疤痕。

“说的是……那家伙还真的是挑了一个最好的对象。”

老爷子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吴城把这个男孩子的野心,成功的扭曲成了“复仇”,这样的话,如果男孩如果不能杀了吴城复仇的话,那恐怖血腥的几天将成为这个男孩一生的痛苦。

这大概就是老婆子说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吧。

既然如此,那就只好……

“好……那么我就这么说吧。今天开始起,你的目标只有一个……”

老爷子突然大吼了出来。

“那就是五年之内杀了那个屠獠你朋友的混蛋。由我来指导你战斗的技巧,训练你的体魄。”

“啊?等等,陈长官?”

“如果我做不到让你做到那件事的话,我就自杀,让你变成和那个混蛋一样混蛋的杀人犯!”

“啊?”

男孩第一次做出吃惊的反应,成为和那个杀了自己朋友的畜生?这是他死也不想变成的人。

“你在说什么啊,陈长官!”辅导员一脸震撼。

“我先回去睡觉了,你自己回去好好想想吧,明天还是这里集合,来不来训练,你自己看着办。”

陈老头给男孩留了一句话之后,起身会小木屋了,留下了男孩和那个一脸蒙圈的辅导员。

……………………

那天以后的第二天。

集合前的半个小时,突然下起了大暴雨。豆大的雨水哗啦啦地铺盖下来,震得木屋的屋顶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辅导员看了看外面阴沉的天空,又看了看屋对面的陈老头子的木屋,刚心想着今天的训练要泡汤了,没想到对面的木屋的木门却被老爷子推开了。

老爷子穿着自己平时穿的军装,就像是没有看到满天的雨点一般,迈着和平时一样转眼的步伐,走进了雨幕之中,来到了昨天集合时他站着的地方。

他就像是没有发现大雨一般,就像昨天那样提前半小时出来等候那个孩子。

“等等,陈长官,这下着雨呢!”辅导员连忙撑着伞跑过去,想要给陈长官递伞,却被陈老头子一口回绝。

“站到你该站的位置上去。”

“可是……”

“没有可是……”

辅导员见陈长官一口不容置疑的口气,只好站在远处他昨天站着的地方。

陈老头子依旧在雨幕之中。

半个小时之后。

“陈长官那孩子今天不回来的啦。这么大的雨。”

老头子不说话,只是笔直的望着那门口,任凭雨水洗刷着自己。

门口隐隐地能看到某个身影在变大。

啪啪啪地脚步声在辅导员难以置信的目光中出现……

因为急促的呼吸而不断起伏的胸膛……尽管如此,身板和做着军礼的右手却是那样的笔直……

少年的声音响彻训练场……

“特种兵训练梯队35号,李石。报到!”

……………………

……………………

……………………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