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神降

作者:zipper01 更新时间:2017/9/14 14:00:00 字数:2133

奥布莱站在温莎身后,死死的盯着对峙的双方。

当那些血族出现在酒馆的时候,一股难以抑制的愤怒与惊恐涌了上来。当为首的血族直视他的时候,他仿佛感觉一只无形的大手死死的扼住了他的喉咙,而另一只手马上要掏开他的心脏。要不是有圣辉在,或许那虚虚的一指就会让他倒地不起。

这是奥布莱第二次体会这种无力感。

当六个半神站在一起时,纵是温莎护住他,奥布莱也仿佛感觉像是城门最厚重的城墙倾塌般的向他压来。而现在,城墙变成了山脉。

除了老板夫妇和温莎,其他所有人都趴在了地上,这并不是什么带有威慑效果的法术,而是实实在在的力量所带来的压迫。在如山般的威压之下,似乎能够听到自己的骨骼的哀鸣。

下一刻,山崩了。

没有人看到易相究竟是怎样出手的,只见六位亲王踉跄倒退了半步,丝丝血迹从嘴角涌现。

突然整个酒馆黑了下来,并迅速浮现出诡异的墨绿色,人的五感好似瞬间被剥夺,只剩下一股声音占据了大脑,驱使着你的身体向一处朝拜。

血族领域,“盛宴之夜”下,他们才是唯一的主宰。

墨绿色的帷幕下,清冷的一道剑光划过,整个帷幕一分为二,缓缓消散,只见六位亲王盘坐在一起,不断吟唱祈祷着: “血神,血神,您是最初的渴望,最初的脉动,最初的生息,愿您行走在地上。”

相易单手持剑,向他们踱去,原本跟在亲王们身后的血族大公带领着侯爵和伯爵们向相易冲来,似乎在用生命换时间。

一剑,挑散了他们。

雾化似乎是最好的拖延时间的方式,血雾在远处重新缓缓汇聚成身体。血族大公不紧露出了笑容,只要不惜魔力,不断缠打雾化,拖住这小子,就能。突然,他发现,刚刚聚合好的身体慢慢的化作了飞灰,意识也随之慢慢的淡了下来。

相易弯腰从几堆灰烬中拾出几枚闪闪的晶石。饶有兴趣的等着召唤仪式的完成。

一股庞大的气息将此处笼罩,一滴巨大的鲜血从远处的星空出降下,似乎突破了什么壁障般。滴落在亲王上空,化作一朵血花。

一道婀娜的人影从血花中走出来,亲王们冲人影下跪,“恭迎真祖”眼里尽是狂热和尊崇。

血神望了望相易,只感觉早已遗忘的心惊肉跳的感觉涌上来。

“锵”一声金铁相击的声音,只见剑指血神,剑尖之上,一朵血花与之相碰,剑身一抖,那血花便溃散在天地之间。

一道剑光洞穿了血神,却只是穿透了虚影,在远处的天际炸裂开来。

电光火石之间,相易与血神便是交手了数次。

血神的虚影慢慢浮现而出,遥遥对着相易道:

“异域的神明,你我之间本无冤仇,何必拼个你死我活,不如,你我合作如何。”

“哦?合作,说来听听。”

见相易露出好奇的表情,血神不由得笑了。

她此次真身下届除了响应自己血裔的召唤,更是想找一个众神之外的盟友,神山之上到处弥漫着不安的气氛。此时没有比一个实力强大的异域神明更适合做盟友了,至于成功与否,她想几乎没有谁能拒绝她的条件。

“神位,我指的是被兰德世界所承认的神位。星空的预言已经应验,没有谁能独善其身,新旧交替的时代,究竟是消亡还是永存,我们都不得而知,旧神的消逝将会衬托出你的荣光。”

“不就是让我做个打手,然后打死的神的神位归我,还真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异域的神明,不被兰德世界承认的你的力量是用一分少一分吧。”仅仅是接触般的交手,血神就分析出了相易目前的窘境,失去天道联系的他,元气恢复极为困难。成神或许是唯一的方法,虽然明知有太多的陷阱,可还是不得不跳。

血神递给相易一块白色的圆形石雕,上面雕刻着四个奇特的符记,“这是我们四神的标记,我丽蓓卡·莫洛温以血神的名义欢迎你的加入。这石雕里含有我们四神的一部分信仰之力,这样的诚意可还满意?”

看相易接过石雕,血神却是目光一转落在的奥布莱身上,“啧啧,没想到这孩子身上还有一丝光明神的神性,看来今天又口福了。”说罢,魅惑的舔了舔嘴唇。

突然一道寒光照在了她脸上,一柄剑却是挡住了她的去路,血神愣了愣,对相易道:

“难道这孩子与阁下有什么渊源吗,如果没有的话,不如就让我吸收了这丝神性,反馈的好处可与阁下共享。”

“渊源倒是没有,只不过有些眼缘想保下这孩子罢了。”

血神听到这话,脸色上的笑意却是更浓了一份,说道:“既然没有渊源,阁下就不要保他了罢,就当这是阁下与我们合作的诚意,如何?”

“倘若我偏要保呢?”

血神脸色一冷,说道“阁下不要试探我的底线。”

相易却是左手微微用力,在左手之上的那石雕便被碾的粉碎,一道血光从石雕中蹿出,直奔相易的面门而去。突然停在相易眼前,化作青烟消散。

“这里面的信仰之力却是不假,不过倘若我真的使用了它,说不定神魂已经不知不觉中被这血光污染了吧。”

看到这一幕,血神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其实这并不是我掺杂进去的,而是我血族信仰之力自带的一种属性,一直为我血族之神的代代不传之密,根本不可能看出和其他信仰之力有什么区别,只有长期浸染后才会有所表现。”

“其实我并没有看出来,只是一开始就不想合作罢了。”

“噌”的一声,长剑向血神刺去。只见一点银辉在血花外绽放,相易和血神尽皆拉开了几步。

六位血族亲王尽数站在血神身后,无数的血影和黑雾冲相易扑涌而来,金铁交击之声不绝于耳,点点银辉与血花相撞。

只见的长虹一闪,血影与黑雾尽数散去,亲王们身上出现了无数的如同柳叶般的创伤。血神的手背上赫然出现了一道窄窄的伤口,在纤细玉脂般的手上格外醒目。

相易单手持剑,斜横与众人前,一滴鲜血从长剑上缓缓滴下,落下的瞬间,“嗒”的一声,剑碎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