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成为英雄的条件

作者:hitoryred 更新时间:2018/2/21 23:42:19 字数:4953

埃斯科特将塔佐赠送的鱼肠短剑插入皮带,一只手拿着古来的那份礼物,跟着莎士比亚来到洞窟的最深处。

那里有一处隐藏在石墙后面的通道。

“这里就是出口。”

塔佐的声音在脑后响起,即便已经被人群挡住,看不清那张猫脸了。

只见莎士比亚轻轻移开石墙,里面的通道只够一个人进出。

“你的同伴之后我会送他出去。埃斯科特先生就先请回到地面上吧。”

埃斯科特转过身来。

“塔佐先生。这么简单就能打开的出口,你没想过我会帮助这些人逃出去吗。”

“嘿。他们离开我就已经无法生存了。”

“我作为教会的猎人,还是会报告的。”

“嘿嘿嘿。那就请教会派人来吧。但我可以预料结果的哦。教会听了你的报告,只会以无动于衷来回应。”

即便没有塔佐得意洋洋的断言,埃斯科特也知道自己的“挣扎”不过是鼓馁旗靡。

他没有能力拯救这些人,也没有能力说服塔佐放人。

更何况,他清楚明白这些人已经得了“斯得哥尔摩综合症”,病入膏肓了。

出口其实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可五十年来,已经没人想过需要逃跑了。

魔族的力量已经扭曲了人性。

不……这也许是人性被魔族的力量重新曝露出来……

这种可怕想法出现的那一刻,马上就被埃斯科特在心中否定。

“可恶……你们魔族真是不可理喻……”

“嘿嘿嘿。彼此彼此。不过埃斯科特先生,你大可不必责备自己。要是太过勉强苛求力所不逮之物,美好的愿景只会反噬自身。还有年轻人,你太严肃了。有话直说,及时行乐,这是我最欣赏约翰莫里斯的地方。加油吧,我的朋友。”

“……我不是你的朋友。”

“嘿嘿嘿。”

埃斯科特最后看了一眼那千百个无动于衷的“洞穴人”,重新皱起眉头,走入通道中。

莎士比亚在他身后,默默且机械性地重新把石墙掩上。

再也听不到塔佐的笑声,也听不到人们的呼吸声了。

黑暗的通道中有一些发着荧光的植物,像是刻意种植在那里,防止通道不会伸手不见五指。

即便微弱,但总比那些尸体蜡烛的火光要让人安心。

小心走了大约几十来步,埃斯科特闻到了一股古旧金属特有的腥味。

用手谨慎地摸索了一下,猎人惊讶地发觉前方好像有一台升降机一样的机器。

这种手动式的老式升降机埃斯科特只在有关古建筑的历史书插图里见到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使用到。

“顺时针转动把手……原来是这么回事。”

虽然很慢,也很费力,但埃斯科特凭借这台老爷机器,顺利地离开了洞窟。

多转几下,埃斯科特到达了这台升降机的极限。

前方又一条石头通道,一直通到一间大屋子,不过这次却有光亮。

“这些是……小精灵?”

一些鬼火一般的物体在这间屋子里飞舞。细听还有欢笑声在来回飘荡。

这些是只有萤火虫大小的精灵,身体薄如烟雾。往往有宝藏的地方就有他们聚集。

这些喜欢恶作剧的小精灵常被城堡主人用作守护精灵,经常戏耍前来寻宝的倒霉蛋。当寻宝者体力耗尽,他们余下的肉体和精气变成了精灵们的食粮。

但对埃斯科特来说这些小精灵完全无害。反而可以利用他们身体发出的魔力来充当不错的照明灯光。

“这么多小精灵……这里是古来说的宝物库吗?”

埃斯科特是对的。当他走入房间,皮鞋下面发出许多小块金属的哗啦声。

他仔细一瞧,发现脚底下全是金币和宝石。

“……这可真不得了。”

古来如果来到这里不知道会有多兴奋。

屋子至少有一半被这些黄灿灿的恶魔小圆饼给塞满,更别提半埋在其中数都数不过来的精致宝箱,诱惑着每一个探险者不惜性命地去对它们不设防的锁孔一亲芳泽。

埃斯科特一手夹着古来的礼物盒,一开始还能走在金币上,但中途只能像淌水一样艰难地将陷没在钱眼中的脚**前进。

金钱能从物理和精神上吞噬掉一个人绝对不是吹牛的。

埃斯科特在前进中,蓦然发现有一处小精灵聚集得特别多。

虽然现在根本不是做这种事情的时候,但埃斯科特按耐不住好奇心,小心翼翼地地淌到那里,只见那群浓厚如蒸腾水汽般的光雾之下,有三枚特别的硬币。

不同于四处全是古代帝皇人像的硬币,这三枚纯金的金币躺在一个精致但破碎的水晶盒中,一面雕刻着恶魔的三叉戟,另一面则是象征天使的两面翅膀。

边缘上原本还铸有希腊字母,不过磨损太厉害已经看不出来了。

埃斯科特被一种力量驱使着,把这三枚特殊的金币放进了口袋。

好不容易淌过这条危险的黄金之河,埃斯科特在房间尽头又发现一台升降机。

就这样不停地在各个房间中进行换乘:储物室,牢房,还有隐修间等等埃斯科特叫不出名字的空间。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自己一直在往上移动。

途中塔佐再没有对他发出过一句声音,整座亚空间中的城堡里只有自己的脚步声和齿轮转动的嘶哑声而已。

经过十三次的升降机,埃斯科特来到一处漏光的石壁尽头。

“这是最后了吧。”

埃斯科特用力推了一下,石壁向外打开,就像一扇门一样。

“这里是我进来的地方!”

走出石壁,埃斯科特发现自己回到了最先进来的那间餐厅似的阁楼。

而那扇石壁,就是埃斯科特曾经欣赏过的勇士斩杀恶龙的壁画墙。

如果一开始就被告知这是暗门,他们根本不需要这么费力的挖下去。所以塔佐最初果然只是在拿他俩寻开心。

而阁楼的正中央地板上,易古来不知何时已经躺在那里了。

“古来!”

古来有脱水症状。

他面色灰黄,如同失水多日的蒿草。鼻息气若游丝,嘴唇干裂出白色的薄膜。

埃斯科特迅速拿出第二瓶的恢复药剂,小心地倒了一些在手上,为防止虚弱的古来会呛入气管,一点点地将液体倒入使魔的喉咙。

“咳咳!埃斯……科特……”

就这么三四趟,就像得水的苔藓,古来的面色渐渐变得正常,手脚可以勉强伸展了。

“古来。”

“谢谢……你救了我……”

“塔佐是怎么把你送出来的?”

“不知道……我什么都记不得了……那只触手怪物……已经不要紧了吗……”

古来被赛克里特斯袭击之后便什么都记不得了。

“我背你出去。我的魔力现在回到了安全区域,就算传送阵的时限过了,使用两人份的妖精之粉应该没有问题。”

古来用力摇了摇头。

“我的……魔力已经枯竭……马上就要……维持不了……这个人形……让我……单独……吧……你先离开……亚空间……”

“你开玩笑。”

“不……你……不可能……背着我……爬出去……先走吧……”

“那我这个留给你。”

埃斯科特把打开过的恢复剂和一包妖精之粉放在古来身边。

“还有这个。塔佐留给你的礼物。”

“……你……”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我们约定过双方互不干涉。”

“……”

“古来。塔佐这件事……可以由你来报告吗。”

埃斯科特说这句话时,似乎使尽了全力。

“……为什么?”

“……”

埃斯科特没有回答。

“就当是救你一命的回报,能答应我吗。”

“……好吧……唔!”

古来刚点完头,浑身就放出一阵紫光。

砰地一声,他变回了鳌虾,体积一下子增大了好几倍。

这幅样子,埃斯科特的确没能力把他背出地底。

“……你看……没关系……等几个小时我就能活动了……不用担心……那个塔佐……至少魔族不会害魔族的……”

还好,虽然有些小塌方,但总的来说之前古来挖出来的地道因为木柱的支撑还算坚固。埃斯科特可以顺着一开始就准备好的简陋凸台爬出去。

亚空间没有日夜的区别,不管时间如何经过,地面还是那要让人得癫痫般的红色。

这反倒让埃斯科特松了一口气。

他站在洞口最后检查了一次身上的装备,便径直回到了他最初来到这里的传送阵所在区域。

不出他所料,传送阵已经消失。他不得不再次借助妖精之粉回去。

“每次都要估算自己回去时需要的魔力,一个不小心会弄巧成拙。”

不是每个猎人都能准确将自己的魔力数值化,所以每年栽在这最后十来点魔力消耗上的新人老手可是不胜枚举。

淡黄色的妖精之粉缓慢响应着埃斯科特的魔力,渐渐发出温和的白光。

被白光完全包围的埃斯科特再次睁开眼睛时,又是那熟悉的,漆黑一片的书城地下室。

需要时间的埃斯科特去摸自己的怀表。

“凌晨4点50分。”

这比上一次花费的时间还要长。

多么匪夷所思的场面,可埃斯科特却依然没有发觉有什么异样。

怀表几乎等同于他素未谋面过的母亲,他小心翼翼地亲吻了一下里面的相框,再把它放回胸口。

乐平依然和昨天一样,尽责尽职地守护着教会和公会的据点,并满脸笑容地送埃斯科特走出书店大门。

又一次凌晨超级贵的出租车,可埃斯科特一点都不在意。

他满脑子只有塔佐和他的奴隶们给他带来的冲击印象。

相比人类的脆弱无助,人类为了苟活而放弃信仰,甘心成为魔族手中玩物的那一幕,埃斯科特几乎反胃般地不停地回味。

好不容易回到家门口,埃斯科特感到深深的倦意,像个喝醉似的身体不受控制般,一脚踢到个包裹。

“公会的奖赏?”

摸不着头脑的他看着贴在包裹外的说明,然后边打哈欠边去查看自己的电脑邮箱。

“……感谢埃斯科特先生关于亚空间被囚禁女性的报告……此信息十分重要……对教会解救被困人员产生巨大帮助……经过公会总部讨论……”

邮箱里是猎人公会昨天对他关于X220亚空间报告的再次回应。由于情报珍贵,所以公会决定奖励埃斯科特一件魔法道具。

对于不擅长魔法的埃斯科特,这倒真是一个很有用的奖励。

已经是清晨五点了,埃斯科特快要支撑不住,大脑已经不允许他继续思考稍微复杂一点的事儿。

他顾不上拆开包裹,只最后翻了一翻邮箱和wechat。除了广告和公会的一些通知,即没有找到父亲的任何音讯,也没有收到任何观月的留言。

他连澡都不洗,上衣只扯掉夹克的扣子,裤子囫囵脱了一半,鞋子半只还挂在脚上,就倒在床上开始打鼾了。

“嘿,古来。站得起来吗?”

“唔……啊,奥斯特里大哥。”

“瞧你,找个东西搞成这幅模样。还要我特意来接你,太丢高级使魔的脸了。”

“对不起……”

“你撞见德尔福家的那条恶犬了?”

“……埃斯科特人还不错的,大哥。”

“哼。狗改不了吃屎的。好了,你东西找到了吗?”

“对不起……没有。”

“你是我们最好的宝藏猎人,你都找不到,那看来不是在这个亚空间。”

酒红色的亚空间里,一个金发的帅哥抹了抹新做的头发,一把拉起已经变回人形,但依然脚底发软的古来。

“这地底下的魔族,你也打过交道了?”

“……我没直接见到他。”

“嚯,真没用!”

“……战斗不是我的强项……”

“看来你的语言中枢也没什么问题。对了,我刚才就想问,这个黑色的箱子是什么?”

“埃斯科特说是……那个魔族给我的礼物……”

“呵,那你自己看吧。那瓶恢复剂和妖精之粉也是埃斯科特留给你的?嘿,那个人类小子真不像是德尔福的儿子。心肠太好真是麻烦啊。会让我产生同情心的,呵呵。”

古来还是有点踉跄,但基本上已经恢复了常态。

“大哥,你找到德尔福了吗?”

“你当我是谁?我可是奥斯特里,娜刹露大人麾下最能干的高级使魔。别把我和你这个不成器的混为一谈。”

“啊……对不起。”

“哈哈哈,别灰心,你好歹是我小弟,平时多学着点。”

“是。那大哥看来是有头绪了?”

“嗯。我大致掌握德尔福和他的男仆上哪儿去了。不过我还到直接出手的地步。在那之前,我临时还接到个任务。”

“那个J吗……”

“没错。真是烦死人了。为了那半个残废居然要我在日本待命……娜刹露大人有时候也真过分,想自由行动都不行。看来只有伊势才合适娜刹露大人那脾气。”

“喂,大哥……你这么说小心被大人听到啊……”

“切……啊啊,比起娜刹露大人,上次遇见的蜜雪儿小姐就纯真很多啊。真希望能再见一面呢。那带点雀斑却坚挺的鼻尖,因害怕而抖动的睫毛,还有那吹弹可破的红唇。虽然年纪很小,胸部也不丰满,但这种不谙**的小姑娘反倒真是让人垂涎欲滴呀。”

古来一脸饶了我吧的表情。

奥斯特里在古来眼中虽然什么都很完美,就是对女人实在太过热情。这个大哥唯独这一点让两个小弟在遇上和女人有关的麻烦时真有一言难尽的苦衷。

“说正经事。埃斯科特那小子没有找到J吧?”

“我不清楚……那个叫塔佐的魔族吹嘘自己无所不知,不能排除埃斯科特掌握到线索的可能性。”

“塔佐……嗯哼,他原来在这种地方逍遥。不管他了,重要的是娜刹露大人的计划既不能被破坏也不能被提前。埃斯科特知道J的具体位置固然好,但依然不能让他们直接接触。果实还是需要再成熟一些才可口。就和女人是一个道理。”

“我们是要守株待兔,然后渔翁得利吗?”

“笨蛋。当然是要先拔头筹啊!不然何必派我来找J。”

“好吧……虽然我信任大哥,不过大哥你可不要太大意。我这次和埃斯科特接触过,他的力量大有长进。至少我是对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啊。”

“哼,再长进也没用。一个不懂狩猎方法的狮子永远只是个猫咪,过于优秀的利爪与体魄不过是不讨喜的负面因素而已。虽然样子一时能唬到人。”

奥斯特意洋洋得意,一只手扶住额头,又是一副自我感觉良好的话剧演员腔调。

“但不过是区区粗野的埃斯科特罢了。力量在于使用方法,连觉醒都没掌握的恶魔猎人不会是我的对手。啊啊,你看,这肌肉与我的体型多么相得益彰。女人都会为我倾倒,会主动献出自己的宝藏,而男人看到我也会被我的力量所感动,呼唤我为华丽典雅的美男子,呵呵呵。”

“唉……大哥,我们还是回去吧。娜刹露大人肯定也急着听我们汇报了……”

“啊哈哈哈,使魔中和人类中都找不出比我英俊的第二人了……”

古来把挖开的洞穴重新埋好,便和依然陶醉在自己健美身材和俊朗外形下的奥斯特里使用妖精之粉离开了亚空间。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