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作者:扫荡小白狼 更新时间:2017/7/11 20:49:23 字数:2096

卡斯蒂亚王国是在人类的国度实力排名之中属于前列的强大国家,它的北面直接面对魔族两大魔王的领地,算得上是人类抗击魔族入侵的前线王国。

战争需要无数的后勤补给,既然存在需求那么就必定会有商人前来贸易,而久而久之带来的是无数的人流和贸易商机,所以即使身处前线但卡斯蒂亚仍然是一个商业强国。

同名的首都卡斯蒂亚王城号称不夜之城,即使凌晨三四点在王城内的商业区内仍然是人来人往,但比起以往的情况今日卡斯蒂亚王城内却是有点萧条——街道上到处都摆满了白色的花朵,部分的店铺也是挂上白布暂时歇业,仿佛整整一座城市都在准备着一场葬礼一般。

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在今日的早上,卡斯蒂亚王国的守护者、能够独自一人单挑魔王的勇者——剑圣丹妮莉丝将会下葬。

丹妮莉丝生于三百年前,在十六岁的她被勇者器具【刺槐誓约】所选中成为了勇者,在与自己的同伴外出历练了十年之后她回归了卡斯蒂亚王国并且出现在了对抗魔族的前线之上,无数名魔族将领死在了她那银白色的剑下,甚至在面对世人闻风丧胆的昼之魔王之时也不落下风,鏖战一日后将其逼退,从此近三百年下来魔族无人再敢冒犯卡斯蒂亚的边境。

可以说,丹妮莉丝是卡斯蒂亚王国的女武神,也是人类世界之中最强的勇者之一。

拥有强大力量的她获得了比常人要多的寿命,但自从与魔王一战之后她便再无出现在战场之上,有人猜测丹妮莉丝在于魔王的战斗之中遭到了重创,也有人认为丹妮莉丝已经看破红尘,若卡斯蒂亚不陷入灭国的危险之中否则不会重新出现。

但,卡斯蒂亚的女武神在一周之前陨落了。

官方方面的回答是丹妮莉丝遭到了数名魔王的围攻,在力战之后不敌身亡……当然,这些都是卡斯蒂亚王国的官方说法……但真正的情况也就只有我这个当事人最为清楚。

“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看向了跟在我身后的一名女孩,不禁对着她问了一句。

“……你指什么?”

女孩困惑地回了我一句。

深蓝色的双瞳之中没有流露出任何多余的感情,漂亮的简直不像人类的脸蛋上也只有一副平静的表情,一头飘逸顺长的银发,再加上女孩那洁白如牛奶一般的皮肤以及华丽的哥特裙,整个人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木偶娃娃一般,当然一路上吸引了无数路人的目光也足以证明她的美丽。

“对你前任主人的事情啊,哦不对……现在应该算是前前任主人了吧?”惬意地走在大街上的我笑眯眯地盯着她说道,看似平常的语气之中却隐藏了我满满的恶意,“呐,不跟我说说吗?莉丝是怎么死的?”

“……”

女孩低下了头,仔细想了想后似乎想张嘴说些什么,但最终她还是摇了摇头,什么话也没有说。

“啧……真是无聊。”

看着女孩的反应,我不禁砸了砸嘴巴。

眼前这名像是木偶娃娃的女孩名字叫刺槐……没错,这家伙就是那个【刺槐誓约】的剑灵,或者说就是【刺槐誓约】的本身。

老天,刚才放在桌子上的剑忽然之间变成了一个美少女差点没把咱吓个半死,虽然我知道【刺槐誓约】是一件很强力的勇者器具,但我还没想到这玩意居然强大到居然能够连化成人形的地步。

“我讨厌被不是主人之外的人碰,我自己走。”

这是她的原话,于是我就将兀露露留在旅馆里面与欧娜交流感情去了,然后我便与刺槐一人一剑出了旅馆来到了大街之上。

解决勇者夺取了刺槐是昨天早上的事情了,在昨天下午的时候我便带着兀露露、欧娜以及这把剑来到了卡斯蒂亚王城之中,而可靠的塞西莉亚则是留在原地看家,顺带帮我处理一些比较麻烦的事务。

此时的我黑发黑瞳,头发偏长,身高大约在一米八左右,身上的打扮就像是人类常见的一名贵族护卫,与刺槐在一起就像是那一户的大小姐和她的护卫随从一样……然而实际上我也没多做装饰,仅仅换了一身衣服和把气场收回来我就变成一个普通人了。

种族?我记得我自己可从来没说过我是魔族啊。

“哦对了,你都看见了吧?”

“……看见了什么?”

走在我身后的刺槐不禁一愣,似乎有点意外的回了一句,而我则是不禁笑笑,转身对她说道:“既然你有自我意识也听得到外面的话……那么刚才我在床上干的事情你都看到了吧?”

“……呜?”

瞬间刺槐的小脸便变得异常的通红,她愣了半天之后才结结巴巴地指着我说道:“我、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啊哈哈哈,我就当作夸奖收下了。”

看来这个家伙也不过是一个普通小女孩的样子嘛。

我不禁笑着想要拍一下她的脑袋,但就在我碰到她头发的一瞬间我的右手便感觉到了剧烈的疼痛,所以我不禁下意识的便缩回了手。

“啧……原本以为变成人形就能出手了。”

我看着我那有点被烫伤的右手,又看了刺槐一眼不禁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而刺槐也迅速反应了过来,原本通红的脸蛋迅速恢复了正常,嘴角也不禁拉出了一个微小的弧度,似乎是很满意我的自作自受。

“啧啧,果然汝之甘果吾之毒食啊……看来是暂时没法吃了。”我咧了咧嘴,然后忽然又想起了些什么事情,于是再次笑眯眯地盯着刺槐,忍不住地又问了一句“对了,你还是处女吗?”

“……噫?!”

看着惊愕愣在原地的刺槐,我笑眯眯地继续着自己的自言自语:“呐,你应该没有跟昨天那个小子发生什么有趣的关系吧?不然你怎么会让我放了那个小鬼呢?难道是跟着自己的前前任主人太久了**焚身了么,哎我对你很感兴趣啊能不能跟我说说?”

刺槐双手紧抓着自己大腿上方的裙摆,整个人愤怒地颤抖着,似乎在下一刻我就会被狠狠的扇一巴掌一样。

然而事实上我确实被扇了一巴掌。

“啪!”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