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寻找子不语

作者:轩辕狂爵 更新时间:2018/2/28 22:54:00 字数:3118

第二十一章

妖王的昏倒无疑让众多妖族震惊,甚至有些害怕,为海龙王复仇之旅才刚刚开始,妖王却无故昏倒,这真的是让众妖心中有些踟蹰,但是妖族中虽有精明之人,但是莽撞之妖却更有多数,一时,群情激愤,他们纷纷高喊,修仙者使用诡计害的妖王昏倒,然后月华也不吸收了,浩浩荡荡地前往修仙者的地方去杀戮。

因为妖王这次将万妖山上所有的妖族都带着,这些妖族无一不是天妖级别的大妖,普通的修仙者根本无从抵挡,哪怕大乘期高手在众多天妖的围攻下也根本支撑不住。

熊大冲的最猛,它仿若头顶苍天,脚若大山,每一步踏下去,大地都不住的颤抖。

“啊呜!”

是狼群,狼妖全部现了原型,一头头巨狼红着双眼,跳跃着在群山峻岭之间不断前行。

在妖王身边,一花甲老人摸着自己快要落到地上的胡须,面色沉重。

妖妖站在一旁,扶着昏倒的妖妖。

“妖妖大人,妖王现在情况不妙啊。”

花甲老人说道。

妖妖点头。

花甲老人继续说道:

“妖王大人现在身体里存在着两种力量,一股是他本身天妖吞天狗的力量,另一股力量老朽感觉不出,但是那股力量似乎吞噬性极强,老朽的妖力只是刚接触 妖王,就差点被那股力量吞噬掉。”

妖妖皱眉,思考。

“树老,你也感觉不出来?”

树老点头。

妖妖背起妖王,走向前方。

“那先往前走吧,妖王会醒来的。”

树老站在身后,他上半身是人,而下半身却是根须纠缠的树桩,每次移动都是无数的树桩在地上翻滚,插入深深的土地,每一次行走都是将地面的土全部翻了一遍,这样走路,速度自然比不上妖妖,看着妖妖逐渐消失在视线里,树老的脸色在慢慢的变得沉重,似乎在做什么难言的抉择。

最后,终于还是对着远处的妖妖喊了一声:

“妖妖大人!”

妖妖停下脚步,转身看向树老。

树老赶过去,看着面色平静的妖妖,深吸一口气吐出,才慢慢地吐出了一个词。

“魔。”

妖妖皱眉。

“魔?那是什么?”

树老本就苍老的面容仿佛又老了,满是皱纹的脸上似乎是在回忆。

“已经没有妖知道了,万年前,妖族差点被灭族,而那时候差点灭我妖族的就是魔。”

万年前,妖妖低头沉思,他拥有意识的时候是在八千年前,那是妖族繁荣鼎盛,他从来也不知道妖族竟然还有如此凄惨的过去,而这片大陆,一直和妖族战斗的只有修仙者啊,虽然妖族内斗也非常严重,他问了一句:“是修仙者吗?”

树老摇摇头。

“不是,修仙者当时的情况不比妖族好,妖族和人族都是魔的口粮。”

口粮!!

妖族吃人,但是妖族并不以人族为食,吃人大多是人族杜撰的,偶尔出现也只是作为战争时的一种心理上的压迫,没有妖族喜欢吃人肉,塞牙。

树老说道口粮的时候,老脸上竟然有着害怕,这对整个妖族最为年长的树老来说,无疑是惊妖的,要知道,在妖族,树老的地位无人能及,他是妖族的活化石,也是妖族中少有的会治疗的妖怪。

树妖看向空中逐渐隐去的月亮,接着说道:

“那时我还仅仅是一个刚开灵智的小树妖,甚至没有办法行走,也许是因为太过弱小了吧,在那场大灾难中,我逃过了一劫。魔,是人妖两族的天敌,他们的力量诡异,而且随着他们吞噬的人和妖越多,他们的实力就越强。”

妖族的历史没有文字记载,因为他们不像人类那样喜欢笔墨,妖族的传承多是精神的传承,但是妖族的传承只有万年之内的,没有任何万年之前的传承,哪怕是妖妖也没有。

树妖的话无疑让妖妖感到了危机,也许,海龙王的死并没有那么简单,一个地妖都不是的小侍女,她看到的未必是真相。

“树老,你既然知道杀死海龙王的不是修仙者,为什么还赞同这次对修仙者的进攻。”

妖妖问道。

树老看着妖妖,目光中流露着一丝倔强和无奈:

“如果魔真的回来了,魔和妖是生死抉择,而人和妖亦是世代恩仇,这不会因为魔而有什么变化,我老了,天妖劫已经摧毁了我的本体,我活不久了,为妖族除去些敌人,或者在魔面前护下妖族的血脉,我也算对得起十万大山了。”

妖妖静默,没有继续问,他也知道,人妖之间是不可调和的矛盾,如果魔真的存在,那么唯有战斗。

树妖也没有会所话,大家沉默的往前走,人族已经开始了躲避,一连几座仙山,人去楼空,附属的城市更是荒凉一片,在修仙者的阵法辅助下,人族已经全部撤出了这里,全部前往南方的城市躲避妖族。

天亮了,众多妖族在山间奔走,气势如虹,千奇百怪的妖族若是有修仙者在这里,一定会被吓个半死。

树妖再次喊妖妖。

“妖妖。”

妖妖走到树妖身旁,敬声道:

“什么事?树老?”

树老看着妖妖,又看了看妖妖身后背着的妖王。

“妖王一会就会醒来,你不用背着他了。”

妖妖轻轻歪头看着身后的妖王,点了点头。

树妖接着说道:

“妖妖,你记着,魔是无形的,而能克制魔的只有意,人族的仙意,妖族的杀意,纯粹的杀意。”

说完之后,树妖的手臂化作成长长的藤蔓,消失在天边,把自己拉向不知何处。

.......

我奔跑在月阳城内,仿若一阵风,一圈又一圈地跑。

我的速度很快,快到那些修仙者都看不到我,我不知道该如何去找子不语,但我不想坐以待毙。

子不语一定还在这座城市里,一定,我在内心不断告诉自己。

在太阳初升的那一刻,我扶着码头的栏杆,不断的呕吐着,告诉奔跑的后遗症就是这样,我一直都知道。

“呕!!”

剧烈的呕吐让我有些乏力,整个身子有些佝偻,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了足足半个钟头,我才无力的挺起上身,有些无奈的仰起脸看向天边的一缕阳光。

初升的太阳在月阳湖雾气的掩映下,如同出嫁姑娘那绯红的脸蛋,嫩的人心里发甜。

“哎,子不语啊子不语,你到底被谁抓去了啊?这里可没有手机,被抓了怎么才能去赎你呢!”

扶着栏杆往前慢慢的走着,在码头上已经有人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卖菜的卖菜,卖什么的都有。

这里前两天还因为子不语的一出英雄救美被围观的水泄不通,今天却冷清的很,一个拿剑的帅哥站在那天卖鱼的地方,那里的那艘破旧的小船还在原地,随着水流的波动在不断的晃动,上面还有着几条还未死去的鱼。

我也看了看,似乎和小龙女有关的还有一个人,不过当时我和子不语被玄异拉着,根本没有机会去找找看。

“师弟啊,师弟,你到底在哪啊?”

我揉着因为呕吐而有些酸麻的两颊,从此人身后走过,忽然听到他问了一句:

“这里那天发生的事件你有没有看见?”

他忽然问我,我下意识就点了点头,然后看到了他眼中的血丝,激动的抓着我的肩膀。

“你看到海明了吗?”

我摆手脱离他的制诰,问道:

“你是谁?干什么?”

他说:

“我是马文才,是海明的师兄。”

我好奇的问了一句:

“海明又是谁?”

马文才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回答道:

“就是那天卖鱼的年轻人,跟着他的还有一个这么高的小姑娘。”

说着,还伸出手比划了一下小姑娘的高度。

他说的是小龙女,我确定这个家伙是找那个,那个谁来着,反正是那个倒霉的被梁山打了一顿的卖鱼的。

马文才不知道他这个名字在梁祝里面代表的含义,自然也不懂我看向他时那个奇怪的眼神,继续向我问道:

“那天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师弟不见了,哪里都找不到他。”

他师弟不见了?这是怎么回事?和子不语的不见会有什么联系吗。想了想,我把那天发生的事情和马文才说了一下。

越说,马文才的脸色越来越差,说完之后,他忽然充满恨意的看着我,我完全不知道他为什么恨我,捏了捏拳头,想打架奉陪。

但是很快,他的神情变成了一种悲愤。

“这也许就是命吧!”

我有些好奇,不过却不知该如何去问,毕竟我还只是刚刚认识这个马文才,刚才之所以告诉他,是因为那并不是什么多么隐私的事情,那天在这里的人都知道这件事。

马文才看着我,手在空中虚握,不知何处飞来一把青色的长剑,长剑围绕着马文才转了几个圈。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这也许是心剑的劫吧!”

心剑,那是什么!

我还是按奈不住,我总觉得这和子不语的消失有很大的关系。

“心剑是什么?”

“心剑是剑修的一种,只要心中有剑,则万物皆剑,但是心剑修的是心境,只要心境不稳,极其容易走入歧路,而那天小龙女和你们离开估计让他心境大破。”

“那他现在!”

“非疯即死!!!!”

说完,纵身一跃,踏上自己的飞剑消失在天边。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