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真见鬼

作者:万里寻风 更新时间:2018/1/13 11:34:14 字数:3019

他的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他惊愕地瞪大眼看着箱子里的东西,他的脸开始由白转绿,像是见鬼似的发出一声惊呼。

他充满了错愕的脸上已经扭曲了,似乎收到了什么莫大的刺激想要落荒而逃,却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将他压制住,将他死死地固定在原地。

他就和一个傻子一样凝视着箱子许久。

啪!

他狠狠地盖了自己一巴掌,脸上立刻就出现了一个掌形的血印,英俊的脸上有些肿胀。

很好,很痛,痛得快让人咬牙切齿然后歇斯底里地吼叫了,这绝对不可能是梦。他异常肯定地下了个结论。

箱子里并没有他所预想的什么炸药或是毒气,也没有什么绝世神器,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箱子里躺着一个女孩,女孩像是在熟睡着,轻轻闭着眼睛,那张精致又恬静的小脸看上去有些不安。

她穿着一身女仆装,那娇小诱人的身材让任何人都会垂涎三尺,只是胸口处却是一片平川。

女孩的衣服有多处被撕裂,交叉着放在胸口的手腕上有淡淡的红印,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捆绑过。

在睡梦里女孩像是在经历着什么噩梦,那样惶恐那样不安。

林夏日的嘴角微微抽搐,仰头苦笑了几声。

如果是一个女孩子的话他还会激动一下,为自己的奇遇感到幸福。

但是……

那张能够让几乎所有女性都嫉妒的精致面庞,他已经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这他妈是除了徐天启之外还能是谁?

这张脸他是绝对认得出来的,真的是再熟悉不过了,因为他那张脸换不换女装都无所谓,已经精致到了极致的脸庞很容易让人记住。

哥们,你真会玩。来就来了吧,过来说一声不就行了吗?结果你这是玩哪一出,让快递给寄过来。

他环顾四周,飞快地把箱子拖了进去,然后将门关上。

咔擦,门被锁上了。

他如得大赦,踉踉跄跄地扶着墙走了几步,想了想,又把箱子里的那个“女孩”抱了出来。

林夏日惊愕的发现,在女孩的身上有多处红印,有很明显的被凌虐过的痕迹。

“我擦,这家伙这几天到底经历了什么啊?这他妈待会要这么给他妹交代啊。”林夏日粗鄙地骂了一句,“干他大爷的。”

女孩依然处于昏睡状态,完全没有要醒来的迹象,能够隐约听到鼾声。

林夏日失魂落魄地跌回床上,顿时慌了手脚,压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并不是忌惮于什么,而是不知道待会该怎么和圣女交代。

要这么说?一个快递寄了一个箱子过来,结果我打开箱子一看发现你哥安然无恙地躺在了箱子里面。嗯……也不能算是安然无恙吧,那一身很明显被**过的痕迹是怎么都遮盖不了的。

可惜他现在又不会疗伤魔法,想要掩盖也掩盖不了啊。估摸着等圣女回来发现他的一身伤痕一定会气得暴跳如雷吧?

他伸出手轻轻戳了戳女孩的脸蛋,轻叹开一声,“哎,生得比女人还漂亮,看起来并不是什么好事啊。”

女孩的嘴唇轻轻抿着,似乎在噩梦里挣扎,头顶上冒出丝丝细汗,滴落在床单上,很快就干涸了。

门外响起了开锁的声音,然后门把被拧动,林夏日还没来得及阻拦,一个人影就闯了进来。

此时的诺亚是满身大汗,穿着一件白色的大背心,肩上还挂着一条湿漉漉的毛巾,其中一端被他拎在手里反复擦拭着脸上的汗水,他笑着对林夏日挥手打了个招呼。

“跑回来了,说实在与民同乐其实也挺不错的说,我建议……我擦?”

诺亚忽然往床上一瞄,神色变得精彩起来,脸上的表情变幻着,最终变成了一副贱兮兮的表情,“嘿嘿,兄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啊,找了个女仆回来这么快就完事了?我这才出去不到两个小时啊,不过说实在你的品味还挺不错的嘛,虽然是个平胸,但是那脸蛋和那身材绝对都是极品啊。”

诺亚啧啧赞叹,然后向他挤眉弄眼着竖起一根大拇指。

林夏日气得破口大骂,发出了像是咆哮的怒吼:“我品味?品你个鬼啊,你知不知道我他妈给摊上了多大的麻烦啊,你以为床上躺的这个家伙是谁,我跟你讲,你刚才说的那话要是给他听到的话,绝对会蹦起来甩你两耳光子。”

林夏日愤懑不平晃晃脑袋,双手用力地锤打着床板。

这他妈是给我来了个什么事?直接把一个貌似是刚被某个女人蹂躏完的家伙送到他面前,估计过不久圣女就要回来了,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交代了。

他可不想拿命交代出去。

诺亚不明所以地挠挠头,看着发着闷气的林夏日反问:“怎么了,有什么奇怪吗?怎么就突然发火了,是不是刚干完好事没有什么心情啊,没关系,你的心情我理解。”

理解,理解你个屁啊,怎么给你数得这么基情满满啊,要不要把床上那个家伙是裤子脱下来给你证实一下你才会相信。

林夏日看着他一副贱兮兮的样子叹了口气,有一种一拳头砸在棉花上的那种无力感,又像是利剑落入水中只荡起一层层涟漪。

“现在也解释不清了,待会等圣女回来时候再和你说吧,但愿你的表情不要太过精彩。”

诺亚若无其事耸肩,把毛巾甩到了靠背椅上。一头雾水地扫了女孩一眼,就跑去厨房搜刮食材去了。

……

几十分钟后

在太阳攀升到最高时开始渐渐降落,直到现在只在天边露出半边红日,斜阳将房间内的影子拉得很长。

爱娜的眼神温柔平和地注视着床上的女孩,然后把头转向林夏日,脸色立刻变得阴沉起来:“怎么回事?你能够解释一下吗?”

“我靠,我真的不知道啊。”林夏日满脸无辜,摊开手说,“下午忽然有人敲门说是送快递来了,结果我一打开门就发现了这个箱子,结果一打开就吓了一跳。”

“如你所见,一个货真价实的徐天启,但是看起来状态不怎么样。”

爱娜罕见的没有被林夏日傲慢慵懒的语气给激怒到,完全没有动怒。

她眼神宽慰地转向床上静静地躺着那个女孩,“哥哥,我们终于又再一次见面了啊。”

女孩的神色似乎安详了许多,嘴唇微微翕动,似有所言。

爱娜看着她渐渐安然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然后她轻柔地拉开女孩的衣服,开始检查她的伤势,身上并没有很明显的伤口,不过很明显有被玩弄过的痕迹,爱娜时时咬牙,气愤到了极致。

“我擦,这是什么回事,哥……哥哥?”诺亚满脸不可置信,跑到林夏日边上戳了他几下,“我有点一头雾水啊。”

“傻了吧,都和你说了,你就偏不听。”林夏日悄悄翻了个白眼,把他扯到了一旁,和那现在看起来柔情似水的圣女拉开了距离。

果然是他妈的情哥哥啊,兄妹以相见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的。

平时冷漠得很个冰川似的,现在柔得和水一样的,原来亲情似乎能够使冰川消融啊?

那为什么他和他哥的关系会那么尴尬是,到现在压根都还没有和解啊。所以说我这怕不是有一个假老哥吧。如果说他不是亲生的话他还好受一点,但是如果不是亲生的话那为什么兄弟两的外貌那么相似发色也完全一样呢?

“哎,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林夏日的神色诡异,在半边脸隐藏在了阴影下。“床上躺的那个家伙,名字叫做徐天启。”

“屁,当我是傻子啊。”诺亚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就算不乐意说你也别编个这种笑话来唬我啊。”

我可不记得那个大陆最强者徐天启是一个娇弱的女孩子,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可爱的女孩子。

但是林夏日一脸认真,全然没有要开玩笑的样子,静静地盯着他没有再说什么。

诺亚忽然毛骨悚然起来,浑身汗毛直立,把声音压的很低,“那个,你说的该不会是真的吧?”

“你告诉我,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

“前几天你骗骑士王,说你生病请假没法来操练的事情算不算?”

“额,那是善意的谎言。”见他被揭露了以前的黑历史,就厚着脸皮说。

“扯远了,快点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如你所见,你们眼中是大陆最强者就是这个样子的,只是可惜,他经历了一些事情。”

林夏日停顿了一下,说道:“而且,我还能够明确地告诉你,圣女要寻找她的哥哥,就是眼前这货。”

“他哥哥是女的?”诺亚眼皮跳了跳。

还有这种梗?我还是第一次见过用哥哥这个称呼的人能够是女孩子,那如果是姐姐,妹妹或者是妈妈这类称呼的人可以有那个东西喽?

诺亚觉得这事情突然变得诡异起来。

林夏日见他依然不肯相信,只好耐心地解释:“你知不知道,某个家伙穿起女装来,可是比女人还漂亮的?”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