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们的重新开始(完)

作者:我吃向日葵 更新时间:2017/8/31 12:29:10 字数:2131

情感无处安放的时候,人们总得找个宣泄的窗口,夏琦把自己的感情小心地锁在心里,除了自己,谁都触碰不到。去网吧的次数越来越少,拿起鼠标总觉得一阵难受。吃零食看电影,成了夏琦消磨下班时间的方法。

暑期是学生时代最盼望的假期,却是上班后最煎熬的时期。三十七八度的高温,可以把人烤成人干。夏琦为了避开拥堵期,硬是以加班写文案为由赖到了六点四十分,毕竟办公室有空调。

出了公司,接近七点,炽热的大地已有丝丝凉意,夏琦佩服自己的聪明才智,顺利去水果店挑了一个冰西瓜,走出大门,一个发福的中年男人搂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匆匆而过,正是关菏,身着红裙,男子手里提着零食领着进了门。

夏琦抬头一看:君悦大酒店。

第二天午休时间,夏琦下意识地再次留意了那条走廊,关菏仍旧穿着昨日那条红裙,跟市场部的男士谈笑风生。夏琦脑海中浮现出哪位中年男子的形象,再看看这条妖艳的红裙,鄙夷之情油然而生。关菏冲欧阳海明媚一笑,欧阳海一脸羞赧,不好意思地摸摸头,带着关菏走了,留下无数人艳羡的目光。

“我和他做了。”

次日上班,关菏与夏琦擦肩而过,轻启朱唇,淡淡地说出了这句话。

夏琦心中好似有一个焦雷劈过。

“你根本就不爱他,不是吗?”

“这很重要吗?”关菏云淡风轻地笑了笑,这种笑,却是这时候夏琦最不能容忍的。

“你不觉得你很自私吗?!”夏琦愤怒地喊道。

“哦?是吗?我只知道,他想要我。”关菏轻哼一声,若无其事地走了,高跟鞋跟地面碰撞出嗒、嗒、嗒的令人躁狂的响声。

九月一日,欧阳海关菏大婚。

这一天,天朗气清,难得的好天气。夏琦拿着烫金的请柬,步履沉重地来到了婚礼现场。关菏穿着欧式的白色礼服,看起来高贵的不像话。她挽着欧阳海的手,在大堂门口迎宾。

“祝你们能有一份生死与共的真挚感情。”夏琦似笑非笑,来不及听关菏的客套回复,没有正眼看那个暗恋了一年的人一眼,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我是关菏。

从小,爸爸早逝。所有的人都说,我遗传了爸爸的好容貌。可是好容貌有什么用?我既没有漂亮的新衣服,也没有一家三口的天伦之乐。

中学的时候,我的好闺蜜小艾交了个外校的男朋友,每天乐不思蜀,跟我在一起玩耍的时间越来越少。有一天他的男朋友请我和小艾吃东西,小艾上洗手间的时候,百无聊赖的他注意到了我,开始上下打量我,还想趁机牵我的手,我明白那是什么意思。小艾出现在餐厅后,看到了这一切,眼泪汪汪地跑了。我拿起包就追上去,小艾抹抹眼泪说:“关菏,对不起,我只是刚刚肚子有点痛,没关系的。”说完勉强笑了一下。

在她的眼里,我体会到了那种被压迫的感觉。

我永远都不要成为被压迫的那一方。

从那以后,我利用外形的优势,掳获了一个又一个男人的心,在他们爱人的眼里,我看到了那种被压迫的感觉。

那正是我想要的。

那个叫夏琦的女人,我知道她喜欢欧阳海。说实话,这个人实在无趣,除了玩个弱智的游戏,一点娱乐活动都没有。但偏偏有人喜欢他,不出意外的,我在夏琦这个蠢女人眼里,又得到了我想要的。那天上班前她的歇斯底里,可真是精彩呢!

可是后来,就在我准备寻找下一个目标的时候,欧阳海跟我说了一番话。

“关菏,我知道,你没有你外表活得那么光鲜。”

“洗耳恭听。”我露出了我那令人捉摸不透的笑容。

“我昨天看到你跟他去开房了。”

……

“我知道你从小就失去了父爱,缺乏安全感,你不让别人哭,别人就可能让你哭。如果你愿意相信,从今天开始,我来呵护你,好吗?”

欧阳海突然站起身,单膝下跪,掏出了一颗小巧的钻戒。

一滴压抑已久的眼泪夺眶而出,我竟然答应了。

那天,天特别蓝,风特别柔,这会成为我人生重新的开始吗?我不知道。

我是欧阳海。

七年前,我的前女友,那个陪伴我青葱岁月的女孩,通过接触游戏,爱上了一个当时全国前五的电竞高手,后来,她跟着他的那位“英雄”,出国了。谁都不知道我们分手的原因,只是发现我一天比一天宅,一有时间就守在电脑前砰砰嗙嗙地敲击键盘。

上班对于我来说只是谋生的手段,我更愿意沉沦在游戏世界。那天匹配到了一个全省第八的末日死神,她的操作不错,但遇到突**况或者陷阱,立马乱了套,一杀了人就嘚瑟,像极了我的前女友。

虽然我知道不会是她,但我能断定这雄赳赳的末日死神就是女人。我追在她的身后默默地保护她,把所有的荣誉都给她,我还把她设成特别关心,她一上线我就能立马发现。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或许是以一种无意义的方式祭奠我那逝去的爱情吧!

设计部的关菏我早有耳闻,公司的同事议论得最多的就是她。有人说她被人包养了,有人说她家庭不幸,还有人说她高贵的外表下藏着的是一颗毒蛇的心。

那天她突然与我搭话,我其实挺不好意思,太多人看着,而且不得不承认,她真的很漂亮。是大部分男人都承受不了的诱惑。

关菏时常联系我,在我面前表现出极大的热情,令人困惑的程度。我开始注意她,跟大家说的接近,她的私生活并不怎么检点,我可能只是她的一个猎物。她的家庭情况很不好,或许这是她坚强外表建立的原因。不知怎的,这些种种竟然激起了我的保护欲。

不管怎样,该是面对现实的时候了,虚无缥缈的游戏,到此结束。我跟末日死神告别的时候,不知为何,我似乎透过屏幕感受到了她的一丝失落。

那天求婚,我并没有太大的把握,没想到她哭了。

那个陌生女同事说的那句祝我们生死与共的祝福语,有些耳熟,然而她走得那么匆忙。

或许,这是我们重新的开始。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